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二十一章 春天来了
    长长的银色头发飘散在碧色潭水里,如同晕染得当的银色墨彩,衬得他白瓷的肌肤更为白皙,唇若点樱,眉如长柳。

    勾勒出他修长身姿的白色长袍衣摆上缀满了白羽,那些白羽在水里依然是飘逸的形态,在水里轻轻浮动,如在风中轻舞。

    男子并非沉入水中,浮在水中央,却又悬着不动。

    林千蓝原没完全消下去的精神亢奋劲“腾”地一下起来了,而且比之前更加亢奋,双眼直瞪着潭水里的男子。

    真是个妖家美人啊!天生银色的头发无疑是个妖修。

    想摸摸他的毛……

    林千蓝的行动比思想快,一闪到了旁边的水潭内,站在美人的身边,伸手摸到了他的银色长发。

    从指尖传来的丝滑感,让林千蓝倍感舒服,这种舒服劲直劲心头。

    是个睡美人?林千蓝的手摸上了男子的脸颊,软的,弹性十足,是个活的睡美人。

    指尖触在男子柔滑的肌肤上,林千蓝的精神亢奋劲平静了些,却又起了种说不来的感觉。

    离得近了,看这个妖家美人看得更真切,肤若凝脂说的就是这样的,细嫩细嫩的。

    好想咬他一口啊!

    然后林千蓝咬了,在他细嫩的脸颊上咬了个浅浅的牙印。

    可口!

    腾二围观了林千蓝咬人的整个过程,想起老大说她饿了的事,问道,“老大,你想吃了他?没烤怎么吃?”

    腾二一开口,林千蓝头脑猛得一激灵,从牙缝里吐出两个字,“生,吃。”

    见自己的手还抬着男子的下颌,林千蓝倏地收回来,收回到了半道顿住,又舍不得似的,再摸起了男子的银色长发。

    腾二往后一撤身子,瞪大着眼问,“老大,你不说人修从不吃生肉吗?你怎么跟妖修学了?”

    林千蓝深呼一口气,神色不定,“我哪里是跟妖修学,我是要变成妖修了……”

    “老大!”腾二有点害怕,再往后飘了飘,这会的老大有点可怕,虽然不知道具体哪点可怕,“老,老大,你是人修,怎么能变成妖修……”

    “我不是修炼了龙族功法了吗,变成个龙不行吗。”

    腾二听出老大不高兴,还是很不高兴“老大……”

    林千蓝又深呼一口气,看着水中的男子道,“腾二,他是什么妖兽?他这会是怎么了,一动不动?”

    她这算做了回流氓,轻薄了回美人,可这美人一动不动地任她轻薄,一看就不是处于正常睡眠状态下。

    这个问题腾二能答,“哦哦,他是只孔雀妖。他不动是正在进阶,哦哦,是他的羽毛要进阶。”

    妖修用羽毛兽毛变幻出来的衣服,都爱跟他原来的皮毛颜色相近,林千蓝从上到下看了看男子银色的长发,白色的衣袍,以及衣袍上面缀着的白羽,“是只白孔雀。他多久才能进阶成功?”

    “这个……老大,妖修的进阶有的一天,有的几年,总是不定。”

    “总该知道他是什么样的进阶吧?”

    “孔雀一族的天赋技能是五色神光,尾羽进阶一次就能多一道神光,他在进阶第二道。啊,我想起来了,孔雀尾羽进阶至少要三个月,老大,你看,他羽毛上的光第二种颜色还没聚起来,是刚开始进阶样子。”

    林千蓝的眼皮垂了垂。

    见老大的手还在摸着白孔雀的毛,“老大,你真要生吃了他……”

    “生吃什么生吃!没调料不好吃!”林千蓝忽地站了起来,迈出了水潭,“我们走!”

