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一十七章 只要当前好处
    是相对的,这只蜃蛇有两丈多长,灰鳞尖尾,沿着背脊长有一米多长的,跟烛心草相似的红色鬃毛。

    蜃蛇随时可施展它蜃术的天赋隐藏后遁逃,现被三人卡住了它的致命处,蜃蛇没办法逃脱。

    三人不可能一直用法宝把蜃蛇钉在地上,陆语山道,“听夜,千蓝真人,我有件法宝可使它无法使用蜃术。”

    两人没什么不同意的。

    陆语山用的是件水钵状的法宝,再看又像是半片外形规整的贝壳,散发着珍珠的暖色。

    法宝倒扣在蜃蛇的上方,无数道金丝从法宝的边缘垂直落下,把蜃蛇罩在了金丝线内。

    陆语山先收回了他的三头叉,林千蓝和阮听夜后一步收起各自的长剑。

    蜃蛇能动了,想逃,看着细雨丝一样触之即断的金丝,把它覆盖了坚硬鳞片的尖尾给灼了个深痕,它的蜃术也无法施展出来。

    蜃蛇知道这回是逃不掉了,在金丝牢笼里盘成一团,原是哀求的眼神,现成了悲凄与伏乞,甚是可怜。

    腾二怕老大会对蜃蛇起了怜悯心,怒道,“你少在我老大面前装样子!快,这里是哪里,宝藏在哪!”

    陆语山略讶异,“幼生期的蜃蛇会人言?”

    典籍上记载,蜃蛇要进阶到七阶后才会口吐人言,这只幼生期的蜃蛇最多才到四阶。

    腾二揭发道,“它会,装不会。”

    林千蓝信腾二的,“腾二不会谎。”

    在逃不掉的情形下,示弱,掩藏技能,是妖兽的本能,以期在敌人不防时伺机逃脱。

    蜃蛇见隐瞒不了,开口道,“你们放了我,我就告诉你们宝藏在哪。”

    “啧,还真是会话。”阮听夜问蜃蛇,“宝藏的事不急,蛇后在哪?”

    幻境一破,三人就用神识探察了这处蛇人巢穴,没发现蛇后的踪迹。蛇后是七阶妖兽不能不防范。

    蜃蛇道,“没有蛇后……”

    银蝰妖蛇的巢穴不是蜃蛇呆的那个,但也离得不远。

    蛇人灵智不高,只听主人的吩咐,在蛇人的眼里,蜃蛇是它们主人的样子,所以它们的主人实际是蜃蛇。

    真正的蛇人巢穴腥臭到林千蓝三人都暂时封闭了嗅觉,蛇枯草长在巢穴上方的石壁上,一共五株。

    腾二传音问,“老大,明明那个蛇后刚死不久,蜃蛇蛇后早死了,老大怎么不让我揭穿它?”

    腾二没有破妄眼,也没有屠傲追踪气味的天赋,可它能辨识出气息。它辨识出附近有两只七阶蛇人遗留的气息,除了蛇王,另一个气息应是来自蛇后。

    活的生灵遗留下来的气息跟死的不一样。

    带着死气的气息是蛇后留下的,因那只蛇王是死在大阵外的,遗留在这里的气息反而不带死气。

    这种带着死气的气息只能是从死了不久的生灵身上散发出来的。

    “不管它。反正蛇后死了不是,我们只管得好处。”

    腾二听懂老大的意思,得着好处不管蜃蛇撒谎的事,得不着好处再跟蜃蛇算帐。

    采了蛇枯草后,林千蓝三人找到蜃蛇所的路,出了阴暗的蛇人洞穴。

    蛇人的洞穴并不在地下,而是在山腹中,三人出来后看到了曾来过的庭院。

    这回三人看到的是全貌。

    三人并不是分别被传到了三个庭院,而是传到了庭院的不同地方,在蜃蛇构建的幻境下,他们各人看到的只是庭院的一部分。

    庭院依山而建,有好几处房舍。

    阮听夜指了下东面,“我被传送到了那处房舍外。”

    林千蓝也认出来了,她被传到了西面,而陆语山被传到了南面。

    真正的正房位于庭院中央。

    没费多少功夫破开了禁制,三人走了进去。

    蜃蛇自出生就呆在这里没有出去过,它无法凭空构建出一个房间的模样来,是依照真正的正房的房间变幻出来的,只某些细节变了变。

    最里面的墙壁上挂着一幅画像,是位坐着的女子,跟林千蓝在幻境里看到的一样。

    腾二绕着画像看了圈,“不是画像人,没有神念。”

