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一十六章 蜃蛇
    阮听夜往画像人那里走去,“你是我的前世?我倒是有兴趣听,我的前世是什么样的人。”

    画像人笑道,“我就是你,你就是我,你是什么性子我了解的很清楚,要是你这么容易相信我说的,一定不是我的转世的人。”

    阮听夜索性弄出个蒲团来坐在了地上,“有点意思了,这点你说对了,继续。”

    “你这随性的样子,也是……唉,不说了,在冥界重新投胎的,说你也不能恢复我的记忆。我名为纪淮,生前修为到了化神,神魂才得以有了投胎转世的机会。

    我不好炼丹炼器,只喜推演之术,我推算出此时段你会来到夙血山脉,才会留下这缕神念,随便送你几样我曾用过的法宝,以平了执念。”

    “此话有道理。”

    “你还是不信吧……算了,拿着条案上的东西离开了。哦,想出去容易,直接往门外走,有一个设定好的传送阵就会被触发,把你传送出去。”

    屋子里的陈设不多,靠墙的条案是不多的陈设中最精美的一件,阮听夜进来便注意到了,上面放置着四件玉盒。

    阮听夜慢慢站起来,走向条案,在画像人以为他要拿起玉盒时,阮听夜的飞剑出了鞘,剑尖对准的是画像人,画像人无惊无慌,“你要是不想要,那就不要吧,看你的样子不像是缺少法宝的。”

    阮听夜轻佻地一笑,“送上门的东西怎么不要?你不是我前世吗,等于是我的。”

    剑尖一翻,挑上玉盒上的封印。

    “哎!不行,需得用手来揭开!”

    他阮听夜的剑已落到了其中一个玉盒的上方,却是被一个无形的波纹拦下。

    ※※※※

    林千蓝这边,还在听女子讲述着她的生平。

    女子说她本是潢洲岛上辛家人,后来因痴迷推演之术,离开潢洲岛一人个到处游历,寻师访友,以增深推演的能力。

    成为化神老祖后,无意中经过这里,推演出这里将是她的一个结缘地,便在这里开了个住处,布了大阵,并养了一群银蝰妖蛇看家护院。

    因耽于推演术而失去了一千多年的寿元后,才醒悟过来,此时离寿限也只几十年了,她再次游历各岛,为的是恢复自己原该有的寿命。

    可燃去的寿命是她与天道交换付出的代价,不可逆转,天道怎能允许再有恢复寿元的方法?

    “……遍寻了苍穹海,只增加二十年的寿元。”画中女子再叹,“没能给你留下太多的东西,剩下的都在玉盒里装着,你拿了后就走吧。

    你杀了蛇王,要是被蛇后发现就麻烦了,我在世时蛇后已经变异进阶了,这又过去了一千多年,蛇后或者能进阶成九阶,你打不过它,还是快些离开。”

    腾二一听着急了,“老大,每群银蝰妖蛇都有一个蛇王和蛇后,要是蛇后是九阶的我打不过啊老大,我们还是快走吧!”

    林千蓝点头,“是要走。”

    “我帮老大看看玉盒里装的都是什么东西,要是不好,哼哼……”腾二聚起一道风刃往条案上的玉盒甩去,在接近玉盒时,被一个禁制弹开。

    腾二怒道,“喂!你不说给我老大的吗,怎么不让拿?”

    女子笑道,“你当我有那么好心?这个禁制上也有神魂限制,只有我的转世能亲手揭去密封,其他人一碰就会被传到蛇人老巢里去。”

    腾二围着三个玉盒试了几试,除了触碰不到玉盒,没有发现有陷阱,再怒,“你骗人!我碰了这么多下都没被传送走!”

    女子俏皮道,“因为你不是人。”

    倍受打击的腾二垂头向林千蓝告状,“老大,这个画像人欺负我!”

    林千蓝似笑非笑,“你不觉着你的戏太多了吗。”手一场,一个雷球打在了腾二的身上。

    “老大!你真狠”腾二话没说完,灵体就在雷球下成了飞烟。

    芷音提着藤篮跑了进来,正看到这一幕,吃惊地大叫,“主人!”

