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八章 都来“合作”
    闵罗香瘴,是苍穹九洲特有的一种瘴毒,无色无味,散于云层之中,让人在无察无觉中就吸收进了体内。

    天上云层气象万千,流动不止,生息不止,含有闵罗香障的云层如苍海一粟。

    此处峰顶的云层恰是这苍海的一粟。

    峰顶没有厚厚的云团,有的是随处飘散的薄薄雾气,含有闵罗香障的就是峰顶的轻薄雾气。

    厚厚云层里也含有闵罗香瘴,但因云量大,反而冲淡了瘴气,所以说,林千蓝中了闵罗香瘴跟她从不从云层穿过没关系。

    闵罗香瘴可附着于灵气光点上,不想让瘴气入体,除非她一直开启着防御并屏息不吸收外界的灵力。

    但没必要。

    吸入进少量的闵罗香瘴后,只要远离此处,修炼时运行功法即可把闵罗香瘴排除出体内。

    修士体内的闵罗香瘴累积达到一定的量后,会发出一股极淡的沉香味。到了这个时候,用打坐的方法已不能把闵罗香瘴排除出去,需服用解毒的灵丹灵药。

    逍清灵液是其中一种。

    “林道友,一起合作?”一位穿着件破旧法衣的修士从上方落到林千蓝不远的地方。

    林千蓝谢绝。

    禇强正是她跟着小瑟儿上到峰顶时,从地下冒出来人头的那位修士。

    他还是顶着一张熏得黑花的脸,配上他带着破洞的法衣,形象不怎么好。

    “林道友先别这么快拒绝。林道友初来,怕是不了解晶尾火沙虫晶尾的难得之处,抓住了火沙虫,不一定能得到晶珠。”禇强劝说道,“独自抓捕不易阻止火沙虫自爆晶珠,林道友还是考虑一下。”

    没有跟他合作的意思,林千蓝不想留余地,“禇道友,还是各抓各的为好。”

    禇强道,“禇某本是好意,看林道友没有经验才想着一起合作,帮道友一把,既然林道友不愿意,禇某也不打扰了。”

    林千蓝淡淡道,“嗯。谢过禇道友的好意。”

    禇强看林千蓝的态度坚决,悻悻地走开了。

    “切!想占老大的便宜,还说的跟老大占他便宜一样。”腾二愤慨地在浮音宫内说道,“还好老大没上他的当。”

    腾二这脑子见长啊。

    没有谁占谁的便宜,林千蓝也没跟互为竞争对手的陌生人合作的打算。

    晶尾火沙虫数量少,获取晶珠制作逍清灵液事关身家性命,她可信不过禇强。

    腾二说禇强想占她的便宜,原因在于禇强是单水灵根,恰好峰内没有水灵气的存在。

    这里温度高,需时时以灵力护体,灵力的消耗很大。

    想要抓火沙虫,不能站在渊地顶部,要御空到离沙湖一千五百米以下的地方守着,同样不少消耗灵力。

    没有水灵气,禇强的灵力得不到外界的补充,在与他灵根相斥的火灵气充盈的山峰内部呆不了太久。

    用灵石和服用补灵的灵丹同样能补充灵力,可禇强被困在这个山峰上十一年了,灵石灵丹不是用完了就是他留了一些紧急时用,现在禇强全靠修炼恢复灵力。

    但晶尾火沙虫随时会出现,有时一连十多天都等不来一只,有时连着出现,无规律可找。

    想抓晶尾火沙虫,需要耐心地等。

    其他人能在峰内补充灵力,禇强不行,他只能上到地面上去,有可能他刚走火沙虫就出现了,前面的时间都白在峰内耗着了。

    为了节省灵力,禇强连清洁诀都省了,所以他总是顶着一张黑花脸。

    又有两个修士落下来,是钟琨和许迩,分别被困了十四年和五年。

    两人的法衣都有破损,但不似禇强那样把自己弄成了乞丐相。

    渊地深,占地不是很宽广,四个人各守一角。

    钟琨和许迩都只跟林千蓝点了下头。

    “林道友。”钟琨眼望着下方的沙湖,暗中传音给林千蓝,“那件事考虑的怎么样了?”

    她与他们三人认识后,钟琨就暗中传音给她,说他有方法能让他们一起逃脱锦棠真君的钳制,需林千蓝出大力。

    意思是她冲锋在前,去破开星月盂,他们三人在后面协助。

    她长了一幅很傻很好骗的面相?钟琨和禇强一暗一明,一先一后,都来找他“合作”。

    林千蓝正心气不顺。

    被夙无衣和他的鸟妖手下们追的易容逃遁,收异火又受挫,还被闵罗香瘴入体,她心气哪能顺?

    夙无衣追来就对她下狠手,她刚开始真以为夙无衣是想要她的命,后来才回过味来,夙无衣对她下狠手是气不过她对他下毒。

    他对她多次使用三色神光技能,是想抓住她,把她带回夙昔谷内。

    在湖边,她使了个诈佯装摔倒,夙无衣忙用手来扶,被她用定身珠定住,让她最终确认夙无衣的本意。

    她的心里一柔。

    从琉瑛界到异世,再到云琅界,她孤独惯了,与她日夜朝夕相处,还亲密接触过的,只有夙无衣。

    她与他的关系起始于阴错阳差,从不认识直接跳到亲密接触阶段,感情有,但不深。

    夙无衣是怎样孤傲的一个人,在他没醒来之前,她都了解的七七八八了。

    她本以为这样开始的感情不会得以延续,所以走的潇洒。

    解毒后本该只找她算帐的夙无衣,却挂着孤傲的表相,做出了别扭的挽留她的举动。

    可以说,从那一刻起,她在心里默认了夙无衣是她未来的道侣,若是夙无衣要她兑现之前的承诺的话。

    唯一的道侣人选。

    她心里刚起了些许躁动,接着被一群群的鸟妖给围追堵截的起了烦劲。

    要不是看在夙无衣的份上,她一定杀得这群不分好坏的扁毛鸟见她就吓得四处逃窜,哪里会留着手,只杀了领头的几只?弄得她怕一群三阶妖兽似的。

    “林道友?”是钟琨,见她好一会都没回音给他,再传音问,“此事宜早不宜迟。”

    气虽不顺,林千蓝的声音依然平淡,“钟道友,你们这么多年都没能成功脱离锦棠真君,怎么能说我就会成功?”

    钟琨胸有成竹,“此事天时地利都有了,只差人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