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一十章 半化形虎妖
    腾二的尾巴尖指了个方面,“在那边的山洞里。”

    林千蓝一转飞剑,“走,会会那只虎妖去。”

    跟自己的实力相差不多的对手对战才叫历练,找低阶的妖兽对战那叫单方面的屠杀。

    她没有嗜血倾向,对屠杀低阶妖兽没兴趣。

    除了是跟啸风狼一样的上好食材,不撞到她手上的低阶妖兽,她都放过去了。

    她没收敛她结丹修士的气息,大多数低阶的妖兽老远嗅到她的气息就逃到,只有些脑子的确不够用的没有及时避开。

    不避开还主动攻击她的,都成了她的妖丹来源。

    当听腾二有附近有一只六阶的虎妖时,林千蓝打起了这只虎妖的主意。

    虎类的妖兽属同阶妖兽中实力最强之列,六阶的虎妖的实力应不下于金丹初期的修士。

    苍穹九洲海里的高阶妖兽容易找到,陆地上的高阶妖兽可不好遇。

    腾二还是个成了妖修的虎妖,林千蓝哪里会放过。

    不放过不是要杀了他,而是想借他来历练。

    虎妖住的山洞基本是原始状态,从洞口处磨得溜光水滑看出,这只虎妖住在这里的年头不少了。

    林千蓝的拭夜剑往洞口处的一块大石头上一劈,声响过后,一个金色的影子从洞内闪了出来。

    一只斑斓大虎,身长三丈,一身的金色与玄色相间的皮毛,在周围绿色的背景,非常的炫目。

    “嗷!”

    妖兽不跟人修一样,打之前还两句,虎妖直接扑将过来。

    六阶的妖兽的速度快到在虎妖的身后拉出一道淡金色的残影!

    林千蓝向空中一纵,没让虎妖扑中,拭夜剑化一道白色剑光,斩向虎妖。

    虎妖周身一晃,金色的火焰覆在了四只爪上,伸出一只前爪往面前的白色剑光用力划去。

    林千蓝心念动,剑光收了回来。

    她伸出右拳,向着虎妖隔空打去!

    她找上这只虎妖,就是想跟他进行肉博对战。

    她在龙地洞天内用元气淬了体的,而且这段时间在承仙池吸收元气修炼雷元力的时候,间接地也地淬体。

    肉博战还可以顺带着强化淬体的效果。

    修为到了金丹这个层次,肉博战只是个形容,并不会跟练气期一样,真的是贴身打斗了。若是她跟虎妖哪一刻拳头碰了虎爪子,估计其中一个性命要不保了。

    都离得这么近了,不打死一个不过去。

    而且,这只虎妖是只金炎虎,金色的火焰是金炎虎天生具有的,也是种有名的兽火,林千蓝想到了曾对战过的烈焰兽,算是有经验了,她是不会用肉拳直接对上金炎的。

    见这个人修不用法术法宝,而是要跟他硬碰硬,金炎虎不知是发怒还是兴奋,嗷叫一声也收了金炎,向上一窜,到了半空,踏空朝着林千蓝扑去!

    一人一虎算是打上了。

    人是金丹修士,虎是六阶虎妖,一出手的动静都不!

    不断传出树木断裂的声响,一棵棵参天大树倒落,成群的低阶妖兽往远方逃命而去!

    虎妖的洞府前,从森林变成了草地,又从草地变成了苍夷地!

    对战了半个时辰,不分胜负,见金炎虎不耐了,林千蓝找个空档,瞬移离开。

    金炎虎反应很快,金炎出,伸爪往林千蓝消失的地方一划,到底是林千蓝快了一步,没让金炎虎把她从虚空里弄出来。

    夙血山脉很难找到天然安全的地方扎营,林千蓝还没选中开临时洞府的地方,需要休息时进了浮音宫。

    跟虎妖对战了一场,林千蓝竟找回了在异世上警院时进行博斗训练的感觉,尽管在战力上,二者没有任何可比性。

    她很久没想起过在异世的点滴了,此时想起,应是在怀念跟志趣、能力都相似的同伴,一起并肩战斗的快感。

    林千蓝这会成大字躺在地上,也是在怀念有同伴的时光。

    她在琥珀界时,跟萧尧和阡风两人一起出去打怪,她当时还想,三人都是向往大道的修士,相互间配合还很默契,结伴一起飞升也不错。

    她是没想到萧尧对她生出了些心思,她那个理想化的想法只能作了罢。

    真是可惜!

