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二十七章 什么个心思
    “主人,是你的木灵力里带有一点生机之力。”

    经芷音这一提醒,林千蓝往自己的丹田里探去。

    她的丹田里现在有三个珠子,金色的金丹,紫色的紫气珠,绿色的木灵珠。

    按说维继她修为的是金丹,金丹应该居中,然而,并不,居中的是木灵珠,紫气珠和金丹分列木灵珠左右,没有挨着,三个珠子也不在一条直线上,成一个角度不大的犄角之势。

    不是林千蓝有意安排的,是三个珠子自己这样排列的。

    金丹吸收的木灵气都是经过木灵珠提纯过的,紫气珠除了汲取外界的雷灵气外,也吸收经木灵珠提纯过的木灵气。

    木灵珠跟往常一样的缓慢又有规律地转着,一个个绿色的木灵气的光点被吸入丹田里,投身到木灵珠上不见。

    不时地,木灵珠向外吐出一股股比一个个外界来的木灵气光点的绿色更为明亮的木灵气团,被金丹全部吸收走。

    紫气珠只在林千蓝修炼元力时才吸收木灵珠吐哺出的精纯木灵气,平时并不跟金丹抢。

    金丹也不跟木灵珠抢着吸收外界的灵气,木灵珠会留下一半,另一半反哺出给金丹。

    外界来的木灵气都是木灵珠的运转吸收过来的,金丹不运都能吸收到灵气,给一半已是金丹占了大便宜。

    木灵珠一家托两珠,相当的勤勉。

    此时这勤勉的绿珠子,吐出的木灵气里多一丝生机之力。

    生机之力是木灵珠的本源之力,上次为了救她,木灵珠吐出大量的生机之力,伤了本源,后来又给了晏誉一点,在吸收了小妖补给的十块木属性的极品灵石才基本修复。

    她现在又没有受伤,木灵珠怎么又吐出生机之力了?

    不过,这次木灵珠吐出的生机之力很少,稀释在木灵气里,让她调用的灵力里含有几不可察的一小丝。

    林千蓝在心里问木灵珠,“你是进阶了?”

    木灵珠有的是灵性,不能跟她交流。

    典籍里只说天地灵珠能辅助修炼,没有提天地灵珠最后会怎样,得到天地灵珠的,或者飞升时把天地灵珠带到了上界,或者死了天地灵珠不知去向。

    天地灵珠会不会进阶,进阶后会不会能进化出跟人交流的灵智,不得而知。

    木灵珠动用木源之力救了她是出于本能,基于她跟木灵珠有契约,木灵珠本能的要救她这个主人。

    她又问道,“难道你认为我受伤了,所以吐出了生机之力?”

    木灵珠没有回应她。

    林千蓝一转念,最近她的身体状态异常,木灵珠不会感知到了,因此认为她受了伤才吐出生机之力的吧?

    她身上没有具体的伤处,所以木灵珠把生机之力夹杂在木灵气里,好让她在修炼时运转到全身经脉。

    要是这个原因,还真是个可人疼的误会。

    “我没有受伤,不用再耗费你的本源之力了。”

    观察了一会,木灵珠没有听她的,吐出的木灵气里照样含有少许生机之力。

    她跟木灵珠签订的契约不是真正的主仆契约,所以,木灵珠不能领会她的意思?下次遇到萧尧问问他,他跟水灵珠的交流是怎么样的。

    生机之力已含在她的灵力了,她一动用灵力就会消耗掉,她也不可能为了不消耗生机之力而不动用灵力。

    便宜了这里的花花草草,这会可以让孔雀妖欠她的大人情了。

    林千蓝再往五株芝雪兰上各输送一丝带着生机之力的灵力。

    五株芝雪兰都抽出花葶,吐出了一串串的花苞,花苞从米粒大涨大到一指长后,攒足了气一样鼓了起来,再一会,前端向四下分去,绽放开来。

    雪白泛粉的花朵成串垂下,释放出醉人的香气。

    生机之力真是好用,芝雪兰从抽葶到开花,怎么也要个一年半载,生机之力一出,片刻功夫就开花了。

    芝雪兰是三阶的灵花,可炼制好几种灵丹。

    林千蓝想到的是另一种用途,“我记得有一种素点的原材要用到芝雪兰的花,一会一株摘下两朵来用。”

