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二十九章 讲和
    他在进阶时对外界的感知要迟钝和滞后,每次都是在林千蓝把手从他的头发上移开时,他的身体才会有所反应。

    这种因人而起伏的身体不受控的状况,比林千蓝给他下毒还让夙无衣怒气难消。

    他明知不能过于动用灵力,却还是动用了,分不清是因她轻薄于他还是因受制于她。

    而刚刚,当林千蓝靠近他时,他的身体再次不受控了有了起伏,他清晰的感受到从发梢传来的她的手的温度,以及,温暖,让他有起了想要更多的了**。

    抬眸看过去,林千蓝已坐在蒲团上打起了坐,她的器灵芷音和魂宠腾二分列在她身边守着。

    他没想到让自己送命,可毒只能林千蓝帮他解,不管他愿不愿意,他与林千蓝都将共处一段时间,那他就与她好好共处……

    ※※※※

    林千蓝当即在白竹殿里打坐也是无奈。

    亢奋劲带来的是股让人头脑渐渐不清晰的冲动,她只有在亢奋劲平息后的那段时间能沉下心来。

    修炼对她来说,跟呼吸一样重要,现在不能整夜的修炼,她便在能沉下心的时候打坐一两个时辰。

    她的自身安全问题交给了芷音和腾二,夙无衣不会也不能伤害到她。

    一个多时辰后,她从打坐中醒来,腾二和芷音都在,扫了眼,夙无衣已不在白竹殿内。

    芷音道,“看到主人在修炼,夙无衣就出去了。”

    见芷音抢了自己的活,腾二甩了它一个吊睛眼表示不满,“孔雀妖在老大种的树下站了很久了。”

    没有明说过两只的分工,基本是腾二主外,打斗跑腿探路的事归腾二,芷音主内,打理浮音宫的活都归芷音做。

    林千蓝也会吩咐芷音做些主外的,不吩咐下,两只都在的情况下,腾二就默认主外的事都归它做。

    腾二把监看夙无衣的行踪当成了主外的活,是它该干的。

    两只没有动过真格的,不过是斗斗嘴斗斗气,林千蓝从不管两只如何相处,两只相互看不过眼,她总不能硬把两只拉做堆。

    林千蓝不管的根本原因是,两只只在内部斗,对外却是一致,从不相互拆台。

    她的神识往迦莲树下看去,看到的是夙无衣的背影。

    夙无衣有所察,回头望了过来。

    他的眸子里的寒霜没了,傲睨之下是深沉。

    这是打算不跟她结仇了?林千蓝想了想,让芷音留在了白竹殿内,走了过去。

    腾二是要跟着的,它怕孔雀妖会拼着一死伤了老大。

    它缠在了林千蓝的手臂上,冲芷音吐了吐小巧的红信子,意思是看吧,老大还是最信任我。

    林千蓝原就要带着腾二的。

    尽管夙无衣之前很配合,林千蓝也不会就此认为夙无衣是无害的了。

    丁君雾花的花毒在发作之前是潜伏在妖丹,只要不过多动用灵力就不会发作,而一旦毒性发作之后,服用缓解的解药能压制住毒性,却此后再不能动用灵力。

    夙无衣强行动用灵力的话,先死的会是他。

    可毒性不是即时的,谁知夙无衣除了五色神光还有什么保命伤人的绝招。

    轻瞧任何人可能会身受其害。

    迦莲树是种孤树,它生长的周围不会再有其他妖木生长。因它这个特性,林千蓝把迦莲树种在了白竹殿上方一块突出的石崖上,除了迦莲树,没有栽种其他的妖木。

    经过林千蓝每天一缕带有生机之力的灵力的蕴养,迦莲树长高了三米,树围和树冠都大了一圈,每朵莲状叶簇的中央都起了花苞,没开放已散发出脉脉的清幽香味。

    夙无衣错了下身,默认她的到来,林千蓝挑了挑眼,她还以为夙无衣会无视她。

    “你接受与否,我都会在这里住一段时间。”既然前面做了强霸的事,而她所做的自以为有用的欠人情的方式没能起效,夙无衣醒来的第一反应是拼着毒发而杀了她,那她就继续强霸下去。

    如她所想,夙无衣的眸子里再起了寒意,可一会又慢慢消下去了,“你所说的我都记得,你所做的我都已知。既是要相处一段,有些事情还是要说清为好。”

    这是在讲和?林千蓝道,“你说。”

    夙无衣问道,“你既无龙族血脉,为何要修炼龙族的功法?”

    为什么要修炼?林千蓝总不能跟夙无衣说她修炼出了元力,需要体质跟得上吧,可体术功法太多了,不修炼龙族的功法也行。

    她那时没有师父修为还低,不敢露富去坊市购买功法,又没有贡献点去藏书阁里找,正好腾二有,不用花灵石,还有个龙族的大名头,那她就拿来修炼了。

    “事有凑巧。但我修炼时并不知道龙族功法还有这种缺陷。”

    又传音给腾二,“腾二,我没怪过你,功法是我自己选择修炼的,好的坏的后果都由我自己承担。”她发现某些时候,腾二也是很敏感的,需要她顺毛。

    而且她说的是实话,腾二和穆昶都没说一定要让她修炼这个功法,是她自己选定的。

    腾二感动地直想呜呜,不想让一只孔雀看了笑话去,它忍了。

    夙无衣道,“影虫的事是我欠了你的情,我要向你道声谢,还有此处……”他望了眼外面,“此处是你的人情,我不想欠下。”

    夙无衣这是要跟她算出个四五六来,林千蓝原以为夙无衣是不谙人间世故的,却是她想当然了,“你也能看出来,我是有意做的这些事。你帮我度过了这段时期,这些事都是我所做的补偿。”

    “此事两抵。”夙无衣目光再一凛,“你虽事出有因,但你对我下毒的事,我并不会就此算了。”

    若是夙无衣说下毒的事就此揭过,林千蓝要怀疑夙无衣是要埋什么陷阱了,因为跟他的个性不符。

    一边说欠下人情,一边说不揭过,跟她听来的夙无衣的行事做法一致。

    可林千蓝要的就是揭过,她心里是不想与夙无衣杀个你死我活的,“我给你下毒是情非得已。你要怎样才能就此揭过?”

    若真是夙无衣不依不饶,她也不会再手软。

    夙无衣沉思了一会,“此事容后再议。”

    看来有回旋的余地。“好。若是你有什么事需要我去做的,我会尽量去做,需要什么东西也行,我会帮你取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