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一十四章 小心机
    虎妖见又来了两个人修,恼得大吼一声,震得周遭气流紊乱,激荡出无数空间波纹。

    虎妖的虎啸声还有音攻效果!林千蓝的耳边轻嗡了下,气血有点起伏。

    但仅此而已,其他方面没受影响,还趁机加快了速度,一拳出去,拳力正击中虎妖的下腹,虎妖被打飞了出去,但没能把他打出战圈。

    “啊!”在虎妖被林千蓝打飞时,陆语若痛苦地大叫了一声,身子摇晃着就往旁边栽。

    “语若!”陆语山抓住了陆语若,没让她栽倒。

    陆语若双手捂住胸口处,喉咙处涌动,把翻腾到嗓子眼的气血压回脏腑。

    陆语山用另一只手取出一粒灵丹给陆语若服下,陆语若的面色才回转。

    陆语山起身,扶陆语若坐下。

    陆语若哪吃得了这个暗亏,声音虚弱地靠在陆语山的身上,“哥……等千蓝真人杀了这只虎妖,我要买下它的皮毛做地毯!”

    陆语若因痛苦而浮在眼里的泪水还在,陆语山看着心疼,但林千蓝明显不想杀这只虎妖,他怎么插手?

    阮听夜失去了喝酒的兴致,向后一抛,灵酒坛子飞出去不知几许,见陆语山起了杀虎妖的意图,道,“语山,千蓝真人与虎妖有交情,若有人动虎妖,她定会出手相帮。”

    忍不住多了一句,“我们来观战,并非受了千蓝真人相邀。”

    人家一人一虎跑这么远的地方来邀战,目的就是远离其他修士,包括他们。

    是他们自己跟过来看的,虎妖的吼声又不是针对陆语若发动的音攻,她的修为不济还来凑热闹,句不好听的,是自找的!

    陆语山对这个妹妹一向亲厚,为他妹妹出头也情有可原。

    他话得很明了,就看陆语山怎么选。

    陆语山要是选跟林千蓝作对,他会选中立。

    他虽与陆语山交好,可不代表陆语山做了他不认可的决定,他也跟着往里跳。陆语若是陆语山的妹妹,可不是他的。

    “千蓝真人一个人修跟一只妖兽能有什么交情……”气息已平复许多的陆语若声质疑。

    阮听夜玩味地扫了陆语若一眼,眼光又放到不远处还在打得着一人一虎上。

    “语若,我带你回去,你去闭个关,修养两天。”

    陆语若摇摇头,不想回去,“我没事了,不用修养。哥,既然千蓝真人跟虎妖有交情,这事就算了。”

    “嗯。”好在他有个识大体的妹妹。陆语山再看林千蓝,欣赏之意大减。跟一只半化形妖兽做友?未免太过家子气。

    虎妖因那发泄不满的一吼乱了节奏,再战了一会,被林千蓝掐出的细韧花藤缠成了鲜花粽子,扔出了战圈外。

    起来林千蓝的这手八藤四方捆粽子术,最早还是在萧尧身上实践出来的,后来觉着这招抓活妖兽特别好使,反复练习后能做到八条细藤瞬发。

    “这场是我输了。”虎妖输了不诋赖,一指对面观战的三人,“你有帮手,我不跟你打了!”

    林千蓝坚决道,“不行!好的打五场就得打够!”

    虎妖道,“要打也行,你们这些人修都得离开我的地盘!”

    “那可不成,我只能做自己的主,可做不了他们的。”

    虎妖往后一跃,准备要走,“不答应我就不跟你打!你就是杀了我我也不跟你打!”

    林千蓝叫住虎妖,沉吟了片刻,“你先在这等一会,我去跟他们商议一下。”

    虎妖不耐道,“快点!还有,走了不许再来!”想要以绝后患。

    腾二这会已缠回到林千蓝的手臂上,传音问林千蓝,“老大,他们会同意吗?刚才那个陆语若要虎妖的虎皮……”把陆语若三人的对话学了一遍,“幸好虎妖没听到。”

    林千蓝和虎妖正在对战,不敢分心,陆语若做了什么了什么,两人都没去注意。

    虎妖分出的一丝警惕也是在防止阮听夜和陆语山两人对他出手上,哪会去听三人什么。

    林千蓝看不上陆语若那点手段,没评价,回传道,“不同意再另。”

    “老大,为什么要帮虎妖,你不会想契约了虎妖吧?”