    芷音捂嘴笑。

    “怎么,你觉着你主人我不懂欣赏花美?一株上开了十五六朵,我才摘了两朵,不影响美观。”

    芷音的小肩头多抖了两抖,“是主人怕做不成功,把花都浪费了。”

    “……”连芷音都敢揶揄她了,她这个主人当得还真没威严。

    芷音说中了,她就是这样想的,新鲜的芝雪兰做点心才能保持灵力和味道不损失,随做随摘。

    被说中的林千蓝晃了晃手里的玉简,带头往上方走去,“走了走了,还有很多活要做,等下该去弄白竹殿周围的那些灵植了。”

    林千蓝原本是打着让孔雀妖欠她人情的主意,也是她无法修炼空余时间多,才会跟芷音在山谷里栽花移草。

    可种着种着,林千蓝起了兴致。

    当她调整了白色灵竹林的形状,在周围种植了一片紫汀草和朱萱花后,明显地感觉到了之前之后的差异,灵气浓了是其次,灵气中带着一股清透的气息,让她的头脑都为之一振。

    紫汀草,朱萱花,白竹,三者之间的自然散发出的药气相融合,起着天然灵丹的作用,对修炼小有增益。

    视觉上也比之前好看。

    白竹的白是月色白,在每个竹节处透着一点淡淡的青色。之前白竹林周围各种灵植都有,也好看,但视觉上有杂乱感,衬不出白竹的清幽挺拔来。

    现在移走了繁杂的植株,只留下几种低矮的柔草娇花,白竹林被解开束缚一样,神韵怡然。

    想着孔雀妖应是喜欢白竹,才会用白竹建了居所,林千蓝多给白竹输入了些灵力。

    起了兴致后,林千蓝真正用起心来,边研读有关种植术的玉简,边因材而宜,构画出一个相对完美的蓝图来。

    有她带有生机之力的灵力相助,要什么效果是立竿见影,这是激起她兴趣的原因之一。

    忙了几天后,整个山谷的景象焕然一新,该开花的都开花了,该结果的大都结了果。

    林千蓝怎么看怎么喜欢,仅从环境上来对比,比她的浮音宫还好,住着还要舒服的多。

    等孔雀妖进阶醒来,她能跟他打个商量,让她在这里再住一段不?

    自己亲自参与打造的园子就是感觉不一样,她很光棍地把自己视为了这个山谷的一员。

    大阵轻动,从阵外进来一棵树。

    树不是很大,三丈多高,一尺环抱,带着树根,根系发达,密如虬髯大汉的如戟须髯,只比树冠小一圈。

    数条浅绿色的藤条缠住了此树,一收,树就到了林千蓝的面前。

    腾二从树上钻了出来,“老大,就找到这棵,还没有结果。”

    这棵树没有生出灵智,不会自己从阵外走来,是腾二把它卷进来的。

    林千蓝满意道,“是迦莲树的成树。”是成树就好,幼树不知要长多少年才能长成。没结果怕什么,她有生机之机,每天给迦莲树输送一回,不信它不开花。

    选定了种树的位置,拭夜剑出鞘,剑尖朝下,白光剑光向地面刺去。

    剑光分散开来,须臾间地上多了个大坑,比迦莲果果树的根冠大上一圈。

    收回拭夜剑,操纵着千丝缠把树放进大坑里,掐动手诀,挖出来的土填了回去。

    树种好后,收回千丝缠,施了春雨术、回春术、涤尘术等法术,再往迦莲树上输了灵力进去,这回输的灵力可不是一丝两丝。

    地上,迦莲树长高了半米,树冠向外扩了一圈。

    地下,根系向下延伸开去,牢牢地抓住了土壤,在此地安了家。

    腾二一改往日的话多,盘着身子成沉思状,看着林千蓝亲手栽着树。

    看着迦莲树活的生机勃勃,林千蓝心中喜悦。

    迦莲树树叶不是寻常的绿色,翡翠般的叶片上是绯色的叶脉,叶片是成簇排列的,状若朵朵莲花,树名里才有个莲字。

    “老大,为什么你要讨好孔雀妖?”

    林千蓝心下一窒,唇角的喜悦慢慢收起,她……是在讨好夙无衣?

    从腾二转述的虎妖的话中,得知孔雀妖喜欢吃迦莲果,就让腾二出去找了。

    她这是在讨好?

