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五十一章 要再屠一回
    橙色焰光从石孔内探出,先是一条火舌,火舌跳跃着向上升起,在火舌把石母整个环抱住后,另一条火舌也探出了石孔。

    三条,四条,火舌一条条从石孔内探出来,重重环抱住石母。

    石源精火一出石孔,炙人的气浪把林千蓝额前的碎发横吹到耳后,掀动了她发髻上斜插着白色的羽翎。

    到了收取石源精火的关键时刻。

    她要等石源精火完全跳出石孔,环绕在石母上时打上临时契约的手诀,让石源精火和石母联结在一起,收取就基本成功了。

    腾二的声音很遥远,依然传到了她的耳中,但因她太专注,声音过了耳,却没能体会到腾二的话里是什么意思。

    不光是腾二的声音遥远,所有的声响都遥远。

    “轰!”杀阵被破开,崩塌声短而彻亮!

    万千剑气剑势迅猛,把禇强连同五行斗兽阵一起绞杀了。

    斗法的响动伴着时而的喊叫声,山裂地动!

    既然五感还在,能过了耳就能过了眼。

    过眼的也只是过了眼,映照天空的各色法术光芒、钟琨本命法宝的凌天银光、带着倾山之势的白色剑气,都只在眼前闪过,没入了林千蓝的脑。

    终于,石源精火全部跳出了石孔,橙中带着红、黄、紫色的瑰丽火焰呈现在她的面前。

    林千蓝舞动的双手快到手动,周围灵气急速且按一定的规则流动着,一道道看不见摸不到但能感受到的规则之力进入了石源精火中。

    蓦地,从石源精火中跳出一个火红的火舌来,冲着林千蓝舔去!

    是那缕太阳精炎!

    林千蓝就在等着它自己跳出来,太阳精炎混在石源精火中,她怕损伤到了石源精火,无法下手剔除。

    异火都有灵性,太阳精炎决不甘于被人禁锢,这会跳出来反扑是预想中的事。

    林千蓝怎能让它反噬到自身,心念一起,幽冥阴火截住了太阳精炎的去路!

    太阳精炎是属阳,幽冥阴火是属阴,二者相克,幽冥阴火是完整的焰火,太阳精炎还没形成火种,只有一缕,谁弱谁强一目了然。

    两相一遇,幽冥阴火便把这缕太阳精炎包裹起来,太阳精炎拼命挣扎,火红色晕染在幽冥阴火灰白色火体上,这边染一块,那边染一道。

    但二者的强弱悬殊太大,不多会火红消失,那缕太阳精炎被幽冥阴火吞并了去!

    林千蓝手诀一直没停。

    还嫌她不够事多,林千蓝的丹田里突来一阵剧痛!

    成为金丹修士后,她对疼痛的忍耐力比以前强了数倍,饶是如此,这突来的剧痛让她手诀都快要掐不出来。

    魔种!

    她不是在修炼,不可能是炼功出了岔子,更不会是中毒,遍寻不见的魔种是唯一一个不安定因素。

    她原以为是锦棠真君是因为接触了魔气,而她一直用元力覆着体,所以锦棠真君身上的魔种被激发了,而她的没有。

    后来发现不是。

    她让紫气珠吸收魔晶里的精纯魔气都没能引出魔种来。

    真会找时机!偏偏在这个关键时刻被激活了!

    也让林千蓝知道了,激活这个血炽木魔种的浓烈的火灵气,而不是魔气!

    不知道之前魔种藏身在哪里,这会可是扎根在了她的丹田里,林千蓝只觉着丹田里翻起江来,揪心的痛。

    离收取石源精火只差一步之遥,她不能放弃!

    强忍着剧痛,往石源精火打出最后一组手诀。

    没了捣乱的太阳精炎,石源精火安定下来,在林千蓝的手诀打完后,渐渐往石母上收缩着火体,一点点没入石母中。

    嘶!林千蓝痛得身体颤了颤。

    从石源精火上分出一半的神识投注进丹田内,看到的情形让她吃惊不。

    数道细长的红线缠在了她的金丹上,红线尖锐的前端正在往金丹里钻。

    金丹可是她的修为命脉所在,不容有失!

    “夙无衣!你要做什么!”

    “老大!啊!”

    是腾二!

    少有听到腾二这样惊慌地大叫!

    夙无衣?夙无衣!

    异火没有腾二重要,林千蓝顾不得石源精火还没完全没入石母内,猛得收回了神识,却是晚了,回头看到的是腾二全身虚化的画面!

    三色神光!

    夙无衣对腾二使了三色神光!

    “腾二!”

    林千蓝想都没想,瞬移到腾二身边,把它收进了魂玉空间内。

    眼前光环闪过,林千蓝的身形一滞,她忙调动元力解除三色神光对她周身灵力的禁锢,随后一道白光刺来!

    丹田内传来一阵彻骨的剧痛,让她的心念、动作俱都延迟了一瞬,没能躲开,白光刺穿了她的法衣,刺入了她的胸口!

    白光是夙无衣竹剑的剑光!

    比剧痛更彻骨的,是伴随着白光入胸传来的冰冷的声音,“这是你屠我族类应付的代价!”

    “主人!”芷音回转来,红绡纱化成漫天纱幕,把林千蓝护在了其中。

    林千蓝跌坐在地上,丹田及胸口的双重痛楚下,还好她没有疼晕过去。

    混乱的状况没让她慌乱,相反,她这会异常冷静。

    从南宫家得来的法衣防御也是了得,虽没能完全防御住白光,却是卸去了白光**成的力道,让白光只刺入她的胸口,而没能穿透。

    她取出一粒还丹服下,外露的伤口慢慢愈合。

    外伤易好,重伤的地方是内腑,还丹起效快,可剑光里含有的剑气还残留在内腑,要想排除出剑气,需闭关疗伤。

    这还不是最糟的,丹田内金丹上多的几道红线才是可动摇根本的。

    激发后的魔种如长腿细蛛,紧紧巴在了她的金丹上,试图扎进金丹内,从内部吸食!

    口中一腥,血从嘴边逸出。

    丹田处痛到麻木。

    用手背抹了抹,抹掉了嘴边血渍,她不想让自己呈现狼狈相。

    痛到麻木倒是件好事,只要不动,这疼痛尚能忍受的住。

    望向红绡纱幕外的夙无衣,“我屠你族类?”林千蓝冷然道,“只允许那些扁毛来截杀我,我不能反杀?也是,非我族类,必是为敌。”

    “即如此,我再屠一回。”·k·s·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