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三十一章 讨她的命
    还是针对她一个人的音攻!

    林千蓝的识海动荡,但她的神魂有元力保护,箫声没能攻击到。

    神魂没事,可识海动荡让她头晕了一会,飞剑飘忽。

    “老大!”箫声跟传音一样,只针对林千蓝一个,腾二并没有听到,它看到的是林千蓝的异常。

    林千蓝面色沉下来,“有人偷袭,你准备好。”

    心念一动,蓝绡纱挡在身前,隔绝了部分箫声,林千蓝识海的波浪起伏趋。

    不远的半空中,显现出一个白色身影,羽衣华裳,斜持竹箫,细密的箫声便传自他的唇间。

    离得近了,箫声化成千万个无形的针,直刺向林千蓝的识海。

    空间波动一起,便在腾二的神识下,白色身影现身的同时,腾二叫道,“老大,孔雀妖!”

    夙无衣踏空傲立,持白竹箫于唇间,幽蓝的眸子里透出森然霜冰!

    腾二的尾巴一摆,数道风刃就甩向了夙无衣。

    一道光环从夙无衣羽袍上波出,快如闪电,迎向风刃,二者速度都快,一出即遇,光环穿过,风刃碎成齑粉!

    惊住了腾二,它的风刃被人挡住过,但从没消散得这么彻底过!

    林千蓝站在飞剑上,看似什么都没做,实际上她的识海成了一个战场!

    因林千蓝并没有契约蓝绡纱,蓝绡纱的结界功能不能全部发挥出来,蓝绡纱只减弱了音攻的效果,无形的针进入识海后被林千蓝聚起的元力屏障拦下。

    是林千蓝没料到夙无衣的攻击手段会是音攻,一时措手不及,失了先机,没能把音攻之效阻在识海之外。

    腾二出手,夙无衣分心,箫声弱了一瞬,林千蓝趁机在识海外再竖一道元力屏障。

    腾二首招失利,只有林千蓝一人能听到的箫声更急,无形的针已密成针网,似要化成实质。

    双重的元力屏障下,箫声再没能起到一开始的攻击效果,最多让林千蓝的识海起些许波澜。

    在风刃被消解成齑粉后,腾二迅速聚起了可攻可禁锢的风障,从四面八方往夙无衣围去。

    又是一道光环波出,风障风刃的下场好些,弄了个四分五裂!

    腾二吃惊不,“老大,他的双色神光能刷法术!”

    按双色神色只能刷法宝,可夙无衣的双色神光连法术都能刷无效了,而且是越阶刷!

    这让它怎么打!

    法术是用灵力施放出来的,能刷法术也就是能禁灵力。

    “腾二,你先回去。”腾二是灵体,在能刷灵力的神光下讨不了好,林千蓝怕夙无衣再给腾二一下子,把腾二给刷没了。

    腾二不是个逞强的,身子一扭,进了浮音宫。

    夙无衣见林千蓝能能动了,知道音攻不能再对她奏效,白竹箫从唇边放下。

    灵力不能用,林千蓝还有元力,御雷魔杖拿在手上。

    刷!眼前彩光一晃,林千蓝手上一空,御雷魔杖就到了夙无衣的手里。

    腾二看了个清,急道,“老大!孔雀妖隐藏了实力!他是三色神光!”刷走御雷魔杖的神光除了青黄两色外,还多了个白色!

    三色神光!

    孔雀一族能进阶一色神光的都属有天赋的了,成功进阶两色的是有天赋一员的佼佼者,进阶三色的,最终都会晋升成九阶妖兽!

    三色神光不止是法宝,连灵力都可刷!神光一出,法术消散!

    怪不得破了腾二的风障,夙无衣之前不知用什么秘法把白色神光隐藏了。

    林千蓝当即立断,瞬移!

    先跑了再想办法!要是等夙无衣对她一刷,她的灵力被禁,到时想瞬移都不成。

    为了保险,瞬移后变个方向再瞬移,到了几百里外。

    不是林千蓝的灵力精纯,一个初入金丹不久的修士是做不到连续长距离的瞬移的。

    林千蓝落在了一个大树的树顶。

    环顾四周,不是险境凶地。

    她重新御上了飞剑,选了个向夙血山脉外围走的方向飞去。她最得力的法宝没了,这会可不敢往夙血山脉内圈闯,里面不乏七阶以上的高阶的妖修。

    腾二问道,“老大,你的御雷魔杖不要了?”

