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二十二章 霸住此妖
    神殒之渊。地下。

    正沿着一条通道往地下暗河走的穆昶突然脊背一凉,脊背的凉感太清晰,他不得不重视,停下来想了好一会,他疏忽了什么事,让他产生了不好的念头。

    是小虚境那里出问题了?

    还是蚩祖空间里的那只玄龟发现他进到神殒之渊里了?要是这事,他得赶快点了,谁知那只玄龟会不会为了抢他手上的龙族信物而出了蚩祖空间?

    穆昶不再慢慢走了,而是瞬移到了他想去了地方。

    黑水河边,冥尘盘坐在地上,闭目养着神。

    穆昶到了离黑水河九百九十米外不敢往前走了,说道,“冥道友,我是替林千蓝给你带话的。”

    冥尘半抬了下眼皮,“说。”

    “她说她要留在苍穹九洲那边多呆几年。”

    “嗯。”冥尘又闭上了眼。

    “她说让冥道友……”穆昶说着说着想起了林千蓝的化龙锻体诀要进阶的事,真要是进了阶,她再受了功法的影响,生出了龙息,嘿嘿!

    他的脊背再一凉。嘶!

    林千蓝不会那么寸,不是生出了龙息,是激化出了龙族成年的发情期了吧?

    她没有龙族血脉,激化出的发情期时间也不会太长,找个人双修就过去了,她都结丹了,双修对她又没什么影响。

    嘶!她不会再那么寸,在荒山野岭里发情了吧,然后随便找了个什么人……

    他的内丹要不保!

    林千蓝让她带话,说让冥尘去找她的话不能说了,他先拿回内丹,穆昶露出和蔼的笑容,“冥道友,我想跟你做一笔交易怎么样?”

    ※※※※

    “腾二,你去四处察看察看。”

    “我这就去。”腾二乐意做这种事。

    打发走了腾二,林千蓝俯看着水里的男子,说道,“我知道你能听到。你听到腾二的话了,我修炼了龙族后裔的一种功法,那种功法进阶到第五层就会被激化出龙族的成年特征,嗯,会跟龙族一样,进入成年发情期。”

    发情期几个字林千蓝说得想撞墙,可又不能不明说,“你现在清楚了,刚才对你做的事不是我故意的,而是当时我不知道功法还有这个缺陷。”

    水里男子气息已回落到她刚从暗河底钻出来的状态,让人不易察觉。

    “不过……”林千蓝又道,“我也发现了,跟你在一起时,那种亢奋劲,嗯,成年发情,就会平息下来。一事不烦二主,我需要跟你在一起渡过这段特殊时期,我暂时住你这里了。我保证不会再咬你。”

    但不保证不会摸你毛……林千蓝发现只有跟男子接触到,她的亢奋劲才往下落。比如现在,她离男子这么近,可亢奋的劲一直在往上窜,冲得她脑子一阵阵的热浪滚滚。

    没有对比,她不知道是只有跟这个男子接触到才会平息这股劲,还是说是个男子都行?

    她本是想出去试试的,或许明天这个劲就自己没了,可腾二话让她改了主意。

    腾二担心的不无道理,男子这会都怒气攻心得吐血了,等他进阶后醒来,一定会满世界地追杀她。

    她倒是可以走得远远的。

    可万一只有跟这个男子接触到她才能平息这股亢奋劲,而且许多天都不自己平息呢?那她还怎么找回来这里?就算找得回来,这个男子会愿意让她摸么……

    杀了他么,同理,万一只有他才能平息她的亢奋呢?

    再说,对一个让她‘一见发情’的人,她还真杀不下去。

    明知是个妖修她也杀不下去。

    妖修也分种族,要是个蛇人那样的,她绝对会下得了杀手。不过,要是个蛇人,她也不会‘一见发情’。

    还是,得看脸。

    既然要靠他度过这段时期,那她就先下手了,霸住此妖。

    腾二说是他刚开始进阶,可他要是提前进阶完成了呢?