    听萧尧,他解除了阡风的暗卫一职,阡风是萧家暗卫的名字,自此后,阡风不再叫阡风,而只能是容辛了。

    林千蓝也觉着容辛比阡风好听,比阡风大气。阡风可是她到了琉瑛界之后,第一个想拜的师父啊。

    又酷又帅还忠心。

    既然成了容辛,要不把容辛拐过来当她的同伴?

    就是不知清玄宗剑阁的阁主会不会提着剑追杀她……

    还是在脑子里想想算了……

    胡思了一通,被在她眼前飘来飘去的腾二打扰了。

    “腾二,你又在想什么?”

    腾二不太理解林千蓝的做法,“老大,你怎么没杀了那只虎妖?老大想找妖修练手,这附近还有两只,我去帮老大找出来。”

    “还有两只?”

    “啊,有两只,我在老大跟虎妖打的时候,往里面转了转,一下子就找到了两只。老大,再往里走,高阶的妖兽还会有。”

    林千蓝幽幽地道,“你告诉我了吗?”她的隐藏任务不是替腾二收集神魂,是替腾二收集脑子吧?它缺。

    “啊?我没有……”

    “你没告诉我,我怎么知道你找到了另两只妖兽?”

    “那,我现在去杀了那只虎妖。六阶妖兽的妖丹和皮毛都值钱。”

    林千蓝叫住了这只变成了财迷的二货,“杀什么杀?先留着,等跟这只虎妖打腻了,再找另外两只打去。腾二,你现在怎么变得比我还财迷?一颗六阶的妖丹就看在眼里了?”

    “老大,你太会乱花灵石了,我要替你赚灵石养家。”

    “噗!”林千蓝笑喷,“腾二,这是你从谁那里学来的?还替我赚灵石养家?你,咱们家里,谁需要养?”

    “洛启的啊,你给他买了那么多的东西,他让你太破费了,不就是你太会乱花灵石了吗。那回,钟管家要把一个手下打出冰庐,那个手下哭着让钟管家手下留情,他想多赚些灵石养家,才会犯的错。”

    林千蓝笑得变成了侧躺,腾二这东听一句,西听一句,还给串连起来了,串的严丝合缝。

    “啊!我忘了告诉老大了,被钟管家打出冰庐的就是被车侯尚仪收买了,告诉她冰庐的兽车什么时候出门的那个人。”

    此事她听了。

    林千蓝让腾二吞了车侯尚仪的神魂,就是想弄清车侯尚仪是怎么拦下他们的。

    车侯尚仪收买了一个在冰庐养龙鳞兽的仆从,那个仆从以为在冰庐的兽车出门时告诉车侯尚仪没有什么,他又不会告诉车侯尚仪是不是冰烨真君出门,不算背叛冰庐。

    那天便是,她跟司星澜一出冰庐,那个仆从就发传讯给了车侯尚仪。

    等她看到了站在龙鳞兽身上的墨,猜出了是她坐在兽车内,便传讯给了秦光,才有了在斗舟阁前那一幕。

    腾二的打了出去,是钟管家在一众仆从前打死了以儆效尤。

    林千蓝收了笑,又成了大字状,“赚灵石这事吧,是挺重要的,但没修炼重要,赚灵石的目的就是为了更好的修炼,可要是为发赚灵石耽误了修炼,不就是丢了西瓜捡了芝麻吗?”

    腾二一脸的迷惑,“西瓜是什么?芝麻又是什么?是法宝?”

    额,她怎么忘了不能在腾二面前新词了……他们虽然去过凡人的住的地方,恰好没见过这两种。

    “西瓜是样水果,跟个圆球一样,外面绿花,里面是红的,哦,也是黄的。味道甘甜。”的林千蓝口中生出了**来,她怎么没想到买些西瓜啊、葡萄之类的种子种在外面?反正现在也种不成灵花灵果。

    等林千蓝解释完两样是什么东西,腾二眨了下眼,“老大,你今天为什么没自己领会去?”老大总是不耐烦它问新词,这次怎么耐烦了?

