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一十二章 听夜真人
    腾二问,“老大,去那边吗?”

    “去,虎妖指的地方妖兽一定不少,看能抓几只好吃的不能。做烤肉还得是现抓的味道好。说不定啊,能抓只大的回来。”

    虎妖指的方向,是腾二发现的其中一只高阶妖兽的方向一致。是巧了呢,还是虎妖故意指给她的?

    一听说抓大的,腾二比林千蓝还精神,“我帮老大抓!”

    “看情况。”看顺眼了就留着跟虎妖一样当陪练。

    林千蓝这回是奔着肉排去的,收敛了气息,专往妖兽多的地方去。

    走了大半个时辰,没找到一只可口的来,还跟三群妖虫和两株妖植打了几场。

    虎妖没说错,往这个方向走遇到的妖兽真不少。

    腾二放出点气息,吓退了一对难看又难吃的三阶妖兽后,问林千蓝,“老大,你怎么不担心小墨了?”

    小墨独自出去历练三天了,没回来过一次,离得远,连音讯也没有。老大这回没让它跟着小墨,也没去找它。小墨失宠了?

    “是小墨自己的想法。”雏鸟总要离巢才能真正成长……担心是少不了,可没有太过担心,因为小墨跟她的心神联系没有任何减弱,“一会,我们多找些好吃的妖兽蛋回去,等小墨回来了我给它做蛋羹吃。”

    小墨没失宠。腾二又高兴又心里酸溜溜,老大总是给小墨做吃的,找漂亮石头,都没问过它喜欢什么,总是催它修炼。

    腾二化忧伤为暴力,七里咔嚓地把拦道的一片妖花用风旋旋成了花泥。

    “……”林千蓝其实是想采些回去的,这种妖花虽是二阶的,但在坊市的收购价比得上一般的四阶灵草了,这么一大片能卖不少灵石。

    算了,只要腾二玩得高兴。

    再转了一个时辰,不算顺带杀的只能换灵石的妖兽,总算收获了两只可口的。

    “老大,前面有打架的。”腾二说道。

    林千蓝所在的位置,已是深入了夙血山脉内,离各个城池都很远,多妖藤妖虫,不是珍稀灵药的出产地,少有修士来这一带历练,所以均南真君选中了这里做铁疆木的渡劫地。

    “人修妖修?”

    “人修跟妖修打。”

    正是艺高人胆大,修为高了以后,林千蓝遇到事不再是绕着走,而是选择看个究竟。

    两方不会无缘无故打起来,若是在争什么好东西,她也不介意参与进去分一杯羹。

    等林千蓝赶到,双方的对战已分出了上下风,占上风的是妖修一方。

    人修一共有五个,妖修一方是一大群。

    人修也不恋战,且战且退,想要离开,但妖修看出了他们的意图,咬得很紧,不让他们有离开的机会。

    五个人修,两个金丹初期,一个筑基大圆满,两个筑基后期。

    看五人抱着同进退的想法,两个金丹修士也没有打算瞬移走的样子。

    金丹初期修士的瞬移技能最多能带一人瞬移走,两人没办法同时带走三个筑基。

    妖修的一方有二十多个,死了六个,剩下的凶性大出,尖厉地叫着边袭击五个人修,边往五人身上喷着毒液。

    是一群蛇人。

    人的上身蛇的尾巴,但蛇人的上半身按人族的审美,长得是奇丑无比。

    林千蓝在神殒之渊里遇到过一只蛇人妖鬼,生前是只赤炼妖蛇,虽丑,但因是妖鬼,面目虚化了不少,勉强能看,而眼前的这群蛇人是活的,黄尖牙,青灰脸,恶面到了一定境界。

    一群银蝰妖蛇。

    领头的是个七阶的蛇人,还有两个六阶的,其余的都是五阶。

    银蝰妖蛇是种群类的妖兽,领头的七阶蛇人是这群蛇人中的蛇王,其他的蛇人都是他的后代。

    一位金丹修士拖住了七阶的蛇人,给三个筑基期修士赢得了生机。

    七阶的妖兽实力有强的有强的,大致跟金丹期的修士相当,银蝰妖蛇的实力在金丹中期左右。

    这只是大致的类比,并不是说七阶的妖兽一定能杀死比它修为低的修士,看是的当时的综合实力。

    妖兽一般不用法宝,而人修靠着法宝、灵符、阵法等加成了实力,筑基期修士用计杀了七阶的妖兽也是常有的事。

    林千蓝先看到的是踩着朵花在半空跟七阶蛇人战在一起金丹。

    在看到其中一个修士打得吃力时,林千蓝拿出了御雷魔杖。

    腾二问,“老大,你要帮人修?”老大这次怎么不旁观了?

