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一十八章 卖观战票的可行性
    “碧,有件事我要跟你清楚……”林千蓝了她在陆语山面前挑明立场的事。

    她不跟司星碧清其他三个当事人想必更不会。司星碧叫她一声堂姐,她有必要提醒司星碧,省得司星碧因她而被陆语若迁怒吃了暗亏。

    司星碧与陆语若自就认识,来往很多,可是好友,她以为司星碧出于面子也会为陆语若辩解几句,没想到司星碧听了后大笑,“堂姐做的好!陆语若这招以前都好使,总见别人吃她的亏,这回在堂姐这里不好使了,哈哈……”

    是有必要提醒,林千蓝对司星碧并不心怀歉意,“你心中有数就行。”

    “我早就心里有数。我跟陆语若能成为朋友,就是因为她不是个善茬。跟个太良善的人交朋友,不是看着她被人弄死,就是被她的良善连累死。

    陆语若有心机不过于狠毒,对朋友也有五六分的真心,跟她这样的人交朋友正好。”

    陆语若对司星碧不会过于狠毒,对她可不一定,林千蓝也是心中有数,用不着跟司星碧这些,分人而不同对待,是人之常情。

    “老大,她是在你不是个善茬。她现在总跟你套近乎,又只跟不是善茬的人做朋友,老大,她在骂你!我出去帮你揍她!”腾二在浮音宫里磨刀霍霍。

    腾二这脑子有时也转速正常嘛,林千蓝失笑回道,“腾二,碧的善茬跟你理解的善茬不是一个意思。她的不是善茬是不好对付,不是是个恶人。”

    “啊,是这个意思。那老大真不是个善茬。”又补充道,“我也不是个善茬。”

    这话经腾二口中一过,听着很是别扭,林千蓝不想再纠正腾二,心累。

    司星碧没事了,林千蓝有事,她要跟虎妖比试去。

    司星碧听了非要跟着去观战,林千蓝带着她去了,等到了约战的地方,已有两位观战者占据了大好的位置:阮听夜,陆绍。

    林千蓝在考虑售卖观战票的可行性。

    附近人修少,可妖修多啊,五阶灵草或等值的宝物一张票,她可以发一笔不大不的财……

    穆昶的凉亭法宝算什么,阮听夜弄出来一个更华丽的亭阁来,他正坐在里面一边喝着酒,一边跟陆绍着什么。

    司星碧跟阮听夜也是从认识的,叫着“十一哥,你怎么只叫我陆绍不叫我”,御着飞剑就到了亭阁边,跳下飞剑进去,坐到阮听夜旁边讨酒喝去了。

    嗯,还可以提供吃食灵酒,又是一笔进项。

    虎妖来了看到还是三位看客,比上次冷静多了,大吼几声震震场就不理会了。

    虎妖在这次的对战中没出什么新招,但狠劲一点没少,林千蓝没不怀疑虎妖一直惦念着吞了她的金丹。

    两人越打招式越熟,分出胜负的时间加长,从下午打到了月上枝头,林千蓝险胜。

    “给你!”林千蓝扔给虎妖一个酒囊,虎妖接着,打开闻了闻,再封好拿着纵进了密林。

    林千蓝没指望着虎妖跟她道谢,他没趁机给她一爪子,还是因为他没把握一爪成功抓出她的金丹来。

    等虎妖喜欢上喝她的灵酒了,她是不是能再问虎妖要些好处?

    再看亭阁那边,三人都还在,竟然还**地架上了烤肉!真是再忍也不可忍,林千蓝不顾打得有些力竭,加入了**的队伍。

    跟虎妖,跟蛇人,连着战了好几场生死战,林千蓝的体术到了进阶的边缘,只差一线便能进阶到第五层。

    化龙锻体诀第五层是什么概念?是她可以力战七阶妖兽!

    进阶到五层后,理论上她可以一拳打飞六阶的虎妖。

    有能力和真能做到是两个层次的东西,虎妖又不会站着不动任她打。

    每天元气的吸收不会少。

    再看紫气珠,里面那个紫色的棱形晶体大了一些,颜色还是明亮晶莹的紫,可她就是觉着多了点静幽感。

    手张开,掌心的雷蛇由蓝泛紫,原只是形容像条蛇,现在有向真蛇靠拢的趋势,有了首尾分别。

    她心念之下,首往前冲,尾在后轻摇使力。

    越高阶的法术,掐出来的生灵越具象化,她这雷蛇法术算是进阶了吧?