    “为了我的安全着想,只能先委屈你了。我可以发誓,我不会伤害你,也不会强行跟你签订契约,等我度过这段时期,会马上离开。”

    林千蓝起了誓后,手微动,一根细小的冰针在男子的手腕上刺了下,“是丁君雾花的花毒,我离开之前会帮你解了。”

    她进阶到金丹之后,素镯里放置金丹期丹药的架子上的禁制打开了,除了修炼用的丹药外,还有好几个各有用途的玉瓶,有两瓶都是毒||药。

    其中一瓶里装的是涂有丁君雾花的毒素的冰针,毒素一入体,会迅速进入修士的金丹、元婴、或妖兽的妖丹内。

    丁君雾花的毒很少见,因炼制人不同而解药不同,冰针上的丁君雾花花毒是她的娘亲亲手炼制的,解药也是,除了她手里的解药,银发男子不可能再得到解药。

    她还担心这只孔雀妖见她给他下了毒,会气得当场中止进阶,跟她来个生死斗,看男子气息都没多起伏,她担心的多余了。

    又拿出一个玉瓶来,往潭水里倒了五滴的松针精萃,想了想,又再往里倒了五滴,说道,“我也不白让你帮忙,呐,十滴万年松针精萃给你。”

    松针精萃不止有延寿的功效,还能平和心境和体内的灵力,也能愈合内伤,银发男子因她而气血上冲,不是很严重,但体内多少有点损伤。

    自觉处理的妥当,林千蓝又伸出手到潭水里,摸起他的银色长发来。

    再一次证明,跟男子的亲密接触会让她的亢奋劲平息。

    其实她心里渴望的更多,想摸他的脸,想再咬他一口,想对他做些不可描述的事,但她都控制住了,给自己定下底线是摸头发。

    她恍了下神,回神后,滑腻的触感让她指尖传来一下麻意,再一看,手已经放在了男子的下巴上。

    偶尔摸一下脸。

    ——不行,底线不能破,不然会不一破再破。

    ——她已经摸过脸了,再摸也没什么吧?再拉低一下底线?

    “老大,我找到出口了。”

    林千蓝在为破不破底线的事挣扎时,腾二的传音让她抛开了挣扎,“我就来。”

    站在白竹殿的上方,林千蓝再看山谷,形似一只孔雀,她站的地方是孔雀的喉颈处,山谷的出入口就设在这里。

    虎妖洞府的大阵是天然的,这里的大阵是天然加人为。

    从里面打开大阵比从外面打开容易的多。

    是个中级阵法,林千蓝打开后,又加了些阵石进去,让大阵升级成了一个高级的复合阵。

    阵石是现刻画的,林千蓝手下忙着,叫芷音帮忙,“芷音,把那四块银曜石拿来。”

    芷音听到抱着四块银曜石出了浮音宫,“主人,是这四块吗?”

    林千蓝停下,看了眼,“对。”看到芷音,有了个想法,“芷音,这些天你都呆在外面边吧,跟着我,在我不修炼时,最好寸步不离。”

    她这倒霉的发情期刚开始,谁知道以后亢奋劲会加重不会?要是加重到跟中了媚||毒一样,她控制不了自己的底线怎么办?

    芷音一副小孩子的模样,有她在跟前立着,会让她守住底线。

    她只要没失去理智,不会当着小孩子的面跟银发男子做亲密接触的事。

    底线,还是只摸头发。

    “我记着了。主人不要太担心,龙族的发情期是很长很长,可主人没有龙族血脉,只是修炼的功法激发的,不会很长的。”

    林千蓝没想瞒着芷音,芷音听到她在潭水池边说的话了。

    至于腾二,被她打发走了,倒是老实,没听她在池边跟银发男子说的话,到现在都没反应过来。

    她不是故意想隐瞒腾二,而是腾二在眼前飘着,她不大好说出发情期这个字眼。

    芷音的安慰没起多少作用,林千蓝心凉了半截,“很长很长是多少?”

    “几年几十年都有,有的会上百年。”

    林千蓝手一抖,废了一块阵石,“我会多久?”