    “你想到哪去了?连我都打不过,我契约他干什么?虎妖这种自由惯的妖修很多都是宁死也不会跟人契约,我是看虎妖挺顺眼的,也不想让别人得了盘若木,才会帮虎妖。”

    “就是就是!我们找着的盘若木,都没全拿走,凭什么便宜他们!”

    腾二传着音,林千蓝已走到了三人这边。

    观战的三人听一人一虎的对话听得很清,见林千蓝过来,阮听夜从石上跃下,“我可以,十天吧,十天后离开,以后也不会找虎妖的麻烦。”

    十天时间足够他们杀了那些蛇人进入前人修士洞府了。

    “多谢了,听夜真人。”林千蓝跟虎妖串通好了,的那些话,不管阮听夜出于什么十分配合,她都领情。

    她不白领情,跟陆语山商议道,“我需多跟虎妖再多打几场炼体之术才能进阶,语山真人看这样行吗,修士洞府内所得,我只拿商议的一半。”

    修士合作探险,都会在事先好得了东西怎么分,这次也不例外,司星碧、陆绍和陆语若三人不会再参与,三人分一成,还是他们先选后留下的一成。

    地图是陆语山的,他独得一成,剩下的八成再三分,林千蓝的是她该得的那份只要半份,来换她与虎妖对战的机会。

    陆语山跟阮听夜都心知肚明,林千蓝是在换他们放虎妖一马。

    陆语山深知阮听夜不是个好话的人,对同为大世家的子弟不是谁的面子都给的,却是爽快地送给了林千蓝一个人情,此时不好问他其中的关节,但也愿意跟林千蓝个面子,“此事容易,就依千蓝真人所。”

    虎妖一直支着耳朵听着,陆语山这边完,虎妖满意地啸了一声,这回的啸声没有音攻成分,“人修!五天后比下一场!”两个纵跃,没入到密林中。

    “万一那个洞府里是空的呢……”陆语若声道。

    “什么空的!”腾二从林千蓝的手臂上跳将起来,变成一丈多长,竖直了大半个身子,瞳孔成了一条线,“那么多蛇人,两个七阶的,五个六阶的,一堆五阶的,妖丹得值多少灵石!哼!不用你们动手,我跟我老大就能全弄死!”

    陆语若的脸红了又白,不敢再话。

    “语若,不要乱话。”陆语山轻斥了陆语若一句,也帮她解了围。

    林千蓝的这个魂宠没有大话,它的实力不比七阶的银蝰妖蛇差。

    “腾二,回来吧。”

    腾二又哼一声,变成白蛇回到了林千蓝的左手臂。

    林千蓝却是笑吟吟地问陆语若,“这位语若仙子,陆家是否撮合过你跟听夜真人?”

    大世家会联姻,大世家会联姻,但这联姻跟凡人大家族的联姻不一样,只撮合——即凡人间的提亲,成不成的,全看两人意愿,并不包办。

    修士活得的都长,哪家都没那么蠢,包办出一对可能会毁了整个家族的怨偶来,结成道侣后不喜了也容易,直接分,各人财物都在各自的储物空间里,连家产都不用分,拍屁股走人。

    阮听夜都待走了,那把颜色特别的飞剑已落在了身边,听到林千蓝的话,眼梢一挑,索性收了飞剑,又坐回了大石上,等林千蓝的下。

    陆语若一听这话脸又转红了,偷瞄了阮听夜一眼,“是撮合过。”

    “是否撮合成功了?”

    “是等我结丹之后再提。”

    “那就是没有撮合成功。”林千蓝再问,“那语若仙子是否爱慕听夜真人?”

    陆语若哪经历过这种直白的场面,还当着阮听夜的面,她哪里得出口,脸更红了,羞涩地低下了头。

    “不我当你默认了。你爱慕于听夜真人,愿意跟他结成道侣,或者……”林千蓝顿了下,“愿意成为听夜真人的侍妾。”

    听林千蓝她愿意跟阮听夜结成道侣,陆语若呼吸急促了下,羞涩的,等听到成为侍妾时,呼吸再急促了下,怒的,竟如此看低她!她可不是家族中那些资质低劣的子弟!

