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一十五章 说是前世
    银蝰蛇妖的灵智只相当于普通的三阶妖兽,上半身长着人的模样,却不能口吐人言,且生性暴虐,跟它们的沟通就是杀!

    大好的历练机会,林千蓝找上了那只七阶的蛇人。

    蛇人没有一对一的概念,林千蓝对上了七阶的蛇人,同时还对上了六个五阶的蛇人。

    “嘶!”无数条深绿色的细线从蛇人口中喷出,是蛇人的毒液。

    喷毒液是蛇人天生的技能,速度快而准,辐射范围大,跟它们对敌时,最需防备的就是它们的这个技能,不心很容易被飞溅的毒液沾到。

    一只蛇人的毒液相对容易躲,好几只一齐从不同的方向喷来毒液,组成了一个带毒的密网,让人躲都不好躲。

    上次五人轻视了蛇人喷毒液的技能,一上来就被污损了惯用的法宝,吃了大亏,才会很快落了下风。

    阻挡毒液最好不要用法宝,而是法术。

    林千蓝掐了几面土盾挡在了身前,雷网乍现,往蛇人盖去!

    蛇人对危险的感知力很强,在林千蓝拿着御雷魔杖的手刚抬起时,众蛇人就往后退去,可他们退的速度哪有雷网快,两个五阶的蛇人当场成了焦蛇!

    “啪!”七阶的蛇王没有退,巨大蛇尾拍在雷网上,激起无数个电光火花。

    雷网被拦下!

    雷网只在蛇王身上的蛇鳞片上留下了点点焦痕,没能渗到它的体内去。

    强悍!林千蓝心里赞道。银蝰蛇妖除了毒外,最强的是它肉身的防御力,一身的蛇鳞水火不侵,现在再加上一条,雷电不侵。

    大范围的雷网对付七阶的蛇王不好用,林千蓝改用了雷刃。

    蛇人上半身覆盖的蛇鳞可没它蛇尾上的坚厚,雷刃只管向它的上半身斩去。

    蛇王的蛇尾不断出击,不让雷刃落到它防御能力相对弱的上半身去。

    死了两个五阶蛇人,又补上来一个,五个五阶蛇人惧怕雷刃,不敢上前,围在旁边不时的放冷枪,朝林千蓝喷吐着毒液。

    林千蓝一心二用,一手执杖出击蛇王,一手掐诀护住自己。

    冲着增加实战经验来的,林千蓝没让腾二帮忙。

    阮听夜和陆语山各对上两只六阶的蛇人和一群五阶的,没有上次需分心照顾其他三人的拖累,又有了对战的经验,两人都占着上风。

    从上空看,密林一片片倒下,伴随着尖厉的叫声的是各种色彩的光影,夹带着让人心战的威势!方圆几十里都不再有低阶妖兽的踪影。

    不多会,厉叫声越来越少,直到只偶尔发出一两声。

    阮听夜这边解决了围攻他的蛇人后,看林千蓝那边,只剩七阶的蛇王还活着。

    一道蓝紫色的雷刃正中七阶蛇王的脖颈处,蛇王从空中掉落下来,那条白蛇魂宠上去补了几个风刃,蛇王的头颅与蛇身分了家。

    等蛇身落地,妖丹已被魂宠腾二取出。

    林千蓝跟着落下,腾二把用尾巴卷着的妖丹交给了它的主人收起。

    林千蓝一剑斩下蛇尾,收进了一只储物袋里。

    腾二把另外七只五阶的蛇人的妖丹都一一取出给了主人,因不是成年蛇人,没收蛇尾。

    主仆两个配合的非常默契,让阮听夜看得都想契约一只灵兽了。

    陆语山此时相信,加上她的魂宠,林千蓝未必不能杀了没有受伤的车侯尚仪!

