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一十三章 这个调调
    一个建在夙血山脉内部的一个修士洞府,还养了一群银蝰妖蛇当看守,林千蓝起了兴致。

    她粗略地看了下,那个阵法是个高阶的复合阵法,银蝰妖蛇智商并不太高,不可能是银蝰妖蛇破了阵,把那里占了当蛇窝。

    她那会不想多杀蛇人,也是因为想自己随后去探。

    陆语山的话已出口,跟五人一起去也未尝不可。

    此次进夙血山脉探险历练是陆语山发起的。

    他私人买了一个宅院,重布阵法时无意中得了一个玉简,玉简上记录着夙血山脉里有处修士洞府的事。

    记录玉简的是那处宅院四百年多前的主人,一个小世家的金丹修士。

    他去查过,仙京城在四百多年前是有这么一个小世家,那时已剩下五六个族人,再后来这个小世家的宅子成了其他世家的,这个小世家是被人灭门了,还是自行转让了宅子离开了仙京城,不可考据。

    后来这个宅子转了几手,都没做大的改动,直到他买下来重布所有阵法时,才在一块阵石边发现了这个玉简。

    玉简中说,夙血山脉里有一个前人布下的大阵。

    大阵是个复合法阵,最外围的幻阵已经破损,他看到了阵内的庄园般布局的一角。

    那角的房屋倒了一间,别的地方也不像有人在居住。

    整个大阵除了幻阵外,其他的阵法都完好,要破阵不是那么轻易的事。

    他当时丹田受了损伤,不敢在处处杀机的夙血山脉里多停留,也无力破阵,便记下了大致的位置,准备回仙京城养好伤再来探察。

    他怕被别人捷足先登了,便修复了外围的幻阵,把疑似前人修士洞府掩盖了起来。

    玉简只记述这里。

    陆语山在读了玉简后,不确定真假,也不确定这处洞府还在不在,后来还是决定来看看。

    陆语山与阮听夜相交多年,多次一起出去历练,配合和信任度都高,这次也不例外,陆语山叫上了阮听夜。

    顺道护着陆语若出来历练,找上司星碧是因为她精通阵法,还能跟陆语若做个伴。

    玉简上记述的是大概位置,还是四百多年前的,而陆绍的谛听兽能与妖兽沟通,便邀了他一起来。

    也幸好有了谛听兽,他们找到了这里。

    可他们没想到里面住着一群银蝰妖蛇,在他们破阵时,众多蛇人一涌而出,把他们围了起来发动了攻击。

    想破阵就得先杀了这群蛇人,陆语山看中的是林千蓝的实力。

    林千蓝当众杀了车侯尚仪的事,已传遍了各大世家,有的世家子弟认为是夸大其词,指定是冰烨真君暗中帮了忙,林千蓝捡了个便宜。

    而陆语山信,因为陆厚正是他的父亲,他父亲亲口对他说的,他哪能不信。

    阮听夜也信,问他怎么看,也是有意邀请林千蓝加入。

    他们不邀请林千蓝一起,林千蓝就不会自己去了?林千蓝并不是偷偷跟踪他们来的,而是自己找到的那里,她就是当着他们的面进了大阵也无可厚非。

    林千蓝答应了,约好三天后再一起去。

    她那边与虎妖还有约战,所以约了三天后,陆语山这边也需要休整几天,六人都赞成这个提议。

    五人起身离开。

    最先站起的司星碧身子晃了下,“不好!我中了毒!”

    她话音落下,陆绍那边也说,“我应是也中了毒。”

    这下走不成了。

    司星碧和陆绍都没慌张,各自取出解毒丹来服下,重新成打坐状,以化解药力。

    陆语山和阮听夜很镇定,只脸变得严肃。

    陆语若脸变了下,闭眼自查起自身来,没发现异样,眼里露出点喜,但立刻又收了起来。

    陆语山看了看打坐的两人,“他们两人的法衣损毁,渗了少许毒气进去,所幸不是直接吸入素液,中毒不深。”

    银蝰妖蛇的蛇毒毒性很强,若是直接接触到,两人当时就毒发了,不会拖到现在才发觉。

    从两人的脸上看不出来中毒的迹象,中的毒不会重。

    阮听夜慢慢站了起来,“银蝰妖蛇的毒要根除需用蛇枯草来解。”

