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一十一章 约战虎妖
    这灰火团子在吞他的金炎!

    虎妖赶紧收回金炎。

    他一收回,林千蓝也收回了幽冥阴火。

    林千蓝是想让幽冥阴火多吞些金炎,但现在是她的历练重要,幽冥阴火要吞多了金炎,虎妖该跟她拼命了。

    趁这个空档,虎妖往后退了几十米去,“你这个人修到底想干嘛!”

    “你会人话啊。”林千蓝道,“会早不就好了,我嘛,想跟你打几场架。”

    虎妖瞪紧了虎眼,“我不陪人修玩!”

    “我了,想跟你打几场架,生死不论的那种。”

    “你不用法宝我就跟你打!”人修要想妖修的妖丹,妖修何尝不想要人修的金丹?

    虎妖想的也简单,这个人修自己找上门,他打死了正好吞了她的金丹增长修为。

    “可以。”跟虎妖交过手了,林千蓝相信自己不会输。

    还有,不用法宝可以用腾二啊,万一不慎,有腾二在观敌暸阵,她也不会有事。

    啧,她这是传染上颜十四的怕死了,后路想的妥妥的。

    虎妖不陪人修玩就不陪,出招一点不留手,林千蓝的战衣护了体,没让虎妖的金炎给燎着。

    虎妖最厉害的不是他的金炎,而是他的力气。

    一力降十会,一拳可打散林千蓝掐出来的木牢,一爪挥出,数道藤蔓节节断裂。

    林千蓝也不单拘于肉博,不时插空掐个法术。

    虎妖不收起金炎,她的幽冥阴火就覆住裸露的双拳,后来虎妖看他的金炎占不着上风,收了金炎,林千蓝也让幽浮在一边。

    “咔!”一棵丈许粗的大树挡腰折断,是被虎妖的拳风蹭到。

    林千蓝看时间差不多了,瞬移出了战圈,丢下一句“我明天还来”,再瞬移出了虎妖的领地。

    虎妖照例一爪,还是没能把林千蓝从虚空抓出。

    虎妖气得呲牙,“等你来个鬼!”这个人修的金丹不好得,那他跟她打个什么劲!

    虎妖腾空,单手提起了折断的那棵大树,丈许粗的树干横起,用力一掷,重不知几吨的树干飞出,塞住了他的洞府入口,扬长而去。

    打不过,他走!

    虎妖变回斑斓大虎,在密林穿行,身躯大却很敏捷,准确地穿过树林间隙,一跃一纵间就是百多米。

    他收敛了气息,遇到障碍绕过去而不是抓开,不想留下任何痕迹。

    行了足有半个多时辰,远离了那个山洞,虎妖没再往前走,拐到了一处山溪的尽头。

    山崖下,一汪浅水池,池中几处无声地往清澈无色的池水面上冒着气泡,不断地漾起一圈圈的波纹扩散开去。

    池水流出去就成了山溪。

    虎妖到了浅水池前变成了一身玄色短打衣衫的人形,绕着水池脚步几处变幻,走向山崖,山崖的崖壁浸染了褚色斑纹的岁月印记,虎妖一步迈前,没入崖壁不见。

    崖壁后又是一种景象,是一个较为特别的石洞。

    石洞宽大不算特别,特别处是它的顶部高度,数十丈高,使得整个石洞的空间像是一个打通了所有隔层的高塔内部。

    在离地面有十多丈的石壁上,往里凹进去一大片,形成一个开阔的凹槽,凹槽的地面上铺着各色的兽皮,堆成了一个厚厚的地毯。

    或者是床?

    虎妖跳了上去,在一块红色的兽皮下扒拉几下,捡出一个四阶的妖丹,张口吞了下去,侧卧在厚厚的兽皮上,睡了起来。

    在被虎妖当作了有顶有边、纯石打造的拔步床的凹槽边的石壁上,生长着一棵细长的灵木,灵木的根扎进石壁中深不知几许,无枝无杈,弯离石壁半米后径直向上生长,最高处离石洞的洞顶仅两三丈。

    灵木下无枝条,顶端分成了三个笔直的枝杈,每个枝杈的顶部各长着十几个同样笔直的枝条,从下方看,枝条的形状似三个倒放的斗笠。

    不光枝条上生长着的细长叶子是暗金色的,整棵灵木周围都笼罩在金色氛围中,到了顶部,金色氛围成了若有若无的金色淡雾,盘桓在叶子间。

    在睡着的虎妖发出了低沉有韵律感的呼噜声后,从灵木上逸散出去的金属性灵气粒子快速流动起来,往虎妖身上聚去,最后都没入了虎妖的身体内。

    “好地方!”

