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六十八章 兽潮
    “严苛?”林千蓝自嘲地笑了下,“我不知道你是从谁的口中知道整件事的,司华烨动手杀我,我只把他扔出冰庐,已是看在他给了我一半的血缘上。”

    洛启质疑道,“师父怎么会要杀师妹?师妹是不是误会师父了?”

    “没有误会。”林千蓝的语气生硬起来。

    她不会跟洛启解释由娘亲中毒,进而选择转世而带来的一系列的连锁反应,转世的事越少人知道越好。

    她可以预见,若是这事传了出去,身具玄阳之体的男子不在少数,而身具玄牝水灵体的女子较少见,若是这事传了出去,她可以预见,将会给身具玄牝水灵体的女子带来一场灾难。

    当年她的娘亲都已修至元婴,尚被人盯上,她逃过了被人当成转世容器的一劫,却没逃过一死。

    她对洛灵都没说贺城主抓她的真正原因,只说因她的体质特殊,对玄阳之体的男子大有补益,抓她是为了拿她当长期炉鼎修炼。

    还好,这里的知情人只有南宫明月和司华烨两人,连司星澜都不清楚事情的具体始未,他只知道她的娘亲中了毒,离开是去寻找一种解毒的方法。

    洛启也不跟她争辩,有条有理地说道,“林师妹先不要生师父的气,我会找时机问问师父,问清他为什么对师妹出手,等有了消息我即刻传讯给师妹。林师妹,你说呢?”

    司化烨敢说真话才怪!林千蓝对洛启笑了下,说不出敷衍的“好”字,也不想跟洛启再就司华烨为什么不会跟他说进行争论。

    洛启走后,林千蓝站在蜿蜒的小溪边,看着里面游动欢快的鱼,发了会愣。

    “妹妹。”

    林千蓝回过身,“哥,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昨日。”司星澜对她笑了笑,“我先去了偃宅。是收到了南宫泠的传讯,知道了叔父搬去了明偃伯父那里暂住,便去问叔父。”

    司星澜仍是一副风尘朴朴的样子,剑背在背上没拿下来,从中看出此事对他的影响较大。

    林千蓝可理解,洛启刚拜司华烨为师没多久,就这点时间,还不是师父闭关,就是徒弟去外出历练,洛启跟司华烨之间的师徒情份,远远不上不把司华烨视为亲父的司星澜跟司华烨之间的亲情。

    “哥,我让你的叔父搬出了冰庐,你怪我吗?”林千蓝问道。

    照顾到司星澜的情绪,她说是司华烨搬出去的,而不是被扔出去。

    师徒情份没多深的洛启尚对她有气,质疑她来,视司华烨为亲父的司星澜,站在司华烨的角度上,只看到是她从冰庐赶走了司华烨,司星澜不会不生气。

    司星澜马上回道,“没有。洛启说的话我都听到了,他的想法做法有失偏颇。

    我相信妹妹有正当的理由才会这样做,便先去了偃宅,想跟叔父问个清楚。”

    “哥问的结果?”她还能不能有哥,就看司星澜的选择了。

    “我没能见到叔父。我从南宫泠那里听到了事情的始未,是叔父先对妹妹动的手,只这点,是叔父做错了。”

    林千蓝还以为司星澜会指责她,听到司星澜说是司华烨的错,她不能不被触动。

    司星澜对她的好,不是虚的,不是浮于表面的送她礼物之类,而是打心里对她有信任。

    林千蓝略有愧,她对司星澜的信任不如他对她的信任深。

    “谢谢哥。”林千蓝这声哥叫的更为顺口。

    其实要从司家这边论,林千蓝该叫司星澜一声九哥,林千蓝没有入司家宗谱就没有排辈份,没有排行,司星澜只叫她妹妹,她顺着叫他了一声哥。

    因中间隔着个司华烨,跟司华烨的关系一直没有向好,连带着她对司星澜不敢过于信任。

    现在,她对司星澜的信任上升到了跟师父一样的程度。

    司星澜上前揽了揽她的肩,只一下就松开了,“我知道叔父做的过分了,虽然明偃伯父不告诉我是为了什么,但一定与婶母有关。

    妹妹,婶母曾说过,来取幽冥阴火的可能会是她的后辈。叔父在服了固神丹出关后,记起了婶母的异火,从我这里知道了这事,他的态度很奇怪。”

    又皱眉道,“叔父把他跟婶母为你准备的院落给了洛启住就很奇怪。那个院落是叔父在搬到冰庐后,跟婶母提议修建的,只为可能会有的女儿和儿子。

    可他把院落给了洛启,而不是你。妹妹,叔父的神魂一定还没能痊愈,可能有的事他没能记起来。”

    司星澜不会司华烨说好话倒是不合理了,在司星澜不知道实情的情况下,林千蓝理解司星澜想调和她跟司华烨之间关系的心情。

    “嗯,我知道了。”林千蓝转了话题,“哥,你这次去哪里了?”她离开仙京城去夙血山脉时,司星澜还在仙京城内没有出去。

    “去了南邺洲。”

    “哥去了南邺洲?”林千蓝问道,“南邺洲现在怎么样?兽潮开始聚起了没有?”

    “还没有。但越是如此越是情况不大妙。”

    “怎么说?”

    “往年大型兽潮推迟的越晚,兽潮越难防。”

    “是跟留凤岛一样?”萧家的衰落起因于留凤岛的被毁。

    留凤岛附近的海域一样有兽潮,在两百多年前那次,兽潮比往次推迟了两年左右,萧家心知那些兽潮来者不善,做了诸多的准备,萧家的大部分子弟都回防到了留凤岛上。

    但让他们没想到的是,那次的兽潮太过凶猛,九阶的妖修领头不说,还召去了两头凶兽。

    这两头凶兽都是云琅界所能允许的实力顶峰期,萧家的老祖为对付这两头凶兽,陨落的陨落的,受重伤的受重伤,萧家子弟死伤无数。

    但让他们没想到的是,那次的兽潮太过凶猛,九阶的妖修领头不说,还召去了两头凶兽。

    这两头凶兽都是云琅界所能允许的实力顶峰期,萧家的老祖为对付这两头凶兽,陨落的陨落的,受重伤的受重伤,萧家子弟死伤无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