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七十三章 进入陷阱
    庆侯真君的交易会名符其实,由一枚难得的青鸾蛋打头,各种稀罕之物纷纷上场。

    拿出来交易的是稀罕之物,要换的也不会是寻常的东西,让人眼花瞭乱。

    现场气氛的热度不断攀升,林千蓝有身处炎漠的感觉。

    在座的都是高阶修士,不至于为争一件东西撸袖子,可为把契合心意的东西划拉到自己怀里来,争得面红耳赤的情形是有的。

    林千蓝不免被现场热烈的气氛感染,见到自己能用得上的,也加入了竞争的行列。

    她出价道,“一块紫纹精铁,一截浚羽木。”

    她得到的浚羽木是整株,有五米多长,分成了五截,连同炼废的,她自用了两截,从剩下的三截中拿出一截用来做交换。

    标的物是一块落银晶石矿石,是苍穹九洲特有的炼制灵剑的上佳原材,她想换来送给师父。师父虽不是个剑修,但他的本命法宝是套双剑,淬炼升级时会用得着。

    紫纹精铁的价值跟这块落银晶石矿石不相上下,加上价值同样差不多的一截浚羽木,林千蓝等于出了双倍。

    拿出落银晶石矿石的是一位身形较宽大的元婴修士,他事先说了,想交换水属性或金属性的炼器材料,紫纹精铁是金属性,浚羽木兼有木水双属性,符合他的要求。

    除了林千蓝外,还有两位修士出了价。

    权衡过后,他选择跟林千蓝做交易。

    双方当场交换两清。

    除了这块落银晶石矿石,林千蓝再没参与交换,只等着阳桑木出现。

    前来交易会的修士并不是都参与了交易,最后进来的那五位修士从头至尾都没开口出价,不知是什么都没看上眼,还是另有所图。

    五人中领头的是位面色阴沉的元婴修士,中年模样,闭目养着神,咫尺之遥的热闹似乎不存在。

    这那啥装的,够格!无心做交易进来干嘛,在外面水泽里摸回鱼等交易结束再进来不更好?

    有怪癖的修士多的是,阴沉脸修士的做派没引起多少人的注意,其他人可是冲着交易来的。

    在座的都是大能,这五人玩深沉找错了场子。

    阳桑木迟迟不见出来,林千蓝再得着空闲跟冥尘传音,“冥尘,你说他们为的是什么?”

    冥尘一会才回传,“不清楚。”

    “那我一回问问他们。”

    “嗯。”

    跟冥尘聊天就有把话题聊死的高风险。现在的情况又不允许她扑到冥尘背上耍无赖,林千蓝只得把注意力放在了交易物品上。

    水华珠……

    一整巢的金翅妖虫……

    ……

    可等到交易会结束,连阳桑木的影子都没见着。

    宝缘阁经营了上万年,口碑一向不错,不会拿假消息骗她。

    变故应是出在了庆侯真君这里。

    交易会结束后,参与交易的修士又陆续离开,也有没立即走的,林千蓝和冥尘是其中两位。

    宽阔的待客区显得更宽阔,像是谁关了声音键,还没走的几人没有交谈,房间里陷入默声状态。

    庆侯真君回转,他衣袍甩动的细微声音打破了房间里违和的静默。

    看到庆侯真君脸上笑纹渐次消失,林千蓝反而放松的靠在了椅背上,两只手有一下没一下地把御雷魔杖当花枪转着,视线随着御雷魔杖的转动移动着,等庆侯真君在她不远处站定,才问道,“庆侯真君,是真有阳桑木,还是为引我来放的空话?”

    庆侯真君跟他们的同伙没有对她立即动手,不止是想杀了她这么简单,是还想从她的身上得到什么东西。她身上最有名的是御雷魔杖,不知他们是不是冲着它来的。

    他们没有立即动手,是有绝对的把握让她逃不走。

    既然他们这么有把握,能先捞点好处最好不过。

    就是不知这好处存不存在。

    “阳桑木的事是真的,宝缘阁不会信假消息。”庆侯真君说着,一截两尺多长的褐色树干落到了用来放置交易物品的玉案上。

    树干碗口粗细,外皮布满圆丘状的突起,看起来就是一段寻常的枯木。

    不一会,从树干里升腾起淡银色的轻雾,贴着树干,在各个圆丘突起间流动着,并不向外逸散。

    见光起银雾是阳桑木的独特现象,没有重样的。

    林千蓝吐了口气,“真有就好,不枉我们在这里等了这么久。”

    她说的可是大实话,若不是为了阳桑木,她何必在这里消磨这么久?早随着大流走了。

    庆侯真君会不会毁了自己经营几百年的名声当众挡下她,还真是件说不准的事,要看庆侯真君的取舍了。

    二十多位的大能修士,凭庆侯真君跟他的同伙,做不到全灭了口。

    哪位大能也不是泥捏的,特别是靠一路拼杀过来的散修大能,没一个好惹的。

    林千蓝的反应让庆侯真君心中一惊,都落到天罗地网里来了,她还能这样镇定自若,是她在装腔作势呢,还是有什么自恃?

    让林千蓝有恃无恐的难道是跟她同来的这位元婴初期的护卫?

    他们这方六个人可是有两位元婴、四位金丹修士。

    既便是林千蓝真有与他一战的实力,这位护卫长老还能挡下他们五人不成?

    仅仅林千蓝的反应还不能让见识过大风大浪的庆侯真君心中一惊,还有坐在林千蓝旁边的冥尘的反应——半垂着眼帘、一言不发地稳稳地坐着,他都怀疑这位冥尘是入了定。

    难道是他的生死薄出了差错,断错了此人的修为?

    庆侯真君的神识再扫了眼悬挂于内墙的一幅字画。在他人眼里这幅字画只是件装点房间的风雅之物,只有他才能看到字画的表象下是一本打开的书。

    在翻开的其中一面书页上赫然写着:“冥尘,出身于陵云洲岛冥家,元婴初期修士。”等的字样。

    敢广邀大能修士来他的洞府,怎会没有倚仗?生死薄可断生死,进了他的主宅就进了生死薄的断命牢笼,没有他的允许,就化神老祖也出不去。

    进来的人,无论用什么秘术宝物易容或隐藏修为,在他的生死薄下都会显出原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