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一十九章 精神一亢奋
    ?(???f?6”??rs??z?|!>?e0?i?1?/.qb??x??n????rbv?????不蠢,敢跟一个化神期老祖的神魂谈条件,不会什么倚仗都没有,可从没出过大世家子弟的圈子、连出去历练都由她的哥哥看护着的陆语若,有个致命的缺陷——见识不够。\r

    她所凭借的倚仗,或许对付其他人足以,但对付一位成了精的化神老祖没那么足以,才会造成了现在的局面,辛凝的神魂在她的识海里跟她抢占主导权。\r

    辛凝老祖占上风的时刻,从陆语若的识海里泄露出一点宝华,没逃过有探宝天赋的腾二的神识,“我知道了,老大,是拘魂石!陆语若有一件用拘魂石炼制的灵宝!”\r

    灵宝级的法宝才能被收进识海。\r

    拘魂石,凡是靠近它的魂魄鬼物等都会被它禁锢在它周围,一旦被拘魂石禁锢住了,下场就是消散。\r

    怪不得陆语若敢跟辛凝老祖与虎谋皮,用拘魂石炼制的灵宝级法宝是能对付化神期的神魂。\r

    这样看来,不是陆语若的倚仗不够厉害,而是陆语若见识、经验不够,没能斗得过人老成精的辛凝老祖。\r

    没有她扰乱陆语若的心境,辛凝老祖占绝对上风是早晚的事,可林千蓝就是想多此一举,谁让陆语若对她耍心机?\r

    她还有所猜测,即:陆语若的目的不是让陆语山对她不喜,而是有着想让辛凝老祖注意到她。\r

    陆语若打的就是最好辛凝老祖看中林千蓝,从而她就脱离了辛凝老祖的魔爪了。\r

    林千蓝脑海里出现一个曾听到的女子声,“千蓝友,我知你的魂宠已探知我在哪。我不是要夺舍此女,而是要借她之手做些事,我们井水不犯河水如何?”\r

    是辛凝老祖。林千蓝回传道,“可以。我要封口费。别忘了,我还有幽冥阴火。”\r

    她身上有幽冥阴火的气息,借辛凝老祖个胆也不敢往她识海里跑。\r

    辛凝老祖传了一段信息到了她的脑海。\r

    “成交。对了,陆语若是否跟你商议,要助你夺我的识海?”\r

    辛凝老祖传来一声讥笑,“是如此。”\r

    林千蓝还以为自己是人之心,把陆语若想的恶毒了,或许陆语若是纯粹不想让陆语山与她交好才又当面对她使心机,却还是她心不够狠。\r

    还有补救的机会!\r

    “收了你的封口费,我免费送你一份大礼好了。”\r

    林千蓝回传了一份信息给了辛凝老祖。\r

    一会,辛凝老祖喜道,“真是份大礼!”\r

    林千蓝传给辛凝老祖的是一份隐匿神魂气息的秘术,是她从穆昶那里弄来的,原是给腾二的,随着实力的提升,不怕暴露腾二魂宠的身份,这份秘术一直没用得上。\r

    林千蓝与辛凝老祖暗中交流着,在他人眼里,林千蓝是笑吟吟地看着陆语若,陆语若面露悲凉,林千蓝太过咄咄逼人。\r

    陆语山拉过陆语若在身后,沉声道,“千蓝道友可如意了?”\r

    林千蓝收了笑,“嗯。语山道友别过。”\r

    陆语山看了看阮听夜,对两人点了下头,拉着陆语若瞬移进了灵舟。\r

    随即灵舟升空飞走。\r

    “真是位好哥哥!”林千蓝望着失去灵舟踪影的高空,叹道。\r

    她不喜陆语若,但对陆语山的观感还不错,陆语山也拎得清,没有帮陆语若对她出手或什么重话,自始至终都表现的很克制理智。\r

    若是陆语山不是好哥哥,便会对她用这样一种方式来折辱陆语若的言行产生怀疑,进而察觉到陆语若的不对劲。\r

    辛凝老祖察觉出她的用意了,才会跟她传音井水不犯河水。\r

    辛凝老祖已掌控了陆语若的识海,暴露不暴露,陆语若都落不到好了。但暴露了,辛凝老祖只祸害到陆语若,祸害不到陆家,陆家可是有不止一两个化神老祖。\r

    而陆语山只顾心疼他的妹妹,没能发现林千蓝的异样处。\r

    可这是在林千蓝没听到辛凝老祖的那声讥笑,以及“是如此”那句之前的想法。\r

    所以林千蓝反省自己心不够狠,她随即做了补救。\r