    腾二这话问的,她怎么会不要御雷魔杖,“要。”可怎么要这事太棘手,“得先想个办法对付夙无衣的三色神光。”

    三色神光一刷,什么法宝法术都用不了,她怎么要?

    她并不担心御雷魔杖会被夙无衣抹了神识,经苏合坤强抢她的魔杖事件后,她已经确定了,只要她活着,御雷魔杖就是她的,谁都抢不走。

    至于她死了御雷魔杖归了谁……她都死了,管那么多干嘛?她只会尽力让自己不死不就行了?

    “老大,孔雀妖怎么是三色神光?”

    “我还想问你呢。你不夙无衣是进阶第二道神光吗,是你当初看错了?”

    腾二也疑惑,“我没有看错啊,孔雀妖在水里的时候,他的羽毛上是只有一道青色的光。”

    “主人,腾二没看错,夙无衣在进阶前是一道神光。”

    离开夙昔谷后,林千蓝让芷音回了浮音宫,刚才想出来帮忙,林千蓝没让她出来。

    “哼哼,还用你。”腾二不想领芷音的情,不过没像以前一样对芷音丢白眼。

    林千蓝道,“那是夙无衣一次进阶成功两道神光。”脚下飞剑一晃,“不会是我给他的万年松针精萃造成的吧?”

    “啊,不是吧……老大,我找到了,传承里有记孔雀一族一次进阶两道神光的,可很少很少。能进阶成功的也很少很少。”

    “主人,可能真跟主人给他的万年松针精萃有关。夙无衣才七阶,一次进阶两道神光会损伤本体,松针精萃正好能修复他本体上的伤。”

    反扑倒卫士成了补刀能手。

    芷音的话成功地在林千蓝心口上补了一刀。谁让她瞎大方了,五滴足足的了,还非得再给五滴!

    可她这心,却一点都不后悔,不是她有做过的事不后悔原则,单可能因她夙无衣才进阶成功两道神光这事,她也不后悔。

    反而有庆幸,庆幸她多给了五滴。

    被夙无衣追杀了,她还有心为他进阶的事庆幸,大约是她对夙无衣因掺杂着欲的朝夕相处而生出心思了。

    她还有个期许,在她瞬移前收起的飞剑的当口,夙无衣没有再给她刷一下子,是否只为了出口被她下毒还霸住好几个月的气,而不是真要她的命?

    要是她她也不容易咽下这口气,何况是生性孤傲的孔雀妖!

    这不,毒一解就来找她出气了。

    她慢慢赶路也是在看夙无衣在解了毒后,会不会追来找她出气。

    所以在夙无衣把她的御雷魔杖刷走后,她先想的是避其锋芒,而不是留下与他死拼。

    “老大!孔雀妖!”

    前方空间波纹振动,夙无衣拦在了当空,不给她反应的时间,神光光环再出,林千蓝脚下的拭夜剑缩回原形向下落去。

    林千蓝身形晃了下,临空站住,抛出的千丝缠伸出了一根软藤缠住了拭夜剑。

    眼前彩光一晃,千丝缠成了藤团,伴着刚拉上来的拭夜一起往下掉。

    白影划过,千丝缠和拭夜到了夙无衣的手上,白影是根白色的孔雀尾羽,化成了一根羽绳卷走了千丝缠和拭夜剑。

    “老大,孔雀妖用的是双色神光。啊,我知道了,他的三色神光不能老用!”窥到了三色神光的使用缺陷,腾二在浮音宫跃了跃,想出来帮忙,可没得到老大的允许,没敢直接出来。

    三色神光一刷,法宝直接进了夙无衣的手,双色神光刷的法宝是让法宝失去效能。

    对林千蓝来并不是个好消息。

    是她想错了,夙无衣不是有意放她离开,而是他不能阻止她的瞬移!

    什么庆幸,没了。

    大约有的心思,消了。

    还是做过的事不后悔,但不再想别的。

    林千蓝与夙无衣遥然相对了一眼。

    林千蓝沉声道,“夙无衣,好歹认识一场,在动手前是否要把话清楚?”

