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二十五章 夙无衣
    孔雀山谷。

    瑶花琪草,逞娇呈美。

    花间一泉,碧水灵泉,钟灵毓秀。

    泉上有殿,白竹为梁,白竹为盖,仙韵怡然。

    一对璧人居于其间,相拥而相伴,从此过上了人妖眷侣的幸福生活……

    埋头趴在竹桌上林千蓝猛一睁眼,抬起了头,跳进眼帘的是白竹的柱子,白竹的卷帘。

    林千蓝慢慢坐起身,把两只当枕头的手臂从桌上拿下来,呆坐在桌边,醒了会神。

    太吓人了!她竟然做了个跟孔雀妖从此后过着没羞没臊的日子的梦。

    吓人的不是没羞没臊的日子,反正梦里做的朦朦胧胧,满眼都是银色的头发,等梦到了几百年后,她站在泉水边,泉水里映现的是她布满折子的老脸。

    这一吓,之前的什么旖旎场景全给吓没了,只记得做过,没记得做过什么,唯一记得的是她那张老脸。

    日有所思,才有了这个梦。

    过的初春是仲春,是万物生长最为迅猛的季节,她的春天就到了仲春,最迅猛的季节,越来越难以抗拒孔雀妖对她的诱惑。

    她曾有过不想忍了随着本能做得了,能扑倒一个七阶的妖修,她也不吃亏,可最终都是一闪过这个念头,立即被摒弃了。

    想修仙的初始动力是活下去和报仇,到了真有修仙的机会后,她修仙的动力变成了要踏遍云琅界的河海山峦,过着餐霞吸露的逍遥日子,报仇排到之下。

    再之后,飞升成了她现在目标,最终的目标是成仙,成就逍遥的长生之道。

    凡修士没有不想长生的。哪位前人得到长生了,云琅界的修士是不会知道的,可谁修至飞升了,典籍里都会记上一笔。

    能飞升的修士少之又少。

    林千蓝自认是个机缘不差的,但她决不会说自己一定能飞升。

    世事无常,这一刻还风光无限,下一刻就可能天降大祸,或者不是什么大祸,一不留神,被一只小小的妖虫叮了都可能被毒死了。

    林千蓝预算不到自己下一刻会不会死,什么时候会遇到什么样的危险,她唯一能做到的,是坚持着自己的目标不变,道心不变。

    她的自然自在的道心的自在,其中的含义之一是自己掌控自己的一切,在这点上不接受任何的妥协。

    被迫跟妖兽一样,进入了发情状态,她把这件事看做了遇到的一种危机,她可以选择顺从被迫激发的原始冲动,也可以选择不顺从。

    而顺从,就是一种妥协。

    妥协违背了她的自在的道心。

    在尚有理智的情况下,选择最容易做到的顺从,而不是遏制这种不遵从本愿的原始冲动,还提什么掌控自己的一切,提什么自在的道心?

    最终的结果会是导致道心的毁损,因道消而身死。

    所以,她在精神亢奋状态下做了个跟孔雀妖度了无数春风的梦,却在梦的终场时分,用衰老的容颜自己给了自己一个警示,若是她选择顺从,选择妥协,那就是下场。

    要是她是在正常状态下喜欢上了孔雀妖,而孔雀妖与她两情相悦,她不介意跟孔雀妖一起修修炼,过一过没羞没臊的生活。

    但现在不是。

    不在于她跟谁双修,在于是否是在她的掌控之下,而不是被掌控状态下,他人或者说上天为她做出的选择。

    上天选的她也不妥协!

    又呆坐了一会,林千蓝起身向白竹殿外走去。

    孔雀妖的白竹殿被她占用了。

    她连孔雀妖都占用了,何况他的白竹殿?