    穆昶出手,必是好货,她慷了穆昶之慨把那份秘术给了辛凝老祖,辛凝老祖只要想,陆家的化神老祖都不会察觉她在陆语若的识海。\r

    而陆语若不想死的话,不会主动出来。\r

    一回头,见阮听夜正看着她,面带他常挂在唇边的玩世不恭的笑意。\r

    暗中又得了好处的林千蓝,笑得带上了灿烂气质,“我想请听夜真人赏泉喝灵酒,怎么样?”\r

    \r

    深黑的暗河河底,林千蓝辨了下水流的方向,往左侧拐去。\r

    她口中含着避水珠,不用屏息便可在水里自如呼吸,而且她往哪里走前方水就自动分开,几乎感觉不到水里的阻力和水压,让她在水底也能如履平地。\r

    再行了一段,隐隐有光从前方透来。\r

    林千蓝知道她找对方向了,却没有放松警惕。\r

    刚才跟一只四阶的水生妖兽打了一场,仗着她的拳头大打赢了。\r

    水底是水生妖兽的主场,对水的操控对她这个陆生人修要强上许多,对付一只四阶的水生妖兽相当于她在陆地上对付一只五阶,甚至从某些方面来,比普通的五阶妖兽还要难缠。\r

    刚才就差点马失前蹄,被那只水生妖兽的细长胡须给偷袭成功。\r

    暗灰胡须细长如针,在水中潜行速度快而无声,在水底丰盈的水草掩映下,若不是她一直神识全开还不易发现,她可不想寄托于这种她叫不出名的巨型水獭样的妖兽没有毒。\r

    微弱的亮光越来越近,近了能看到亮光的轮廓是个半圆形。\r

    亮光是从一个有着半圆形入口的河底暗洞里散发出来的,半圆形的入口只有半米多高,她须横着游进去。\r

    做了一回美人鱼,顺着亮光游了十多米,来到了另一段暗河河底。\r

    “主人,好好看!我想要一枝!”苦力芷音听林千蓝的,没再不停地炼制银曜石,此时坐在浮音宫门前的台阶上,拍手叫着好。\r

    “给你五枝。”\r

    “谢谢主人!”\r

    不跟芷音唱反调就不是腾二,“切!哪里好看了?就会在老大跟前卖乖!”\r

    好好的心情被腾二破坏,气得芷音对腾二举了举拳头。\r

    腾二为的就是不让芷音心情好,尾巴一扭留给芷音个背影。\r

    林千蓝没看到两只短促而常态化的对话,也正因她没往两只这里看,两只才会呛声。\r

    林千蓝的注意力被亮光的来源吸引去了。\r

    让芷音好看的是长在河底的一株妖木。\r

    这株妖木五米多高,主干跟定海针一样笔直,从妖木的根部起,长了许多侧向生长的枝条,枝条的生长的角度一致,不管从哪个方向看,整株妖木都如一根孔雀的长翎。\r

    引领林千蓝过来的亮光就是从这株妖木上散发出来的。\r

    每条侧生的枝条上都发出淡蓝色的亮光,在枝条的顶部会有一个稍亮些的光晕,在深黑的河底背景下,如绽放着的烟花被定了格,美感十足。\r

    淡蓝色的光芒不是很亮,照耀的地方却不。\r

    这株妖木便是辛凝老祖送给她的封口费,七阶的水属性妖木——浚羽木。\r

    辛凝老祖在这一带隐居,知道许多隐秘的宝物,这株浚羽木是其中一样,辛凝老祖给的信息中当年浚羽木还不成材她才没采走。\r

    “哗棱!”一个物体进入到了浚羽木光照的范围内,泛着半圈黄光环飞快地向她推进,速度太快,在水底都搅出了声响。\r

    因是在水里,林千蓝眼里的半圈黄光环跳帧般几下就来到了近前,跟她神识下看到的一个,黄光环不是个光环,而是一只长着大嘴的金背妖鲤,那圈黄光环是从正面看到的它的金背!\r

    五阶水生妖兽!\r

    浚羽木的守护妖兽原是金背妖鲤。\r

    金背妖鲤的头占了它整个身子的一半,大口可竖着吞进林千蓝还不带碰上下颌的。\r

    林千蓝哪能等它近身,白色剑光斩到了金背妖鲤的背上,阻了它一息,同时掐出三道水墙罗列在金背妖鲤的前路。\r

    金背妖鲤没看上林千蓝掐出的水墙,一头撞过去,第一道水墙散去,第二道也只阻了它一息,到了第三道水墙前,金背妖鲤一头撞去,还没靠近时,水墙自己散了,数以千计的浅绿色藤条朝着金背妖鲤缠去。\r

