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六十九章 不好的预感
    司星澜点头,“怕南邺洲成为另一个留凤岛。”

    兽潮中的妖兽不乏既能生活在海里,也能在陆地生存的,特别是高阶妖修,多能脱离水生妖兽的不能离水的桎梏,在没水的陆地呆上不短的时间。

    南邺洲与瀛洲本岛相连,而且南邺洲和仙京城之间没有天险相隔,南邺洲失守,则会给仙京城带来危机。

    恶煞海以北的旧九洲大陆上,人修与妖修之间的不是对立关系,保持着井水不犯河水的平衡关系,人修杀妖兽历练、取得修炼资源,妖修同样杀人修提升修为。

    双方的高阶修士不会深入对方的地盘内大开杀戒,有摩擦基本都限定在小范围、低阶修士间,少有发生人修和妖修的大能之间打个不死不休的。

    还有个重要的原因,让人修并不排斥同坐在一家酒楼里的是人修还是妖修,那就是很多人修都契约了灵兽。

    灵兽是妖兽的另一种说法,与人修契约的妖兽称为灵兽,能修炼的灵兽也是妖修,人修往往与自己的灵兽患难与共,生出了很深的情份。

    从这方面讲,人修与妖修个体之间的关系又非常亲密。

    所以,偶尔有高阶妖修进入人修的地盘,只要不做出残害人修的事,大多数人修并不在意,不会一见到妖修就喊打喊杀。

    苍穹九洲的人修和妖修之间的关系又有所不同。

    在海洋比陆地幅员广阔许多倍的苍穹九洲,海洋里的妖兽才是这块地域的主人,数量较少的人修属弱势的一方。

    而且不像是旧九洲大陆那样,妖修的地盘主要在妖兽山脉深处,跟人修的地盘是楚河汉界,各为一方,苍穹九洲陆地分散,陆地之外被妖修地盘包围,陆地之内也有妖修的势力范围,所以人修与妖修之间的摩擦不断。

    不过,无论是人修还是妖修,修炼的目标都是成仙,而不是占地为王,轻易不会发起双方的全面大战。

    兽潮,是人修与妖修间摩擦的激化点,也是双方的出气点。无论哪方在兽潮中占了上风,都不会引起对方的报复,只等着下次兽潮的再相互交锋。

    千万年来都是这样过来的。

    所以,两百年前的留凤岛兽潮中人修一方惨败,也没有引起人修与妖修的全面大战。

    但不是说人修就放任兽潮的形成,只被动等着兽潮的到来,人修不是,狩猎历练就是削弱兽潮规模的方法。

    留凤岛的事历历在目,南邺洲将要来临的兽潮的异常,让被波及的人修一方提高了警觉。

    得知林千蓝答应了去南邺洲,司星澜提前为她担起了心,把他所知道的与南邺洲有关的,事无巨细,都告诉了林千蓝,给了她好几个玉简,都是说这事的。

    洛启跟着司华烨搬出了丹曦庐舍,司星澜没有,照旧打理着宅子里的事务。

    林千蓝过了段没闭关也不出院的日子,司家和南宫家以为她是在加紧提炼银曜石。

    而实际上,每天加紧提炼银曜石的是芷音,林千蓝过了段闲逸时光。

    她的体术进阶后,紫气珠吞噬了魔晶里的魔气发生了变异,她的修为就直线提升,若还是在练气期,估计已升两三个小阶了。

    修为越高进阶越难,尽管她清晰地感觉到了修为的提升,还是没能直接进阶到金丹中期。

    她在夙血山脉的历练,心境起起伏伏,但最后的结果是心境的提升,按说进阶到金丹后期都没问题,可因着夙无衣的本命羽翎的事,让她的心境有了一个小小的纠结。

    被她意识到并看得很透的小纠结,不至于以后会形成心魔,只能算是个微暇。

    因有炼制银曜石的任务,林千蓝不能闭关,她就自我放飞了一段,过了过除了日常修炼外的混吃胡喝的日子。

    浮音宫里,林千蓝躺在一朵锦云里,在花园上方飘飘忽忽。

    对锦棠真君的云床印象太深,林千蓝把一朵较大的锦云炼制成了锦云床,为此她可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浮音宫里的锦云没几朵,她不敢浪费。

    她炼制的目的就是躺在锦云上面打滚,因此没用炼制锦云舟的复杂手法,只选取了炼制飞行法宝最基本的起悬浮作用的几个手诀。

    炼制锦云最难的地方不是手法,而是对神识的精细控制,尽量不损伤到锦云。

    林千蓝修炼了锻识九章多年,对神识的精准操控是她的强项。

    操控着神识精准地在锦云上刻画着一个个符纹,特别地耗费精力,等炼制完了锦云床,林千蓝休息了一天一夜才完全恢复。

    “冥尘,你不爱我了……”林千蓝无赖地趴在锦云的边上,俯看着下方的冥尘。

    对林千蓝这段时间,动不动开口就用他不爱她了打头,冥尘在初听到时后背发直,而现在只当一阵微风吹过。他轻轻地瞟了她下,不知她又想到了哪出。

    第一次说他不爱她了,是在他拒绝她摸毛时,他被她的委屈样子给弄得心软了,一连三天都没再拒绝过。

    第二次说他不爱她了,是她想让他用九渊圣炎烤肉排,说是看看跟用幽冥阴火烤的有什么区别,他烤了。

    第三次……

    冥尘不想理这个太能让他一点点拉低他的容忍底线的契约者,索性闭上了眼假寐。

    林千蓝没看到想看到的效果,咂了下嘴,冥尘这适应力,太强。

    “嘶!我怎么感觉我身上的魔种还在?冥尘,你帮我一下。”林千蓝有的是方法让冥尘理她。

    冥尘用神识过了下,见契约者又是皱眉又是沉思的,尽管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他还是怕真有其事,魔种在没被激发前很难觅到其影。

    尽管知道契约者作怪的可能性更大,冥尘还是纵身跳到了锦云床上,前爪搭在了林千蓝的一只手腕上,起她的体内状况来。

    作怪的契约者却趁机用另一只手抱住了他的脖子,“冥尘,你今天化成人形,一起去仙肴楼品尝瑶池仙露吧?”大有不答应她的手就不松开的劲头。

    林千蓝前段时间突然生出个不好的预感——冥尘或许在某天会忘了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