    据蜃蛇,辛凝老祖的确是寿元耗尽殒落的,为免尸骨被人得了去炼制成尸魁,蜃蛇按她的吩咐让蛇王把她的尸骨放进了五行阵的火阵内烧化了。

    辛凝老祖在画像上留有一道神念,可现在没了。

    陆语山望了画像好一会,道,“应是自然消散了。”

    这是个较为合理的解释。辛凝老祖是一千多年前殒落的,一道神念能留存多久没有具体的记载,但一般认为超不过三百年。

    阮听夜自我调侃道,“难道是看我长得不如你们两人?为何你们幻境里遇到的都是辛凝老祖本人,而我遇到的是个男子?”

    三人起进来后的情形,林千蓝和陆语山遇到的画像人都是辛凝,而阮听夜遇到的画像人却是自称纪淮的男子。

    辛凝是这里的主人,纪淮是辛凝的一位友人,曾来过这里拜访辛凝,被蜃蛇记下了他的形象。

    为何这样安排,蜃蛇自己也不清,它只凭着本能做。

    他们若是没能看破幻境,去打开条案下的玉盒,一样会破了幻境。

    蜃蛇的目的就是让他们不知不觉中第二个幻境,把对方当成蛇后而自相残杀。

    陆语山笑道,“应是怕你看到辛凝老祖的样子,不忍心下手。”

    阮听夜不认,“我会下手更快。”

    两人笑着探察了整个房间,没有发现有不妥。

    画像下的条案上放着的不是玉盒,而是一枚储物戒。

    由不怕毒不怕夺舍的腾二打开了储物戒,把里面的东西全倒了出来。

    阮听夜赞道,“千蓝真人,你这个魂宠收的好!”

    腾二自己领了赞,“那是。”

    与他们期待的化神老祖的宝藏有些距离,没有一件灵宝级别的宝物,好东西也有,比如几块难得的矿石和五块不同属性的极品灵石。

    腾二眼尖,传音道,“老大,那件长枪法宝是用沉岩木炼制的,快快,别让他们捡走了!”

    沉岩木是生长在地下的一种灵木,只在开花时伸出地面几根枝蔓来,等开完花枝蔓就又缩回地下,很难发现其踪。

    更为难得的是,沉岩木是土属性灵木,有了沉岩木,再得了盘若木后林千蓝就聚齐了五行灵木,可进行百变的初步炼制了。

    林千蓝按捺住有兴奋的心,捡起那件长枪法宝,对二人道,“这件法宝我要了。”

    只是件中品灵器,二人点头。

    林千蓝也不会多嘴这件法宝是沉岩木炼制的,从容地收了起来。

    长枪的整个枪身都是用沉岩木炼制成的,很容易把沉岩木提炼出来。只这一样,林千蓝就觉着不虚此行。

    陆语山把他该得的那份东西往中央一堆,道,“听夜,千蓝真人,可否把这只蜃蛇让与我?”

    他把那件变化成两个手掌大的水钵法宝托在了手掌,困在里面的蜃蛇看着只有一尺多长。

    他从自己的储物戒里又拿出几样天材地宝来,“再加上这些,二位看够不够?”

    蜃蛇是九阶妖兽,还是只幼生期的,正好契约。

    而且这只蜃蛇的本事他们都领教过了,其价值难估。

    “老大……”有了被替代的危机感,腾二向林千蓝眨起了蠢萌眼。

    林千蓝传音再次声明,“就算是我一个人得了蜃蛇,也不会跟它契约的。”

    真不是安慰腾二,除了腾二,林千蓝对其他的蛇类妖兽都看不顺眼。

    不光是蛇类,论厉害,她有冥尘,论贴心,她有墨,论好用,她有腾二,再没想过契约另外的灵兽。

    林千蓝答了陆语山,“我有了灵兽了,无意契约蜃蛇。”

    阮听夜从陆语山拿出的天材地宝里捡了样,“这件东西我要了,蜃蛇归你。”这是答应了。

    陆语山也不气,拿出来的东西没再收回去,均分成两人,又把该分给司星碧的给了林千蓝代转,陆绍和陆语若两人他先收了起来。

    三人又在庭院内转了转,院内生长的灵药不多,最高才五阶,各自收了几样。

    陆语山契约了蜃蛇之后,出去变得简单,陆语山带路,没几下就出了大阵。

    蛇枯草交由了通晓炼丹术的阮听夜炼制解毒丹,各自回了临时洞府。

    当天夜间,陆语山悄悄出了临时洞府,返回到了大阵所在,没身到了大阵内。

    腾二回到浮音宫,问林千蓝,“老大,为什么不让我跟着陆语山?”

