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五十五章 男神归来
    巨大而浩瀚的弯刀虚影以摧枯拉朽之势撕裂了昏黄雨幛。

    朗日再现。

    弯刀虚影再划过,骨魅的骨架尽散,骨头哗郎郎地撒落一地,堆成一个骨山。

    重雨天幛损毁,骨魅成了累累白骨堆,它的主人也没逃脱。

    留在锦棠真君瞳孔里的最后影像是一只黑豹。

    弯刀虚影回还进黑豹的体内,黑豹踏空奔下,等跃到地面,已变成了一位黑衣男子。

    他一把扶住摇摇欲坠的林千蓝,略带责备道,“你怎么把自己弄成这个样子了。”

    林千蓝向他肩头靠去,侧抬着脸,慢慢展开笑容,“冥尘……”

    她的靠山来了,来的还特别的及时。

    “嗯。”看着顶着张被血抹花的脸朝他笑的林千蓝,冥尘无可奈何,语气软了下来,“你下次找死之前,先把跟我之间的契约解了。”

    林千蓝无赖道,“不解。”

    这会还有心情跟他斗嘴,冥尘气不成笑不得,“你且回浮音宫。”

    他看出林千蓝已是强驽之末,现在是硬撑着一口气。

    “我这就去闭关。”林千蓝知道她丹田里魔种的事不能再拖延。

    回头望了眼生死不明的夙无衣,“若是他没死,你帮他把毒解了吧。”

    夙无衣中的是噬魂的毒,天底下只有冥尘能解。

    本是个必死的局,偏偏冥尘出其不意地出现了,或者是老天不想让他死。

    又有夙无衣先前的举动,林千蓝便把老天给的一线生机给了他。

    她说的是解毒,没说要救夙无衣。

    顿了顿,再道,“帮我杀了虎妖。”

    夙无衣不会夸大其词地往她身上安罪名,屠杀鸟妖的事一定发生了。

    夙无衣更不会凭臆猜,或者谁的几句话就认定是她做的,其中必有人精心炮制了各类证据,加上她事实上也杀了不少的鸟妖,误导了夙无衣的判断。

    跟她有仇隙,又同时认识她和夙无衣的,只有虎妖。

    ※※※※

    普通魔植跟妖植的繁衍方式没多大区别,开花结种播洒到他处,或从根系中生长出新的植株来。

    高阶魔植在突遇灭顶之灾后还还有一种延续生命的方式,

    高阶魔种善隐藏,进入宿主体内后,能变幻成任何样子任何大小,可能伪装成一滴血液在体内流动着,也可能化成尘埃大小,无形无色地附在骨骼经脉内。

    在魔种没被激活前,很难发现它的踪迹。

    事物总是相生相克。

    鬼物存活在阴气环境里,离开了阴气环境会消亡,却又能吸食阳气进阶。

    魔气与元气相克,脱胎于元气的灵气与魔气也互有排斥性。

    这就解释了,为什么体内进入少量的闵罗香瘴的瘴气,只需打坐修炼即可把瘴气排出体外了,因为魔气与灵气的互斥性,少量的魔气进入体内成不了气候,自然被排斥出了体外。

    但魔气比灵气天性霸道,兼具有污淖同化灵气的能力,这种同化的能力可视为相生。

    一旦侵入体内过多,借由灵气与魔气的相斥性把魔气排出体外的方式便不好用了。

    此时需借助于外力,逍清灵液便是清除体内魔气的外力。

    逍清灵液能清除魔气,但清除不了魔种,只能有限的压制它的成长。

    锦棠真君一朝不慎,被魔种扎根到了元婴里,只能靠着断绝魔气的方式,龟缩在星月盂内,不断地服用逍清灵液来压制魔种。

    万幸的是,有元力的护持,魔种一直没能把它的红色触根扎进林千蓝的金丹内,否则去除起来会有顾忌,能不能彻底去除还是未知数。

    去除魔种比林千蓝想象中的还顺利,她坐在承仙池的青莲台上,让经脉和丹田里充满着精纯的元气,魔种遇到元气象是踩着了烫铬铁,细长的红线直往一团缩。

    最后魔种缩成了一个小球,在她的丹田里装死。林千蓝要的是它真死,用元气团团包裹住魔种,魔种想挣脱,她哪会给它机会,紧紧地裹住了它,一点点断了它的生机。

    死的魔种变了颜色,红色褪去,剩下一个灰白色的空壳小球,被林千蓝用幽冥阴火烧了个干净。

    去除魔种的过程是个从极痛到一般痛的减痛阶梯流程。

    相对而言,夙无衣留在她体内的剑气剔除的用时要久一些。

    林千蓝把体内该修复的地方修复好,顺势闭了个小关。

    等她出关后,再往魂玉空间里望了眼,腾二还在闭关中。

    神光的作用是禁锢,腾二的灵体没有被打散,经过这一段的休眠,由神光留在它灵体上的禁锢之力消弥,它的灵体再恢复成了白色。

    但不可避免的,腾二的实力掉了级,掉了多少,等腾二醒来才能知道。

    腾二灵体虚化的画面清晰地印在林千蓝的脑海里,在那一刻,她真以为腾二会溃散,夙无衣刺她一剑让她心凉,而那一刻她对夙无衣起了恨意。

    见腾二身边的阴魂珠还有六颗,寒魄晶只剩下一小半了,林千蓝心念一动,再补充了十颗阴魂珠、一块定魂石进了魂玉空间。

    林千蓝收回神识出了浮音宫。

    外界不是锦棠真君呆了几十年的峰顶,而是一处密林。

    这片密林中的树木都很高大,她现在站的地方是密林中央的一处泉水边。

    泉边有一个宽大的凉亭,林千蓝猛一看眼熟,再仔细一看,是穆昶的那个。

    穆昶引走了金家的昊骁真君,把凉亭留在了原地,她给收了起来。

    凉亭不过是个相当于帐篷的存在,人家用过的,林千蓝没想着留下自用,等到了龙地再见到穆昶,她把凉亭又给了穆昶。

    现在又见到了,只能是冥尘从穆昶手里得来的。

    黑豹形象的冥尘躺在凉亭里的地毯上假寐。

    林千蓝扑了上去,趴在了冥尘的背上,做了她念念不忘的事——摸毛,“冥尘,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冥尘暗自叹了叹气,他就知道,她一见他少不了对他做这事,他倒没有嫌烦,相反,对她的亲昵还是有些受用的,只是……

    冥尘没再往远处想,回应道,“穆昶去找了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