    再修炼了一会,林千蓝去了花园。

    出来站在浮音宫的台阶上,正看到芷音刚炼制好一块银曜石收好又要去拿原材料,一念到了芷音跟前叫住了她,“芷音,没那么急,不用不停地炼制,多休息休息。你不是喜欢到外面去吗?随时可以去。”

    芷音扔下了手里的石甲块,“我听主人的。”

    “走吧,跟我一起去采点花园里能种的花草水果种子。”

    夙血山脉里除了灵植外,也有不是灵植的普通植物,因不含灵气,妖兽妖虫没兴趣糟蹋,能活下来的生长的都很茂盛。

    少不了腾二,主仆三人实实在在地玩了一下午,遇到妖虫妖兽都是由腾二和芷音当玩一样解决的,林千蓝甚至都没动用灵力,只动用了玉铲和玉盒,挖灵草摘灵药采种子。

    等林千蓝晚上回去一查,灵力修为竟然很明显地精进了。

    师父从让她改为修炼《木源诀》时就过,修炼《木源诀》的关键是修心,她以为是普通意义上的修炼心境,却此时方悟出,师父所的修心不仅仅是修炼心境,还有与道心相合的意思。

    她的道心是自在自然,却随着修为的增长,特别是成就金丹之后,她很少不动用灵力做一些普通的事,更遑论跟刚进万药峰时一样亲手采灵药了。

    今天是误打误撞,让她悟出了《木源诀》的源字是源于道心,而不单是她之前理解的源于木灵气。

    陆语山等五人是来寻找修士洞府的,现在修士洞府找到了,收获虽没有期待中的大,但也有所收获。

    等司星碧和陆绍解了毒后,也到了跟虎妖约定离开的时间,陆语山提议回仙京城。

    司星碧要留下来去研究那个大阵,暂不回去,阮听夜只跟陆语山了声留下历练,结果只有陆家三人回去。

    不回仙京城的,包括林千蓝这个自己把自己绕进去,也住不成临时洞府的,都收拾妥当出了洞府。

    这一来,六个人算是聚齐在了山崖前,准备着各自去各自的去处。

    林千蓝出来时,外面已停了一艘灵舟,从灵舟的颜色为沉稳的铁木色上判断,是陆语山的。

    上回五人从她的太皓梭上下来后,乘的是艘银紫色的,法宝如其人,银紫色的应是阮听夜的。

    陆绍跟她拱手作别,该的私下都交流过了,只了些场面话。他的谛听兽聆尘还是的白团子,奶狗般地蹲在他的肩头。

    主人拱手,谛听兽也有样学样的对林千蓝拱手。

    陆绍散开手后,一只手伸到肩头摸了下谛听兽的头,跟林千蓝传音道,“聆尘你不要太相信虎妖。”

    林千蓝对谛听兽露出了笑容,传音给陆绍,“替我谢谢聆尘。”

    她对幼生期谛听兽这样软糯可爱,最重要是对她真心示好的兽,毫无抵抗力。

    好的再没有过契约其他灵兽的想法的呢……林千蓝觉着要是陆绍这会跟谛听兽解了约,她的想法会有动摇。

    林千蓝相信虎妖也有另一种相信,她相信虎妖在想办法憋着什么大招来对付她。

    陆绍跟聆尘交流了一会,传音给林千蓝,“它它只听到司星碧对你没恶意,没听到听夜真人的。”

    任何天赋都会有条件限制,谛听兽聆听心声的天赋能力也是,谛听兽施展聆听天赋,耗费的是它的心力。

    它并非每日每刻都能探听别人的心底,那样会让它心力交瘁给累死。

    而且修士有了防范后,谛听兽会无法全面接收到来自人的识海的波动,也就无法正确解读出波动的含义。

    再跟谛听兽道了谢,陆绍上了灵舟。

    腾二传音道,“老大,陆语山身上的神魂没了。”

    林千蓝看过去,正看到陆语山着向阮听夜屈臂伸出拳头,阮听夜笑着也伸出拳跟他对击了下,两人像是在做什么约定。

    林千蓝的修为不到,感觉不到神魂有还是没有,但看陆语山神采奕奕,想是跟辛凝老祖的交易完成了,收获不。

    林千蓝传音问,“他跟蜃蛇的契约还在吗?”