    蛇枯草生长在银蝰妖蛇的蛇窝附近,他们想放弃探险都不行了。

    如陆语山和阮听夜所说,两人中毒很浅,所服的解毒药都是专门针对蛇类毒素的,压制住了毒素,但没能清除出体内。

    商议后,还是决定三天后再去,林千蓝还等着要盘若木呢,跟虎妖不能食言,两人不动用灵力的话,体内的毒素能压制十天左右。

    但探洞府的人从六人变成了三人。

    司星碧和陆绍不能动用灵力,没法去,陆语若是筑基期,跟蛇人打起来,要是也不慎损毁了法衣,灵力护体不足,也有可能中毒,为防意外,她最好不参与。

    五人是乘灵舟走的,林千蓝没忘出来的目的,收了太皓梭,找着可口妖兽往回走。

    这一出来一回去,林千蓝多了五位邻居。

    刚分别的五人在离林千蓝五六里的山崖上开了洞府。五六里地对修士来说,跟前后院的感觉差不多。

    “老大,他们怎么知道我们住在这里?”

    “他们不知道。”

    夙血山脉内适合开洞府的地方不多,这一带裸露着岩壁的山崖正适合开临洞府。她看中了这地方,五人也看中了,在这里开了洞府。

    洞府都已开好,布上了阵法。

    一个洞府的阵法起了波动,阮听夜走了出来,洞府开在崖壁中央,阮听夜是踩着一朵花下来的。

    阮听夜换了件深红的衣袍,本该暮气沉沉的颜,因从织纹中透出点点的桔浮光,而显得风骚,如同夕阳没入地平线前最后绽放的余辉,肆无忌惮地张扬着。

    他脚下那朵花只是远看着像朵侧放的鸢尾,实际上是他的飞剑,御剑时剑光分成了六道,成扇形散来,鲜艳的蓝紫剑光组成了一朵剑花。

    林千蓝的脑子一串连,大师兄!

    怪不得她一见阮听夜就想调戏,原来阮听夜像大师兄!

    相貌声音没一点像,面相也比大师兄年少,可就这股劲,跟大师兄一个样。风骚?闷骚?让她说说不准确,只是种感受。

    她虽然看穿了大师兄的真面目,但对大师兄的怕已根深蒂固,大师兄被三师兄训得服帖地连自己姓什么都忘了,只要三师兄说一声,他估计会说他姓服,名贴。

    而她只在一旁看戏,敲几下边鼓,不敢批斗。

    不敢撸真大师兄的毛,若是有机会,撸几下这个假大师兄的?

    林千蓝的三观在往一个诡异的方向飘浮……

    可见她对大师兄的怨念有多深……

    阮听夜落到了不远处,冲她抬了抬下巴,“这么快又见面了,邻居。”

    腾二说了句让林千蓝神情龟裂的话,“老大,他这个调调是在调戏你。”

    “腾、二,你是不是该去修炼了?”

    腾二一听苗头不大对,虽不清楚是怎么不大对的,但溜是上策,转眼进了魂玉空间,真真假假的睡了起来。

    她的洞府不过在五六里外,他们几个在开洞府前不会不查看下周围的情况,在这块少有修士来的地方,是谁新开的洞府一目了然。

    他们发现了她的洞府,那虎妖的呢?

    林千蓝蹙了眉。

    看情形不大像是发现了。

    她那天是诈唬虎妖的,虎妖的洞府外是个天然形成的幻阵。她跟腾二追着虎妖的气息追到了水池边,转了好几圈,才判定虎妖是在水池边消失的。

    天然的阵法在不触动时,很难找到踪迹,是以那株盘若木成长了万年以上没被人修采走。

    虎妖占了那处石洞,用盘若木散发出来的纯净金属性灵气修炼,不会毁了盘若木。

    要是被这五人看到了,他们不会放过盘若木,连虎妖都不会放过,六阶妖兽的妖丹和皮毛都是好东西。

    而她自己都想一个分枝,哪有立场去阻止他们采走盘若木?

