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三十九章 正好顺顺气
    “人和指的是我了?”林千蓝问道,“什么天时地利?”

    钟琨唏嘘道,“若是一年多前遇到林道友,我还毫无办法。我们是一年前才找到的这处破绽,只可惜我中毒已深,实力剩下不足两成。

    禇强不用提,他最多还有一成的实力。许迩则只余五成。此处阵眼需以力破除,我等要动手连一成的把握都没有。

    林道友刚来,闵罗香瘴初入体内,实力还不曾受影响,我有八成的把握林道友会成功。”

    许迩和禇强两人是金丹初期修士,钟琨的修为在四人里最高,是金丹中期,两成的实力远不如全盛期的金丹初期林千蓝。

    有星月盂的掣肘,他们三人不能离开这个山峰,体内的闵罗香瘴堆积,制作好的逍清灵液要紧着锦棠真君服用,剩下的由他们分配。

    服用一次逍清灵液可清除七天里入体的闵罗香瘴,若是体内没有闵罗香瘴,可保七天内不让闵罗香瘴入体。

    闵罗香瘴是种特别的毒瘴,它进入体内后,会驱逐灵力以自身替代,在替代的过程中,修士的灵力水平不断下降,其他方面都不受影响。

    等闵罗香瘴全部替代了灵力后修士才有生命危险。

    整个替代的过程很漫长,在这期间,只要远离闵罗香瘴所在区域,服用解药就能化解危机。

    钟琨三人受制于人,做不到远离。

    火沙虫数量少,制作的逍清灵液不够分的,体内的瘴毒不能及时排除出去,久而久之,三人的体内都积累了大量的闵罗香瘴,实力逐步下降。

    林千蓝回传道,“你确定我破开星月盂后,第一个出来不会是锦棠真君?”

    “这我保证,我跟许迩都可发心魔誓。我与禇强的意见往往相佐,为了不走露消息,这事就不跟禇强说了,等星月盂一破,他自会见机行事。”

    林千蓝没有答应,“我需要时间考虑考虑。”

    前提是她也成了星月盂中星的一员,她首要考虑的是恢复自由。

    但她没有踏入绿地,不受锦棠真君的制约,她跟锦棠真君做的是交易。

    她不需要逃,所以钟琨的提议对她没有好处,还有让她跟锦棠真君翻脸,影响她取走异火,她不会答应。

    锦棠真君的神识能出去,在他的神识屏蔽下,她与锦棠真君做交易的事没让钟琨三人看到,三人都以为她是新人——星的新成员。

    前提成立的话,她所考虑的恢复自由的方式,也不会是为他人冲锋陷阵。

    她说的考虑考虑是基于另一个角度。

    她跟锦棠真君的交易是帮他脱困,锦棠真君说等时机到了,会告诉她具体怎么帮他。

    锦棠真君跟钟琨都说找到了星月盂的破绽之处,钟琨跟她说了破绽在哪,锦棠真君没说,会不会两人其实找到的是同一处?

    怕林千蓝考虑后一口回绝,钟琨略带焦急,“林道友,这事不能拖,要是让锦棠真君发现了这处破绽,他会想办法堵上的。等到那时,我们四人就是死路一条。”

    林千蓝最不喜别人的逼迫,声线更淡,“我说过需要时间考虑。若钟道友不放心,我可发誓不把钟道友两人想做的事宣扬出去。”

    钟琨知道是自己一时心浮气躁了,“抱歉,林道友,是我急躁了,林道友谨慎些是应该的,不过此事宜早做决定,我等林道友的好消息。”

    林千蓝随意应了声。

    两人是传音,当林千蓝把钟琨的话传给腾二时,腾二不忿,“老大,考虑了也不能答应他,他们两个是想骗老大跟绿地关着的那个锦棠打架,好趁着你们打架的时候逃走。哼哼,三个都想骗老大。”

    林千蓝对近一段的腾二要刮目相看了,这都学会分析了,本着对腾二少夸多教育的原则,说道,“这事你说对了一半。

    他们三个其实是一伙的。钟琨说他跟许迩发心魔誓,落下了禇强,又说他跟禇强关系不好不告诉他,让我麻痹大意,以为三人间关系不和,对只剩下一成实力的禇强不加防备。”

    一番话说得腾二直愣眼,“他们想阴老大?”立了竖瞳,“老大!我出去杀了他们!”

    峰内炽热,火灵气异化才得以形成了石源精火,可异火化的灵气对腾二的灵体不利,所以腾二一直呆在浮音宫里。

    “费那事干嘛。”林千蓝的情绪里带着一丝残忍的快意,“让他们留在这里,带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死了的恐惧感活着,不比杀了他们更好?”

    她可没应下不把星月盂有破绽的事说出去,到时拿这事跟锦棠真君换些好处,让他把他的人看牢些。

    他们都费了不少工夫想阴她了,她不回报些东西给他们怎么行?

    正好顺顺气。

    “老大!有动静了!”腾二大叫道。

    林千蓝一喜,她在这里等了两天了,枯燥乏味的很,终于等到了。

    顺着腾二的指示方向,看到了沙湖里有个细微之处的沙粒流动的比周围区域快点,是火沙虫要破沙而出的迹象。

    “腾二,火沙虫不惧灵力,你不用出来了。”

    晶尾火沙虫有破法能力,能穿透法术变幻出的东西,抓它要用法宝,还得是炼制用的材质防御一流的法宝。

    林千蓝准备了鳞甲盾。

    “老大,我要试试。”

    林千蓝没有不允许的道理。有关晶尾火沙虫的种种,都是听来的,亲身实践过才知火沙虫能力的深浅。

    腾二不试,她也会掐几个土盾冰盾的试试。

    “老大,我总觉着在哪里见过长着晶珠的虫子。”腾二没接着这个话题说下去,又大叫,“老大,来了!”

    沙湖里的沙子猛得向下一陷,一道流光从沙湖一处红色沙子里窜出。

    腾二不比流光慢,风障化成一张透明的风网,几乎覆盖了林千蓝所在四分之一的区域,等着火沙虫自投罗网。

    风网刚成,流光就至。

    风网没能网住流光,流光的速度都没怎么减就穿过了风网,在风网上留下一个圆圆的洞。

    腾二的风障继在夙无衣的神光下失利后再受挫。

    腾二凝了不止一道风网,第二道第三道风网依然没能留住流光,不过减低了它的遁速。

    林千蓝手上也不慢,跟腾二配合得天衣无缝,鳞甲盾设在腾二第三道风网的上方,流光穿透风网后一头扎在了数十丈大小的鳞甲盾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