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三十六章 锦棠真君
    不弄清是什么事,林千蓝不会轻易答应。

    若是在她能力之外,她宁愿不要这异火。

    她想要石源精火是为了跟她哥司星澜交换幽冥阴火,没有石源精火还可能找到其他的异火,不会去冒无谓的险和委曲求全。

    一旁的鹤童肃着脸道,“我家主人的名讳是锦棠。”

    锦棠真君嗔怪道,“小瑟儿,你去接新人来,又忘记先报上名号了?”

    鹤童的眼里闪过一阵懊恼,“是,主人,我忘了。”

    “忘了该不该罚?”

    “该罚。”鹤童的两只手抓住了头上青帽的两个侧边,偷瞄了眼林千蓝,没做下一步的动作。

    “小瑟儿,过来。”锦棠真君抬起了手,只见鹤童走了过去,站到了锦棠真君抬起的手掌下方,闭着眼,不大情愿地掀开了头上的青帽,把头在锦棠真君的手掌心有规律地来回蹭了四下,然后站着不动了。

    林千蓝想笑没笑出来,原来这个名叫小瑟儿的鹤童是个半化形的,头上的头发很短,是白色的,排序更像是鹤羽,头顶朝后是追风鹤特有的如鹦鹉头冠般的红色冠翎。

    让她想起了虎妖,他也是半化形妖修,不过虎妖的半化形形态里虎的特征明显,小瑟儿不摘下这顶能阻隔神识的帽子,看不出他是半化形的妖修。

    锦棠真君曲起手指在小瑟儿的额头弹了两下,“长点记性,以后再犯,就罚你一天不准戴帽子。”

    受罚完毕,小瑟儿飞快地戴了上那顶跟俗世书生帽一样的青帽,站回了云台的一侧。

    锦棠真君有空理会林千蓝了,侧靠在了云台上,“新人,你考虑好了没有?”好似他跟自家鹤童的互动是为了给林千蓝时候考虑。

    林千蓝反问,“锦棠真君可否说清需要我做什么事?”

    锦棠真君眼微挑,他的气息完全收敛后,元婴初期修士都不一定能判断出他非化神修士,此女修一个金丹初期称他为真君时很是确定,定有着不寻常的手段。

    也许她能……

    他问,“你最擅长什么?炼丹炼器还是?”

    林千蓝没太过自谦,“懂一些阵法。”

    “阵法……”锦棠真君垂眼思索了一会,说道,“这样吧,你帮我炼制一份逍清灵液算第一件事。”

    问清她擅长什么,然后找她不擅长的事让她办?什么逍清灵液,她没听说过,林千蓝道,“我并不懂炼丹。”

    锦棠真君料到她会这么说,随即道,“不懂炼丹不要紧,只需提炼出几种灵药精华,按比例配比出逍清灵液即可,不需要做炼丹的其余步骤。我不会让你白做的,除了石源精火外,我另付你报酬。”

    锦棠真君这是可着她的能力来说的……有的修士在结丹前就准备本命法宝的事宜了,提炼是炼制本命法宝的基础技能,而提炼矿物和提炼灵药有着相通之处,都是去糟粕取精华。

    她现在是金丹修士,必定会提炼技能。

    林千蓝声色不动,“还有两件事是什么?”

    锦棠真君戏谑的神情,“你不问问我会付你什么报酬?”

    “不用了。除了异火,我还没想到我缺少什么。”

    锦裳面露遗憾,不知在遗憾什么,“等你办完第一件事,我再告诉你后面两件是什么。”

    林千蓝微微一笑,“我不会炼丹,对练习炼制灵液不感兴趣,所以不能答真君的要求。石源精火并非真君所有,我大可以自取,因真君与石源精火为邻,出于尊重,我来相问一声,不是非要得到真君允许。”

    鹤童小瑟儿板着的脸上有了惊慌之色,他扭头看向锦棠真君,锦棠真君笑着给他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小瑟儿定了心,脸上的惊慌没了,重又木着脸,看林千蓝的眼神不大友好。

    “难得有人没被异火在望冲昏了头。”锦棠真君慢慢坐正了姿势,“你是怎么发现的?”

    林千蓝点到为止,“我有一个魂宠,它的神识很强。”适时地露些底牌出来,有利于达成对己方有利的协议。

    上到峰顶之后,腾二就认出了绿地这块是一件法宝,锦棠真君是呆在法宝里面。

    她没有腾二的鉴宝天赋,认不出绿地是由一件法宝变幻出来的,但在她走近绿地后,也发现了蹊跷。

    绿地里有一株白梅开得正冷艳,一树雪白,可她没闻到梅花的香味。

    在腾二跟她说绿地是件法宝后,她就长了个心眼,没跟着鹤童进到绿地内,而是站在绿地外跟锦棠真君说的话。

    她想起夙无衣说的话,说他那时是落到了石中火所在的山峰一端,之后才看到离异火不足一千米的人修的住处,人修也看到了他,人修给他做了请的手势,意思是想取走异火随意。

    夙无衣无意异火,飞走时,瞥到人修流露出难以言状的笑容。

    如此种种联系在一起,林千蓝大胆猜测锦棠真君是被困在了绿地里,能把一位元婴后期修士困住的法宝,她不认为自己进去就一定能出来。

    谁没有几件不为人所知的保命和逃离的手段?

    拥有耗费了能让一个不入流的世家,开启崛起之势的天材地宝堆起来的鹤童,锦棠真君的保命手段不会少,可他还是被困住了。

    “你的魂宠说对了一半,我是被困在了这里出不去。”

    锦棠真君手一起势,掐了一只火焰兽朝着林千蓝奔来,林千蓝没躲,只下意识地眯了下眼。

    火焰兽冲到绿地边缘,离林千蓝不足三米的地方嘎然而止,头都被挤变了形,却是出不了绿地。

    锦棠真君挥了下手,火焰兽还原成火灵气,消散开去。“我无法阻止你去取异火,可你能不能取得走,要看你的经验和胆识。胆识我给不了你,经验我有。”

    林千蓝的神识再探了下绿地,没有禁制。锦棠真君出不来,是法宝自带的禁锢之效,不是阵法。

    “你是想让我助你脱困?”

    “是有此意。”

    “锦棠真君,我不过是金丹初期,怕是帮不了你。”帮得了帮不了且不论,林千蓝不想涉入其中。

    锦棠真君被困在这里至少有十年以上,谁知道他是因何、得罪了什么人才会被困在这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