    “哦。”腾二跟上。

    这里是处幽静的山谷,形如鱼尾,可林千蓝却是觉着像是男子散开的银发形状。

    她这是要疯魔了……林千蓝的亢奋劲又往上冒,还越冒越多,让她心发紧,有**不及的感觉。

    腾二发觉,“老大,你真吃了那只孔雀就吃吧,我帮老大拔毛。”

    “拔什么毛!找出口去!”腾二乱搅和的话,让林千蓝心绪更为烦乱,可也分散了她的注意力,亢奋劲没再往上多冒。

    鱼尾的末端,或者说银发的发端部分的地势要低些,另一头地势要高些,高些的地方建有一个白色的建筑,说不好该称为超大亭阁还是该称为无墙的宫殿。

    建造这座建筑用的不是玉石,而是一种白色的灵竹。

    白竹殿建的并不精美,但胜在与周围环境相契合,给人以和谐的美感。

    那五个碧色水潭就在白竹殿的下方,与白竹殿相得益彰,让林千蓝不由得多看了几眼。

    山谷有禁制,林千蓝放开神识正要寻找山谷的出口,又听到腾二在她后面问道,“老大,你不吃他,也不杀他?万一他以后追杀你怎么办?”

    林千蓝顾不上找出口了,问腾二,“你在说什么?妖修在进阶状态下对外界有感知?”

    “啊,是啊,老大你不知道?也不全是,有的妖兽进入长进间的休眠状态,就不太记得清外界的事了,这种进阶的,一般都记得。”

    林千蓝捂了会脸,然后问道,“他是几阶的妖修?”

    “七阶啊。”

    她真会挑下手的对象,平生就流氓这一回,还流氓到一只七阶妖兽身上……

    得罪了七阶的妖修,要么逃得远远的,要么,趁着他这会正在进阶,杀了他!

    林千蓝转身往回走,“我们不走了。”

    “啊?”腾二已完全摸不清老大的想法了,但紧跟着老大没错。

    等回到那个水潭边,只见清碧的水中飘出一抹红色来。

    “老大,他怎么吐血了?”

    怎么吐血了?还不是被她轻薄了一番给气的。林千蓝蹲在水潭边,伸手抓住了男子的一只手腕,探了下,气息尚算平稳,经脉没什么灵力乱窜的现象。

    放了心,放下了他的手腕,虽然还是不太舍得。

    男子的气息平稳,她的可不稳,林千蓝又捂了下脸,把心里那股扑腾扑腾想当禽兽的劲给压了下去,没离开,从蹲变成了盘坐,坐在了潭水边,离水中男子有一臂之遥。

    一抬头望见腾二没跟以前一样老在眼前飘着,而是离她有八丈远,脸一黑,“腾二,过来。”

    腾二小步腾挪般地蹭了过来,俩眼珠转了转,“老大,什么事?先说好,他吐血不是我干的,老大不让杀的我不会杀。”

    是她干的。“少乱扯。腾二,他进阶没失败吧?”林千蓝只看出他没什么大碍,但妖修进阶方面的事,还是腾二比较懂。

    原来老大不是怀疑是它,腾二倏地飘到了男子上方,又察看了一回,“老大,他没失败,他在进阶呢。要是失败了他这会就该醒了,噢,也可能会死了。”

    妖兽的进阶强行中止,不管是被外力中止还是自己中止,都会给妖兽带来不可逆转的损伤。

    这是水中的白孔雀妖修没有自行中止进阶的原因,不到真有性命之虞的时刻不会选择中止进阶。

    是没感觉到她跟腾二的杀意?

    她是舍不得杀,尽管这个舍不得不是她想要的。

    林千蓝再深呼吸,平息下一直不落地亢奋,问腾二,“化龙锻体诀进阶到了第五层,修炼的人会有什么变化?”

    腾二看林千蓝问的严肃,它不敢乱答,努力搜索着当年它吞下的半龙人留下的记忆。

    因为化龙锻体诀是功法传承,记忆是整个团在一起的,它才记得齐全,可半龙人的其他记忆都是分散的,它吞它的神魂的时候,没刻意地留下,半龙人剩下的记忆很少。

    找着了!“老大,说是到了修炼到了第五层,有的人会在体内形成龙息。老大没有龙族血脉,不会生成龙息的。”

    “龙息……”林千蓝闪了个念,“腾二,龙族是出生就有龙息,还是成年?”

