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零七章 族长有令
    慢着……这朵灵花,竟然是五阶的帝凰花,散发的清香味正中和了肉排的微微油腻。

    奶白的鱼汤盛在镶有金边及凤纹的玉盅里,每个玉盅边都放着另一种灵花,粉色的妖焰草,火焰般的红色花蕊从粉色花瓣中透出,低调的诱惑。

    颜十四这是下了大本了……

    盘子啊,玉盅啊,用一个晶莹的水晶托盘托着,放在了玉几上,赏心悦目的很。

    放下托盘后,颜十四顺势坐了下来。

    玉几是四方的,四个人,正好四个方向,颜十四两边分别是南宫泠和林千蓝之间。

    有意无意地,颜十四坐的离南宫泠近了些。两人都一色的红衣,看么看都似一对新人出来答谢亲友坐在了席间,林千蓝和司星澜就是被他们答谢的亲友。

    相比对想得多的林千蓝,司星澜和南宫泠对颜十四的入席没说什么。

    “好手艺!”南宫泠品尝后赞道。

    颜十四盈盈一笑,“南宫道友若是喜欢可常来。”

    林千蓝侧目,颜十四这演的是妲己去了青楼……

    看着对颜十四心思一无所知的南宫泠,林千蓝生出众人皆醉我独醒的寂寞感。

    颜十四这是看上了南宫泠身上没能完全吸收的元气了。

    南宫泠又是个俊逸公子,风评也不错,除了爱酒外,没传出别的不好的事来。

    以颜十四对双修的看法,两人你情我愿就能双修,她打的是南宫泠身上多余的元气的主意,跟南宫泠双修来修复她的妖丹。

    颜十四曾想跟萧尧双修的事,林千蓝谁都没说过,南宫泠不会知道颜十四对他抱的是什么想法。颜十四会跟萧尧坦言,跟南宫泠可不一定了。

    林千蓝不会提醒南宫泠的,甚至连司星澜都不会说。

    若南宫泠真与颜十四双修了,那是他们两人的私事。颜十四那句说的对,你情我愿的,跟她这个外人没什么关系。

    林千蓝心里还有些雀跃,想看看是颜十四的魅力高些,还是南宫泠的自制力强些……

    唔,要是颜十四怀上了,这生出的是小狐狸呢,还是人族的婴儿?

    林千蓝的心思又雀跃了些。

    颜十四并不能直接吸收元气,她在蚩祖空间得到了狐族的传承,里面有用元气辅助修复妖丹的方法。

    颜十四在琥珀界呆的比林千蓝他们时间都久,收集的元珠不比林千蓝收集的少,要是她能直接吸收元珠里的元气,哪用得着还用跟人双修的方式?

    南宫泠他们能用元气来淬练肉身,跟他们修炼了腾一给五大世家的锻龙诀有关。

    萧家前两百年都没人进龙地洞天,就是因为萧家剩余的子弟中,只有两三位修炼到了锻龙诀第二层,留凤岛离仙京城较遥远,怕在路上折了几位优秀后辈,宁愿放弃了龙气淬体。

    萧尧也修炼了锻龙诀,因为他跟林千蓝谁都没在对方面前修炼过体术,并不知道对方修炼的体术出于同一个功法。

    南宫泠他们是用元气淬体,也是不能吸收元气,但淬体的过程也是元气进入他们身体的过程,虽说最后元气都会慢慢排斥过去,但会在他们体内停留一段时间。

    这会,南宫泠体内的元气还遗留不少没排斥出去,颜十四看中的就是这些为南宫泠淬过体弱化了的纯净元气。

    据芷音说,弱化过的纯净元气,有点类似于仙灵气。其中什么关联,林千蓝还没想出个所以然。

    林千蓝的浮音宫的承仙池内存着大量的元气,她也能做到弱化元气,可她没想送给颜十四。

    做为主人的萧尧一定清楚这事,可萧尧一次都没跟林千蓝提起过,萧尧这样做自有他的道理。

    颜十四跟她非亲非近,只因萧尧的关系有点故,林千蓝不会滥好心。

    围观着颜十四为南宫泠身上的元气而使劲浑身懈数,也是件满下饭的事。

    颜十四这边跟南宫泠‘出卖’起了自家主人,“乾阳剑是从清玄宗萧家上任家主手上继承来的。上任家主说过,若是苍穹九洲的萧家来人索要乾阳剑,就解除契约还给苍穹九洲的萧家。”

    颜十四美目一横,端得的是宜喜宜嗔的怒美人,“哼!凭什么?萧尧跟乾阳剑结的不是普通的契约,解除了会损伤他的修为,说是损伤不大,但修为的事,谁说得清?凭什么他们要就得给?”

    这会是豆蔻年华版的妲己?

    颜十四说的这些,已不是秘密,不过是她在南宫泠面前卖个好罢了。

    其实,林千蓝比较看好真实性情版的颜十四。

    看不出南宫泠受没受到颜十四的魅惑,他看着颜十四,脸上挂上常见的笑容。

    ※※※※

    一驾鹤车落到了冰庐的门前。

    鹤车整体深紫色,无论是炼制手法还是装点,都不是寻常鹤车能比的,鹤车的一角刻画着一个火兽般的阵纹图案,在仙京城常住的人都会认得,这是司家的世家标识。

    驾驭鹤车的是位女子,却是位筑基女修,峨眉杏目,站立在鹤背上,御使着追风鹤稳稳地靠着冰庐前最下方的台阶落下,一厘不差,可见女子不凡的御鹤能力。

    鹤车停下后,女子从鹤背上跳下,纤手打开鹤车车舆的门,低首道,“星沂少爷,冰庐到了。”

    “嗯。”

    从鹤车里下来的男子,跟司星澜有五六分的相像,容貌自是上好。

    司星沂对女子说道,“你在这里等着。”

    女子垂手恭顺地答道,“是,星沂少爷。”

    见冰庐的大门紧闭,司星沂脸上显出不耐,叩动了大门外的禁制。

    不多会,冰庐的大门开了,钟管家走了出来,冲着司星沂施礼道,“原是星沂少爷驾到,失迎失迎。不巧了,真君正在修炼,我们少爷不在冰庐。星沂少爷若有事,我自当会为星沂少爷传达。”

    意思是,两位主人不发话,他不能擅自让人进到冰庐里。

    冰庐不属于司家,来冰庐就得守冰庐的规矩,司星沂不悦也只能不悦着,他耐着性子道,“我并非来拜见叔父的,我是奉了族长的命令,来带林千蓝去司家一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