    “帮。”

    五个人修里有两个女修,其中一个女修是司家的人。

    她用银曜石跟司家族长换来的除了进仙遗战场的名额,还有其他的条件,其中就有进入司宅藏书楼的资格。

    她心知是司家族长有意让她多接触司家,好对司家产生归属感,才大开的方便之门。

    对她施的是明计中温情之策。

    为此,她在司家大宅子里住了五天,每天进入藏书楼一个时辰,阅览了大量的玉简,从中选出十个玉简复制。

    在宅子里面进进出出的,免不了与其他的司家人打交道,其中就有这位女修,名为司星碧,是司星澜诸多堂妹中的一位,跟司星澜的血缘不太近,但也同属嫡支。

    司星碧是司家那一代人中,在阵法一途较有天赋的子弟,而且是少数几位对她真心行礼的同辈子弟之一,林千蓝对她较有印象。

    司家族长的温情之策起了效,她看到司星碧遇险,无法袖手旁观。

    蓝紫雷网闪现,收割了两只五阶的蛇人,司星碧趁机跳出了蛇人的包围圈。

    “堂姐!”司星碧惊喜过后是提醒,“小心蛇人毒液!”

    蛇人的毒液毒性很强,还有腐蚀性,司星碧穿的法衣上溅了几滴,已变得暗淡,失去了防御能力。

    林千蓝的加入,扭转了人修的劣势,但她只想帮司星碧,没想替其他人杀尽蛇人,说道,“我们各带一个离开如何?”

    那两位金丹修士听了后回应同意,不久后六人会合在一起,三个金丹各带着一个筑基修士瞬移出了蛇人的袭击的范围。

    金丹初期修士的瞬移技能本就移不了太远,再带着一个人,也就有个两里多地,又瞬移了一次,才勉强脱离了蛇人的追击。

    林千蓝没跟蛇人并战多久,灵力损耗不大,而另两位金丹修士的灵力损耗有点多,两个瞬移过后,灵力有将竭的苗头。

    另三位筑基的灵力剩下的也不怎么多了,除司星碧外的另一个女修已是面无血。

    在瞬移过后,林千蓝迅速抛出她的太皓梭,让司星碧上来。那位拖住七阶蛇人的金丹修士一点没客气地跟着司星碧跳上了太皓梭,其余三人顿了下,行动都不慢,跳上了太皓梭。

    林千蓝御使着太皓梭飞了一段时间后落了下来。

    她不会带他们到她临时洞府去,她带他们来的是铁疆木渡劫的地方。

    因劫雷的破坏,方圆五里都是一片焦土,成了浓密的森林里的一块难看的疤痕。

    也正因此,这片焦土上没妖植没妖兽,相对安全。

    五人上了太皓梭后对林千蓝还挺放心,又是那位金丹修士带头,服用了灵丹,就地打坐恢复起灵力来。

    等林千蓝的太皓梭落下,那位金丹才睁开眼,对她道了声谢。

    “她是我堂姐,林千蓝。”司星碧当了介绍人,“堂姐,这位是听夜真人……”

    司星碧愿意叫她堂姐,林千蓝是无所谓。

    司星碧一一介绍过去,五人都是大世家的人。

    司星碧是司家人,筑基后期。

    阮听夜是阮家人,其他三位都是陆家人,陆语山,另一位金丹真人,陆语若,陆语山的亲妹,也是筑基后期修为。

    最后一位,跟林千蓝叙了旧,“你又救了我一次,多谢。”

    陆绍,曾是虚天宗的同门,现在是筑基大圆满。

    探听到萧厉心内所想的,正是陆绍契约的谛听兽。

    陆绍是陆家在旧九洲一个支脉的族人,他是十年前来到的仙京城,被陆家接纳后记入了陆家的宗谱。

    林千蓝道,“不算救了你,我只是看到了司星碧。”

