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五十章 夙无衣到来
    林千蓝道,“你忘了?还有钟琨禇强三个人呢,他们可都是听锦棠真君的。要是他们来找麻烦我可分不出心来,就全靠你了。”

    “那三个……”腾二看不上三人剩下不多的实力,“他们又不经打。”老大在周围布的触发杀阵就能杀了他们。

    林千蓝正色道,“腾二,不可看任何人,不管他们表面看上去多弱。”

    “哦。”腾二知道轻重,老大总是对的,按老大的吩咐好的去做不会有错。

    浮音簪有隐身能力,作为器灵的芷音就有,她隐了身形从浮音宫里出来,往绿地那边监视锦棠真君去了。

    林千蓝没让腾二立即出来,吩咐它盯好了周围,有人来找麻烦再出来。

    半个时辰后,隔绝阵里的阳气弱到了几乎没有,神识下,暖橙色石源精火中火红的太阳精炎不再活跃。

    时机到了,林千蓝凝眸悬腕,把石母打入到卧石的上方,悬停在离石孔仅十公分高的地方。

    石母上有她的神识印记,并刻画有固化阵,只要把石源精火移到石母上,石源精火就会被固定在石母里。

    石源精火能形成,靠的是石母散发出来的精纯土灵气,石母刚落到石孔上方,石源精火便伸出一条火舌到石母的下方,轻轻跳动,像是在表达着喜悦。

    开端不错!

    林千蓝没有掉以轻心,不变的凝重神情,边往石源精火处打着手诀,边用神识与石源精火进行着沟通。

    石源精火形成火种不是很久,用沟通为主的温和方法比较合适,不会造成火种的溃散。

    这种方法的缺点是用时长,需全神贯注于石源精火上,不能分心,否则收取失败还不是最遭的,甚至可能会被异火反噬。

    “停下!”一声大喝,“石源精火有我们在守着,你不能收取!”

    是钟琨!

    钟琨是跟许迩一起过来的,没看到禇强。

    三人中,让林千蓝较为防备的是禇强,这会没看到禇强,她不由得分了下神。

    她这一分神,石源精火起了燥动,冒出了一股超大的火苗。

    这会正是收取石源精火的关键时刻,好不容易诱动了石源精火,让它有了主动离开石孔的迹象,要是现在分心,将会前功尽弃。

    为得到这焰异火做了诸多的事,林千蓝要的是一次成功,当即敛回心神在石源精火上,其他的事都交给腾二和芷音去处理。

    她这边做出了两耳不闻窗外事的决定,那边腾二拦下了钟琨和许迩,怒道,“这土火是天生地长的,什么是你们守着的!”

    随后是山崩般的撞击声!

    地面震了几震,是腾二御着翻天印的印章砸向了钟琨和许迩!

    腾二在有架打时不废话,喜欢直接出手。

    化成山的印章如乌云盖顶,携带着陡然重了几倍的压力,倾压向钟琨和许迩!

    翻了倍的重力下,处在山范围内的钟琨和许迩骤然如陷泥沼。

    钟琨处惊果断,在发现无法启用瞬移之术后,当即咬破舌尖,摧动燃血遁术,遁出了印章山的覆盖范围。

    许迩受魔气侵袭严重,脑子反应慢,没能逃离,被压在了山下!

    腾二一招立功!

    “哈哈!敢来打我老大的主意,先来过你腾爷爷这关!”

    可惜用灵力御使白玉印章需要一定的时间,不能立即再砸一下,腾二收了印章,改用它的三板斧的风刃和风障。

    腾二一招立了威,钟琨不想跟腾二打,可若是违了锦棠真君的命令便是个死,只得硬着头皮往上冲!

    钟琨实力下降在灵力调动的量上,不能使用耗费灵力多的法术,修为境界还在,对上腾二不至于被打得不能还手。

    他要想取得一线生机,必须速战速决,于是一对上便是最强的招数。

    腾二兴奋地怪叫着,“哈!噢!”钟琨的速战战术正中了腾二的意,它的三板斧也经不住长时间的缠斗。

    “嗡!”

    有人触发了林千蓝暗中布下的杀阵。

    隐了身想从另一面偷袭林千蓝的禇强陷进了杀阵,被迫现出身形,与杀阵里幻化出的几个妖兽斗将起来!

    这个杀阵名为五行斗兽阵,是用五枚分属五行的妖丹嵌入阵中,用妖丹摧动幻化出的妖兽至少能达到妖兽生前实力的一半。

    林千蓝用的是五枚六阶的妖丹,禇强不得不拿出真本事。

    让林千蓝猜对了,禇强之前是隐藏了实力。

    几方这一战起来,大地时而震颤,搅动得风云变色!

    敛了心神后,不会屏蔽掉来自外界的声响,但这些声响都变得飘渺和遥远,在林千蓝的耳中,还不如石源精火的火舌燎舔在石孔内的声音大。

    这也是林千蓝对腾二和芷音的信任,才能把自己安危的一半交在了两只身上。

    绿地内的锦棠真君坐在云床上,做着清闲的旁观者。

    钟琨三人死不死的,他半点都不在乎。

    林千蓝的魂宠的实力超出了他的预料,但也没引起他多少重视,魂宠实力再强也有短板,就是很快就会灵力不继。

    瑟儿有些着急了,“主人,时机还不到吗?林千蓝要是收了石源精火,不是就该离开了吗?”

    好一会,锦棠真君道,“没到。”

    瑟儿深知主人的脾气,有心情时,谁的冒犯都不计较,没心情时,枉死的魂灵要排满峰顶了。

    主人这会没心情。

    他不敢再多嘴,默无声息地立在云床边。

    “嗯?”锦棠真君有所察,抬头望向了远空。

    一个白点出现在天边。

    白点飞行的速度很快,几息后便能看清是只白色大鸟。

    看白色大鸟飞行的方向,正是这座山峰。

    片刻间,白色大鸟飞近了山峰,却是一只白色孔雀,白羽圣洁而华熠,从高空中翩然而来,如天上仙使降临凡间。

    峰顶无所遮挡,高空中的白色孔雀把整个峰顶览了个无余。

    白色孔雀数丈长的长尾一摇,化身为一个白衣男子,踏在了半空。

    腾二看到,喊道,“夙无衣!快来帮老大!”

    知道老大把夙无衣视为道侣的人选,腾二自然把夙无衣当成了自己人。

    夙无衣眼眸寂清,没有回应腾二,却是掷出了白色竹箫,化成了万千剑气,直指就要杀出杀阵的禇强!·k·s·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