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七十五章 生死簿
    秦光的长刀被弯刀虚影毁了之后,他们的剑阵也被林千蓝的雷网拦下,困阵一时没能聚拢围合。

    他们正与林千蓝僵持时,谁知该护着他们的方天真君会弃了他们自己逃开?

    三人想收回剑阵已是晚了,重掌只是个形,冥尘挥出的是让空间凝固的法术,空间凝结,三人连瞬移都做不到,便被压在了重掌之下!

    挥手间灭了三个金丹!三人连喊叫声都没能发出。

    至于他们的神魂,冥尘会给他们逃出的机会?

    在弯刀虚影现身以及冥尘反挥出一掌后,庆侯真君和方天真君立即感觉不妙。

    此人是化神!

    方天真君选择了逃离,幸好他见机的快,赶在周围空间凝结之前发动了瞬移术,才得已逃离成功。

    而庆侯真君的反应跟方天真君正相反。

    事已至此,没有任何的反悔的余地,不如拼一把!

    这是在哪,是在他的生死簿的断命牢笼内!

    他没去多想为什么生死簿会出错,显现此人的修为为元婴,他只清楚,在生死簿的断命阵域内,化神也讨不了好!

    他之前误认此人是元婴初期,没打开生死簿的第二重阵域,现在补救还来得及!

    在方天真君瞬移逃出生天、三个金丹被重掌压下时,庆侯真君打开了生死簿第二重阵域。

    周遭景象再作变幻!

    原是阴气阵阵,却还有灰白亮光,转眼间烟如劫日,阴风刺面,烟气升腾!

    林千蓝的眼前一混,除了她自己其他人都不见了,神识受限,探不出方圆十米。

    除了混沌昏暗的阴气,什么都看不到、感知不到,连脚下都是虚软的感觉。

    冥王书的阵域!

    她没有妄动。现在敌人在暗她在明,只能以不变应万变。

    还好,没能浮间簪失去联系,说明庆侯真君没能完全掌控冥王书,不然在冥王书的阵域里,可切断任何的空间联系,包括储物空间,连储物袋都不能打开。

    “主人,那是烟气是死气!”芷音提醒道。

    股股烟气向上升腾,然后扩散开来,林千蓝身处其中。

    她不会不佩带防御法宝,把死气阻在了身外。

    在听了芷音的提醒后,保险起见,她又调动元力覆体,多了层保护。

    突然,一道数丈的剑光斩在了她周身的防御罩上。

    “卡!”林千蓝身上的佩带的防御玉佩当即碎裂!

    死气迅速往她身上倾涌过来,想往她的体内钻。”连他这个被生死簿认可的使用者都不能操控炼狱囚笼,身在囚笼里的人还能操控?

    忽听秦光喊道,“他出来了!”

    庆侯真君心里咯噔了下,忙看向吞了冥尘后消失的炼狱囚笼那里,瞳孔急速放大,“怎么会!你怎么可能会出来!”

    可这才几息?

    他的话刚落音,就被狠狠地打了脸。

    被炼狱囚笼吞没了的人,现在活生生地站在了他的眼前!

    “怎么会!”庆侯真君惊骇地找不出其他的词来。怎么会有人能从炼狱囚笼里出来!还完好的!

    冥尘冷漠地看他一眼,没有满足他的好奇欲的意思,右手对空起了个势,只见一本书凭空出现,往他的手里飞去。

    庆侯真君看清了书的模样,咬牙大骇,“我的生死簿!”催动神念,快要飞到冥尘手里的生死簿只顿了顿,还是飞向冥尘的手中。

    “方天!快动手!”庆侯真君叫道,“不能让他抢走生死簿!”

    方天真君虽不知哪里出了差错,生死簿会不受主人的控制,被他人招去。

    可有一条,此人连生死簿的炼狱囚笼都困不住,不是他能对付的,他最好的选择是逃!立即逃!逃的远远的!