    半个多时辰后,林千蓝打开了一个入口,三人进了阵内。

    深幽的海水从四面八方挤压而来,看脚下也是海水,无着无落。

    三人知道是幻阵,没有一丝惊慌,阮听夜和陆语山没有擅动,看着前方的林千蓝。

    林千蓝闭上眼,不让眼前的幻象干扰自己的五感,转了个方向,打出一串手诀,海水分开,五米外出现了一块石板,林千蓝一步跳上。

    但在后面的阮听夜和陆语山眼里,林千蓝是在海水里跳跃,从一处跳到一处,但脚下有如踏到实地般,没有上下浮动。

    林千蓝再转身打出另一串手诀,第二块石板出现,林千蓝跃上。

    事先林千蓝过,进了阵后要紧跟着她的脚步,一点方位都不要错,不然就会陷入杀阵中,所以不需林千蓝再提醒,紧跟在林千蓝后面的阮听夜在她跃到第二块石板上时,准确在落在了她第一步迈的方位上。

    等脚落稳,阮听夜才看到了脚下是块石板,石板的大刚好容下他的一双脚,错开一点,他都会落到了石板外。

    而幻阵中的海水跟真正的海水一样,朝着各处涌动,晃个不停,不提神灌注,很容易踏错。

    林千蓝上到第三块上时,陆语山跳上了第一块,他不想去尝试陷入杀阵后会遭遇怎样的危机、有没有可能杀出阵去,只庆幸没让陆语若跟来。

    这个大阵需要的是破阵人的定力和耐心,陆语若的定力不够。

    一只浑身布满毒刺的恶狰露出两排阴森的白尖牙,朝着林千蓝咬去,两排白尖牙内是它黑洞一样的大口,张开后足有两米多高,已近在林千蓝的头顶。

    林千蓝似是没看到一样,计算着下一个石板的方位,往左转了下,手抬起,准备起诀,而恶狰的大口猛得往下一落,把林千蓝吞在了口中。

    恶狰吞了林千蓝后,大力咀嚼起来。

    明知是幻象,阮听夜跟陆语山心里仍然起了一丝的波澜。

    片刻后,恶狰裂开来,片片虚化,不见了踪影,而林千蓝已打完了手诀,起势要往下一个石板跳。

    踏到第九个石板后,场景一变,变成了火海,他们站在火海的上方,脚下是块悬空的的石板,石板外火舌乱舞。

    五行杀阵有几种穿行法,林千蓝选了从水、火阵中穿过。

    一只拳头大的四阶妖虫火萤朝着林千蓝飞去,林千蓝长剑出鞘,持剑杀了这只火萤,同时提醒两人,“火萤是真的,不是幻象,法宝最好不要离身,不然可能会触动其他的阵墙。”

    阵墙是个形容词,是复合阵中两个大阵相连的地方,法宝若是穿过了阵墙落入别的阵中,有阵墙阻隔可能会召唤不回来。

    她完没多久,一大群火萤飞了过来,袭向三人。

    四阶的妖虫对三人来,本不算什么,可难在他们脚下不能移动,法宝也只能跟初成为修士时一样,用手持着打斗。

    谁以前也没训练过站着一动不动打斗的,御使法宝法术时,都是怎么方便怎么使,哪会顾着站还是走着?

    何况他们这站,是并脚站立,而且这么多年来,都习惯了操纵着法宝飞来飞去,手持着法宝一动不动地打斗,无比的别扭。

    三人都是金丹修士,随机应变的能力都不一般,一会就适应了,有惊无险地灭了这群火萤。

    林千蓝继续破阵。

    等出了火海再一回头,阮听夜和陆语山都不见了,而她来到了一个庭院内。

    她踏上最后一块石板就被传送到了这里,那两人看到她不见了,估计也会踏上去,目前看来,那块石板连接有传往不同地方的传送阵,她被传到这里来了,另两人被传往了别的地方。

    腾二绕着庭院转了一圈,“老大,这里都不是幻象。”

    庭院不,有房舍有水塘,灵植无数,甚至有一块灵田,稀疏的灵米长在杂草间。

    正如陆语山得到的玉简里所,像个荒弃的庄园,有的房舍倒塌了,还有几间房门洞开的,也有完整的,门前长满了杂草,没有人迹。

    “主人,我去采灵药吧。”芷音请求道。

    自从林千蓝应下木琰老祖,向司家和南宫家提供银曜石后,芷音比她这个主人可忙多了,每天忙于炼制银曜石。

    远程传送阵的事来不得半点马虎,以前炼制的银曜石因是林千蓝想用来练手的,看能不能布下空间阵法来,所以不在意略带点瑕疵的银曜石,但这些带着瑕疵的银曜石是不能用做远程传送阵的阵石的。

    挑挑捡捡,以前炼制的银曜石只有十块完全合格,其他的都需要炼制出新的。

    芷音一天最多能炼制成一块完全无瑕疵的银曜石,所以很忙。

    自家被压榨的苦力提了休闲的要求,林千蓝怎能不应?

