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四十九章 防备
    峰顶有一处洼地,坡度缓,也不是很深。

    这里是峰顶变成沙石的源头,与其他地方凉意习习相对,洼地内暖意融融,越往中央走暖意越浓,直到变成了热气。

    暖意没让这片洼地长出植被来,相反,洼地内除了沙石再没有其他的点缀,干燥地让踏入洼地的人瞬间皮肤发紧。

    在洼地的中央有几块灰褐色的大石,横七竖八地摆放着。

    不要被大石不起眼的外表蒙蔽了,这几块大石不是普通的山石,而是含有硫沙焱矿的矿石。

    硫沙焱矿矿石属质地较为坚硬的岩石之一,且耐异火的烧灼,是以硫沙焱是炼制防御炉鼎的上佳材料。

    居于中央的是一块卧石,卧石上方有几眼石孔,往外散发着热气。

    晴日下,依然能看到石孔内透出的浅橙色火光。

    石孔在内部是相通的,神识下,会看到只有一个石孔内有实焰,其余的石孔透出的火光都是从这个石孔内映射过去的。

    石孔内的这束实焰就是石源精火。

    林千蓝站在离卧石有七八米远的一块较高的大石上,为收取石源精火作着准备。

    手一甩,六块银曜石分落到卧石周围的六个方位上。纯度不够的银曜石,不能用来建造远程传送阵,但用来布常用的困阵比用普通阵石布下的效能更好。

    基础困阵布好,再一甩手,十二面阵旗打入卧石上方的半空。

    这是个隔绝阵,从锦棠真君那里得来,用以隔绝来自上空的阳气。

    石源精火中含有太阳精炎产自于空中炎阳的炙照,每天都有阳气相助,太阳精炎在不可察地壮大着。

    长此下去,几百年几千年后,石母耗尽土灵气,石源精火供给不足,一消一长,到时会被太阳精炎吞噬掉。

    修士收取异火是为了辅助修炼、用来御敌或炼制灵丹法宝等,而太阳精炎火性太过狂暴,没人能收取,也没人会收取。

    隔绝了阳气,是为了不让混在石源精火里的太阳精炎得到补给。

    这还不够。

    一枚水属性的极品灵石打入了困阵内,再打入四块阵石,融合进了一个水衍阵。水克火,土又生水,石源精火是土属性异火,林千蓝选择用水灵气来辅助压制它。

    这枚水属性的极品灵石还是司星澜给她的见面礼之一。

    布下三个阵,林千蓝打了千多个手诀出去,她的手法很快,光影如飞,看着没用多少时间,却是相当耗费精力。

    为了调整到最佳状态,争取一次收取成功,她没有立即进行收取,而是盘坐在大石上恢复起了灵力精力。

    等状态调整好,林千蓝盘坐着没起来,她在等,等着最佳的时机。

    林千蓝传音给浮音宫里的芷音,“芷音,你去吧,注意不要离绿地太近了。”

    锦棠真君那边不能不防。

    星月盂的星月两字,除了锦棠真君所的他为月,其他进到星月盂内的人为星,众多星听从月的命令的解释外,还有一个释义,就是星月盂的启动及维持,靠的不是灵力或者灵石,而是靠的夜晚的星月之力。

    所以锦棠真君才会把星月盂幻化的绿地放置在上空无任何遮挡峰顶,为的是让星月盂在夜晚能充足地吸收星辰之力。

    星月之力!

    林千蓝只听某些妖修能吸收星月之力进行修炼,而星月于也能吸收转化星月之力为之所用,单凭这一点就可知,星月盂决不会是普通的后天灵宝!

    鬼魇兽是星月盂的器灵不假,但星月盂的主人是锦棠真君了,鬼魇兽没有也做不到用星月盂把锦棠真君困住,一困几十年。

    只有一个可能,是锦棠真君自己把自己困在星月盂里的,他并不是走不出来,而是不想出来。

    星月盂是件困防兼备的法宝,不是主人同意,谁都不可能进去,进去了主人不放行,想出来也难以穿过星月盂的铜墙铁壁。

    也就是,锦棠真君随时能离开绿地。

    她是派芷音去监视锦棠真君的。

    这里的火灵气太盛,腾二也呆在浮音宫里,疑问道,“老大,他身上的魔种激活了,还敢出来?”

    林千蓝道,“一般不会。他不会轻易让自己处在魔气下,但什么事都可能有万一。”

    魔种激活后,需要吸收魔气生长,而云琅界的法宝大都没有隔绝魔气的作用,有作用是极少数如星月盂此类的法宝。

    锦棠真君把自己困在星月盂内,起着隔绝外界魔气的作用,那他身上的魔种没有魔气无法生长,对他的危害就。

    腾二盯了眼站在不远处的芷音,“老大,芷音又不会打架,只会拿红纱缠人,还是我去吧。”

    芷音的实力就是浮音簪的实力,浮音簪本身不是进攻和御类法法宝,所以芷音的战斗能力弱,御着红绡纱防御行,打斗不行。

    “用红绡纱挡住足够了,只要争取到收取石源精火的时间。”

    锦棠真君是位元婴后大修士,林千蓝在他鼻子底下把异火取走,锦棠真君哪能容忍。

    鬼魇兽过,锦棠真君是最早发现这束石源精火的,他下到地下是为了寻找能生成石源精火的宝物,结果找到了血炽木。

    他为了取得石源精火,被魔种附身,不得不自我困守在峰顶二十多年,付出这么高昂的代价,怎能甘心把石源精火拱手相让给他人?

    不是这异火是多了不得的宝物,而是这股心气不好平。特别是她是个金丹,而他是个元婴后大修士,她成功了,他的脸面哪里有?

    林千蓝跟锦棠真君打了几次交道,他给她的观感很好,呆萌的鹤童瑟儿为锦棠真君加了好多的印象分。

    但愿是她以恶意揣摩了锦棠真君了,可该防的一点不可少。

    芷音的红绡纱挡下过元婴初期的化璋真君,能否挡住锦棠真君芷音自己也不好,但至少能拖延一段时间。若真是拦不下,她会放弃收取异火躲入浮音宫内。

    腾二就怕被老大遗忘,“老大,我做什么?”·k·s·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