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二十六章 往活里作
    ♂!

    “听虎妖说你叫夙无衣,我叫林千蓝。小说 ”

    五个水潭相连着,通往暗河的在最上方,孔雀妖进阶的水潭居于中间,右边挨着一个稍小些的浅水潭。

    林千蓝在孔雀妖右边的这个不足一米深的水潭里放了个小巧的矮玉榻,她躺在玉榻上,跟孔雀妖攀着交情。

    “听说了些你的事,说你不是个滥杀的妖,正巧,我是个不滥杀的人修,嗯,虎妖那身皮毛多惹人眼,我都没有想过杀他,还跟他不打不相识了,嗯,你看,我们还有个共同的朋友。”

    以林千蓝的综合实力,杀一只七阶妖兽还是能做到的,可她早没了杀孔雀妖的想法,可以说只在听腾二说到妖兽进队对外界会有感知时起过杀了孔雀妖绝后患的念头,之后就没了。

    她不想杀,不代表孔雀妖不想杀她。

    从腾二说的有关孔雀妖的事中,林千蓝总结出孔雀妖的性子喜恶来。

    高傲,喜欢独来独往,食素,不惹着他,他很少动杀手。

    他被这一带的鸟类妖兽看做它们的王,事实上他只在鸟类妖兽被人修或其他妖兽屠杀时才出手维护,除了被大规模屠杀外的,鸟类妖兽被杀了被吃了,他遇到了也不理。

    林千蓝顶喜欢他这一点,不滥护。

    但要是惹着他,他杀手比谁下的都快,光从火雀和虎妖口中得知的,死在孔雀妖手上的人修有个百八十了,还是在来此地历练的人修少的情况下。

    林千蓝顶发愁这一点。两百多年前,孔雀妖曾追杀一个人修追到了人修的城池外,被其他的人修发现受到群攻,拼着重伤也要杀了那个人修,差点没能回来。

    趁着现在孔雀妖不得不听她说话,来个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以期她走了之后孔雀妖不会追杀她。

    “我有个灵兽伙伴小墨,它原是个一阶火鸦,我跟它契约时,它还没有出壳……”适时地把小墨抬出来,以加大己方的筹码。

    “……等哪天小墨想离开,我会跟它解除契约的。”

    又来了……手指不由得就想往孔雀妖脸上杵。

    她现在做什么事都难以沉进去,索性什么都不做了,每天就在山谷里转转,喝喝茶发发呆,过着悠闲日子。

    知道孔雀妖是食素的,她没弄出肉来惹孔雀妖不喜,做出了不少的素点来。

    最常待的地方是水潭这里。

    山谷就这么大的地方,全在她的神识范围内,离得远了近了没多大意义,亢奋劲一上来,还是要过来。

    其他几个水潭里的水不是灵泉,但因挨灵脉挨得近,潭水的灵气比她去过的荇堰温泉还足,泡在里面是非一般的舒服。

    她离不开孔雀妖,再做什么拉开距离的行径,未免太虚伪做作。

    在不影响修炼的情况下,能让自己过得舒服,林千蓝决不选次等的。

    为了躺得更舒服,她还放了个玉榻进去。

    手指没有杵到孔雀妖的脸上,变了方向触到了他的发梢。

    底限不能破。

    跟着主人有样学样,坐在另一个水潭边,一双小脚伸进潭水里的芷音说道,“主人,灵脉有晃动了。”

    “再等一会,不然又让它跑了。”林千蓝还是立即坐了起来,见芷音把脚从潭水里收了回去,说道,“这回我自己去,你在这里看着,别打扰到孔雀妖了。”

    芷音也没再把脚放回,站起来跺了跺,脚上多了双红锦软靴,“主人,可能会不止一只影虫。”

    林千蓝把蓝绡纱拿在手里,“抓着一只是一只,我们在这时守脉待虫,不怕它不来。”

    她的神识小心地往潭水下的灵脉探去。

    神识集中到一点后,看到了灵脉浅浅的影子,同时也看到了浅浅影子流动的快了点。

    她顺着影子的走向,往下方一节节地查看着。

    在往下四百多米的地方,影子有处地方多了一块较深的影子。

    找到了!