    白竹殿是一个通透的殿,空间很大,有柱有廊,但没有墙,四面都是空的,垂着细密的竹帘,竹帘半卷,让林千蓝一见就喜欢上了,不客气地住下了。

    白竹殿是她住过的最有自在意味的房子,刚才听着外面风吹竹叶的“沙沙”声,她不知不觉趴在桌子上就睡着了。

    因精神亢奋的时间越来越多,她修炼都少能入定,没有了打坐休息,她最近睡眠的时间增多,特别是在亢奋之后特别的困倦。

    站在白竹殿的殿廊前,一眼就看到了五眼碧水潭,看到了水潭里的孔雀妖。

    “唉……”

    因精神亢奋才做了刚才的梦,又因梦里的场景让她的精神更亢奋,她只能去找孔雀妖这味特殊的解药了。

    坐在潭水边,林千蓝的手轻轻捻着一缕银发,银发如丝,极为柔软,她喜欢上了这种感觉。

    喜欢,也得放下。

    在亢奋劲平息之后,她把避水珠含在口中,转身跳进了她连接暗河的水潭里,向下方游去。

    不能长时间打坐修炼,不能长时间炼器,林千蓝修炼最多的是体术。

    虽说修炼化龙锻体诀给她带来了这样一桩一度让她生无可恋的麻烦,可进入第五层之后,化龙锻体诀的强悍之处显现出来。

    现在,她不提灵力,不用灵力覆在手上,一拳直接打在精铁石上,能把精铁矿石打成碎末,而手背上连个红印都没有。

    她的筋骨皮肉得到了一次大幅度的强化。

    她用元气淬体淬炼的是筋骨,而这次强化的主要是皮肉。

    用来增加筋骨的天材地宝及功法多的是,而强化包裹在筋骨外面的皮肉的较少。

    化龙锻体决是其中一个。

    化龙,是说修炼此功法的人由人形或半人形化成龙形,皮肉化成龙鳞,龙鳞多硬,人的皮肉要是强度太小,化成的龙鳞该成了鱼鳞了。

    可以说,若是再来一场劫雷,没有御雷魔杖和紫气珠吸收劫雷,她凭肉身就能抗过去。

    修炼体术需要场地,最好是一块空地,不然一拳下去,种得再好的花花草草都会变成了泥浆浆。

    孔雀妖的山谷到处都是花香草深,没有空地。

    她霸占了已是理亏,再把山谷给打平了,孔雀妖更会跟她不死不休。

    她想到了一个好去处——暗河。

    水里阻力大,加上暗河很深,她在暗河里挥拳踢腿,不会影响到上方谷地。

    她有灵品避水珠,可供她常时间呆在水里。

    “哗!”

    林千蓝从水潭里钻了出来,在暗河时修炼到差不多身体开始疲惫后,停下了修炼。

    她没有立即出了水潭,而是趴在水潭沿上,盯着旁边水潭里的孔雀妖。

    她是寸了点,没有龙族血脉都能激发来龙族的发情期来。

    可跟她一比,孔雀妖更是倒霉,好好地在自己的洞府里进阶,谁知祸从地冒。

    “所以说,遇到人修,妖修就没几个讨得上好的。”林千蓝自言自语道。

    不由得想到了倪非,强大如他,也遭到了人修的算计,被迫成为虚天宗的守护兽,被本命誓圈在一个小圈子里,连自由都没有。

    荼白不用说了,被人修坑得连魂都坑没了。

    晏誉,被虚天宗的某些人奴役了百年,后逃了出来,遇到了赵毅,把赵毅当兄弟,结果差点被炼化。

    孔雀妖遇到她,被下毒,被轻薄,还被她霸占了房子。

    凡事吧,不能多想,这一想的过了,林千蓝仿佛看到自己额头上刻着“欺男霸妖”四个字。

    “除了倪非,他是长得最好看的妖了。”林千蓝继续低低地自语,“噢,男妖了。”

    从另一个角度看,她可把遇到的这次危机,当成对她心境的一次历练。

    为了抵抗孔雀妖的诱惑,她不再一味的避开,而改而采取直面诱惑的方式。

    ※※※※

    十多天后,腾二自个儿回来了,没带来小墨。

    林千蓝心里那个落差啊,她想念小墨,小墨都不想她……

    “老大,小墨说它等进阶到五阶再来找老大。”

    哪还有落差,变成了担心,蹙眉道,“小墨快进阶了?是小墨告诉你的?你没跟它说不要急于进阶,肉身强度跟不上有害无益?”

    对于妖兽来说,小墨的进阶速度太快了,几十年时间,从一只一阶妖兽打破壁障,变异为四阶妖兽,这马上就又要成五阶妖兽。

    肉身强度跟品阶的关系,在小墨误服了一滴银洛进阶用的灵液后就了解的一清二楚。

    要不是师父带着小墨去找了倪非帮忙,小墨那会就爆体而亡了。

    “我说了。小墨说它不会强行进阶的,会再服一次朱雀液,要是真不能进阶它不会乱吃东西进阶。”

    林千蓝放心了,小墨说话做事比腾二靠谱,“小墨现在在哪?”