    收起了千丝缠和拭夜,夙无衣没再动手,持箫而立,面色冷厉,“你强入夙昔谷,轻薄于我,下毒钳制,任你妄为,还妄想我就此罢休!”

    “你的向我讨要的东西,是我的命?”林千蓝心里泛了空。

    夙无衣眯了下眼,寒意尽出,“我过不会太久,自会向你讨要。”

    林千蓝笑了下,“原来,你想要的真是我的命啊……我还以为我想错了。这么,你这三个多月来都是在忍辱负重?你隐藏实力,向我示弱,只为了得了解药后杀了我?

    夙无衣半垂了眼。

    不屑回答?林千蓝竟有心觉着他下弯的两弧羽睫还是很好看,她这是心大呢,还是有了‘纵欲’过多的后遗症了?

    “你问我是否愿意留在夙昔谷,也是假的了?是想让我以为你对我起了心思,不会怀疑你对我有杀心,只为了怕我怀疑你了不给你解药?”

    夙无衣的两弧羽睫抬起,“你下毒于我,还待怎样。”

    “是啊……我还能期待你怎样……”林千蓝挑了挑一边眉梢,“是,我是给你下了毒,也轻薄你了,可还不够心狠,若是我契约了你,此时我已踏在你的背上了。”

    夙无衣目光睥睨,“妄自尊大!”

    林千蓝笑道,“你是想你宁死都不会做他人的仆宠,可我就有不让你死还能让你做仆宠的方法,你敢打赌吗?”

    夙无衣终于起了怒目,“林千蓝!”白竹箫朝着林千蓝掷去。

    白竹箫除了能音攻外,还能以本体近攻,数丈长的白色竹剑横扫过来。

    竹剑虽无锋,便携带的剑气不比普通的长剑少多少锐利,过处大树尽折灵气乱流!

    林千蓝元力覆手,一拳全力挥去,白色竹剑的剑光没能靠近,还被拳力反推了回去。

    进阶到了五层的体术,媲美六阶的妖修,完全可以做到以力破法!

    这一拳,连带着崩碎了一块山壁!

    白色竹剑再扫过来,林千蓝再出拳!

    她没有了杀手锏的御雷魔杖,可不会单打独斗。

    “芷音!”

    芷音应声出来,红绡纱一分为四,朝着夙无衣缠去。

    神光出,红绡纱聚四为一,成了个手帕归了夙无衣。

    这让她用什么跟夙无衣打?跑吧先!

    林千蓝顾不上让芷音进浮音宫,奋力一拳打远了白色竹剑,趁着夙无衣刚用了三色神光,无法阻止,拉着芷音使了瞬移技。

    “老大,你难过了?”腾二没飘着,它盘着蛇尾直立在浮音宫外的台阶上,盯着同坐在台阶上的林千蓝微暗的双眸。

    林千蓝坐在最上方的台阶上,屈着腿,双手肘支在双膝上,两只手把玩着一根白色的羽翎,听到腾二问她,她没有躲闪,“是啊,难过了,很难过。我以为夙无衣是真心想跟我结成道侣的。”

    她没跟上次一样瞬移再瞬移,这次正好瞬移到了一个湖的上空,取了避水珠出来,下了湖底,找了个安全的地带进了浮音宫。

    现在她透过浮音宫看到的是暗绿色的湖水和草叶泛红的水草丛。

    腾二不知道怎么安慰老大,转转眼,想到了,“老大不是没答应吗,幸好没答应,对,还是老大英明,早就看出孔雀妖有问题,所以没有答应他。”

    林千蓝叹口气,“夙无衣是问我愿不愿留在夙昔谷,我哪能同意?就算是我真跟他结成道侣,也不会留下。”

    她再不起亢奋劲之后,对夙无衣并没有生出当初对青梧真人的爱慕心来,心思有些,可达不到愿意跟他双修的地步。

    其中根本的原因是,她不信任夙无衣。

    除此之外,她不打算要个道侣的想法没变。

    她一时**上头,应下了夙无衣:若是过了那段时间,他还愿意与她双修,那她也愿意。她在后来面对夙无衣时还有些心虚,因为她对夙无衣的感情没到那个份上。

    可话出去了她不会不作数,想着夙无衣若是愿意跟她一起走,等感情到了,她会待他如道侣。

    与她不愿意留下一样,夙无衣没有过跟她离开的意思,也没再提双修不双修。·k·s·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