    所幸那个天然阵法的入口只有窄窄的一尺半宽,虎妖进出需变成人形才能通过。她找入口时,用了好长时间才找准位置,得以进到了石洞内。

    五人中懂阵法的司星碧不能动用灵力,只要虎妖不当他们的面进出,不会有人发现。

    现在当紧的是拦住虎妖不要回洞府。

    在五人与虎妖起冲突时,她会站在虎妖一边。

    没什么大道理可讲,她本心所指。

    最好是让双方起不了冲突。

    被闲置的腾二再被启用,“腾二,去堵住虎妖,看到他立刻给我传音,要是来不及就圈住他不让他靠近水池那边。”

    腾二一跃而起,“不就是拦住虎妖吗,老大,看我的!”冲出魂玉空间跑了。

    林千蓝的样子落到阮听夜眼里,在他跟她打招呼之前还看着露着奇怪的笑容,他打了招呼之后,蹙眉沉思的,像是忘记了眼前有他这个人存在。

    有趣!

    “邻居?”

    派走了腾二,林千蓝有心思跟阮听夜说话了,“是啊,做了邻居了。”

    “刚才是你的那只魂宠?”腾二没有隐身,阮听夜看到了。

    “是,它的名字叫腾二。”林千蓝转了几个念头后,说道,“我让它去找一只虎妖,约好了在这里碰面,谁知还是不见影子。你们来的时候见到了没有?一只六阶的金炎虎?”

    跟一只虎妖约好了?阮听夜听着,“没有见到。那只虎妖与你是……”

    “打架的关系。三打两胜,谁赢了谁占这块地方,哦,我占的是虎妖原来的地盘。”林千蓝说的似是而非。

    若是退一步说,五人发现了那个石洞,听她的劝阻不把那株盘若木连根拔的,会是阮听夜。

    她的直觉。

    虎妖在这周围留下了诸多的气息,五人忙着安顿,没去理会,等回过神来,未必不会想多得一个六阶妖丹。

    她这样说,等于把虎妖纳入她的势力范围中,跟她在陆语山出言邀请后,不好再单独去战蛇人一样,五人也不好把她囊中的虎妖给弄走。

    不经念叨,老远听到虎妖在咆哮,“人修!你说话不算话!人修,你快把我放了!不然……”

    腾二同时传音,“老大!我拦住虎妖了!”

    林千蓝辩了辩方向,瞬移了过去。虎妖恼急了,再把盘若木说出来。

    阮听夜同样听到了虎妖的咆哮,见林千蓝都没跟他客套一声便瞬移走了,唇角漾起浅浅的笑意,林千蓝与虎妖,关系非常。

    他随着声音跟了过去,没有瞬移,而是踩着他的花一般的飞剑慢悠悠地飞着。

    等他晃悠到了,一人一虎已经打了起来。

    此处满目苍夷,看来林千蓝没说谎,她跟虎妖打了不止一场了。

    阮听夜瞧见了林千蓝的白蛇灵宠,正摇头晃尾地为它的主人助威,傻愣傻愣的一条魂宠,竟不比车侯尚仪的实力差?

    林千蓝还是个体修?

    林千蓝一拳出去,虎妖没躲过,被拳力推出老远。

    阮听夜的肋骨有点疼,要是打在他身上,估计能打晕……他可是纯正的法修。

    阮听夜原是站在花剑上看,后来变成站在战圈外看,再之后拿出一块毯子来,铺在一块山石上,坐在上面看,顺道还喝上了灵酒。

    一人一虎太能打了,都一个多时辰了,要不是看出虎妖下手狠辣,林千蓝也没留手,他都要以为一人一虎是在打着玩。

    两人身上都挂了点彩。

    虎妖那声咆哮动静不小,其他四人也听到了,司星碧和陆绍不能动用灵力,没有出来,陆语山是在恢复了灵力后才出了洞府,陆语若跟了出来。

    他们过来时,阮听夜已经喝上酒了。

    看到陆语山,阮听夜道,“语山,还是坐下等,他们有得打。”

    陆语山也爽快,坐在了挨着阮听夜的另一块山石上,专心观起了战。

    陆语若瞟了眼阮听夜的还剩半边空处的毯子,见阮听夜没有邀她坐下的意思,垂下眼,站到了陆语山的旁边。

    陆语若认出了虎妖的标志性金火焰,“是只金炎虎!”

    陆语山望着半空的一人一虎,“还是只全盛期的金炎虎。”...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