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七十章 怕冥尘忘了她
    不是冥王之道觉醒期的短暂记忆缺失,而是永远的遗忘。

    在跟冥尘签订契约时林千蓝心里就有数,冥尘能跟她呆在一起百年就不错了,他的修为一旦恢复,会很快离开云琅界。

    她那时是打着让冥尘当她后盾以及打手的主意,想着一百年的后盾打手也够本了。

    可相处下来,她对冥尘的信任与日剧增,还有莫名的熟悉感,让她跟冥尘的亲近产生的自然而然,比跟师父的关系还亲密。

    冥尘是她无话不能说、无事不能当他面做的朋友兼家人,而非契约者。

    还是她最可依靠的靠山。

    是家人就没有可以接受失去一说。

    她这些天才会千方百计地跟冥尘亲近,以期她能在冥尘的潜意识里留下些印象。

    只是突来的一次预感,没有其他的依据说这事一定会发生,之后也没再起过这个预感念头,林千蓝还是有所思虑。

    没发生的事不能拿出来跟冥尘讨论,她只用多跟冥尘亲近的方式来应对。

    潜意识的记忆是最不易磨灭的。司华烨就是一个现成的例子。

    她娘亲封闭了司华烨的记忆,而司华烨的潜意识却铭记住了她,才有了他强行冲破封闭的事。

    若她的预感成了事实,冥尘会不会因她说一句“你不爱我了”而记起她呢?

    除了预感的原因外,调戏冥尘也是件对身心都很益的休闲活动,正好她最近需要的是放缓修炼,以让新增上来的修为慢慢稳定下来。

    冥尘在反复后,没发现林千蓝的身体里有魔种存在的迹象,前爪从林千蓝的手腕上拿开。

    林千蓝的这只手一得着空,迅速跟另一只手胜利会师,环抱住了冥尘的脖子,“冥尘,我们什么时候去?是现在还是再等一个时辰?”

    对契约者的亲近,冥尘越来越适应,淡定道,“我什么时候答应了?”

    “你没说不去,不是默认了吗?冥尘,一起去吧,啊?”林千蓝用上了央求的语气。

    冥尘吃不消她这套,这回才算是默认。

    等他往浮音宫外一看,眼里露出笑意,“你怕是去不成仙肴楼了,钟管家来了。”

    林千蓝看过去,只见钟管家站在她跟司星澜所住的院子的院门外,曲臂双手起势,扣起了禁制。

    钟管家在她娘亲在时就当了管家,一管许多年,在她询问是否有人愿意离开冰庐时,忽拉走了不少的仆从,钟管家没走。

    还有个细节是她以前忽略,现在注意到的:钟管家称呼司华烨是真君,而不是主人,称她为少主人。

    她原以为是因为司星澜的交待,后来才知道,钟管家称她的娘亲为主人。

    钟管家不算狭义上的忠仆,对她这个少主人没什么特别的恭敬那些行为,在司华烨对她出手的时候,并没有拼死保护她这个少主人,甚至连出头都没出头。

    钟管家是金丹初期,挡不了元婴中期的司华烨,他出头只能多添一条命。

    但什么叫狭义上的忠仆?明知必死也救不了主人,还上前送死的。

    钟管家不是,他也惜命。

    但除了为她拼命这事外,钟管家在打理宅院方面有能力又尽责。

    林千蓝还是抱着冥尘的脖子不放,“冥尘,一起去看看钟管家有什么好消息没有。”

    这事可以有,冥尘应了声。

    林千蓝跟冥尘一起出了浮音宫。

    钟管家施礼道,“少主人,方才收到宝缘阁的传讯,说是有阳桑木的下落了,说具体在哪还请少主人到宝缘阁面谈。”钟管家的态度恭敬但不卑下,跟司华烨在的时候没什么区别。

    “我知道了。你跟宝缘阁回个传讯,就说一个半时辰后我过去。”

    “是。”钟管家领了回话走了。

    “冥尘……”钟管家一走,林千蓝的淡然神情变回了无赖脸,“冥尘,你快变成人形,我们先去仙肴楼吧,就这样定下了。”

    冥尘回头瞟了眼林千蓝放在他背上的手,林千蓝松开,举起两只手在两个肩头前,“这样行了吧?唉,冥尘,你不爱我了……都不让我摸你了……欧欧!冥尘,你又变帅了!”

    化成人形的冥尘,着的仍是玄色衣袍,为避免麻烦,把蓝绿色的眼眸变幻成了烟色,不是纯烟,而是棕烟色,少了妖异相,多了深不可测感。

    冥尘瞪了瞪林千蓝。

    林千蓝举着的手没放,“好好,我不说了。”她可不想把冥尘真惹毛了。

    冥尘变幻了下,林千蓝也没原貌出门,毕竟她是在奋力炼制银曜石,虽然知道银曜石是她炼制的人不多,可万一遇到上不大好。

    所以,她这段时间出门都是变幻了形貌的,这回用隐容冰绡变幻成了一个男修,穿了一身的短打,背上还背了把剑,用剑袋裹着,只剑柄露在外面。

    她背的剑也只有剑柄是真的,剑身的部分是个上下粗细一样的狼牙棒。

    她背的是她的本命法宝——藏锋百变。

    在她起的青木百变遭到卷发棒的不喜后,林千蓝重新起了十多个名,自家本命法宝一个都不喜欢,最后还是冥尘给起了这个藏锋,卷发棒才消停。

    林千蓝换了形后,当下脑子晃了下,再晃回来时,已是到了仙京城的琴月坊市。

    冥尘是有些毛了,都没跟她打个招呼就卷着她瞬移了。

    可总归陪她来了不是?还没太毛嘛……林千蓝觉着还有让冥尘的底线往下跌的可行性。

    宝缘阁就在琴月坊市靠西的一条街道边。

    而仙肴楼位于离琴月坊市有半个时辰兽车车程的地方,冥尘这是不打算先跟她一起饱口福了。

    “冥尘,我让钟管家跟宝缘阁的人约了一个时辰后,你看这时间还早呢,我们先去吃点东西吧。”

    冥尘冷着脸,没让她抓到自己的手臂,“先去拿消息。”契约者这是忘了她现在是个男修,抓住他的手臂算怎么回事?

    欧!冥尘还有傲骄的一面啊,林千蓝没敢说出来,怕冥尘毛了。

    一个时辰后,林千蓝跟冥尘一起出了仙京城,放出了灵舟,驶向东偏北的一个小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