    酣畅的修炼了一夜的虎妖,被一道人声惊醒。

    虎妖翻身出了纯石的拔步床,临空立在了灵木边,他都不用看,听声音就知道,闯进他家里的是那个惹他烦又杀不死的人修!

    看着虎妖要吃了她的震怒脸上,兼有吃瘪的憋闷,林千蓝朝他挥了下手,“嗨!你醒了?你是醒一会神再跟我打,还是这会就打起来?”

    都被人堵在老巢里了,打什么打?在这里打他的老巢哪还有留存的余地?虎妖这会不止是双手上覆上了金炎,他的全身都覆上了金炎,“人修!你想怎样!”

    跟灵智高的妖修打交道就是省心,林千蓝举起双手,“别激动,我没想着拔走你的盘若木,我了想跟你打几架就是纯打架,没别的意思。”

    虎妖怎么能信,“你都站到这里了,还不是为了盘若木!你若不离开,我烧了它也不会让你得到!”

    一只手向上一指,手上的金炎化成一条长长的火线,瞬间呈螺旋状缠绕在了灵木的树身上。

    林千蓝放下手,咂了下嘴巴,“这怪不着我,你昨天都答应跟我打几架了,结果今天我去找你你不在,连那个洞府都弃了,我只好来找到这里。

    你要是还在原来的地方,我跟你打几架也就不打了,会去再找其他的妖修打去,哪会找到这里来?你是食言在先,不要怪我擅闯在后。”

    “你打几场是多少场?我不陪人修玩!”

    林千蓝伸出一个手掌摇摇,“这样吧,再打五场,每次都要分出胜负来,五打三胜,若是我胜了,我要盘若木上的一根主枝。”

    林千蓝刚完,虎妖一拳打来,金炎火线随即而至。

    林千蓝怎能不做防备,蓝绡纱拦下了金炎火线,金色炎焰火势汹汹,却是燃不起这片淡蓝的轻纱,蓝绡纱往前一罩,然后聚拢起来,金炎火线被拦腰截断。

    虎妖一看不好,忙收回金炎,只收回了一截,另一截罩在了淡蓝的轻纱里。

    蓝绡纱这会猛一看像个长条的灯笼,被罩在中间的金炎火线成了灯笼芯。

    林千蓝半劝半威胁,“虎妖,你真想毁了你的洞府?我原本是只想与你打几架,可既然看到了盘若木,哪有不想要的道理?

    我要盘若木是用来炼制法宝,一根分杈足够了,多了也没什么用处。你要是真想鱼死网破,那就继续打,看我能不能拿到盘若木。”

    她炼制百变需要多种灵木,为了炼制出一个起始点高的本命法宝,灵木品阶越高越好,盘若木是七阶的灵木,能用。

    木,从广义上来,都是木属性的,但单从木这个范围内看,各种木也是五行俱金,盘若木便是金属性的灵木。

    林千蓝炼制的百变所需灵木要五行俱全,金属性灵木最少,这回无意碰到了,怎么也不能放过。

    虎妖瞪着一双虎眼,收回了缠绕在盘若木上的金炎。

    林千蓝见虎妖有妥协的意思,放开了罩在蓝绡纱里的那截金炎火线,金炎火线一离开束缚,倏地回到了虎妖的手上。

    虎妖道,“你胜了我分一根盘若木的分杈给你,要是我赢呢!”