    “哦。自己领会去。”

    “哦。”看,老大就会对它弃置不顾。

    林千蓝伸个懒腰坐起来,“今天打得真痛快!”

    “老大,光打不杀的这种,跟我打不就行了,为什么非得找别的妖兽打?”

    “跟你打腻了。”

    这是又被老大嫌弃了?腾二蓝眼转了转,在哭不哭给老大看以让老大有歉疚感的选择上摇摆不定,哭,还是不哭?

    腾二摇摆的时间太长,把为什么要哭给忘了,只剩下哭还是不哭了,在林千蓝眼里,腾二的表情又像哭又像笑,又犯上了蠢。

    逗弄了会腾二,林千蓝心情不错地去泡了个澡。

    泡了一个时辰出来,看到了墨。

    “大主人,我明天也去打妖兽打架历练。”

    “好啊。”林千蓝对墨有求必应,“让腾二帮你看着点。”

    墨认真道,“不要。我要自己历练。”

    林千蓝发觉自己是要让墨独立,其实没怎么放手过,墨一出去,不是让它不离自己左右,就是让腾二看着,的是放养,实为变相的圈养。

    墨翅膀一扇,六支火焰箭分六个方向射向林千蓝!

    林千蓝瞬间掐出一个水墙来,竖在了她跟墨之间。

    六支火焰箭遇到水墙后,不仅没有熄灭,还穿透过厚厚的水墙,扎进了林千蓝随后施放出的一面土墙上。

    这还没完,火焰箭速度放慢了,却还在努力穿透土墙,在土墙上熔出焦黑的洞来。

    第三道冰墙才阻住火焰箭的去势。

    林千蓝不怒反喜,“墨,你的火焰又进阶了?”墨前几天又吸收了一次朱雀液,墨的外形和等阶都没变,进阶的原来是火焰。

    墨自不是想烧她,而是想向她证明不让腾二跟着,它也有实力安全回来。

    “进阶了。大主人,我想自己历练。”

    “好。”

    林千蓝又细问了墨进阶的事,见它隐隐有朝着五阶进的苗头,更是不会阴止它去历练了。

    两个又腻了会。

    等沉下来修炼,林千蓝发现她的修为从金丹初期往金丹中期前进了一大截,当然,离金丹中期还差的远,可跟前一段时间相比,前进的很明显。

    是厚积薄发,照此下去,之后修为明显增长的态势还将持续一些时日。

    她的修炼方式没有用错。

    第二天,林千蓝又来到了虎妖的山洞外。

    跟虎妖对战时,一刻不敢大意,等虎妖快发飚时就溜了,没多留意打斗现场,这会看清了,她这是毁林了啊!

    毁得好,那片嗜血藤没了。

    打得好好的,嗜血藤偏来助偏架,伸长了藤蔓只往她身上招呼,对虎妖视而不见。

    不用她来敲山,虎妖闻到她的气息自己出来了。

    哟!真是只化了形的虎妖啊!

    腾二是只化了形的虎妖,她还遗憾没看到了虎妖化形的样子呢,这会看到了。

    跟腾二的一样,是只半化形的虎妖。

    能化形的六阶妖兽很少,金炎虎是其中一种。

    林千蓝认识的化形妖修,都是穆昶、颜十四之流的,就是后来化形的屠傲,无论从外貌还是衣着,跟人没什么区别、

    但这只金炎虎不一样,看着是个人形,却是留有一条虎尾,竖立在后背,脸上有比原身颜色淡些的金玄相间虎纹,跟画了迷彩一样,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

    黑金钢一样站着,双爪半握,瞪着半空中的林千蓝,准备出手。

    那就来吧!

    跟半化形状态的虎妖打,又是一种不同的感受,一般妖修都是原形状态下的实力比化形后的要强悍,可化成人形形态也有着优势。

    力量上不如原形,可因体形的关系,灵活度比原形状态高。

    虎妖今天是想置她于地啊,手上覆盖了金炎,一爪子过去,金炎变成了一条火绫甩过来。

    虎妖有火,林千蓝也有火。

    林千蓝双手上覆盖了幽冥阴火,一拳挥出,飞出朵朵铜钱大的灰白火团,围向虎妖。

    虎妖开始没看上幽冥阴火,等幽冥阴火附上那条金色的火绫,须臾间,被灰白火团附上的那段金色的火绫就缺个大口子。·k·s·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