    话,采灵药算休闲活动么……

    林千蓝柔声细语道,“去吧去吧,慢慢采,不急。”她刚才跟腾二都探察过一遍了,没发现庭院内有什么阵法和陷阱。

    芷音提着她编的追云藤藤篮,蹦跳着往庭院中心走去。

    林千蓝则跟腾二两个挨个搜查起那些完好的房舍来。

    房舍外的阵法都不难破,林千蓝简单地扔两张破阵灵符就打开了。

    第一间是个放杂物的,都是些玉锄玉铲之类的低阶法器级的用具,林千蓝想着哪天浮音宫外的那块地升级了能用得着,没嫌弃不值钱,一并收了起来。

    旁边是间卧室,桌椅等用品普通,林千蓝没动。

    林千蓝是从最的房舍搜起的,收获不大。

    正房比其他的房间要大上许多,进去后是一个不的起居室,陈设比其他房屋都要好。

    最里面的墙上挂着一幅画,上面画着一个端坐着的年轻女子。

    腾二盯着那个女子道,“老大,是个画像人!”

    林千蓝最不怕的就是夺舍,望着画中的女子,“你是这里原主人?把我传送到这里来,是想让我为你做什么事?”

    女子俏皮地眨了下眼,开了口,“不是你闯进来的吗?”

    林千蓝不否认,“算是吧。我还杀了你养的蛇人。”

    画像上的红唇弯了起来,“我喜欢你这性子。杀就杀了吧,那些蛇妖是我养来看院子的,我人都死了,只留下这缕神念在,管不着它们的生死。”

    “你想要我做什么?”不大像是要夺舍,但林千蓝也没放松防范。

    腾二可没什么顾忌,“老大,她不会想夺舍你吧?”

    女子扑哧笑了,“真是个有趣的蛇魂,我这又不是神魂,只有一缕神念,怎么夺舍?”

    是神魂是神念,腾二探得清,“的也是。那你打什么主意?”

    女子叹了声,对林千蓝道,“你应是我的转世。我在把你传送来的传送阵中设了神魂限制,只有我的转世才能被传到这里来,其他人会被传送到那群蛇人的老巢里去。”

    转世了,神魂没了记忆,但神魂印记不会变。

    见林千蓝听了无动于衷,画像中的双眼晕染开来,似有了凄色,“我知道你不会轻易相信。下方条案上的玉盒里是我留给你的东西,你收了后就离开吧。

    记着,我的名字叫辛凝……算了,记不记得都无所谓了,魂魄在冥界走一遭再投胎转世就成了另一个人,不再有辛凝这个人了。”

    林千蓝进来就看到了,条案上有三个玉盒,都是被密封起来的,在没确认是否有陷阱前,她没有动这三个玉盒。

    听女子完,她再看了下,还是没去动,问女子,“你认为我这会就相信了?”

    “不,从神魂来,你就是我,我当然了解你的性子,不会轻信任何人任何事,唉……”

    腾二不屑道,“哼哼,想骗我老大,连我都骗不到!你怎么就能知道你转世的人会来这里?”

    “我精修过推演之术,这个结果是我推演出来的。”女子恳切地看着林千蓝,“给你个忠告,千万不要修习推演之术,推知到未来事,很容易让人迷坠进去。

    我便是如此,许多时候不惜燃去几年寿命也要推演出个结果来,等醒悟过来,本该三千年的寿元,却只剩下了不过一千一百三十四年,饮恨而去。”

    推演之术的确能做到。裴禄推算出会出现林千蓝这样一个人,能为他提供元力,才会让铁甲狼引她进到蚩祖空间里去。

    在林千蓝与画中女子交谈时,在另一处跟这里差不多的庭院里,阮听夜破开房屋外的禁制,走了进去。

    “你来了。”一个充满着喜悦的声音响起。

    阮听夜顺着声音看去,最里面的墙上挂着一幅画,画上是位年轻男子,他见阮听夜站在门前没往里进,露出了笑容,“不用太防备,这只是我的一缕神念,不会对你怎么样。起来,我还是你的前世……”·k·s·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