    林千蓝把御雷魔杖对准了芷音,芷音丢下手里的藤篮惊恐地转身就要往外跑,可还没迈出门,就被雷网罩个正着。

    “主人……”雷网一收,芷音血肉全无,只留下一副小小的黑色枯骨。

    林千蓝再补一个雷球,把枯骨劈成微尘才收手。

    画中女子惊慌地从坐椅上站了起来,迈脚就往画面外跑,可林千蓝哪能让她跑掉?灰白色的火焰落在了画面上,倾刻间整幅画化为乌有,连灰都没留下。

    幽冥阴火回到林千蓝的手上。

    在画燃尽的那一刻,周围场影瞬间变幻,哪里是什么房舍,林千蓝站在了一个阴暗的洞**里!

    洞**并不逼仄,却很潮湿,凸凹不平的洞壁上往外渗着水珠,时而滴答地落下一滴,砸在同样凸凹不平又湿滑的地面上。

    神识往浮音宫里探去,腾二正仰躺在它的养魂木的木榻上,尾巴一摇一摇的。

    这才是真腾二。

    因腾二是个阵法盲,在破阵方面不能帮她,怕它无意触动大阵受到无谓的伤害,在进入大阵前她让腾二回了浮音宫,说了等出了阵再叫它出来。

    那个假腾二一开始是骗过了她的眼睛和神识,可假的就是假的,二的太过刻意,让她产生了怀疑。

    林千蓝的神识一探过去,正无聊地敲尾巴玩、等待老大召唤的腾二一扑愣跳起来,“老大,叫我出去了?那我出去了啊。”

    林千蓝问,“你就没往外看看?”

    “看了啊,老大,你刚在在干嘛?走来走去的,还说了些奇怪的话。不说出了阵就让我出去吗,都没让我出去。”

    “多久?”

    腾二问号眼,“啊?”

    “我走来走去多久。”

    腾二出了浮音宫,“有好一会了。你在院子里走的时间长,我叫你你都不理我。然后进到这个湿答答的大洞里就走了一会。”

    庭院是真的。林千蓝分出一丝神识探了下素镯,从庭院里其他房舍里收的那些玉锄、玉铲等物都还在,是真的。

    真的假的掺在一起,更容易迷惑人。

    再往浮音宫外的园里看,小苦力芷音正站在混沌石鼎边炼制银曜石。

    跟大块头的混沌石鼎一比,芷音的个头越发显得小的,林千蓝有种她正在压榨童工的即视感。

    假芷音一开始也欺骗住了她的眼睛,但假芷音提着藤篮样子太像真正的小孩子了,真正的芷音在正事的时候会很沉稳,采灵药就是芷音认为的正事,而不是一种玩。

    她在迈进正房的房门后就被传送到了这里,她有所感觉,可感觉不是很明确。

    在她的眼中和神识下,她所处的地方都是一个修士的房间,没什么不对的,她才会一面跟假腾二和画像人周旋,一面寻找破开幻境的破绽。

    破绽就在能动的三个人上,假腾二、假芷音和画像人,他们一动,周围会产生极细微的波纹,跟灵气的自然流动非常相似,若不是林千蓝已认定腾二和芷音都是假的,也不会注意到。

    腾二上下看看,“老大,这里不会是那些蛇人的老巢吧?”

    幻境破了之后,一阵阵浓烈的腥臭味传进了林千蓝的鼻腔,“像是。”

    “脏死了!难看死了!怪不得蛇人都是丑八怪,原来是因为住的地方又丑又脏!”

    腾二这会胡拉硬套的似乎有些道理,穷山恶水还养刁民呢。

    再往前走一截后,真就到了一个巢**一样地方,地方宽大,靠里面的地势稍高,地面平整,铺满了质地柔韧的烛心草,堆积成了厚厚的柔软草毯。

    红色的烛心草给湿暗的巢**增添了些亮色。

    没有蛇人的影子。

    这群蛇人没有蛇后了?所以才只有蛇王带一群蛇人去护阵?

    一阵令人作呕的腥臭味从连接巢**的另两个洞口里散发出来,两只蛇人一前一后分别从两个洞口窜出来,看到林千蓝顿在洞口前,凶相毕露。

    “老大!蛇后!怎么会有两个!”

    两只蛇人都是七阶的雌蛇,一群银蝰妖蛇只有一个蛇王一个蛇后。

    跟它们住在一起的都是进阶不了七阶妖兽的后代,能进阶的蛇人会被蛇王和蛇后看作对它们地位的威胁,会把将要进阶成七阶的后代赶出种群。

    可这一出现就是两个蛇后,让人生疑。

    两只蛇后没给林千蓝多少思考的时间,其中一只蛇后长尾盘成螺旋状往前一窜,覆盖着细密鳞片的爪钩般的双手朝着林千蓝的脖颈处抓来,想要给她来个一爪断喉!

