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二十三章 让我摸摸你的头发
    她得找个理由,“是修炼出了点差子,不是大问题。等会比试完了,我去找个地方闭关,就不跟你一起研究大阵了。”

    听是修炼出的问题,司星碧忙问,“真不是大问题?堂姐要不要回仙京城闭关?大阵什么时候研究都行,我陪堂姐乘十一哥的灵舟回去。”

    阮听夜在阮家的嫡系中排名十一,司星碧跟阮听夜从小关系就不错,称他为十一哥。

    又回头问阮听夜,“抱歉十一哥,我忘了先问问你了,十一哥,我们能乘你的灵舟回去吗?”

    司星碧是没有灵舟的,因为灵舟只能由金丹以上的修士用神识操控,灵识是承受不了操控灵舟的强度的。

    “我没问题。”阮听夜看的是林千蓝,“千蓝真人?”

    仙京城内雄性激素暴满,她再忍不住扑倒几个……林千蓝哪能回?她看的却是司星碧,“不用了小碧,只是个小差子,闭个几天关就行了,不用回仙京城。我的灵兽小墨出去历练还没回来,我也不能放它一个在这里。”

    她没敢靠近阮听夜,去试试自己触摸他会不会也能让亢奋劲平息,要是不能,她再把阮听夜扑倒了,那乐子可大了。

    就是能平息,阮听夜已经在怀疑她的状态不太对了,她可不想自我暴露。

    她准备就可着孔雀妖一个摸毛,物种不同也有好处,她心里没把孔雀妖当人看,所以在没发觉自己的状况前,扑上去是咬了他一口而不是上下其手。

    林千蓝说不用,司星碧不再坚持,“堂姐,你有什么事要我帮忙,一定不要客气。”

    林千蓝真有事,“我不会跟你客气。我真有一件事让你帮忙。有一样东西要早些交给我哥,我的归期不定,你回去时帮我带给他吧。”

    她原只打算历练一两个月,这下回去的时间没准了,银曜石的事是说好的不能变卦,正好让司星碧带回去。

    之前司星碧说她十天后回去,让她带回去不耽误。

    当然,她不会跟司星碧说是什么东西,会把银曜石封存好了给她。

    若是司星碧在路上打开了封印,把银曜石的事泄露了出去,对她的影响不太大,对司家的影响就大了。

    尽管司星碧跟阮听夜的关系很好,事关家族的利益,想着司星碧不会做这样的傻事。

    “我一定交给四堂哥。”

    虎妖的一声吼是及时雨,林千蓝扔给司星碧一个事先封印好的储物袋,瞬移到了战圈内。

    这一场的约战,林千蓝本也想好好打,看自己进阶后的实力增强了多少,可她在打之前因接近阮听夜精神亢奋了,脑子反应不时地迟滞那么一瞬,把因实力增强而增长的速度给拉低了。

    这一增强一拉低,表现出来的实力跟之前差不多。

    再有,她拉大了与虎妖的距离,不想知道靠近虎妖会不会拉高亢奋劲,若是有,不是她去死,就是她恼羞成怒杀了虎妖,坏了誓约。

    她一有顾忌,打得就不流畅了,虎妖哪能看不出她的状态不对?他们的约定是战圈内打死不论,虎妖不会放过这个机会,招招狠戾,全程使用金炎。

    林千蓝反应慢了一瞬,金色火绳擦着她的头顶过去,没给她来个灭发之灾,她低头躲过,金色火绳又甩了过来,这回去的是她的双脚。

    林千蓝轻一侧移躲过,谁知金色火绳突然分成了两条向她的双脚缠去,这要是缠个结实,她就该燃烧了。

    她用幽冥阴火拦下,却不料其中一条火绳再两分,她掐诀不及,被金炎在法衣上燎了道印。要不是有法衣挡着,她的腿就没了。

    性命之忧的危机把林千蓝的亢奋劲给压下去不少,可是压下去的晚了些,又是被虎妖一尾巴扫出了战圈。

    虎妖长啸一声。前四场他只赢了一场,若这场他还输了,他面子上不大好过。

    啸声里还带点遗憾,遗憾没给一尾巴把林千蓝给打死。

    林千蓝传音道,“虎妖,我让腾二跟你去取盘若木,以后除了你邀请我不会再去你的洞府。”她是不会尝试跟虎妖居于一室,会发生什么让她想撞墙的事。

    虎妖怒回,“哪个会邀请你!说好了,你连那片山崖都不能去。”

    “嗯,说好的。”在这非常时期,林千蓝哪都不去,就呆在孔雀窝里了。

    虎妖望向亭阁,“你的那些人也不能去!”

    “他们说不去就不会去。”

    虎妖满意地再啸一声离开。

    腾二跟上了虎妖。

    林千蓝远远地跟司星碧和阮听夜道了声别,跳上了飞剑。

    “千蓝真人。”

    怕谁谁来。

    林千蓝停下飞剑,问追来的阮听夜,“听夜真人有何事?”

    “你是中了媚|毒?”

    媚|毒不是特定的名字,是指这类的毒。

    她身体的外在变化瞒得了没有神识的司星碧,瞒不了同为金丹修士的阮听夜,中了媚毒的说法总比说她进入发情期要好听,林千蓝承认了,“是。但中毒不深。”

    “需要我帮忙的吗?”

    阮听夜离她太近,她的亢奋劲要上天了,“你想怎么帮?是说我想让你怎么帮你都能帮?”这可是他自己找上门的。

    她手头能静心解媚毒的灵药灵丹都试过了,不是没效就是只暂时压制住了。芷音说这种状态用药压制都是暂时的,只能把发情期拖后,药力过了,还是要发作的。

    林千蓝听懂,这是生理性的,不是中毒,所以就歇了服药的心思。

    阮听夜的本意是需要他帮忙寻找解药,或者带她回仙京城,但看林千蓝不是让他帮这个忙,愣了一下后笑道,“你想让我帮什么忙?”

    “让我摸一下你的头发。”

    阮听夜再愣,他以为林千蓝会向他提出双修,他也不是不能接受,但摸头发是什么忙?

    “就在这里?”都御着剑在半空,然后他过去让林千蓝摸头发?

    林千蓝点头。

    “可以。”激起了阮听夜的好奇,他抬手拔下挽发的玉簪,黑黑的长发在微风中飘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