    金背妖鲤一惊,忙往后退,无数个金光团从它的背部升起,组成了一道金光幕挡下了浅绿藤条。\r

    金背妖鲤金灿灿的背部暗淡下来,那些个金光团是它背部的金色鳞片!\r

    阻下浅绿藤条后,组成了金光幕的鳞片散开来,一片片金色鳞片就是一把圆形的利刃,朝着浅绿藤条割去!\r

    金色鳞片阻住了浅绿藤条,也可以浅绿藤条拖住了金色鳞片,不让金背妖鲤收回。\r

    林千蓝瞬移到了金背妖鲤的身侧,一拳打过去,水的阻力没能减弱多少力道,金背妖鲤反应快,一摆尾躲开了要害,拳力击在了它的尾端,金背妖鲤吃疼地跳跃了下。\r

    金背妖鲤的武器就是它的可脱离身躯攻击对手的鳞片,再有就是它坚硬的头骨。\r

    鳞片被藤条拖住,金背妖鲤只召回一部分,也是起怒,坚硬的头颅朝着林千蓝撞去,跟林千蓝战在了一处。\r

    金背妖鲤是五阶妖兽,灵智在线,知道对手是个人修,充分利用了自己的主场优势,想以在水中比人修快得多的速度来取胜。\r

    它的每个动作都快到可用前进跳帧画面来形容,召回的鳞片不时地从各方向偷袭人修。\r

    金背妖鲤远超她估计的速度让林千蓝忙于应付了一阵子,可这阵子她的肉博战的经验正足,很快找出了应对方法——以力破速,以不变应万变。\r

    林千蓝不再多做移动,偷袭的鳞片操控着浅绿色的藤条来防范,她只等着金背妖鲤撞来再出拳。\r

    金背妖鲤吃了几次亏后,看出了林千蓝的战术,不再用头撞,而是一边游动,一边大口一张吸吐起河水来,与此同时,红尾配合着大口的吸吐,急速上下有规律地摆动。\r

    只见周遭的水急速湍动,水中压力骤升,若之前是一倍的压力,此时就是四倍、六倍……还在不断地攀升中,势要把林千蓝给挤压成片!\r

    这是金背妖鲤的技能,加倍周围的水中重压!\r

    周遭的水变得粘稠,林千蓝的行动受到了影响,她依然没有改变战术,顶着越来越重的压力跟金背妖鲤进行肉博。\r

    林千蓝此时心里反而是喜的,她的体术总是差一点不能进阶。跟虎妖打,两人的招式太熟,体术的增长已变得不明显了,没想到意外地遇到一只金背妖鲤。\r

    体术的进阶是需要锤炼的,就如鸠丰城的体修在进阶前都会去炎漠用火煞炼体一样。\r

    法修有走捷径进阶的方式,服用灵丹、接受传承都能让修为进阶,有的甚至越级进阶,而体修没有任何捷径可走,就是要实打实地锤炼身体。\r

    她正愁这里没有一个炎漠般炼体的环境,金背妖鲤就给她制造了一个。\r

    重压之下更易逼出身体的潜能!\r

    所以她没让腾二和芷音出来帮忙。\r

    整个暗河河水都震荡起来,在林千蓝与金背妖鲤对战的河段,暗河四周的河床也震动不止。\r

    金背妖鲤无法做到一心二用,使了重压的手段,再不能用鳞片袭击林千蓝,给了林千蓝适应重压的时间。\r

    河中枉死的妖兽鱼虾不知多少,直打得好长一段河床上找不到一株活的水草!\r

    “嘭!”林千蓝这拳的拳力结实地打在了金背妖鲤的侧腹,金背妖鲤被拳力掀翻,侧腹处掉了好几个鳞片,疼痛让它中断了对周遭水压的控制,这稍一松懈,重压顿时消于无踪。\r

    五阶了!\r

    林千蓝的精神猛一亢奋,便要速战速决。\r

    浅绿色藤条陡然变长,变多,从四面八方围向金背妖鲤,金背妖鲤这会准备放弃浚羽木逃了,可晚了一步,浅绿藤条代替了周围的水草,让他寸步难行。\r

    林千蓝唤出了断魔刃,趁金背妖鲤不备,飞进它的大口中。\r

    金背妖鲤哪还有活路?被林千蓝的断魔刃从它的体内斩杀。\r

    收取了金背妖鲤,林千蓝感觉不是太妙,她精神的亢奋劲一直没往下落,喊出了芷音,“芷音,你来收取浚羽木。”\r

    自己进了浮音宫·k·s·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