    不想承认,可心里却是觉着腾二的话有那么点对。

    嘴上却说,“我哪里是讨好他。不过是想让他欠下我的人情。”

    腾二的大蓝眼里再现迷惑,“老大,你以前不是说过,谁要杀你你就杀谁吗?孔雀妖要是来追杀你,杀了他不就行了?”

    林千蓝诡辩道,“孔雀妖躺在灵泉里进着阶,又没怎么着我,我干嘛要杀他?我又不嗜杀。”

    腾二这会通透的很,“老大不是怕孔雀妖追杀,才给孔雀妖种花的吗?孔雀妖都要杀你了,你怎么就不能杀他呢?”

    ……为什么不能杀?

    林千蓝有了答案,舍不得杀。

    司华烨对她动手,她都有杀他的心。

    对孔雀妖就不舍得了?

    “他想杀我因为我先惹着他了,咱们不是理亏么……”林千蓝的底气往下落。

    “老大,你讨好孔雀妖是想要收孔雀妖当道侣吗?”

    想过,做梦时想的。“你怎么不说收侍君了?”

    弄清了侍君真正用途,以及道侣与侍君区别的腾二很正经地说道,“孔雀妖是神兽后裔,一定不会愿意当老大侍君的。”

    慢着……

    不小心对一位陌生佳人耍了流氓,本着我耍的流氓我负责的理由,便把佳人霸在手上,同时百般讨好,最后佳人被感动,耍流氓者与被耍流氓者终成眷属……

    这桥段很熟……

    耍流氓,霸住,她都做过了,按腾二说的,她正在做下一步要做的——讨好……

    林千蓝决不承认被腾二说中了。

    “没有想收。等过了这段时期我们就离开了,跟孔雀妖不会再有交集。”她的语气比腾二的还正经,“腾二,你修炼的时间都少多了,我这边没什么事让你做了,你快回去修炼吧,最好闭个小关啊。”

    “哦。”老大说的是,它最近总出去采花找树,回魂玉空间的时候都少了。

    可怎么有点怪怪的,腾二看向自家老大,只见林千蓝冲它使劲点了下头,意思是快去闭关吧。

    “那我去闭关了啊,老大。”

    “去吧去吧。”

    腾二回了魂玉空间了,林千蓝也失去了栽花种树的兴致,站在迦莲树下,望向下方的碧水潭。

    她对孔雀妖是个什么想法呢?

    ※※※※

    山谷中的灵气突然动荡起来,急速往水潭方向流去。

    正在白竹殿内阅览玉简的林千蓝放下玉简,几步到了白竹殿外。

    下方孔雀妖进阶的水潭内潭水起了涟漪,灵气受了蛊惑一样往潭内涌去,涟漪起伏加大,激起层层的水雾,水潭变得朦胧不清,看不清里面的情形。

    “哗!”

    从潭中冲起一道水柱,直冲半空。

    紧随着水柱冲起的是一个白色的影子,后水柱而起,却转眼冲到了水柱的上方,水柱回落,白色的影子没做任何停顿冲上了天空。

    “呖!”

    一声清洌有力鸣啼。

    白色影子悬停在了空中。

    是一只白色的孔雀,深身洁白无杂羽。

    头高高昂起,双翅展开,长长的尾羽半展,仙姿摇曳。

    白孔雀夺目的华美灼得林千蓝怦然心动,太美!国色天香兼具圣洁,美的让人不忍眨眼。

    她也知道为什么孔雀妖不用本体在水潭里进阶了,他的本体身形太大,从头顶的顶羽到尾羽末端有七八丈长。

    身形大却显得轻盈。

    白孔雀尾羽一摇,似有两道光环在他的尾羽间闪过,速度太快,林千蓝没能看清。

    白孔雀低了低头,转向了白竹殿方向。

    他的宝蓝色眸子里,是慑人的冰寒。

    要开打!

    林千蓝这方念刚起,那方的白孔雀双翅一收,变成了一位银发男子,一闪到了白竹殿前。

    “夙无衣——”林千蓝想说能否坐下来谈谈,却被夙无衣手中的一根白竹的长箫和他脸上挂着的寒霜歇了心思。

    夙无衣手中的箫离身,朝着林千蓝横扫过去!

    林千蓝的千丝缠化成无数个长触手护在了她的身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