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二十四章 不用扑倒就会倒
    阮听夜的长发过膝,散开来如黑瀑倾泻而下,微风吹拂,几缕黑丝飘到了身前,又几缕黑丝飘到了身侧。

    林千蓝御剑靠过去,伸出手,摸着飘到阮听夜身侧的发梢,顺滑柔软,那股要上天的亢奋劲开始往下消,消得很慢,但在平息着。

    原来不止是孔雀妖一个能平息她的亢奋。

    亢奋劲是往下消了,可另一个想贴近他的念头迅速升起,她以前怎么没觉着阮听夜有这么好看……

    好想咬他一口怎么办……

    本是可控的念头此时有些脱缰,摸着发梢的手改成了握着一缕,唯恐头发从指间溜走。

    扑倒他!

    不光想咬,还想对他上下其手……

    林千蓝的思维很清晰,清晰地想扑倒阮听夜,对他做一些不可描述的事。

    然后阮听夜倒了。

    “千蓝真人……千蓝……”

    阮听夜的飞剑飘摇不定,飞剑上的阮听夜向后倒去。

    林千蓝眼疾手快,另一只手抓住了他的手腕,阮听夜才不至于坠下飞剑。

    她只是想扑倒,理智还在,并没有付诸于行动,阮听夜怎么就倒了?

    两人本是面对面站着,现在她的一只手握着的阮听夜一缕发梢,一手抓住他的手腕,站位有些暧昧,林千蓝心里恋恋不舍,握着那缕黑丝的手却是很快松开了。

    “你怎么了?”

    阮听夜闭了下眼,声音沙哑,“二选一,你离我远点,或者跟我双修。”

    在林千蓝的手刚触摸到他的头发时,他饶有兴味地关注着她,没放过她的细微的变化。

    她中的这种媚毒很不寻常。

    在他追上来叫住她时,就见她两颊的那抹淡淡的红色迅速晕染开,在摸着他的头发时又收敛去。

    因他的到来变得急促的气息,触摸到他的头发后渐渐趋于平缓。

    他怎么没听说过有摸头发能缓解媚毒的发作?

    可林千蓝眼里流露出的想吃了他的光芒越来越盛。

    真是种特别的媚毒。

    他是炼丹师,丹、毒不分家,追过来想帮林千蓝也是对她中的媚毒本身有兴趣。

    毫无征兆地,他对林千蓝起了**,双膝犯软,灵力迟滞,身体不自主地想往林千蓝身上倒,他强行让自己向后倒去,而不是丢脸地倒在林千蓝怀里。

    他不认为是林千蓝对他下了毒,但一定跟林千蓝中的媚毒有关,媚毒的用处很明了,有个最有效最直接的解毒方法——双修。

    之前他想,若是林千蓝跟他想用双修的方式解毒,他也不是不愿意,可此时的情况不是他愿不愿意的问题了,而是要看林千蓝怎么选。

    阮听夜狭长的双眸里满是潋滟水色,林千蓝想扑倒他的渴望更强烈,可她不能假装理智出去玩了,阮听夜这样子不大对劲,一位金丹真人好好的,怎么就御不住飞剑了呢?

    “我松开你你不会掉下去吧?”

    “不会。”阮听夜的声音更加低喑。

    这声音挠得林千蓝心神一荡,可她却是立即放开了阮听夜的手腕,照他所说的飞的远了点。

    跟阮听夜想的一样,林千蓝一离远,他的灵力的迟滞感去了大半,骤起的**降了不少。

    阮听夜收了飞剑,潋滟的眸光里浮上了复杂的神色,凝望了下林千蓝,瞬移而去。

    人走了,林千蓝想扑倒他的渴望消停下来,亢奋劲还在,起着小幅度的波澜。

    “芷音,阮听夜是受了我的影响?”

    芷音在浮音宫里看了个全程,肯定道,“嗯!是受了主人的影响。龙族生性霸道,发情期也是占主动的一方,龙族在发情期间会散发一种气味,能激发出对方的**,还能让对方灵力迟滞。”

    所以,阮听夜差点从飞剑上掉下去,是他的灵力迟滞?

    林千蓝怎么觉着她这是要化龙了,“芷音,你确定我没有龙族血脉?”