    “还在。”

    “陆语山是这次探险的赢家啊,契约一只蜃蛇就是个很大的机缘了。”林千蓝而已,没有羡慕的意思。

    腾二认为,这种因契约了蜃蛇的赢家还是陆语山当比较好,它家老大不需要。

    陆语若是最后一个从洞府里走出来的。

    她的脸色泛着暗色,跟司星碧站在一起,陆语若更像是中了毒刚解的。

    司星碧自中毒后就没有出来过,跟陆语若近十天没见,两人相互间寒喧几句道了别,司星碧去收自己布在临时洞府外的阵石去了,陆语若往灵舟走去。

    “老大!那个神魂气息跑到陆语若身上去了!”

    “是确定是同一个神魂?”

    “是同一个。”

    辛凝老祖放弃了陆语山,找上了陆语若?林千蓝暗忖。

    陆语山看到陆语若的脸色不大好,几步走过去,“语若,修炼出了问题了?”

    陆语若摇摇头,“修炼没出问题,只是在想通一些事。”她似是无意地往林千蓝那里扫了眼。

    哟,这是要安到她身上啊。林千蓝就见陆语山往她这个方向转了下眼。

    腾二怒冲冲地传音,“撒谎!明明是那个神魂太强大,寄居到她的识海里,她的神魂受了影响!老大,我们揭穿她吧!”

    狡黠入了林千蓝的眼底,“不,我们不做那好事。陆语山不愿付出辛凝老祖想要的代价,只与辛凝老祖达成了短期交易,也是对辛凝老祖的忌惮。

    是陆语若有胆识呢,还是她自信心强大,认为她能拿捏得住辛凝老祖?看她这样子,都被一个化神老祖的神魂进到识海里去了,陆语若是被辛凝老祖反拿捏住了。

    揭穿了,不就救了陆语若了?要是辛凝老祖跑了,我们还得招她记恨。我们干嘛做这等损己利人的好事。”

    “啊!”腾二听呆了,怎么什么事都要想这么麻烦……真不是谁都能当老大的,“我们就等着看,什么都不做?”

    “不,不,要做。你别话,我来。”林千蓝跟腾二传音完毕后,笑吟吟地走向了兄妹俩,“语山真人,令妹不会在想我的那些话吧?”

    林千蓝的话挑的太明,陆语山稍一转念就明白了,他这个妹妹又对他使了个心机,本没什么,可不该又当着千蓝真人的面。

    这位千蓝真人的做法……还真让他不适应,哪有什么事都挑明了的?

    林千蓝是跟陆语山话,答也该是陆语山答,陆语若先答了,“是在想千蓝真人之前的话,千蓝真人的对,那天是我唐突了,多谢千蓝真人的不计较。”

    有靠山有自信?这是林千蓝为陆语若没再用她的的苍蝇音找的原因。

    “你能想明白就行。其实,有些话该让听夜真人个清楚。”

    林千蓝问不远处的阮听夜,“你呢,听夜真人?”

    阮听夜听出林千蓝的用意,反问,“什么?”

    “我问,你答。听夜真人对语若仙子可有爱慕之意,有意与她结成道侣?或者……收为侍妾?”

    阮听夜面色不愉,“有件事千蓝真人大概没弄清,此事我已过多遍。陆家人怎么想怎么做是陆家的事,阮家人是不会再询问我道侣之事。”

    林千蓝没有被折了脸面的自觉,追问阮听夜道,“那是还是不是呢?”

    “没有与语若仙子结为道侣的想法,也不会收为侍妾。”

    陆语若发暗的脸色快成了死灰。

    一直盯着陆语若的腾二汇报,“老大,辛凝的神魂气息快收敛没了。”

    气息能自如收敛,辛凝老祖在陆语若的识海里占着绝对的上风,想取代陆语若是很容易的事。

    林千蓝扰了陆语若心境的目的也在此。·k·s·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