    蛇后一的速度比蛇王的快多了,可林千蓝也不会站等着它来抓,一闪到了蛇后一的身后,“腾二!挡!”

    老大这是让它用风障挡住蛇后而不是围困,腾二尾巴一甩,一道风障拦在了林千蓝跟蛇后一之间。

    那只蛇后二也动了,长尾舞出扇形的光影,拍向林千蓝。

    林千蓝没用御雷魔杖,拭夜剑化成九道剑光,成弧光形接下了蛇后二的长尾。

    剑光与长尾相抵后分开。

    腾二那边,蛇后一被风障拦下,愣了愣,转过身往巢**深处那片红色的烛心草草毯稍高出其他地方的一角抓去。

    与此同时,交手过一招的林千蓝与蛇后二没再对上,而是跟蛇后一一样,拭夜剑转了向,朝着灯心草草毯中央斩去!

    蛇后二也不甘于后,蛇尾猛得抽到草毯的另一角!

    与看到的不一样,但与想的一样,无论是蛇爪和蛇尾,还是拭夜剑,都被一道透明的屏障阻隔了下,随后屏障发出轻而脆的“啵”的声响,气泡般消散。

    屏障的消散产生了连锁效应,空间破裂成无形的碎片,碎片再分裂,直到化无。

    蛇后一变成了陆语山,蛇后二变成了阮听夜。

    林千蓝心知在两人的眼里,她会是另一个蛇后。

    三人只快速交换了下眼神,没时间去细说各自的遭遇,因为红色的灯心草的草毯上有一条幼生期的妖蛇,正用哀求的眼神看着他们。

    不是半人半蛇的银蝰妖蛇,是完全的蛇形,蛇头上长了两个角状物。

    蛇后二铁钩般的爪子不是爪子,而是陆语山的三头叉法宝,此时正叉住小妖蛇的蛇身,蛇后一的长尾则是阮听夜的长剑,剑光成扇形卡住了小妖蛇头下七寸处。

    林千蓝的拭夜剑则扎在了小妖蛇的腹下妖丹的位置,再往下一点,小妖蛇的妖丹就要被挖出来了。

    阮听夜说道,“这是……一只蜃蛇。”

    蜃蛇比海里的海蜃兽还少见,而幼生期的更是没有图录,从小妖蛇头顶上两个黄色的分叉短角上,判断它是幼生期的蜃蛇。

    蜃蛇的天赋能力就是构建蜃境,三人进来后的经历是有力的证据。

    腾二传音给林千蓝,“就是个蜃蛇。哼哼,这点道行就想骗我们,哼哼。”

    腾二唯有神兽的傲骄劲永不掉落,哪种蛇类的妖兽都比不上它们腾蛇。

    蜃蛇只是后了多少代的神兽后裔而已,依然比不上它们腾蛇。

    在出现两个蛇后时,林千蓝意识到这可能还不是个真景。小蜃蛇最大的败笔便是红色灯心草,因为以银蝰妖蛇的灵智,它们不会细心的在巢里铺个舒适地草毯子。

    幻尾灵狐的天赋能力是幻术,但颜十四布下的幻术跟这里的幻境还是有所不同的,其中的差别林千蓝最有发言权。

    腾二没有破妄眼,知道是假的但看不穿幻境,找不出布下幻境的是谁,不是幻尾灵狐便是一种蜃兽。

    蜃兽中有一种最喜欢灯心草的味道,便是蜃蛇。

    蜃蛇除了构建幻境的天赋外,本身也是九阶的妖兽,要想杀了他们三人金丹修士,不会构建幻境这么麻烦,在他们破阵时,或稳妥点,在他们进到大阵后一举灭杀。

    现在,蜃蛇只能想办法让他们三个自相残杀,决不会是成年的九阶妖兽。

    陆语山和阮听夜都是苍穹九洲土著,对蜃蛇的了解比林千蓝更多,他们也猜出了是蜃蛇,才会一个用三头叉叉着蛇腰与蛇尾连接处,一个卡住小蜃蛇的七寸了。(83中文网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