    “主人没有。”

    “没有龙族血脉,怎么能激发的这么彻底,连什么气味都有了。”林千蓝不是质问芷音,而是无奈的自述。

    “可能跟主人的神族血脉有关,主人的神族血脉比普通人的浓。”

    只能如是想,“既然是这样,孔雀妖怎么没受影响?”要是受影响,孔雀妖不止是吐血了,中止进阶都是可能的。

    “我知道一点,龙族对龙族影响最大,对其他种族影响小。因为主人是人族,阮听夜也是人族,才会受主人的影响。”

    原来她成了人形激素催化仪……还好有个距离限制,阮听夜之前好好的,是她触摸他的头发时,他才受的影响。

    那她回到仙京城哪还用扑倒几个,不用扑那么麻烦,一碰就得倒上几个。

    还是回孔雀窝里呆着吧。

    “老大,你发情了?”腾二来了一会了,听到了两人的对话,终于反应过来老大最近为什么怪怪的了,还要生吃孔雀妖。

    腾二就有把话说得让人听着别扭的本事,林千蓝白了腾二一眼,牵起芷音的手纵剑飞走。

    留下腾二一个犯怔,为什么芷音说老大不生气,它一说老大就生气了呢?

    ※※※※

    盘若木,青建木,浚羽木,玄铁木,沉岩木,金、木、水、火、土五种属性的妖木集齐,可开始初步炼制百变了。

    她选择炼制百变的其中一个原因是百变炼制的手法不复杂,基本就是提炼和融炼,恰好她只会这两种。

    本命法宝重要的是它的成长性和与自己的契合度,成长性和契合度都高,品阶在灵器以上就是件好法宝。

    成长性不好或契合度不高,用天材地宝炼制出一个灵宝来,也跟普通法宝没什么区别。

    除了这五种妖木外,林千蓝还有其他的妖木,因没有他人炼制木属性百变的前例,她只能自己摸索着炼制。

    百变的起始不能太低,但也不是品阶越高的越好,讲究的是个平衡,这五种妖木所含灵力相差不多,五行平衡的百变成长性会高。

    金属性的妖木她只有六阶的盘若木一种,为了五行平衡,其他属性的她没有选用品阶更高的,而选了与盘若木相对等的灵木。

    契合度的问题,要等炼制好了之后才能知道。

    每一种妖木都只有一株,失败了只能另选他木。

    尽管林千蓝提炼这道工序做的得熟练了,为了确保万无一失,林千蓝特地在混沌宝鼎前建了一个用碧玉炼制的玉台。

    其实碧玉台没别的用处,混沌宝鼎不是高吗,盘坐在地上用眼看不到鼎内的情形,建了碧玉台后,盘坐在碧玉台上就能看到了。

    炼制时神识是全开的,眼看不看对炼制本身没什么影响,而林千蓝认为眼与神识下的景物并非完全一样,偏用神识不注重眼看的效果,或许在某些细节方面会有小的疏忽,所以她炼制时都是神识与眼都是全神贯注。

    林千蓝先从相对容易提炼的浚羽木着手。

    浚羽木有五米多高,她选取的是靠近根部的那段,约有一米多长。

    林千蓝挥手把浚羽木放入混沌宝鼎内,打了几个手诀,浚羽木悬立在了混沌宝鼎的中央。

    “去!”

    幽冥阴火附在了浚羽木的底部。

    “分!”

    幽冥阴火分出了六道灰白色的火线,从六个方向附着在浚羽木上向上方漫延开去,最后汇合在了浚羽木的顶部。

    高阶的妖木都有一定的耐火能力,在幽冥阴火全方位的烧灼下,一刻钟后浚羽木才开始烧融。

    提炼最需要的是耐心,而在耐心方面,林千蓝不输于他人。

    这话说的是以前。

    有的东西可以提炼到一半停下,等下次接着提炼,比如提炼精铁,可多次反复提炼提纯。

    有的东西提炼要一次完成,一旦中断,这件东西就算废了,妖木的提炼就是如此。

    林千蓝原先学习提炼时,一练习就是一整天,直到神识疲惫才停下来。

    可她错估了自己现在的身体状态。

    精神亢奋只会平息不会消失,即使没有特别的刺激,比如说靠近雄性,精神亢奋也会一点点上升的,在没有刺激的情况下,上升的速度较慢,所以林千蓝以为会在她的掌控下。

    等浚羽木提炼到一半时,她的精神亢奋劲升上来了,升到了她无法掌控的高度,反应开始出现迟滞。

    “叭!”