    陆绍的大模样变化不大,加上他的谛听兽,林千蓝认出了他。可她跟陆绍之间恩怨早消了,若是没有司星碧在五人里面,她会选择旁观。

    “救了是事实。再推托就假了……”说话的是阮听夜。

    其余几人打坐完毕后,都坐到了榻上,唯有阮听夜还是坐在了地毯上,成靠坐的姿势,一手的手肘搭在榻边,样子甚是自在。

    是个要长久呆下去的架式。

    林千蓝听了没生气,还多看了他两眼。

    阮听夜长相俊美,略显阴柔,身形也显得单薄,可并不会让人分不出男女。

    天生眼带媚,却只在偶尔才带出一丝来。

    玩世不恭是不少世家子弟都有的神,阮听夜也有,却把玩世不恭变成了随性惫懒。

    让林千蓝一见就生出想调戏的念头。

    越看越想让人调戏。

    无关乎爱慕不爱慕,就跟看到一个漂亮的小婴儿,总想去捏捏小婴儿肉乎乎的小嫩脸一样,或者看到一只可爱的小猫总想去撸几下那种感觉。

    林千蓝还是理智占着上风,记得阮听夜是位金丹真人,没行调戏之实。

    林千蓝说道,“听夜真人说的也是。我既然救了你们,是否有什么好处呢?比如告诉我阵法围着的是什么地方?”

    她是观了会战才出的手,看出蛇人在守着一处地方,那个地方布有阵法,看不到里面。

    别说这五人是无意路过,惹着的那群蛇人。

    陆语若低头小声说道,“我们给你灵石好了。”

    阮听夜看了眼陆语若,笑得玩世不恭。

    陆语山皱了下眉,却什么都没说,像是在等着林千蓝的答案。

    陆绍嘴角露出一丝不以为然,不是对林千蓝,是对陆语若。别人怎么承不承林千蓝的情他管不着,他承。

    有的话没说不代表不会做,若是林千蓝需要他帮什么忙,他会尽力去帮她以还这个情。

    在经历了诸多事后,心境成熟了许多的他对当年殷青梨迁怒他的事已经理解,虽心里没大度到不再对殷青梨有怨怼,但对没在其中做过什么林千蓝没有了怨恨,更是记下了她的救命之恩。

    这次也是。其实林千蓝是救了他。

    真到了需要瞬移离开的时候,阮听夜会带着司星碧,陆语山会带着陆语若,而他,是被留下的那一个。

    所以他对陆语若说这句话是不满的。

    另一个对陆语若的话不满的是司星碧。

    虽然林千蓝没上司家的宗谱,但林千蓝是司家人的事实不会变,在六人中,司星碧跟林千蓝的亲缘关系最近,不满地看了眼自小一起长大的好姐妹陆语若,因陆语若低着头,没看到司星碧的眼神。

    可司星碧又是跟其他四人一起出来的,关于好处不好处的,她不好发言。

    林千蓝勾起唇角,笑吟吟地说道,“给灵石也行。看你们恢复的也差不多了,给了灵石就走。”

    陆语若微微抬起头,不好意思地还是小声地问,“那一人给多少啊?”

    林千蓝转了下眼,“不是说我救了你们吗,那你们的命值多少就给多少好了。”

    陆语若立马不吭声了,脸上全是懊恼与委屈。

    命值多少给多少?这句话是个无解的陷阱,给少了看轻了自己,给多的话,多少算多?多少值他们的命?

    陆语山对林千蓝歉意地笑一下,“家妹直率,得罪了。”

    “嗯。语山真人言重了。我看各位还有事要忙,那就不留各位了。”林千蓝送客了。

    她不过是本着可能调戏到阮听夜的小小戏谑心思,顺着阮听夜的话说罢了,只没想到接茬的是陆语若。

    真想知道阵法里有什么,她不会自己探去?

    跟虎妖打只能算对练,跟蛇人上法宝打会更过瘾。

    阮听夜也朝陆语山扭了下头,“语山,你说呢?”

    陆语山邀请道,“那处阵法后是一个前人修士洞府,千蓝真人可有意一起探上一探?”

    这是堵她单独进去的路了?有了陆语山这句邀请,林千蓝不大好独自去了。...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