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六十七章 接了馅饼
    炎兽只生活在雷火原地带,苍穹九洲有两处雷火原,鸠丰城外炎漠是其中一处。

    她在鸠丰城外的炎漠淬炼金丹时,成年炎兽被她杀了个四五成。本来这不算什么事,炎兽的生育能力不低,在炎漠里的天敌也少,过不了几年炎兽的数量就能恢复。

    但在银曜石的炼制方法暴出来后,需求猛增,炎漠里的成年炎兽剩不下几只了。

    而另一个雷炎原离瀛洲岛太过遥远,炎兽的石甲不值多少灵石,没人会专门运石甲到有炎兽的瀛洲岛来,因而造成了石甲的短缺。

    木琰老祖像是就等着她这句,笑道,“石甲的事我来解决。此事尚不紧急,你可慢慢炼制。”

    林千蓝没有再推脱的理由。

    对现在的她来说,炼制银曜石不比提炼精铁矿石复杂多少,不想亲自动手了还能全权交给芷音,非常轻省。

    “秦家得到的不止是阵图,还有孤颛家建造传送阵的方案。”木琰老祖露出馅饼的一角,等着林千蓝接,“而且,还有在远程传送阵的基础上修改而成的一般传送阵,传送阵距离虽不比现有的传送阵远,但更加安全,还可一阵传向多处。”

    还得说这姜是老有辣,林千蓝对一阵定向传向多处的传送阵很有兴趣。

    她在进入辛凝老祖洞府的大阵时,其中就有一处是定向传向多处的传送阵,把她跟阮听夜、陆语山分别传到了三个地方。

    不能拆了大阵研究,林千蓝对定向传送阵的布阵方法知之甚少。

    她在木琰老祖面前还是不要来假装那一套,没用,瞒不过他,不如大大方方,有兴趣就是有兴趣,最起码让自己爽快点,“老祖所说的这种定向传送阵,还可定向返回?”

    辛凝老祖的传送阵只定向传出去,但返回不是,他们出阵走的普通的出口。

    木琰老祖道,“可以返回。此阵也需剥离血融阵,但只要远程传送阵剥离出来了,此阵稍稍修改一些,即可建造。”

    “老祖。”林千蓝接了这个现在看起来没毒的馅饼,“我原本是对传送阵里的空间法阵有兴趣,对整个传送阵的研读不够,若是老祖不嫌弃的话,我愿意去南邺洲。”

    她本就打算去南邺洲,已领了一个任务,再领一个也没什么。

    “好,好,阵法的事我做主,这个给你。”木琰老祖怕她反悔似的把一个玉简扔了过来,“里面是孤颛家关于远程传送阵的一些资料,若是家中的那几位阵法宗师研讨出别的名堂来,我都会给你留一份。”

    “多谢老祖。”林千蓝收了玉简。

    木琰老祖从主座上走下来,背着手轻松道,“你这次去南邺洲,兽潮的事也一并管了吧。”

    “这不妥吧?我并不姓司,不方便插手司家的事。”

    木琰老祖大手一挥,“没什么不妥的,你是华烨之女,不姓司也是司家人,我看谁敢不听?你放心,不会什么事都让你管,跟你一起去的还有几个金丹期的子弟,咱司家的行事方式就是各管一项。”

    林千蓝没想着再推,反正是要去的,去了当个管事的,总比当个被人管的自在的多,问道,“老祖,这次的兽潮有什么不同吗?”

    远程传送阵的建造着实不易,在六座传送阵的选址上,各大世家博弈了这么久才落定,其中利益的平衡牵一发而动全局。

    就在这种情形下,各大世家能一致提出在南邺洲多建一座以便及时增援,只能是这次兽潮起了什么变故。

    木琰老祖道,“据上次的大型兽潮已近百年,此次绝不会是个小兽潮。仙京城的各大世家都已派驻了子弟过去兽潮踪迹。”

    南邺洲的兽潮是苍穹九洲较为有名的兽潮,每隔十多二十几年,就会发生一次兽潮,是职业狩猎最喜欢去的地方。

    大约每隔百年左右,南邺洲会有一次大规模的兽潮聚成。

    南邺洲并不是一个独立的岛屿,它是瀛洲岛北部的一个郡,百年兽潮危机到整个瀛洲岛北部,仙京城也囊括在内。

    每百年的大规模兽潮到来之前,仙京城各大世家的子弟都会奔赴南邺洲去抵御兽潮,以解除仙京城的危机。

    林千蓝垂眼思量了会,问道,“老祖,南邺洲的兽潮会在什么时间?”

    兽潮到来的具体时间是可追查的。

    每次兽潮都会有数十万、百万、甚至千万只妖兽参与,这么多的妖兽不可能凭空就出现了,总有一个聚集的时间段。

    兽潮来临前,大批量的妖兽朝着兽潮发生地移动的期间,被称为预警期。

    预警期是进行狩猎的最佳时期,在妖兽聚集起来之前消灭掉,可缩减兽潮的规模,甚至能把兽潮消弥于成形前。

    “尚无可预料。不过,两年之内是不会成形。”木琰老祖见她的气息收敛的不好,知道她是修为有所增进,但尚不稳定,“你是想在这之前闭关稳定修为?”

    “是这样打算的。”

    ※※※※

    回到丹曦庐舍,见到了站在她住的院外,等着跟她告辞的洛启。

    剑修比法修更看重实战,洛启的修为提升太快,前段时间外出历练了,方才回来。

    林千蓝跟洛启在灵舟上意外相遇后,之后那段时间相处的不错,成为了比较谈得来的朋友,又有血缘上的牵连,比一般的朋友要来得更亲近。

    等两人在冰庐再相聚,同住一个宅院内,见面的次数却是不多。

    两人都需修炼,特别是洛启,拜了司华烨为师之后,修为进入一个快速上升期,他本身也急于提升修为,几乎每天都在修炼中度过,两人之间的交流渐少,有时趋近于无。

    多日不交流,再好的朋友之间都会渐渐生疏。

    洛启告辞的语气非常客气,不是朋友间会用到的。

    “洛师兄,你不认同我的做法?”

    洛启迟疑了下,点了头,“是。师父虽对师妹严苛,可他怎么都是师妹的亲生父亲,师妹这样做会引人话柄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