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五十七章 他还活着
    鹤童瑟儿的纯真不是装出来的,而是他的本性,加上他无害的实力,会让人产生出鹤童的主人亦会是个好打交道的人的假象,易让人放松警惕。

    事实上,锦棠真君留给林千蓝的初步印象正是这样,宽和、讲道理,跟瑟儿血亲般的亲昵互动更易让人忽略他的威胁性。

    星月盂化成的困牢极好的隐匿了阵法的波动,她一点都没觉察出来。

    若不是林千蓝熟知非灵植的白梅树的特征,没闻到该有的梅花香味,还有腾二的提醒,她的警觉会放低也不一定。

    苍穹九洲是没有梅树的,那七位本土修士没发现星月盂所化困牢的这个唯一破绽有情可原。

    绿地不,绿地边缘离茅草屋有一段距离,有无害纯真的瑟儿带着路,很容易惯性地跟着进入绿地。

    瑟儿走进绿地,林千蓝警觉地没有跟进去,锦棠真君对她是颇多欣赏的,一开始没想杀她,想让她帮忙也是真的,他想让她帮的第二个忙是抓住逃走的鬼魇兽。

    但在看到林千蓝身上没有魔气侵入的迹象后,锦棠真君认定她身上有能抵御魔气的法宝,对于不得不自困于星月盂中的他来,得到这件法宝意味着恢复自由。

    有了自由,可以去任何地方,或回仙京城,或外出寻灵药、至宝,总有办法去除元婴上的魔种。

    他对林千蓝身上的法宝志在必得,杀不杀她在其次。在林千蓝使出御雷魔杖后,不想留下她这个有潜力的后患,对她有了必杀之心。

    冥尘读取了锦棠真君的记忆。

    锦棠真君一死,受魂契的影响,鹤童瑟儿奄奄一息,冥尘让他追随主人去了。

    对瑟儿的死,林千蓝只唏嘘了下,没生出多少同情心。

    立场不同,以瑟儿跟锦棠真君的亲密,若他有能力,必将为他的主人报仇。谁又能知道今日的弱,多年后会不会成为强大的霸主?林千蓝可不想为自己留下一个隐患。

    由这段时间的经历,彻底改变了林千蓝基于善与恶的观念。

    尽管她的本尊该是乔芸,但在记忆融合时,林千蓝的记忆占着主导。

    她在异世生活了二十多年,三观已经形成,‘本性难移’是句至理之言。

    她来到修真界后,观念在不断地改变着,她最初是以冷眼旁观的角度看待周围的人和事的,渐渐融入之后,她摒弃了诸多不合时宜的观念做法。

    但本性难移,始终没有完全脱于在异世二十多年形成的三观,比如对善与恶的看法。

    锦棠真君不是一个大恶之人,从某些方面来,他的确是个宽和之人,从记忆中得知,大多数无意冒犯他的人,他都放过了,不予计较。

    被他信手或有意帮过的人不在少数。

    他也不似多数魔修所秉承的以享受为先,成仙为后的宗旨,他一心想的是成就大道。

    虎妖同样不是恶兽,在与林千蓝过招时,从不掩饰他的敌意,做到了愿赌服输,出阴招并没违背他与林千蓝约定——他并没直接对林千蓝痛下杀手。

    瑟儿更是谈不上恶。

    可站在林千蓝的角度,他们死得应该。

    异世主导的以整个社会论的大是非观,修真界不是。

    在修真界,更能体现出善恶不以人品论,而以角度论,也就是独立个体的是非观占主导。

    利我者即是善!

    我即是善!

    同理,我即是恶。

    不利他人者即为恶!

    取代异世那种人为主导的大是非观的是天道。

    所以有了因果。

    善恶之间有因果相连,修士修心的过程,便是平衡善与恶的过程,使之符合天道因果规则,方得以成就大道。

    “是如此。”对于林千蓝的体悟,冥尘赞道。

    “唉……”林千蓝懒洋洋地靠在冥尘身上,“你都帮我把仇报完了,我想行恶都没处行去。”

    冥尘深刻体会到什么叫得寸进尺,契约者出关两天,每天至少有两个时辰不是摸他毛就是把他当靠枕。

    一步错步步错,冥尘再一次后悔纵容了她。

    他眯着眼道,“你错了,我留了一个报仇机会给你。”

    林千蓝同样眯着眼,她是在享受着从冥尘背上传来的温暖,随口接道,“钟琨那三个人不都死了吗,哪还有报仇机会。”

    “夙无衣没死。”

    然后冥尘如愿地让契约者自动从他的背上起开。

    林千蓝有意没问起夙无衣是死是活,夙无衣活着,她心里不痛快,夙无衣死了,她心里同样不舒服。

    不知死活反而更能让她心里平静。

    她不满地斜眼瞪向打破她内心平静的冥尘,冥尘回她一个善解人意的微笑。

    冥尘是故意的!

    林千蓝使劲在冥尘背上揉了一把。

    可她也知道,避开一时行,一直避而不谈此事,迟早会在她心中留下一个结,时日久了,会壮大成心魔也不一定。

    既然谈及到了,林千蓝没有再回避的道理,“你把他留在峰顶了?”

    “不是。把他带回了夙昔谷。”

    她闭关了,还有芷音在。

    从她想通了该怎么对待芷音后,再没屏蔽过芷音,而且在夙昔谷芷音全程参与了,是以冥尘对她与夙无衣之间发生的那些事知道的一清二楚。

    正好有些事她不方便自己告诉冥尘,由芷音代劳最合适不过。

    林千蓝不出是赌气还是埋怨,“你救了他?不是只帮他解毒吗,他可是要杀我,为什么要救他。”

    冥尘略感意外,沉吟片刻,道,“他死了对你会有影响。”

    林千蓝以为是指她对夙无衣有了心思的事,坦言道,“是会有影响,可不会至于会影响到以后的修炼。”

    她在夙无衣对腾二出手、刺她一剑之后,从心里把夙无衣从她的道侣人选剔除了,原本她对夙无衣就用情不深,从那一刻起在慢慢淡去。

    冥尘反问,“你以为虎妖是怎么知道你与夙无衣关系非浅的?”

    “不是夙无衣的那些鸟手下的?”

    夙无衣没有离开过夙昔谷,不代表他与他的领地内的鸟手下没有联系过,夙无衣跟他的鸟手下,特别是那只灵智较高的珈山大鹏提起过也属正常。·k·s·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