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二十八章 照你说的做
    光影一晃,林千蓝都没看清光影的颜色,“啪嗒!”千丝缠变回了原形,成一个藤条团,掉在了地上。

    孔雀一族的五色神光技能!

    五色神光一刷,被刷中的法宝都会打回原形,失去了法力。

    林千蓝怎不做准备?抛出千丝缠挡在前边,她的御雷魔杖已执在手,白竹箫没能击中林千蓝,被她的雷网挡住,止步不前。

    光影再现,冲着林千蓝手的御雷魔杖去的,在快到林千蓝身前时被一道无形的屏障阻了下来,是腾二的风障。

    腾二竖起了蓝瞳,“敢杀我老大,我就杀你!”

    光影在风障前凝滞,让林千蓝看清了光影的颜色,是青黄两色的光环。

    光环忽然消失,夙无衣脸色剧变,化回了原形,伏在地上,先前熠熠生辉的白羽失了些光彩。

    白孔雀结了寒霜的眸子朝林千蓝望了一眼,轻轻瞌上。

    白竹箫无人操控掉落下来,林千蓝上前一把接住。

    林千蓝轻叹了声,“腾二,收起来吧,他调用不了灵力了。”

    丁君雾花的花毒针对的是妖丹,夙无衣一过多动用灵力,毒性就会发作。

    刚才夙无衣看她的那一眼里,不是她所想的怨恨,而是带着一种孤傲,与生俱来的傲睨万物的孤傲,既便他成了她手里的待宰之物,他还是睨视她。

    林千蓝不由得心有所触。

    腾二收起风障,还是对老大不让它给孔雀妖一风刃不太理解,随便找个人修都能当老大的解药,为啥老大就认准了孔雀妖一个。

    林千蓝向白孔雀走了过去,手里多了粒灵丹,递到他的长喙边,“缓解药性的。”

    解药有两种,一种是缓解毒性,把毒暂且压制住,不再多动用灵力就成,一种是彻底解毒。

    看到白孔雀全身微微颤抖着,林千蓝心生不忍,可她不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直接给彻底解毒的那种,她还需要夙无衣。

    等了一会,夙无衣没理会她,可从他抖动不止的白羽上,看出他正在忍耐着多大的痛楚。

    林千蓝劝道,“我发过誓会给你解药,不会违了誓言的。”

    手中一空,灵丹被夙无衣吞了下去。

    解药很快见了效,夙无衣的白羽平静下来,抬起头来,等他起身后已回复了人形。

    如水的银发垂于身后,无一丝乱舞,唯有衣摆上的白羽轻展浮动,夙无衣静立了一息,宝蓝色的眸子里还是寒霜,却没有再开打的意思,转身往白竹殿内走去。

    林千蓝赶紧跟了进去。她不跟不行,亢奋劲来就来,这会,又开始来了。

    林千蓝在山谷内折腾来折腾去,但没有动白竹殿里的东西。

    她只在白竹殿内的空着的东侧多铺了块毯子,上面摆放着她常用的软榻、蒲团等用品,平时她在白竹殿里休息打坐都在这块地方,没占用夙无衣的栖息处。

    是栖息处,是因为整个白竹殿没有一个床或榻之类的用具,只有一处长方疑似休息的地方,是个非常宽大的玉台。

    林千监原不能确认的,看到夙无衣的本体后,再看十多米的玉台,她的心里有了计较。

    夙无衣进到殿内,扫了眼地上那块给白竹殿增添了暖色豹纹兽皮毯,垂在身侧的双手手指向上曲了曲,走到了西侧,站在了竹帘下,望向下方的山谷。

    林千蓝与他并立,但离了一截距离,手里的白竹箫伸过去,“给你。”

    夙无衣招手取回,白竹箫在骨节分明的手里握了下,收进了袍袖中。

    这劲……上的也太快了,让她跟夙无衣缓和一下气氛的时间都不让。

    都有杀她的心,夙无衣不会愿意听她罗嗦,林千蓝言简意赅,直重点,“多余的话我不再,我没有骗你的必要,想跟你契约,或对你做些什么,不会拖到现在,在你进阶时就做了。嗯,我又需要摸你的头发了。”

    夙无衣慢慢转过头,宝蓝的眸子深幽如渊,“就照你的做。”

    声如丝竹,纯净又令人迷离。

    夙无衣的态度转换的太快,可不管他是怎么想的,除非夙无衣想跟同归于尽,否则她一天不给夙无衣解药,夙无衣就不能对她怎么样。

    夙无衣想同归于尽怕也做不到,中了丁君雾花的花毒,想自爆妖丹都是枉然。

    一面想着夙无衣会不会跟她同归于尽,一面不可遏制地想靠近夙无衣。

    林千蓝的表面工夫还要做足,“那我摸了。”走上前,伸出手去,夙无衣没有避开。

    再摸到了丝滑的银发,亢奋劲平息下来,可想扑倒夙无衣的念头前所未有的疯长。

    原先的夙无衣是个不动不话的睡美人,林千蓝尚有时难以控制自己的渴望,面前的夙无衣会动会回应,他幽深的眸光有把人吸进去的魅力,想移开眼都难。

    好美的眸子!蓝宝石一样沉稳神秘,紧紧的锁定了人心,又如两眼幽暗的深潭,在月光下闪耀着波光,让人忍不住想去探索。

    夙无衣比阮听夜的诱惑力要大,林千蓝真有些把持不住,手不再满足于在头发上盘桓,想摸更多的地方,想……咬他!

    夙无衣冷声道,“够了没有?”

    林千蓝只要亢奋劲下去,理智就在,夙无衣冷嗖嗖的声音让她没有屈从于身体的渴望,她放下手,“这回的够了。”

    为免自己再起意,她走回了东侧自己的地盘,远离了夙无衣。

    林千蓝光顾着让自己的渴望消退,没有注意到夙无衣原是半握的手变成了紧握,蓝宝石一样的眼眸里涌上来点水色,被他半垂的眼帘遮住了。

    夙无衣受了她的影响。

    夙无衣得到的孔雀一族传承里有龙族的一些信息,对龙族的成年发情期的描述的不少,本意是警示本族族人远离发情期的龙族,以免累及到。

    他对此类信息都是一眼即过,苍穹九洲几乎没有了龙族的踪迹,他从没有想过有一天他会遇到一个进入发情期的,却不是龙族,是个修炼了龙族功法的人修。·k·s·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