    芷音皱了脸,“我不知道了,我猜着不会超过一年。”

    林千蓝再拿出一块阵石,看样子她要打持久战,这大阵还是掌控在自己手里吧,等孔雀妖醒了,要跟她打起来,她这个理亏的好跑路。

    忙了两天重新布好了大阵,又到了跟虎妖约战的日子。

    她的化龙锻体诀意外进了阶,跟虎妖再打不起什么作用了,可她必须得去应约,她本命法宝的初步炼制只差盘若木了。

    出一大阵,再回头看,身后是一个山势平缓的山峰,不远处是一片形似如意的湖泊。

    林千蓝出来过一回,认出了这个湖泊就是辛凝给她的暗河的另一个出入口,她也下去看了看,是能通往暗河。

    她从暗河底进到了孔雀妖的地盘里,真就是误入的。

    她又想起一事,“腾二,孔雀妖是你说的又找到另两个妖修中的一个?”

    “是孔雀妖。还有一个不是蛇人,是个狼妖。老大,狼妖也是七阶的,你要找狼妖打架吗?”

    再找上狼妖?这是要把附近的妖修都一网霍霍尽,“不打了,打够了。等拿到盘若木我就该炼制本命法宝了,哪有时间打架。”

    孔雀妖住的地方离虎妖真正的洞府不是很远,离虎妖弃了的另一窟更近,林千蓝御着太皓梭半个时辰就赶到了。

    远远就看到了那间豪华亭阁。

    观战的比她这个参战的来的还早。

    司星碧跑出来迎了她,“堂姐,你去哪里了?不是说一起研究大阵的吗?”

    辛凝老祖布的大阵是个复合大阵,破阵比布阵相对容易,林千蓝破了阵不代表她就能原样布出来一个。

    她对最后一块石板上连接了好几个传送地点的传送阵很感兴趣,说过要跟司星碧一起研究大阵的话。

    是她食言,林千蓝歉意道,“有事拖住了,没能赶回来。”

    司星碧也是时常出来历练,深知出来历练总有意外出现的情况发生,“我想着也是。”

    兴奋道,“那个大阵布置的很精妙,特别是五行阵里的土阵,我差点没被沼泽给埋了,哪里想到阵法里是真的沼泽,有只真的沼鳄,我还以为是假的。”

    虚虚实实,是辛凝老祖布的阵法的特点。

    林千蓝也赞道,“我当时破火阵时也被一群真的火萤攻击了。”

    “我就说我留下来研究大阵的决定没错。不过幸好有你跟十一哥在,不然我一个人是没办法留在这里的,昨天遇到了一大群五阶的抱月蛾,是十一哥帮忙我才脱身。”

    抱月蛾是大种群妖兽,成年抱月蛾一尺多长,翅膀上的粉末有剧毒,还可随风飘散,对付抱月蛾最好的方式是先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不让粉末沾身。

    除此之外,抱月蛾是五阶的妖兽,会使用几种风属性的法术,还都是群攻,风中夹杂着翅上剧毒的粉末,是种棘手的妖兽。

    林千蓝看向阮听夜,阮听夜对她笑了笑,林千蓝却是精神一亢奋。

    她赶紧移开眼。

    这下遭了!不是只对孔雀妖一人,面对着阮听夜也精神亢奋。

    龙族这惹人骂的本性!

    她当初还不如选狐族的功法呢,狐族的功法是让别人亢奋,是坑其他人。龙族这是让自己亢奋,坑自己。

    她一会不会见到虎妖也会亢奋吧!

    那她还打什么打?不如去死一死好了。

    司星碧进了亭阁,看林千蓝没进来,问道,“堂姐,怎么不进来?离约定的时间不是还有一刻钟吗?先进来喝杯灵酒,这可是我从四堂哥那里得来的。”四堂哥指的是司星澜。

    她精神已然是亢奋了,再喝酒助助力,那她不如现在就自裁。林千蓝挤出点笑,“不了,我后来跟虎妖约的提前了,我去应战,一会再跟你们聊。”

    阮听夜像有所察觉,笑道,“看来是千蓝真人不想见到我。”末了,还对林千蓝挑了下眼。

    前几天怎么没感觉阮听夜的声音好听?林千蓝沉了沉气,“听夜真人真会开玩笑。”

    司星碧也是个机灵的,看到了林千蓝脸上有不正常的两抹红意,刚坐下又站起走过来,“堂姐,你中毒了?”

    她这难以启口的秘密要曝光!林千蓝保护着微笑,“没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