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六十章 懂得取舍
    不是她不舍得。

    目前使用幽冥阴火炼制东西,混沌宝鼎才不会炸炉,若是幽冥阴火吞了石源精火,属性稍加改变,混沌宝鼎不认了,她可抓瞎了。

    两个幽冥阴火同出一源,吞并后不会改变属性。

    司星澜没多推托就收下了,又是留下了一堆的东西,多数是木属性的,有一截七阶的血翘木是林千蓝正需要的,对她来说,这截血翘木比石源精火还有价值。

    她就知道她这个哥什么时候都不会亏着她。

    这块血翘木形如梅花血的鸡血石,盛艳不俗,林千蓝难得有把玩的雅兴,捧在手里进了浮音宫。

    冥尘跟在她后面进来的,林千蓝已坐在了浮音宫外的花园的一个桌子边,一手握拳托着腮,看着放置在桌子上的血翘木,只听她小声嘀咕着,“该跟什么妖木一起熔炼呢?”

    但这个添加不是胡乱往里添的,而是有着既有的规定方法的。

    但这个添加不是胡乱往里添的,而是有着既有的规定方法的。

    最根本的一条是要讲究平衡。血翘木属阴,需跟一种阳属性的妖木熔炼后再添加到百变中。

    冥尘失笑,他看她对这块血翘木喜欢的紧,还以为她会收藏起来留做赏玩,这才一转眼就想着怎么熔了。

    这是契约者最招他欣赏的一点,不排斥七情六欲,但也不会被七情六欲所左右,懂得取舍,与修行无碍她乐于享受其中,凡与修行有碍的都舍得弃。

    七阶的妖木得来说易不易说难也不是非常难,她并不会只为满足眼福之欲,滞误与她修炼有着重要关系的本命法宝的炼制。

    “……属性偏阳的七阶妖木……不大好找啊……”林千蓝眼光一偏,“有了,血炽木!血炽木属性阳,就是不知魔植去了魔气后能不能用……”

    “不能用不能用!”听到林千蓝嘀咕的不止冥尘一个,还有个拉长的肉包子。

    鬼魇兽从不远处放着的血炽木里跳出来,把肉包子身子都摇拧劲了,“你说过把血炽木留给我的,你不能说话不算啊,说话不算是要遭雷劈的,啊啊啊……你不能骗我,我都答应帮你使法宝了,你不能把血炽木拿走,你答应过我把带到魔界……”

    林千蓝挑眉听着,一会才悠悠地说道,“我说的是让你进到血炽木里修炼,什么时候说过血炽木是你的了?”

    鬼魇兽及时止住念经,林千蓝才道,“我若用也只会取血炽木的一截而已,不会把它全用了。”

    确定了自己不会没存身之处,鬼魇兽飞快地钻回到血炽木内。

    冥尘收获的战利品里包括血炽木,以及躲在血炽木里的鬼魇兽。

    锦棠真君一死,星月盂成了无主的法宝,鬼魇兽这个半器灵成了无主的器灵。

    可它想离开却是不能了。

    器灵印记是基于灵气上的,鬼魇兽为了脱离器灵的桎梏进逃到血炽木内,读取了血炽木的记录后,孤注一掷,选择吸收魔气入体以磨灭器灵印记。

    魔气属性霸道,具有同化的作用,被魔气入体达到一定的程度,便会被魔化。

    晶尾火沙虫便是火沙妖虫被魔化后变异而成的,因它还不是真正的魔物,晶尾类似于魔晶,但还没变异完全。

    鬼魇兽被魔化后,虽没跟晶尾火沙虫一样没有变成真正的魔物,但魔化是不可逆的,它无法再生存在纯灵气的环境里。

    即便没有林千蓝拿走魔晶,魔晶里的魔气迟早要耗尽,到时鬼魇兽想活很难。

    鬼魇兽用魔气磨灭器灵印记就是个饮鸠止渴的做法。

    冥尘太强大,鬼魇兽连反抗的念头都没起,充当了血炽木的器灵被收进了浮音宫。

    ※※※※

    林千蓝第二次进到司华烨的院子内。

    钟管家照例把她送到院门外,她自己走了进去。

    房子还是全方位没死角的精致,包括丹房。

    她现在知道了为什么司华烨房间里会使用红色了,是因为她的娘亲喜欢红色。

    司星澜对她的娘亲可谓用情至深。

    自她在行律殿见了那次后,她再没见过司华烨。

    司华烨的丹房毫无意外地成为林千蓝见过的最为洁净无尘的,看正中炼丹台上鼎炉还散发着成丹时的丹香气,是刚炼制过灵丹,可丹房内没一点凌乱,连提炼原材时剩余的残渣都没有。

    时隔一年再见到,没在司华烨身上找到任何变化,衣着饰物无不精美,面容经营的看不出岁月痕迹。

    司华烨少有的没有穿白袍,而是着了件暖红色的纱质罩袍。

    她进来时司华烨站在鼎炉前,她进来后司华烨没朝她看一眼,起了手势往鼎炉上打着手诀。

    林千蓝认出,是她娘亲独创的流觞诀中收丹的手诀。

    “到这边来。”南宫明月冲她招手。他一身的短打,随意地盘坐在丹房一角的一把座椅上。

    “明偃伯父。”林千蓝走了过去。

    南宫明月拍拍旁边的座椅,“死花子还要等一会,你等坐。”

    林千蓝坐下,心里忍不住非议,既然在炼丹,干嘛让她这会进来?

    南宫明月眼光一向毒,“林丫头,你这次出去历练收获不小啊。”

    林千蓝在紫气珠吸收了魔晶后,修为就隐隐有往金丹中期去的趋向,在她去除了魔种,意外又在情理中得到了一场明悟后,这种趋向变得明显,她若是现在闭个一年半载的关,进阶到金丹中期不成问题。

    “是有些收获。”夙无衣的身影在她脑海一闪而过。她本该收获更多。

    两人一人一句地话起家常来。

    司华烨那边,他的手势一变,一个青色玉瓶悬在丹鼎的上方,随着司华烨手势的变化,丹鼎盖子打开,从里面飞出三粒黄莹莹的灵丹来。

    一股无形的力量拉扯着想要逃逸的灵丹往青玉瓶内飞去,灵丹抵不过这股无形之力,挨序进入到玉瓶内。

    司华烨一招手,青玉瓶落到手掌内,甩手扔给了南宫明月。

    这才正眼看了下林千蓝,“南邺洲的兽潮将到,你去吧。”

    司星澜事先跟她透露过,林千蓝不惊讶,说道,“可以,但我有个条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