    神思一恍惚,提炼成半流体状的浚羽木掉落到了混沌宝鼎鼎底,碎裂开来。

    提炼失败。

    近三个时辰的努力全白费了。

    她为了提炼能成功,还特地炼制了个碧玉台……

    她这日子没法过了。

    林千蓝又捂上了脸。

    不多会,她出现在了潭水边,摸上了孔雀妖的银发。

    亢奋劲很快被安抚下来。

    “主人,你为什么不选双修呢?双修了,会很快度过发情期的。”芷音很听话,一直跟在林千蓝身边。

    林千蓝的手指拨弄着孔雀妖银色的发丝,“不选。我不排斥双修,但那是在你情我愿的基础上。不说别人情不情愿,以我的本意是不情愿的。若是顺从原始的本能去做,跟灵智不高的妖兽野兽有什么区别?”

    低头对孔雀妖说道,“你放心,我除了摸一下你的头发,不会再对你做什么。”

    孔雀妖在听到芷音说双修时,气息起伏变大,她这番话是说给孔雀妖听的。

    孔雀妖的气息渐渐平复下来。

    “老大,你怎么不回仙京城?回仙京城了,就能跟你的侍君双修了。”跟颜十四混了一段,腾二已经弄明白了侍君的用处。

    “南宫泠不是我的侍君。”

    “他叔祖说把他送给老大了,怎么不是?”

    芷音忍不住说道,“那是南宫明月在跟主人开玩笑。”

    “切!根本不是开玩笑。”

    这腾二,忘了水里还有一位孔雀妖了么?

    林千蓝怕腾二再说出什么不能为外人道的事来,给她找了个正经事去办,“腾二,你去外面找一下小墨,看它在哪,它愿意回来你带它一起回来,不愿意回来,你跟你说清这里的方位,它好自己回。”

    小墨很久都没音讯,因有契约,知道小墨生命无碍,可除了担心外,还很想念小墨。

    她本想自己去找的,现实的情况不允许,她一时半会离不开孔雀妖,只能让腾二去找了。

    腾二应了声就要走,林千蓝叫住了它,“别忘了把纳魂珠带上。”

    夙血山脉到处凶险,时时可遇意外,腾二实力高,可灵体状态是它的短板,要是不能及时赶回来,灵体有被消耗太快导致消散的风险。

    腾二走了一会后,林千蓝脸上的那两抹浅浅的红晕消失,她把手从水里收回来。

    手是跟慢动作一样的往回收的。

    这日子没法过了,就没法过在这里了。

    孔雀妖对她的诱惑力越来越大。

    她真怕哪天又破了底线去。

    这收回来,又想摸回去,林千蓝自我转移注意力,问道,“芷音,为什么只有这眼水潭里的水是灵泉?”

    孔雀妖为什么躺要潭水里进阶,她第一天就知道了,因为她亲自进到潭水里去了——潭水是灵泉。

    而且只有孔雀妖躺着的潭水是灵泉,其他的几个水潭里的水都不是,她上来的那个水潭都通到暗河里去了,真形成灵泉了,灵泉也泄了个干净。

    “只有这个潭水池的池底有通往灵脉的裂缝。”

    “灵脉……”灵脉往往是无形有踪。

    踪便是浓郁的灵气,能让人轻易感受到。

    无形是指灵脉没有具体的模样。

    灵脉不是指灵石矿,灵石矿往往形成于灵脉上或灵脉附近,而有灵脉不一定能有灵石矿。

    林千蓝放出神识往潭水池下方探去,没有发现有灵石矿,但看到了结成团的灵气。

    一团团或大或小的灵气像是被一个无形的东西串了起来,不是横着串的,而是竖着。

    她不是想看灵脉的大小,而是想看自己能不能看出灵脉。

    神识集中精力到灵团气相连的地方,盯着一点一动不动。盯着盯着她的眼里起了一道非常淡的影子。

    这个影子不是成形的,还在不断地流动着,缓慢却有范围。

    影子的一端深入地下,另一端连接在了潭水池底,还渗透了进来。

    天长地久,潭水形成了灵泉。(83中文网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