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零六章 要变妲己
    南宫泠一来,整个院子的气氛偏向了轻松。

    南宫泠嫌木质的美人靠不舒服,在宽阔的廊桥上弄出一块厚软的兽毯,摆上了玉几、蒲团,招呼司星澜和林千蓝坐过去。

    司星澜习惯了南宫泠颠倒主客的行为,大步走了过去,林千蓝也在习惯中。

    南宫泠把酒问道,“星澜,千蓝,你们对仙遗战场的事怎么看?单凭萧家一个金丹修士的心中所想,怎能判定萧家就一定能有进入仙遗战场的方法?”

    南宫泠问出的是听到这个消息的各大世家的人共有的疑问,但疑问归疑问,暗中窥视萧家这么多年,终于有了一个相对确切的与仙遗战场有关的消息,都是宁愿信其有。

    司星澜道,“若是萧家有进入仙遗战场的方法,也是不能轻易进入的,否则萧家人在两百多年前就进去了。”

    萧家是在两百多年前败落的,这两百多年来,萧家的着力点都在保下留凤岛和族人上,家族实力上没有多少的起色。

    传说中的仙遗战场遍地都是宝物,萧家要是进去过了,不可能两百年都还沉寂着。

    南宫泠叹道,“这回,我们四家是真保不了萧家了。”

    南宫、司、金、古四家对萧家做的够多了,公开的扶持不说了,私下里,连去龙地洞天的资格都给萧家一直保留着。

    林千蓝道,“或许因为此次的事成就了萧家也不一定。这事明摆着,萧家人挺撑是撑不了多久的,你们四家不会,可其他世家不会有顾忌,与其这样,不如用来跟各大世家换些好处。”

    萧家人到现在还好好的,并非全是因为萧家有四家维护着,而是哪家都不想让其他家先得到了准确信息,萧家人也就暂时平安无事。

    南宫泠赞同,“千蓝说的是,齐家人最擅长迷智搜魂,他们跟秦家可没多少耐心。”

    司星澜问林千蓝,“妹妹,你对萧尧是怎么想的?”

    “有可能的话,帮他。”

    林千蓝选定了不抛弃七情六欲,司星澜与她是亲情,而她跟萧尧之间,该还萧尧的因果已经还了,现在只余下友情,她做不到为萧尧两肋插刀的地步,若萧尧需要,她能帮就帮。

    南宫泠扫了眼颜十四,“萧家最不可能有事的就是萧尧了。听萧厉的意思,萧尧的乾阳剑跟进入仙遗战场有关。这事一出,萧家会求着萧尧不要跟乾阳剑解除契约。”

    萧尧与萧家达成的协议是结丹后跟乾阳剑解除契约,可一旦解约后,哪个世家还会允许萧家人再契约乾阳剑?

    既然解了不能再结,萧尧怎么说也是萧家人,乾阳剑留在萧尧手里,萧家才有底气跟其他大世家谈条件。

    强行解除的方法有多种,可乾阳剑关系到的可是仙遗战场,谁又能保证强行解约后不会损伤到乾阳剑?而萧尧不会来个玉石俱焚?

    所以,单从乾阳剑这方面说,萧尧才是那个掌控着主动权的人。

    而且,林千蓝有理由相信,萧尧不可能会简单地答应萧家解除与乾阳剑的契约,不然弘桓真君不会听萧尧的在龙气的事为她说话,也不会暗中放走颜十四。

    有南宫泠的地方,少不了灵酒。

    说话间,三人就喝完了南宫泠新近陈酿出的一小坛灵酒。

    南宫泠收了空坛子,目光灼灼地看着林千蓝,“千蓝妹妹,我叔祖说的那种特别的灵蜜酒在哪?我有幸品尝不能?”

    他这一说,把因话题不轻松而往严肃向偏的气氛扭转回了轻松向。

    司星澜不满意,“你的妹妹都在南宫家,不在这里。要不从明偃伯父那里论?”

    这个妹奴……他又不跟他抢妹妹,至于么……从叔祖那论,林千蓝不成了他的长辈了?南宫泠本想跟林千蓝拉近关系才喊了声‘千蓝妹妹’,忘了司星澜这茬了。

    林千蓝莞然。

    大世家间避免不了联姻,多少都沾亲带故,不同世家的人,若是亲缘近,辈份也是互称的。

    可巧南宫明月这支和司华烨这支没有什么太近的亲缘,南宫明月和司华烨是至交,南宫泠跟司星澜是至交,四人是各论各的,才有了司星澜称南宫泠的叔祖南宫明月一声伯父。

    林千蓝笑是想起了南宫明月说的她若收了南宫泠,司华烨就得喊他一声伯父的话来。

    南宫泠自圆道,“星澜说的是,我的五个妹妹都在家哈,千蓝若是不嫌烦,有空我介绍给你认识认识。”

    知道南宫泠不过是这么一说,司星澜还是有言在先了,“免了。你那五个妹妹没一个省心的,别带坏了我妹妹。”

    “是不省心。真羡慕星澜你,有这么一位贴心的妹妹。”

    这话正中司星澜的心坎处,他的妹妹比谁家的妹妹都好!觉着自己方才过了点,说了句安慰南宫泠的话,“都只是你的堂妹,不贴心也在情理中。”

    五个堂妹是指司星澜父亲亲兄弟的女儿,而不是从整个南宫家论的。

    这是安慰?这是在向他炫耀吧?你这妹妹难道不是你的堂妹?南宫泠实不能理解妹奴的逻辑。

    而在司星澜逻辑里,司华烨如同他的亲父,林千蓝自然不是他的堂妹,而是亲妹。

    林千蓝已把没舍得给南宫明月的灵蜜酒拿出来了,“里面加入了碧灵浆,味道独特些。”

    有了灵酒,南宫泠还管什么妹妹不妹妹,不用林千蓝动手,自己斟上了。

    香味落定到玉几上,是颜十四拿着做好的吃的过来了。

    林千蓝搭眼一瞧,颜十四这是真要变妲己的节奏啊。

    还是红衣,原是朱红色,这会变成了跟南宫泠一样的烟红色,腰身束得紧紧的,她盈盈一握的小蛮腰展露无遗。

    颜十四是不得不干活,所以每次林千蓝让她做饭,到做好后,都是整块的肉排隔空扔到林千蓝面前,汤是整锅上的。

    这回不是。

    肉排都剔了骨,切成恰好入口的小块,码在一个牙白的暖玉盘子里,旁边还点缀着一朵鹅黄色的灵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