    较深的影子是只影虫。

    影虫的全名应为吞脉影虫,专门啃食灵脉。

    孔雀妖一直住在这里,不可能不知道那池水潭的底部通往下方的暗河,他在水潭潭底布了个禁制,堵上了通往暗河的暗洞。

    孔雀妖把禁制联通上了灵脉,以让灵脉为禁制提供源源不断的灵气,让禁制得以维继长年地运转。

    如果禁制运行的好好的,洒到潭底的那点微弱的光影不会透到暗河那边去。

    但禁制被破坏了以后,光影透过了连接暗河的暗洞,让林千蓝得以循着光找了过来。

    禁制被破坏的原因是联通灵脉的地方出现了断点,灵气不能供给禁制,禁制无法运行。

    林千蓝这么多天,在进入暗河修炼体术的同时,也在查看灵脉断点是什么造成的,终于让她发现了吞脉影虫的存在。

    吞脉影虫跟灵脉一样,没有实形,是个雾影一样的生灵,而且影虫个头小,不停地吃,吃上个一年也只能啃食一小点的灵脉,不易被人觉察到灵脉的微小变化。

    这回影虫正巧啃食到了水潭下禁制与灵脉的连通处,啃出了个断点,被林千蓝看出了端倪。

    难以发现也难以抓到,影虫有个一念千里的遁逃技能,有个风吹草动,瞬间遁逃到千里之外去,让人无从追踪。

    上回林千蓝发现它的同时,它也察觉到了林千蓝的神识,发动了一念千里,逃走了。

    影虫够能沉住气的,过了半个多月才又来啃食灵脉。

    林千蓝掐了个土遁术,沿着灵脉的走向往地下潜去。

    土遁术是林千蓝最不喜欢的遁术,在土里遁行的压迫感比其他遁术的都强。

    到了离影虫有二十多米远地方,林千蓝停了下来,她在等,等影虫长长的刺喙全部刺入灵脉上。

    影虫啃食灵脉靠的是它头顶尖尖的刺喙,刺喙刺进灵脉的浅影中,前端会分散开来,融进灵脉,进行吞食。

    它的刺喙刺进灵脉后,跟灵脉连成了一体,要分开需要收敛起刺喙,要有一定的时间,林千蓝等的就是这个时机,在它收敛起刺喙前抓住它,不让它有发动一念千里的机会。

    影虫很警觉,在吞食灵脉前会故意轻轻敲动灵脉,进行投石问路,若是引得敌人露了气息,它立即遁走。

    影虫趴伏在灵脉上,不时挪动一下它蚕蛹状的身躯,就是不把刺喙往灵脉上刺。

    林千蓝有的是耐心,影虫不行动,她也不行动。

    陷在土里半柱香后,没有察觉到危险的影虫把刺喙慢慢刺进到灵脉的浅影里。

    看着影虫的前端分成四个爪钩触手,牢牢地吸附住了灵脉,林千蓝瞬移了过去,蓝绡纱分成数道围向了影虫。

    林千蓝一动,影虫就感知到了,把它伸在灵脉里刺喙往回收,可它收的没蓝绡纱围的快,刺喙收了半截,它全身已被蓝绡纱紧紧缠住。

    影虫没有实体,可也逃不脱拥有结界功能的蓝绡纱,等它的刺喙全收回来,真成了蚕蛹,有了一个淡蓝色的茧。

    轻松拿下吞脉影虫,林千蓝遁回到了潭水边,把手里的透明茧给了芷音,“把影虫收好,别让它逃了。”

    这可是她帮孔雀妖的证据。

    她单单地帮孔雀妖抓了啃食灵脉的影虫,孔雀妖不会感激她,可这种事要是做的多了,孔雀妖还会好意思追杀她吗?

    她是从孔雀妖的性子分析来的。孔雀妖最不喜欢欠人人情,虎妖跟他的交情是从他与一群人修交战时,路过的虎妖帮了他开始的。

    那她就多让孔雀妖欠她的人情,没期望跟孔雀妖化干戈为玉帛,只要能不让孔雀妖对她的记仇就行。

    把影虫给了芷音后,她再跳进了通往暗河的水潭,修补了禁制,再与灵脉做了联通。

    禁制修补好后,她游入暗河,在连接河底与暗河的暗洞外往里看,看不到一点的光影,要是那天是这种情况,她不会被吸引过来,会按辛凝老祖给她的地图上指示,从如意形的湖里出来。

