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五十四章 没有悬念的胜负
    正欲进入浮音宫的林千蓝身形僵住,心念一顿。

    夙无衣这是在唱哪出?

    中了噬魂的毒有多疼,林千蓝亲身体验过,生不如死。

    在蚩祖空间的玄武宫,冥尘觉醒冥王之道出关,一弯刀斩向心怀不善的裴禄,她这个池鱼蹭了点边,被毒倒了。

    就这,她个蹭边中毒的已经生不如死了,感觉五脏六腑不断在胸腹中大挪移,疼得她有想把自己打晕的冲动,在服了几粒灵丹后,不知哪粒或哪几粒共同起了止疼的效,她才没把把自己打晕这事付之于行动。

    她蹭的那点毒经过暗月法衣的过滤,稀薄了许多,尚让她疼不欲生,她在噬毒珠里放置的噬魂毒素是没经过任何稀释的,虽只针尖大一点,但毒性比稀释过的要霸道许多倍。

    噬魂的毒素针对的是肉身,并不能禁锢灵力,夙无衣在中毒后站立不稳纯粹是疼的,五脏六腑消融的痛可比万蚁噬心。

    所以说她的心是狠的,夙无衣要杀她,她便能狠下心让夙无衣在痛苦中死去。

    夙无衣却顶着如此的痛楚出了手,为她。

    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他的目的不是要杀她为了他的那些族类报仇吗,他中了毒实现不了杀她的目的,锦棠真君杀了她不正合他的意吗?

    他为什么要挡在她前面?

    虽然她没明说,但他不会没有发现他所中之毒的霸道毒性,是致命的毒性。

    他一定尝试过运功解毒,会发现使用灵力会让毒性发作加快,可他还是使出了需提用大量灵力的三色神光,为了救她。

    他到底是怎么想的?

    是他要杀的人只能死在他的手上?

    她了解的夙无衣不会是这种邪理的拥趸。

    “主人!快!”芷音苦苦支撑着就要破开的红绡纱幕,再催促林千蓝进到浮音宫去。

    千思万绪只在一瞬间。

    对于修士来说,一瞬间可以发生很多事,林千蓝一瞬间想了诸多,红绡纱幕外,夙无衣一瞬间化回了本体。

    还是一瞬间,锦棠真君跟夙无衣交上了手。

    被一只中了毒的七阶妖修挑战他元婴后大修士的权威,锦棠真君怒极反笑,只是笑得瘆人,“好好!我本想放你一马,看来你想早死一步,那我就成全了你!”

    被神光刷回原形的法宝会有一段时间的滞待期,冰焰骨刀这会不能再用。

    锦棠真君哪会只有冰焰骨刀一件法宝,遮天的昏黄取代了朗日,夙无衣陷入了漫天的黄雨中。

    夙无衣扇动双翅,在周身形成一个白色的光圈。

    锦棠真君祭出的罗幛法宝化成的雨怎会普通,这雨水是三元重水,沾之即蚀,无论是法宝灵力。

    夙无衣周身的白色光圈一经使出便不断地收缩。

    锦棠真君不打算只困住他,手一挥,一只比夙无衣本身还大一倍的兽形骨魅,张着大口朝夙无衣咬去,要把他一口吞下。

    兽形骨魅是用完整的兽骨骨架为主材炼制成的骨傀,再注入此兽被抹去神智的兽魂,骨傀就成了能听懂主人命令的骨魅。

    白竹箫剑化成剑气阵,迎上了骨魅。

    锦棠真君把整个峰顶罩在了罗幛法宝中后,没想着放任林千蓝居安于红绡纱内,银光一闪,不比冰焰骨刀气势弱的利刃再斩向红绡纱幕。

    “主人!”

    也是一瞬间的决定,林千蓝一念把芷音收回进了浮音宫,御雷魔杖在手,以攻为防,在红绡纱破开的刹那间,一个接一个雷球朝着锦棠真君击去。

    “嘭!”

    雷球炸开,漫天的昏黄被撕开了一个小角,透出朗日的光亮。

    锦棠真君却是安然无恙。

    一条黄雨组成的宽阔水带环绕在他身前,接下了一连八道的雷球炸开形成的雷暴。

    林千蓝的这一手给锦棠真君的震惊不小,他的这个重雨天幛是件不可多得的灵宝,攻防在后天灵宝中属上品,林千蓝这个木杖是什么法宝,能撕开重雨天幛的一角?

    一个金丹初期的女修,在体内重伤之下还能有力反击,不可等闲视之。

    此女不可留!

    锦棠真君此时对林千蓝真正起了杀心。

    漫天的雨滴骤然变成一条条雨线,所覆之处尽皆割裂,质地坚硬无比的硫沙焱矿矿石顿时被割裂成一片片齐整的薄片,再被割裂成细条,再成了碎片。

    林千蓝的鳞甲盾虽没被一下子割裂开,但这漫天的死亡雨线不断地在上面刻画着细痕,鳞甲盾落得硫沙焱矿矿石的同样下场是要不多久的事。

    林千蓝没有表现出来的那么轻松,她调动元力御使御雷魔杖,就顾不上压制魔种了,没有了元力的压制,魔种再作妖,红色细线不止想往金丹里扎根,还往丹田壁及经脉里扎,疼得林千蓝连连倒吸气。

    胸口处残留着夙无衣竹剑的剑气,伤口并没有完全愈合,疼痛不说了,比不上丹田里的痛感强,但伤口不愈,让她的元力运行不畅,使出的雷元力法术要多耗费一倍的元力。

    她面对的可是一位元婴后大能,怎不竭尽全力?若不是锦棠真君体内也有魔种作妖,她怕是连发出雷球的机会都没有。

    可即便是这样,她除了遁进浮音宫,只剩下死路一条了。

    连连使出了八个雷球,又不得不调用灵力操控着鳞甲盾抵御着死亡雨线,林千蓝渐觉吃力。

    她也是脑子有坑了,连夙无衣为何会做出要救她的举动都不清楚,就做出了出手的决定。

    昏黄雨幛中,万千白色剑气减弱到千百剑气,蓝紫色雷网消磨掉了紫色,昏黄色愈发的增厚。

    片刻间分出了没有悬念的胜负。

    “桀!”

    伴着骨魅刺耳的怪叫声,白色孔雀从半空栽下,从他的洁白的羽翼下渗出了斑斑血渍。

    由不得林千蓝不想狼狈,唇角溢出的血越来越多,染红了她的法衣。

    见两人再无反抗之力,锦棠真君暂时停了手,“林千蓝,你最好还是自己交出法宝。”指了指生死不明的夙无衣,“不然,我先挖出他的妖丹!”

    回应他的是一个撕裂开雨幛的弯刀虚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