    “龙族成年才能形成龙息。”

    林千蓝此时无可奈何,“龙族成年了,才能生小龙是吧。”

    “啊,是啊,啊,不对,龙族是生蛋,龙族最爱生蛋了,跟谁都生,生的龙什么颜色的都有,金龙、白龙,红龙,还什么样子的都有,跟鲲生成蛟龙,跟——”

    “停!”林千蓝脑仁霍霍,“腾二,我没有龙族血脉不能生成龙息,有没有可能有别的影响?比如说跟龙族一样成年了?”

    腾二又回忆了一会,“老大说对了。妖修的功法都是以生长期分级的,化龙锻体诀也是,第一层是幼生期的功法,二三四层是成长期,修炼到五层就代表成年了,那个半龙人就修炼到第五层后才成年的。”

    她这是功法性的成年了?还不幸继承了龙族成年的特性?

    龙性本**……

    林千蓝的无可奈何加上脑仁霍霍等于生无可恋。

    在她看到水潭里的银发男子而精神一下子变成亢奋、摸到男子的银发而产生了一种想咬他的一口的想法,到她真的就咬了男子的脸一口后,亢奋劲消停了下来,却又出生了想贴进男子的念头,林千蓝大悟了。

    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的她,意识到了她这种精神上的亢奋不是别的东西,而是情||欲。

    换句话说,她被发情了。

    她曾对青梧真人动过心,可那种动心是一种很甜蜜美好的感觉,心里暖洋洋的,麻麻酥酥,全身都犯软。

    可现在这种是亢奋,让她有种想对银发男子上下其手做些什么的冲动,没有什么甜蜜美好的感觉,就是一种冲动。

    她以前没经历过,才会直到这会方大悟。

    原来这就是原始的情||欲,不怎么美好,还给她布下了一个诱惑——顺从这种冲动会让她有比心动更不赖的体验。

    她要是顺从了,就真成了妖兽了,嗯,禽兽了。

    她的脑海里回荡起在异世时听到的一句有关动物节目的解解词,一个低沉的男声道,“春天到了,又到了动物交配的季节……”

    她进阶到了第五层后,被迫进入了春天的季节……

    那她的春天什么时候会过去呢?

    在她咬了男子一口后,虽然起了想更贴近男子的念头,但她心里的亢奋劲却是平息了不少。

    那种贴近的念头是可控的,她没有去做。而自进阶后精神就一直亢奋的劲却是不可控的,她当时什么都没想,上去就咬了一口。

    为什么想咬一口而不是别的,比如说亲吻之类,她不清楚,可能是最近可口这个词说的太频繁,觉着男子可口就咬了。

    幸好下口轻,没咬下一块肉来。

    再回想之前是有预兆的,比如一见到阮听夜就产生了出了想调戏他的想法,还给自己找了个理由,说是他像大师兄,不敢调戏大师兄,就想着调戏一直同一种调调的阮听夜过过瘾。

    她也只在脑子里过过,没真行调戏之举。

    那会她的化龙锻体诀离进阶到第五层只差一线,嗯,这是离她功法性的成年只差一线,提前带了点成年特质出来。

    再回想上回她邀请阮听夜一起赏泉喝灵酒的事同,林千蓝再添苦恼,阮听夜不会误会她喜欢他吧?

    那天她表现的有些过于热情了,虽没说什么出格的说,做什么出格的事,但主动邀请阮听夜一起赏什么泉,本身就是过于热情的表现。

    她是不由得想靠近阮听夜,然后去做了,还以为是凭本心,却不料这个本心出了差错。

    这会,她只能说还好不是进阶五层后邀请的。

    功法是腾二给她的,她不会怪腾二,也不怪腾二没跟她说清修炼这个功法带来的所有可能出现的后果,选择权在她,她选择了修炼这个功法,她自己对自己负责。

    但有一个人要怪一怪,穆昶!他用帮她修改化龙锻体诀为其中一个条件,换来住进她的魂玉空间的权利。

    她对妖修功法一无所知,腾二又是个脑子总不在线的,穆昶又是条蛟龙,她就不信穆昶不清楚化龙锻体诀修炼到第五层,有可能出现这种状况!

    穆昶边化龙的口诀都帮她删减了,别说招致这种后果的部分无法删减,真没办法删减也该告诉她一声,可她前段时间还跟他讨论过修炼的事,穆昶一句都没提往这方面提。

    想要冥尘帮他拿回内丹?呵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