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四十五章 鬼魇兽
    肉包子主动提起,说明她的直觉没错,是有一个神识看不到的东西进入了她的体内。

    腾二虽没打够,但老大的话要听,收了风刃,盘在林千蓝面前,横眼看着肉包子,这一停下,它想起肉包子的本相了,“老大!它是鬼魇兽。”

    鬼魇兽是介于妖兽和鬼物之间的一种生灵,它有形有影,却能跟无实体的魂魄一样隐入任何物体内,吸收所有的阴气、煞气进阶。

    林千蓝打量着这只带着喜性的大号肉包子,跟资料中描述的阴气森森的鬼魇兽对不上号。

    “你是星月盂的器灵。”林千蓝不是问,而是肯定的语气。

    鬼魇兽能隐入任何物体,也就能融进法宝内。

    有器灵的法宝要比没有器灵的法宝的性能提升许多,一个好的器灵甚至能让法宝提升一倍甚至数倍的性能。

    理论上说,灵器以上的法宝都能产生器灵,但真能先天形成器灵的万中无一,而且能形成的器灵大都不过是产生了灵性,需蕴养几十年甚至几百年才可能升级成真正的器灵。

    但先天形成的器灵有成长性,连带着灵器也成为了成长型的灵器,潜力无限。

    灵器先天形成器灵的机率太小,大多数有器灵的灵器都是后天融入的。

    抽取妖兽的神魂融进灵器内是最常见的,所以腾二以前冒充器灵才没引起多少人的怀疑。

    但以妖兽的神魂做器灵不仅融入失败的机率在,提升的法宝性能也很有限。

    好处是,抽取妖兽神魂充当的器灵即融即能提升法宝性能,无需蕴养。

    除了妖兽的神魂外,还有一个器灵的备选——鬼魇兽。

    鬼魇兽的灵智高,而且它有实形能成长,用鬼魇兽做器灵,即能随融随用,又有先天器灵的成长性,是最好的器灵选择。

    天生的器灵说的就是鬼魇兽,它本身没什么能力,隐入什么物品里就能操纵这种物品,隐入大石中,能操纵着大石起落,以力御敌。

    这样的鬼魇兽融入法宝,能发挥出法宝百分百的能力,而且不论法宝的品阶都能操控。练气期修士拥有高阶的法宝因灵力灵识所限,也无法御使,若是此法宝有鬼魇兽做器灵,就没了这个限制。

    但鬼魇兽非常稀少,又擅于隐藏,难得一见,更别说抓一只做器灵了。

    林千蓝不相信锦棠真君只凭着峰顶聚成了石源精火,就能判断出阻隔神识的沙湖下方可能有石母的存在。

    被她收进素镯内的石母证实了锦棠真君的话,他一定是用其他的方式知道了这块石母的存在,或许他亲自下来过,因某种原因没能收取走。

    在腾二唬出鬼魇兽之后,芷音就传音给了她,说是鬼魇兽的神魂上有器灵的印记,尽管印记只剩下了半个,但还是能看出来。

    鬼魇兽难得,能舍得融入鬼魇兽的法宝一定不凡,而不凡的法宝她见到了一件,就是能困住元婴后修士的星月盂。

    分析后得出的结论,这只鬼魇兽是星月盂的器灵。

    腾二之前光想着打架了,这才细看了,“老大,它是个半器灵。”

    鬼魇兽听到器灵一词,情绪变得激动,肉包子身子跳了几跳,“什么器灵!我才不要当器灵!你们休想抓我回去!”

    还是个出逃的器灵。

    做器灵比跟人契约当灵兽还不自由,没有鬼魇兽会甘心做器灵,但被打上器灵印记后,鬼魇兽的性命与法宝休戚相关,不想做器灵也得做。

    一个有灵智的器灵比一个傀儡器灵要有用的多,一般不会把鬼魇兽的灵智抹去,这只鬼魇兽就没被抹去灵智。

    “不抓你回去也不是不行。”林千蓝转了转手里的御雷魔杖,“要看你合不合作了。”

    鬼魇兽的话引起了腾二的共鸣,它在云琅界游荡的时候,有过不止一次被人修追捕的经历,差点成了器灵。腾二传音问林千蓝,“老大,我们要抓它吗?”

    林千蓝回传道,“看情况。”她可没那么大度,会抹消鬼魇兽操纵着烟龙袭击她的事。

    血色烟龙跟周围的红雾同出一源,若是她被烟龙击中,红雾大量冲击进她的体内,可能会造成不可逆的后果。

    不是她的雷元力克制红雾,此时她大概跟许迩一样了。

    鬼魇兽盯着林千蓝的御雷魔杖,深怕应不及时她放出雷网,忙不迭道,“我合作,我合作。”

    “合作最好。”林千蓝冷冷地再问,“你是星月盂的器灵,是怎么离开星月盂的?”

    有御雷魔杖镇场,鬼魇兽老实答了,“我以前是星月盂的器灵,是主人,不是了,是前主人带我来到下来的,我躲到了这截血炽木里才没被前主人抓回去。”

    腾二再绕着大树枝转了圈,“你怎么知道它叫血炽木?它是从哪里来的?”它翻遍了记忆,都没有关于这个大树枝的,也没找到血炽木的名字。

    鬼魇兽道,“我附在它身上就知道了。”

    鬼魇兽的能力也有大小,普通的鬼魇兽只能隐入在死物上,比如石头、制作成器皿的木头、法宝等,能力强的鬼魇兽能隐入妖植妖兽身上,跟附身相像。

    附身到活物的鬼魇兽会复制到所附之物的记忆。

    鬼魇兽复制到了血炽木的记忆,不是血炽木在它附身时还活着,就是曾是活物的血炽木在它死之前,记忆被封存在了树体内,被鬼魇兽得到了。

    鬼魇兽又道,“血炽木不是生长在云琅界的,它是魔植,这截木头是血炽木主枝上的一截。”

    真是魔植,那红雾……“从血炽木里释放出来的魔气污了这里的灵气,就变成了红雾。”林千蓝道。

    鬼魇兽道,“是魔气……”

    不是林千蓝所猜的血炽木在死之前封存了记忆,而是血炽木木体有自动记录它周围发生的事的能力,刻录在木纹里的记录被附到血炽木上的鬼魇兽复制了去。

    这截血炽木里含有血炽木的魔晶,在流落到云琅界时魔晶破裂,里面的魔气慢慢地逸散了出去,散开的魔气附在云层里,形成了闵罗香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