    情也,势也。

    奔着让孔雀妖多欠人情的目的,林千蓝在山谷里进行了一系列的作。

    她知道自己是在刻意地作,但不是在作死,她是在作活。

    “那里,对,把五株芝雪兰移过去,两株在前,三株在后。”

    林千蓝手里拿着个玉简,时不时的用神识往里探着,指挥着小园丁芷音。

    芷音拿着玉铲玉锄,听从林千蓝的指示,把五株芝雪兰从一棵天攸木下挖出来。

    芝雪兰的根系较脆,用法术容易折了根,芷音是以法术为辅,手持玉铲挖为主,把芝雪兰完整地挖了出来。

    芷音在浮音宫外种了好几年的花草了,园丁当的很合格,五株芝雪兰没折一条根,没损伤一片叶子,移栽到了林千蓝指示的地方。

    林千蓝再对比一下玉简里的种植蓝图,芝雪兰新移栽的位置最为适宜。

    她手里拿的玉简是司星澜给她的,是她娘亲留下的有关种植术的资料。

    林千蓝最早是从茂竹真人那里知道种植术这种修真技艺的,但茂竹真人对种植术入了迷,荒废了修炼,让林千蓝对种植术有了偏见。

    加上她并不需要服用灵丹来辅助修炼,灵药园对她只起着可再生灵石库的用处,并不是太看重,所以放全权给了雾幻草紫涣。

    住进了冰庐,得知冰庐里的花草树木是她的娘亲亲自督种的,有的地方,比如司星澜的院子,是她的娘亲亲手种的。

    司星澜告诉了她一件事,她的娘亲除了炼丹、炼器以及符篆外,还深谙种植术,但并不为外人所知,知道的只有他和司华烨。

    司华烨有句话说对了,她的脑子跟她娘亲的比,差的太远,娘亲怎么能做到同时精通四种技能,而一点都没耽误修炼的呢?

    据她所知,她的娘亲可没有芥子空间之类的逆天宝物,或什么随身老爷爷相助。

    因着娘亲会种植术,她不再对种植术持有偏见,把司星澜转送给她的几个有关种植术的玉简都看了一遍。

    没偏见不代表她会去学,只想着粗通的了解了解,种植灵植也是有着诸多的讲究,种的好了带来的是好处,种的不好,会毒害到自己,她只需做到不毒害到自己就成。

    在怎么样让孔雀妖欠她人情上,林千蓝想到了种植术。

    山谷里的灵花灵草遍地,但都是自然生长的,有的地方草木太盛,还多种混长在一起,显得杂乱。

    她帮孔雀妖把整个山谷的灵植,按种植术的规范重做安排,会让整个山谷内的灵植散发出的灵气和药力相辅相成,给孔雀妖的修炼添些许助力。

    为了不引起孔雀妖的反感,她不会在人家的窝里大动,只做局部小的调整。

    “主人,这样行了吗?”芷音问道,“那边的十一棵不用移吗?”

    “芝雪兰就移这五株。把那两丛令箭草种到天攸木下去。”

    芷音去采令箭草了,林千蓝做回了她的老本行——给灵草施放春雨术。

    她向新移过去的芝雪兰施了一个小范围的春雨诀,并分别给五株芝雪兰输入了一丝灵力。

    林千蓝体内的灵力是经过木灵珠提纯过的,最为精纯,眼见着五株芝雪兰的叶片长大了一截,有两株从花株中央抽出一个花亭来,长到了三寸左右才没再生长。

    她的灵力还有这作用?

    林千蓝在有了御雷魔杖,修炼了元力后,对灵力的修炼虽没放松,但对木灵力本身没做太多的研磨,木属性法术常用的也就那几种。

    她从没试过把自己的木灵力输入给灵植。

    “这不算催生吧。”

    强行催生起来的灵植只是在透支灵植的潜能,会缩短灵植的寿命,就跟种在年轮木下的灵植一样,长得快,寿命和药力相应地下降。

    催生用的是法术,而她只是往芝雪兰的株体上输进木灵力,没动用任何法诀。

    她没再在芝雪兰上试验,看芷音移栽好了两丛令箭草,过去除了一样施放了春雨术外,再往其中一丛令箭草上输进自己的灵力。

    跟芝雪兰的表现一样,令箭草向上拔高了截,还从根部发出五六个新片芽。(83中文网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