    听出林千蓝有责难的意味,陆语山不悦道,“千蓝真人,你此举不妥吧?家妹的事自有陆家人来操劳,与听夜的事与是他们之间的事,无需千蓝真人多费心!”

    林千蓝收了笑,慢慢道,“我本来也不想管这事,可既然我们要一起合作,有些事还是当面清楚的好,省得以后再出来一个车侯尚仪。

    令妹跟听夜真人之间怎么原本跟我没关系,可令妹从一见面对我就心存着敌意,把我当成了情敌来防来试探,要是她不是语山真人的妹妹……

    再有,只是陆家和阮家撮合而已,即便我真与听夜真人有了什么,又关令妹何事?我能杀了一个车侯尚仪,未必不能杀上几个预备的。”

    林千蓝给陆语山留着余地,证气较温和。她本没把陆语若放在眼里,可要是总有个苍蝇在旁边嗡着也影响食欲不是,现在又不好直接拍死。

    “哈哈……”腾二传音大笑,“这个陆女修话的声音老是的,就是个苍蝇,哈哈……”

    陆语若的心思陆语山都明白,这次带陆语若出来,除了让她在自己的看护下历练外,还有撮合她与阮听夜的意思,此事已让阮听夜不喜了,因两人多年的交情,阮听夜才甩手不干。

    他这妹妹是有些心机,但这在世家里是件好事,不会吃亏。可在绝对实力面前,一切心机都是白费,是语若选错了耍心机的人。

    林千蓝是位金丹修士,陆语若一个筑基修士敢给对她有敌意,正如她所,不是看在他这个哥哥的面子上,陆语若此时已经是个死尸了。

    陆语若后怕起来,脸色再变白。

    陆语山轻轻摇摇头,今后无论妹妹怎么求他,他都不会再撮合两人,省得坏了陆阮两家的交情。

    “此事是家妹无状,还请千蓝真人海涵,以后我会管束好家妹。”

    见陆语山是个拎得清的兄长,林千蓝不会抓着这点事不放,“无妨。”

    她本就没把陆语若当回事,只不要在她面前嗡嗡叫就行。

    还带一个心机,为的是转移他们对虎妖的关注。

    另一个当事人阮听夜坐在那里,只听着,没话,这会了,突然拍了两下手,站了起来,看不出喜怒,“都完了?那就回吧。”先行离去。

    此后林千蓝再没见过陆语若。

    三人来到大阵前。

    林千蓝围着大阵堪察了一圈,“是个混元阵的复合阵法。”混元阵跟八卦阵一样,都是魔修常布的阵法,手法与道修的不同。

    手法,白了是用以与天地灵气沟通的方法,道修魔修功法基础不同,以功法为依托的布阵、炼丹等都有所不。

    但因都是沟通天地灵气,一法通万法通,基础手法本就相似度高,多加练习就行。

    她从司家得来的阵法玉简包罗很多,其中就有以混元阵为基础阵法布下的各类大阵的详解。

    “混元阵里加了五行杀阵,最外是个幻阵。若是个完好的,不触动到大阵就不会被人发现。那位金丹修士的阵法水平不凡,修补的很到位……”

    听林千蓝分析的跟司星碧的一样,阮听夜和陆语山都放下了心。

    他们从司星碧那里得知林千蓝会阵法,但具体什么水平,司星碧也不清楚,怕破不了阵,白白耽误时间,误了救司星碧和陆绍。

    阮听夜问,“能破阵吗?”

    林千蓝考虑了综合能力,“有七成把握。”

    她还有一枚破阵雷珠,不到实在破不了阵的时候舍不得用。她的七成把握是往保守里的,如果在破阵时不遇到例外的情况,她有八成。

    陆语山的三角长叉法宝在手,道,“那就开始吧。”

    根据三人的战术,由懂阵法的的林千蓝叩动大阵。

    跟上次阮听夜五人遇到的一样,众蛇人从大阵的不同方向涌了出来,狂浪般扑向三人。·k·s·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