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五十三章 再生变故
    她的心是狠的,发现她与夙无衣之间有误会,也不后悔引发了他体内的噬毒珠。

    因夙无衣这个意外,她面临着更大的危机,哪有闲心跟夙无衣解什么误会。

    她还有魔种激发这个意外亟待解决,不能再拖了。

    魔种巴在金丹上让她不敢提起灵力,怕一朝不慎,让魔种趁机扎进金丹里,所以她无法离开。

    她再闭上了眼,调用元力围向魔种。

    在元气是魔气克星,也是魔种的克星。

    但要把魔种从体内清除出去,需要一定的时间。

    没能给她足够的时间,元力堪堪围住了魔种,就听芷音急传音,“主人!他出来了!”

    林千蓝做好了随时进入浮音宫里的准备。

    不到最后时刻,她还不想暴露浮音宫的存在,但若是性命攸关,她只能临时应变了。

    “啪!啪!”锦棠真君带着瑟儿现身在不远处,锦棠真君拍了两下手掌,啧了一声道,“实在是精彩,又让人扼腕,没想到会看了一出人修与妖修两败俱伤的纠葛。”

    他的现身让红绡纱幕一内一外的两人俱都绷紧了心弦。

    夙无衣曾路过过此地,知道锦棠真君的存在。

    他往红绡纱幕望了望,再也无力站立,缓缓坐下,“叭!”大粒的汗珠从他额上滴落,落在石砾上,快要维持不住人形状态。

    锦棠真君颇带兴味地看着夙无衣,“你都要杀她了,还在担心她的安危?我替你杀了她不正好吗?”

    夙无衣垂着眸子没有回应,不知是不想,还是做不到回应,大粒的汗珠断线一样的往下落。

    锦棠真君也没生气,兴味更浓,“来我还要谢你,不是你的出现,我还没发现有个器灵藏在我那里。我这人呢有情喜欢当场还,不如帮你杀了林千蓝?”

    夙无衣的垂着羽睫动了动,握着白竹箫的手露了青筋,“真君并不欠我什么,不劳真君出手。”

    “不愿意啊……”锦棠真君声音陡变咄咄,“欠不欠我了算,怎么还由我来定!”

    锦棠真君轻一挥手,一把丈许的骨刀横在了半空,刀刃上跳跃着银白色的焰火。

    焰火骨刀一出,周围的温度不升反降,原来这是把冰焰骨刀。

    锦棠真君手再一挥,冰焰骨刀斩在了红绡纱的纱幕上。

    纱幕没被破开。

    “咦?”瑟儿惊疑道,“主人,这是什么法宝?主人的斩仙刀都斩不开它。”

    那把冰焰骨刀变回了半尺大,收在了锦棠真君手里。

    锦棠真君似乎转眼忘了他用冰焰骨刀斩向林千蓝的事,轻松写意地问红绡纱幕内的林千蓝,“林真人,能给瑟儿解个惑吗,这是什么法宝?”

    锦棠真君这句“林真人”,满是没什么尊重的调侃,让林千蓝听着极不舒服。

    “红绡纱。”她静待着锦棠真君露出他的意图。

    她怎看不出锦棠真君对她及夙无衣是种猫戏鼠的心态,他对夙无衣所的话,意在挑起双方的怒火,是嫌她跟夙无衣这出戏不够好看。

    可以她此时的状况,不能妄动,只能先由着锦棠真君把她当鼠戏。

    不到最后一刻,她不会逃进浮音宫,她可不敢确保锦棠真君没有什么特殊手段找出浮音簪,即便找不出,他只需守在这里,便把她困死在浮音宫里了。

    貌似对林千蓝的配合满意,锦棠真君笑道,“这名字真是寻常。”随手指了指回到林千蓝身边立着的芷音,“她是什么法宝的器灵?”

    这是他的目的!

    林千蓝当即明白了锦棠真君的目的,他是看上了拥有芷音这个器灵的法宝!

    锦棠真君对夙无衣所的话虽意在挑拨,可也中了,没有夙无衣这个意外,她不会这么被动。

    若不是为了救她,芷音不会暴露,她的全盘计划不会被打乱。

    芷音身上没有灵力波动,很难被人发现。

    无论锦棠真君想从她身上得到什么,只会在她收取石源精火成功动手,原因在于锦棠真君是在收取石源精火时着了魔种的道,为了不起心魔,他对石源精火也是必得,不会在她收取过程时动手,以免弄散了火种。

    鬼魇兽,因没有防备,魔种扎进了他主人的元婴里,这就是锦棠真君自困在星月盂几十年不出的原因。

    锦棠真君离开了星月盂的保护范围,势必不能阻止周围薄云里魔气的侵入。

    锦棠真君必不能在外面多呆,所以他不会太早从绿地里出来。

    等到锦棠真君离开绿地时,芷音可以出其不意地用红绡纱围住锦棠真君。

    围住锦棠真君的时间用不着太久,只需片刻,够她发动万里遁行符的时间就行。

    变故已经发生,怨怼什么都没用,林千蓝所能做的是随机应变。

    林千蓝这回没有如实相告,而是反问,“真君想要什么?”

    锦棠真君再用手指点了下芷音,“她。”

    林千蓝哂笑,“真君认为我会给么?”

    她给不给锦棠真君都不会放过她,她何必跟他客气。

    “要我也不会给。”锦棠真君竟没被激怒,“我就明了吧,我要的是能消除魔气的法宝,只要你交出来,我用星月盂跟你换。”

    这话只能骗孩子,林千蓝再哂笑,“我要我没有这样的法宝呢?真君会放过我吗?”

    笑意从锦棠真君的唇边消失,“不会。”

    冰焰骨刀再斩向红绡纱幕!

    方才那轻巧的一斩跟这一斩相比,有着天壤之别!

    这把骨刀不知是用什么兽骨炼制的,从半空一斩而下,如出笼猛兽,卷带着狂怒的嘶吼声,拉直了附在刀上的焰火火舌,誓要斩断曾挡住它的纱幕,让这纱幕知道什么叫不自量力!

    芷音边打着手诀操纵着红绡纱,边传音催促道,“主人,红绡纱挡不了多久,快进浮音宫吧!”

    林千蓝微微点头,回传道,“我找好时机就进。”

    她现在灵力不敢擅提,防御只能靠芷音,元力没法催动遁行符,想走也走不成。

    两人传音的当口,冰焰骨刀已斩下了两次,在红绡纱上重复留下了一道长长的白痕。

    “主人!我顶不住了!”

    再一下,红绡纱幕就要破开!

    眼见着冰焰骨刀再一次斩下,一道光环闪过,冰焰骨刀缩回原形掉落到地上。

    是夙无衣挡在了红绡纱前,施展了三色神光!·k·s·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