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四十三章 本性难安
    大树枝有十五六米长,四五米宽,两端都是平的。

    与其大树枝,不如是是从一只巨型章鱼身上砍下来的一截触手,不同大的盘状物罗列在它暗红色的表面上,没有枝杈叶子,也没曾有枝杈叶子生长过的痕迹。

    林千蓝见过不少外形怪异的妖植,论怪,大树枝不是最怪的,可要论观感,这个大树枝给她的感觉跟她见过的妖植都不同。

    盘锯在大树枝周围的红雾颜色要更红一些。

    不同亮度层次的昏红色还是昏红,模糊边界的昏暗红光易让视觉产生倦怠。

    在红雾里走了好长一段,知道红雾有阻隔神识的作用,在红雾中神识探察的范围和穿透力都大打折扣,红雾越浓对神识的阻隔作用越大。

    大树枝周围的红雾最浓,她的神识被反弹了回来。

    “老大,是个树枝。”腾二的记忆里没有大树枝的资料,可它有天赋能力,辨识出是种植物,“欸?没有灵气波动,不是妖植……啊!它活了几十万年了,不会是普通的树!老大,这个树枝不像是云琅界面的东西。”

    不是云琅界面的东西,红雾疑似魔气,这截树枝会不会是流落到云琅界面的魔物?

    林千蓝跟魔气也是有缘,接二连三地遇到与魔气有关的东西。

    她站在大碗坑的边沿,瞟了眼正望着坑底不断扭动着身子的腾二,从它的眼里散出的都是兴奋劲。

    想起师父揶揄她时过,她是有什么样的灵宠就有什么的主人,虽然她觉着该是有什么的主人就有什么的灵宠才对,但她与腾二在某些方面,比如在对未知事物的反应是一致的——充满着探索的**。

    在红雾朝她涌来时,她没有嫌麻烦,反而兴奋起来,以身试险,引红雾入体来证实自己的猜想。

    至此,她对自己的本性有了更进一步的认识,她的骨子里有着不偏安于一隅的因子,不会止步在一处,也不会为谁止步。

    眼光再移向坑底的大树枝,笃定道,“锦棠真君引我下来的目的应该跟它有关了。”

    腾二问道,“老大,那个锦棠真君不怀好意,你怎么还听他的?”

    林千蓝已感受到从坑底升起的异常的土灵气,“不是听他的,他的石母的事应当是真的。锦棠真君没怀多少好意,也没针对我的恶意,他放下饵随我选,我自己选的来找石母。”

    她想要得到石源精火,不能直接契约,只能选用土属性的灵物盛载的方式。

    她也可以选到其他地方寻找土属性的灵物,还不用再受闵罗香瘴的入体的侵害,但石母或同等级的灵物不是哪哪都有的,无目标的寻找是最笨的方法,有腾二帮忙,也不是十天半个月能找到的。

    除非她回到仙京城,别的不敢,土属性极品灵石一定能买到。

    一来一去的,嫌麻烦是一个,林千蓝也不想留墨一个在这里。

    做为异火的临时盛载媒介,极品灵石当然比不过石母,有近处有好的,她怎么会舍近求远去寻个次好的来。

    她不在乎锦棠真君的目的是什么,她只在乎自己的目的。

    危险一定有,但也有对她有利的一面,沙湖阻挡了神识,她不必心的留后手。

    她拿出了御雷魔杖,踏着那件云朵状的飞行法宝,载着腾二一起往坑底飞去。

    飞得近了,红雾对神识的阻隔力下降,林千蓝落在大树枝上的神识没有被反弹回来,落在了大树枝上面的吸盘状物上。

    有的吸盘是展开的,上面有无数个密如蜂窝的孔,有的吸盘是合着的,咬合的很紧,看不到里面包裹着什么。

    在云朵法宝快接近坑底时,有个合成一团的吸盘猛得展开,一道流光从里面脱出,瞬间穿透了云朵法宝,冲向林千蓝。

    暗红色背景里闪出蓝紫色的光芒,比流光快。

    在流光脱出吸盘的同时,林千蓝释放出雷网,网住了流光。

    清晰耀眼的雷光刺破了四周昏红,雷光周围的红雾都淡了些。

    魔气最怕什么?是雷!

    雷光有净化作用,所以雷光周围的红雾变淡了。

    红雾含有魔气的又一例证。

    伴着雷光击在血肉上的嗞拉声,焦糊味中杂着一股烤肉的香氛,晶尾火沙虫成了烤虫!

    “叭!”晶尾火沙虫的晶珠爆开,化成的红烟归于红雾之中。

    这是林千蓝在峰内渊地没有使用御雷魔杖的原因之一,想的就是使出雷元力可能会爆了晶珠。

    她杀了晶尾火沙虫,晶尾火沙虫也破坏了云朵法宝的防御,林千蓝只得收了云朵,踏空而立。

    她想念她的拭夜剑了。林千蓝脑子活动着,手上也活动着,布下了鳞甲盾。

    “真是红虫子的老窝!”

    腾二一句话了,有十多个吸盘几乎同时展开,晶尾火沙虫从不同的方向袭向林千蓝!

    鳞甲盾变幻成四面数丈的甲盾,迎向四方的流光。

    雷光乍闪,流光遇雷光冒出红烟。

    腾二没有躲回浮音宫,而是叫了声“来得好!”使出一个超大个的风暴卷来,呼啸着卷向流光。

    风暴卷靠的不是灵力本身来对敌,而是它靠速度为胜的绞杀力。

    风暴卷的转速比晶尾火沙虫的遁速快,由速度快带来的强大的绞杀力是的晶尾火沙虫无法抗衡的。

    晶尾火沙虫一被卷进风暴内,便无法逃遁,不多久便失了光芒。

    流光一被卷进风暴内,不多久便失了光芒。

    腾二终于雪了前耻,“哼哼!一只虫子而已,真当你腾爷爷拿你们没办法了,哼哼!”

    一旦不在乎晶珠爆不爆,晶尾火沙虫不再难对付,只要破了晶尾火沙虫的速度,杀它不费多少力气。

    “叭!”又一个晶珠爆开,红烟窜起。

    “叭!”

    “叭!”

    红烟连连升起。

    御雷魔杖对付晶尾火沙虫省事省力。

    晶尾火沙虫不是混不怕死的,它们也有危险感知,同伴的肉香味让它们掉头逃遁。

    林千蓝不是来杀晶尾火沙虫的,没有追。

    靠近之后,腾二确认了,“老大,石母在大树枝的底下!在大树枝的中间!”

    离大树枝近了,神识受红雾的影响更,林千蓝也看到了大树枝下方有一块黄色的不规整石块,她没见过石母,可从石块周围环绕不散的土灵气可知是件土属性的宝物。

    不好!林千蓝刚觉察到点什么,身上便一凉,有不明的东西进到了她的体内。·k·s·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