    这虎妖脑子好使!“你要是杀了我,我的金丹不就归你了?”林千蓝这话是在开玩笑,见虎妖虎脸要翻,她先翻了手,一个玉瓶立在掌心,“这里面装的是万年松蜡汁液,有锁住生机的功效。

    不管我赢了还是输了,打完五场后这瓶松蜡汁液都给你。你赢了,留着,以后若是你受伤了可以敷在伤口处。你输了,把这瓶松蜡汁液涂在盘若木缺失分杈的断口,等个百年又能长出一个枝杈来,你一点都不吃亏。”

    松蜡汁液也是从松妖那里讨要来的,没松针精萃珍贵,但也是难得的疗伤灵药了,人和妖植都用得成。

    跟虎妖打了两场了,她不认为自己会输,给虎妖松蜡汁液是为了盘若木。

    她曾答应松妖,若遇到开了灵智或可能会开灵智的妖植妖修,不会绝了它的生机,松妖才会那般大方,给了她诸多好处。

    取下盘若木的一个主枝枝杈,虽不会绝了它的生机,但会让它的生机损耗两三成,松蜡汁液能加快它的恢复速度。

    虎妖选了对他最有利的,“要打还是去原来的地方打。”

    林千蓝收了玉瓶,挂上了笑,“跟我想的一样。这里风景多美,我哪舍得毁了。

    虎妖,你不介意我做你的邻居吧?等今天这场打完了,我在你旁边开个洞府,住在一处见面也容易。”

    虎妖的介意有用?“你离我远点!”谁想跟她见面!

    林千蓝笑道,“你好,邻居。”

    虎妖朝她呲呲牙,他在想,他跟那只骚孔雀联手把这个人修灭掉的几率有多大。

    虎妖这才问道,“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你的气息隐藏的不够完全,我是顺着你的气息跟来的。还有,我懂阵法,你外面的阵法骗骗妖兽还行,懂点阵法的人修一看就看出来了。这样吧,等打完了之后,我帮你升级一下阵法怎么样?”

    虎妖不信,“你会这么好心?”

    林千蓝也露了牙,“你听过人修的远亲不如近邻,和不打不成交的法吗?邻居?”

    “老大,你话的调调跟穆昶的有点像。”石洞就这么大,没法拉开距离,怕露了气息惊走了虎妖,腾二是在浮音宫里的。

    林千蓝对腾二的法嗤之以鼻,回传道,“穆昶那是无耻,我这是幽默,是在调节气氛。别问我什么叫幽默自己领会去。”

    “啊,我知道了,老大,你这叫调戏,颜十四,一男一女用这种调调就是调戏,她就是在调戏南宫泠。虎妖是个男的,你在调戏虎妖。”

    林千蓝关了腾二的窥视窗户,心里给颜十四记了一笔,敢教坏腾二!

    跟虎妖打的这第三场,也是约战的首场,真个是地动山摇,林千蓝被限定不能使用法宝,但可用战衣防御。

    从中午打到了日将落,以林千蓝被虎妖一尾巴甩出了原先洞府前的苍夷地结束。

    因需要分出胜负,不能打到一方死为止,所以事先圈定了一个战圈范围——出了这片苍夷地就算输。

    林千蓝有战衣在,只受了点震荡造成的轻伤。

    首开得胜,虎妖长啸一声,抒解了被这个人修闯入洞府还不能打出去的郁闷。

    第一场约战输了,林千蓝不觉着有什么,虎妖要是没两下子,她不会找上他,也不会费那些口舌让他应下约战。

    虎妖前两次与她交手,留了一手,没动用他的虎尾。

    在这场约战中虎妖也一直没用,等到了最后,两人的体力及灵力都消耗了大半时,突然给了她一尾巴,她反应慢了一点,被打飞了出去。

    虎妖的力量太大,她中途想稳住身形都做不到,一晃眼被甩到了战圈外。

    一人一虎前后脚到了那汪池水边。

    虎妖雄纠纠地隐入了石壁内。

    林千蓝则在离虎妖一里外的石崖上开了个临时洞府,照例,布置洞府的事交给了芷音,她在洞府外布下了攻防合一的阵法。

    不过半个多时辰,林千蓝便歪在了新洞府的软榻上恢复体力。

    第三天的早上林千蓝出了洞府,往那汪水池边走了走,正看到虎妖从石壁处现身,虎妖一出洞府就看到这个让他烦的人修,心情顿时不好,“约好的不是今天。”

    因一场架打得两人都有些筋疲力尽,在比完后,重新约定五天比一场。

    “这我记得。我是去弄点吃的。哎,正好,虎妖,这周围哪里妖兽最多?”

    虎妖不耐地一指,“那边。”猛往旁边一跃,越过水池进了密林。

    林千蓝望着虎妖指的方向,挑了挑眼,“这虎妖,还真行。”·k·s·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