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四十七章 魔种
    “你怎么知道?”鬼魇兽张着嘴没合上。

    “真丑!”腾二斜眼夹着鬼魇兽。

    这只鬼魇兽长得真不怎么第,大体像个压扁的海狸鼠,肉包子模样有喜感,但没有美感。

    它的嘴巴长在肉包子身子的半腰,身子扁,嘴巴更是扁成了一道缝,张着嘴就像是在肉包子上割开一道口子,委实很丑。

    “我老大怎能不知道?连我都知道。那五个人都是星月盂的星,他们都听那个锦棠的,他们下来到这里来,不就是为了抓你吗?

    星月盂要不是他的,他干嘛抓你?不是他的法宝,他抓了你这个器灵也契约不了星月盂。”

    鬼魇兽还在疑问中,“不能啊,你见过我前主人了,怎么没有被星月盂困住?”

    腾二对它翻了翻眼,“我老大没被困住是我老大厉害,那五个人被困住是他们没本事。”

    鬼魇兽不想得罪腾二,又很想问清,“可前主人都快到化神了,你老大才金丹。”

    “跟修为高低有什么关系?”腾二晃了几下头,“我老大靠的是脑子,脑子,知道吗!”

    听腾二别人没脑子,林千蓝真是无言以对。

    鬼魇兽声争辩,“可前主人也很聪明啊。”

    林千蓝道,“是你的前主人力不从心。”

    她从一开始就对锦棠真君所的话存着几分质疑,他被星月盂困住了,的太过轻松,虽也可解释为他的心境坚定,但也是有着其他可能,比如,他并没有被困住。

    可钟琨三人信誓旦旦地锦棠真君在他们来之后的十多年里,的确没有出过那块绿地,尽管他们只是锦棠真君的附从,但与锦棠真君是以星月盂相关联的,锦棠真君要是离开绿地,他们一定会知道。

    还有个可能,锦棠真君被星月盂困住了,是他自己把自己困住的,难以理解他的这个做法,但这个可能是存在的。

    见到了星月盂的器灵鬼魇兽,锦棠真君是自己困住自己的可能性更大了。

    她没想过是鬼魇兽把锦棠真君困在星月盂内的,虽鬼魇兽是星月盂的器灵,能完全操探星月盂。

    但星月盂的主人是锦棠真君而不是鬼魇兽,鬼魇兽对星月盂的操控权是锦棠真君给的,他也能取消。

    鬼魇兽想到这位女修连魔气都不怕,又觉着没有被星月盂困着理所当然了。

    腾二不耐烦道,“肉包子!叫你拿出魔晶就快点!别以为给你几分好颜色就以为我们好话!”

    鬼魇兽哪里想给?但瞥到女修手里的那根木杖,想到让它震颤的雷网,还是乖乖地张开嘴巴,吐出一枚墨绿色的椭圆形晶体来。

    腾二尾巴一动,把这颗足有一捧大的魔晶卷给了林千蓝,“老大,我知道了,我讨厌的气息就是魔气!红雾里的不是太讨厌,魔晶里的魔气最讨厌!”

    椭圆形的魔晶上有道的裂痕,有几丝暗红色的雾气往外冒着。

    魔晶拿在手里一会,林千蓝丹田里的紫气珠动了动。

    她心下也一动,魔晶对紫气珠有用?

    想了想,她从素镯内找出一只玉盒来,把魔晶放了进去,用一个封印灵符封好,收进了素镯里,而不是浮音宫。

    她可不想让魔气污了浮音宫里的灵气。

    从鬼魇兽的回答里,她想了更多。

    苍穹九洲云层里的闵罗瘴气早就存在,不会单是血炽木的魔晶造成的。

    虽云琅界面没有能吸收魔气的生灵,魔气不能消弥,只能是从一处排除到另一处,会一直存在。

    但苍穹九洲多大,一枚魔晶做不到污了那么多处云层。

    除了血炽木,还有其他的带有魔气的东西流落到这里来。

    有仙遗战场是仙与魔大战的地方,而仙遗战场的入口就在苍穹九洲,难道这些带有魔气的东西,包括血炽木是从仙遗战场里流落下来的?

    “哈哈……”腾二那边大笑起来。

    原来是鬼魇兽变了模样,从肉包子变成了立着的鸡蛋。合着鬼魇兽把魔晶横放在肚子里,撑成了肉包子模样。

    鬼魇兽被腾二笑得窘在半空好一阵子。

    然后,鸡蛋形的鬼魇兽左突突右摇摇,再变了外形,变成了一只有着四条短腿的兽,这形象,更相像海狸鼠了,但还是个胖敦敦的。

    林千蓝也是笑了笑。

    鬼魇兽见两人的心情不错,趁机道,“魔晶给你们了,能不能帮我去掉器灵印记?”

    林千蓝收了笑,道,“在这之前,是不是先把那个东西是什么的事,先来解释个清楚?得好了,我或许……能放过你。”

    能放过它就不错了,还帮它去掉器灵印记?要看它有什么东西交换了。

    “是哎!差点被你混过关,快!那个东西是什么!”腾二帮腔道。

    老大没,但既然听了鬼魇兽的话让它停手,那个东西对老大一定重要。

    “那个东西是魔种。”鬼魇兽道,“血炽木高阶的魔植,在生机断绝之前凝成了两个魔种。”

    林千蓝点头,“一个魔种进了你前主人锦棠真君的体内,一个进到了我的体内。”

    腾二这下明白了老大为什么让它停手了,回身焦急地看着林千蓝,“老大,你哪里不舒服?”

    林千蓝淡定道,“没有哪里不舒服,知道是什么东西就好办了。”

    老大淡定,腾二安了些心,再转向鬼魇兽,“好你个肉包子!竟敢阴我老大!”

    鬼魇兽委屈道,“不是我干的。魔种会自己挑选附着的对象,那五个人来的时候,魔种都没挑上他们。”

    腾二不吃它这套,“你的等于没,魔种是什么东西?快个清楚!”

    鬼魇兽道,“我也不知道魔种是什么东西,只知道魔种进入附着对象的体内后会长大,会让附着对象变成魔物。”

    鬼魇兽一知半解的话让腾二刚安一点的心提起来,更为焦躁,却没再冲着鬼魇兽大喊大叫,“怎么能去掉魔种?”

    鬼魇兽声音发了怯,“我不知道。”

    林千蓝问,“魔种藏在哪里?”她再探察了一遍,还是没发现身体里多了什么东西。·k·s·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