    林千蓝放下了手中的玉简,“跟他做什么?知道他有问题提防着点就行了,他又没惹着我们。他跟辛凝老祖做他们的交易,我们得我们的好处,两不相干。”

    再见到陆语山之后,腾二就发现了陆语山身上多了个神魂气息,并不是夺舍。

    腾二传音给她的时候,她让腾二不要理会,只静观其变。

    结合蜃蛇很配合陆语山的契约,陆语山身上的神魂气息是谁的,很明了,是辛凝老祖。

    蜃蛇构建幻像的目的是为了让辛凝老祖选择跟谁合作,比它所的是为了让他们自相残杀更为合理。

    林千蓝只当不知情,让蜃蛇发誓辛凝老祖的宝藏就是那个储物戒。

    誓言不可轻发,蜃蛇不敢谎。

    她只要当前能得到好处就行。

    至于陆语山以后会辛凝老祖那里得到什么好处,她并不羡慕。能成就化神,辛凝老祖不会是个大公无私的人,陆语山从她那里得好处,必定要付出代价,陆语山愿意付的代价,她不一定愿意。

    或许这是辛凝老祖在与她对话时得到的信息,才没选择与她合作。

    没选阮听夜合作应是一样的理由。

    若是辛凝老祖的神魂放弃了去冥界投胎转世,蛇后怎么死也有了答案,辛凝老祖寿元尽了之后,便附身在了蛇后的身上。

    林千蓝会这么想是因为这群蛇人最低的等阶是五阶,而蛇人从出生到进阶成五阶蛇人,至少要千年以上。

    千年内蛇后都没再生育新的后代。

    辛凝老祖附身在蛇后身上,怎么可能让蛇后再跟蛇王再生育后代?

    三天后,阮听夜炼制出了解毒灵丹,五株蛇枯草失败了一炉,炼制出了两炉共十六粒丹药。

    按规矩,他自己留下了六粒,剩下的十粒除了中毒的两人各一粒外,剩下的八粒林千蓝和陆语山各四粒。

    解毒丹谁也不嫌多,谁也不知道自己哪天会遇到什么样的毒。

    比如秦方仁,中毒后五脏六腑化尽而死,死的相当痛苦。

    林千蓝对他的死只觉着解气,她已迫不及待地想把噬毒珠用在害死娘亲的人身上了。

    原本是陆语若看护司星碧服下解毒丹,林千蓝把此事揽了下来。

    “司星碧,感觉怎样?”见司星碧服下解毒丹后不久吐出一口黑色的血来,情知是排出了蛇毒,林千蓝还是问了问。

    司星碧仔细查看了自己体内,喜道,“没有残留的毒素,毒解了。谢谢你,堂姐。”

    “谢我有些勉强。”林千蓝并不是特意去为她采蛇枯草的,总结起来,只能是恰逢其会,“你其实真正要谢的是听夜真人,是他炼制的解毒丹。”

    司星碧抱住了她的手臂,“阮听夜要谢,堂姐也要谢。堂姐,你不想叫我堂妹那就叫我碧好了,叫全名怪生分的。”

    林千蓝很少跟人这样亲近,不是太适应,但也没有当即抽开手臂。

    她想起了另一个碧。

    从朔轮秘境出来后不久,萧尧阡风曾回了琉瑛界一次,是谭家大少谭澄轩搬到了京城,另娶了一个妻子,但也没冷落了郑氏,跟一妻一妾生活得相敬如宾。

    而碧,跟着谭澄轩去了京城,嫁给了谭家管家之子后,成了谭家的管事娘子,生活得还算美满。

    关于碧还有个插曲。

    两人回去时带着能测试灵根的测灵盘,碧竟然是上好的水木双灵根的资质。

    碧在听萧尧了世上有仙人,她也能成为仙人后,震惊后还是选了留在谭家当她的管事娘子。·k·s·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