    怎么就戳着了腾二的笑神经,“哈哈……老大,你不知道多可笑,小墨总讨厌被人说成火雀,它现在真成了火雀,哈哈,小墨成了一群火雀的首领,老大,你说可不可笑,哈哈……”

    小墨听了她的话,没再往夙血山脉内部走,而是往外走了一点,它边走边历练,腾二找到它时,它所在方位离这里有六百多里地。

    那里是一群火雀的领地,小墨去的时候,正赶上火雀群遇到一只五阶的崖兀鹫的袭击,小墨帮忙赶走了崖兀鹫,然后被这在场被袭中死去的首领的火雀群奉做了首领。

    “老大,你不知道,那群火雀除了羽毛颜色不一样,跟小墨长得太像了,连个头都并不多,不怪它们会认错。”

    林千蓝心里蜜般地甜润,她家的孩子就是能干!

    腾二的能说在这种事派上了用场,林千蓝很快就知道了小墨出去历练后种种。

    总之,小墨的历练过程有惊无险,过得不错。

    “老大!”腾二神秘地放低了声音,“我还打听到了孔雀妖的事。”

    林千蓝现在坐在白竹殿方位上方的一个巨石的顶上。

    这里是整个山谷的制高点,相当于山谷孔雀形状的头颈部分。

    巨石有三百多米高,顶上平坦,有一块突了出去,相当于孔雀的喙,林千蓝坐在了孔雀喙上,俯看着整个山谷。

    林千蓝很感兴趣,“说吧。”

    “孔雀妖有名字,叫夙无衣,是夙血山脉的夙。”

    夙无衣……好名字,“对了,你是从哪里打听来的,靠谱不?”

    “我说的当然靠谱了。是那群火雀说的,那群火雀说很久以前孔雀妖就住在这里了,以前火雀群遇到危险时,孔雀妖帮过它们,它们才认识的孔雀妖。”

    “还有什么?”

    “都是孔雀妖杀了哪只妖兽,又杀了几个人修的事。还说孔雀妖是这一带鸟类妖修的老大,所有的鸟雀都听他的,他也保护它们不受人修和妖修欺负。”

    所来孔雀妖是这一带的王啊,孔雀有神兽血脉,对其他的鸟类有血脉压制很正常。

    “老大,真的,虎妖也说孔雀妖叫夙无衣。”

    林千蓝讶异道,“腾二,你什么时候跟虎妖关系这么好了?上次你把他拦住了,他气得简直要吞了你,怎么一会就说上八卦了?”

    “就是这次啊,我去找小墨的时候遇到了虎妖,帮虎妖杀了一只血线雕,虎妖就不气我了。”

    腾二也有小聪明,一点没提他们现在住在孔雀窝里的事,只说想问清附近的妖都有哪几个,它跟老大好避开。

    虎妖倒是对腾二说了些。

    虎妖是后来的,他无意中发现那个洞府就搬了过来,那时夙无衣已在这里住了许多年了,是从出生后就住在这里。

    他与夙无衣不说是好友,也有几百年的交情,说是夙无衣是周围山峦的妖修中实力最强的,连那只狼妖都不是他的对手。

    虎妖从没见过有其他孔雀一族的人来找过虎妖,也就是说他是一个人住这里。

    蚩祖空间的孔雀一族单有一个圣地,松妖说孔雀一族最爱一大家的人住在一起,所以从凤族的圣地分离了出去,单独一个圣地。

    孔雀一族的这个习性是普遍性的,没理由苍穹九洲的孔雀一族就喜欢独居了。

    而且夙无衣从小独自一个住在这里,很符合群居的妖兽对有缺陷的后代的一种做法,放逐。

    可放逐得有一个原因。

    难道是因为血脉不纯?

    这倒是个理由,跟蚩祖空间的神兽一族一样,血脉不纯的后裔都放逐到圣地之外去的。

    这也有待考究,

    孔雀一族最重要的传承就是五色神光,但不是所有的孔雀都能传承到。

    能得到五色神光传承的,多只能进阶出一道神光,而夙无衣刚成年不久就进阶第二道神光了,属孔雀一族中的佼佼者,怎会被放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