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三十三章 不死不休
    个头大了,晶体的多棱形态体现的更为清晰。

    看着是透明水晶一样,以往林千蓝的神识探过去,什么都探不到,这次不是,林千蓝的神识穿透进了晶体的内部。

    密密麻麻全是闪耀的雷丝。

    吃惊倒没多吃惊,紫气珠是雷元力的集合体,长出个能贮存雷丝的晶体来能说得过去。

    林千蓝的神识很快退了出来。

    喜悦有,疑问跟着来,这算不算进阶?

    她没进阶的感觉。

    调动元力试了试,元力覆体的质和量都有提高,掐个了雷蛇出来,雷蛇又多像了几分真蛇。

    应是进了个小阶。

    林千蓝对元力又多了信心,不相信三色神光会连元力都能禁住了。

    除了元力的变化外,她的肉身上也有变化,这次的闭关,元气在经脉运行的同时,还大量进入了她的血肉内,再次给她淬了一次体。

    林千蓝归结于她的化龙锻体诀进入了第五层,肉身承受元力的耐受度增强,她又好几个月没用元气修炼过,形成了饥渴期,是以一修炼元气会大量涌进了体内。

    在肉身能贮存元气这点,她向神兽趋近。

    活动了下手脚,力量感又胜了几分。

    从青玉莲台上下来,掐了个诀,给自己做了个清洁,有些怀念在夙昔谷内每天泡灵泉的日子。

    她没有立即出关,而是练习起元力法术来,元力覆体和雷蛇术都有晋级,她需多加熟悉运用。

    特别是雷蛇术,她有一段时间没有实战用过了,雷蛇术没有她用御雷魔杖使出的雷元力法术威力大,但特性一样,都是出击速度快,留存时间短。

    快是好事,但留存时间短,让她无法进行人力操纵。

    经过两次的小晋级之后,雷蛇术出击的速度没提升,但留存的时间长了,给了她操纵雷蛇进行有效攻击的可能。

    又闭关了一天。

    她一出关,等在门外的腾二立马进来了,“老大,孔雀妖来了好几天了,老大闭关没一会他就来了。”

    林千蓝的神识放出去,看到了在湖边坐着的夙无衣。他手里拿着的不是白竹箫,而是她的御雷魔杖。

    这是在明白地告诉她,他知道她在湖里。

    看他的银发散落如瀑,林千蓝有想用手摸的冲动,好几个月的习惯,都形成反射了。

    夙无衣似是感应到了她的神识,往湖面看过来。

    林千蓝收回了神识。

    “老大,我们要上去吗?”

    “上去。看今天能不能收回御雷魔杖。”

    腾二扭身要走,“老大,我去拿玉印。”

    “腾二,这回我一个人去。”林千蓝望着湖面,再露狡黠神色,“我的体术和元力都进阶了,正愁没人练手。”

    夙无衣想要的她的命,她不给他就要不成。

    眼看着林千蓝出了浮音宫,赤手空拳地往湖面上游去,腾二像是明白了什么,“孔雀妖不是真想要老大的命,老大才没想杀他。”

    ※※※※

    林千蓝从湖里出来,夙无衣二话不说就上三色神光。

    林千蓝有备而来,她没有御空飞行,而是站在湖边,身上覆上了元力。

    神光一闪一顿,被挡在了元力之外!

    林千蓝心里有了底,元力能挡神光就行。

    但并非轻轻松松的就挡住了,元力的消耗很大。而且她这样全面的元力覆体,没有御雷魔杖在手,没法分心使用雷蛇术来。

    夙无衣没因一刷不成而停手,又一道神光施放了出来。

    再被拦下!

    林千蓝是挡下了,可元力消耗的让她心疼,元力不同灵力随时可从外界补充,她有木灵珠,不怕消耗光了,而补充元力须打坐运功。

    她的元力消耗大,见夙无衣的双唇淡了色,知道他连续使用三色神光也不是件轻松的事。

    应了她的话一样,二刷不成,夙无衣没再刷第三次。

    给了林千蓝说话的机会,“夙无衣,你也看到了,我修炼的秘术不惧你的了神光。你想出气的话,你不使用神光,我们好好打一场,我打赢了你把御雷魔杖还给我。”

    打输了再想办法,她不能不要她的东西。

    夙无衣蓝眸里有了些异色,“别想着打一场让我罢休,我与你不死不休!”白竹箫已化成了白竹剑悬在当空,虚势待发!

    跟她不死不休?林千蓝收了元力,起了拳势,对他一笑,“随你。”

    夙无衣听了后,眼里寒霜更盛,手起剑出,白竹剑绵厚的剑气压向林千蓝。

    林千蓝以拳相接。

    这一打,对比出元力晋升带来的变化了,她拳上覆有元力,一拳出去,拳力中带隐隐的雷势,出击的迅速出快了一倍,剑气被阻在了数十米外!

    剑气拳力相抵相决,湖畔飞沙走石,湖水浪涛滚滚,几息间就过了四五个回合!

    林千蓝的拳力一拳比一拳势大,白竹剑没能近得了林千蓝的身。

    白竹剑突然兵解,化成万千剑气碾压过来,剑气密而不散乱,组成重重剑气阵,带着倾山之威,要把下方事物一并碾平!

    这夙无衣是想把她压成地毯。

    林千蓝一拳之力能劈山毁山,可她不想尝试以自身之力抗一山之威,手诀动,丈多长的雷蛇带着噼啪的电光声朝着剑气呼啸而去。

    雷蛇速度快,一出便入了剑气阵,所到之处剑气尽消,剑气阵被撕开一个口子来,破了剑气阵的倾山之威。

    雷蛇穿出剑气阵后没有立即消失,林千蓝操纵着雷蛇回转来再入剑气阵,在阵内横冲直撞,转瞬间剑气被消了一半!

    夙无衣见此情景,没有去管剑气阵,而是再对林千蓝一刷!

    林千蓝身形晃了几晃,往后倒去。

    夙无衣一闪到了林千蓝的跟前,手还没触及到林千蓝,定在了当场。

    一颗碧色的珠子潜在了夙无衣的上方,在夙无衣向林千蓝伸出手时,迸发出淡色的光芒,罩住了夙无衣,让他动弹不得。

    林千蓝的快要倒的身子不倒了,一个腾跃稳住了身形。

    她是使了个诈,她也赌对了,夙无衣是亲自过来抓她,而不是远远地对她用剑。

    “夙无衣,你输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