    但这条路已被堵死了,他现在处在生死簿的阵域内,出不去,怎么逃?

    他恨死把他置于困境庆侯真君了,可又不能不应庆侯真君所说,若真是等着那位化神把生死簿抢走,他连一线生机都没有了。

    方天真君一出手便是杀手锏,祭出了他的本命法宝乾元台。

    圆盘状的乾元台在空中兵解成无数个甲片,瞬时列成一个甲片阵,如一只大拳,击向冥尘!

    甲片大拳掀起的拳风有如蟒龙下山,带着吞海之势重击而去。

    庆侯真君一边没放弃用神念与生死簿沟通,一边同时出了手,剑分三十六道,化成三十六道弧形泛着铁青的流光,配合甲片大拳合击冥尘。

    弯刀再出,虚影瞬间涨大如刀形虚山。

    冥尘左手一动,一朵烟中透着红芯的焰火浮在了眼前。

    是九渊圣炎!

    手再一动,一朵分成无数朵,布在了弯刀虚山各处。

    弯刀虚影把三十六道剑光斩得碎光,被烟色焰火吞噬。

    弯刀虚影的速度太快,甲片大拳眨眼间成了碎片。

    此时生死簿已飞到他手中,冥尘一心二用,噬魂那边尽情收割,他这边召了朵烟焰到书册上。

    看着跟纸质书册没什么两样的生死簿,却没有着起来。

    那边庆侯真君却是闷哼了一声,他与生死簿的联系断了!他打在生死簿上的神识被抹除!

    他方才想逃!

    可这是他最后的念头了。

    ※※※※

    周遭环境再起变幻,阴气不复存在,亮光再现。

    林千蓝回到了庆侯真君的主宅内。

    除了冥尘,房间里没有其他人。

    林千蓝上前,“冥尘。你拿到冥王书了?”

    冥王书是冥界冥王用的统界法宝,这一本不知怎么的流落到阳界的云琅界。

    “嗯。冥王书里的生死簿,是件有缺损的。”

    冥王书是一套法宝的总称,生死簿是其中一件。

    他们在进来没多久,具体来说,是庆侯真君使用生死簿冥尘的修为时,冥尘就觉察到了,但因庆侯真君才是生死簿的使用者,冥尘没能看出它是生死簿。

    冥尘传承到的冥王之道还不完整,虽能感知到这本书属性冥王书,但具体是冥王书的哪件,还看不出来,只能等他契约了之后才能知道详细。

    冥王书是统界法宝,如生死簿只能显现出它所在那界的生灵名册,冥尘可不属云琅界。

    但生死簿是有灵性的,冥尘身上有冥王的气息,生死簿在他的面前,天生臣服。

    只有冥王才能真正掌控冥王书,庆侯真君只是使用者,所以,当庆侯真君用生死簿冥尘的身份修为时,本访什么都显示不出来,可生死簿却根据冥尘的想法,显示出了对冥尘最为有利的信息,误导了庆侯真君。

    冥尘传音了林千蓝,说了冥王书的事,打算抢到手。

    林千蓝建议是得到阳桑木后再下手。

    在庆侯真君把最后五人迎进来之后,其中一个易了容的人,隐晦地看向林千蓝时的敌意,被冥尘觉察。

    他在生死簿上看到五人的信息,都姓秦。林千蓝早就跟他说了她与秦家结仇的事,这五人的到来,不会是巧合。

    一个元婴四个金丹。

    就是不知他们是单纯地杀了林千蓝报仇,还是另有所图。宝缘阁可不是秦家产业,不仅如此,宝缘阁在各大世家中,属中立,不跟任何一家过分亲近,所以才能屹立万年不倒。

    林千蓝想要阳桑木的事不是秘密,她在仙京城的各大店铺都挂的有单,一旦有什么消息,店铺便会及时通知她。

    秦家人费这么大力气通过宝缘阁引她出了仙京城,只杀她报仇的可能较小,另有所图的可能较大。

    林千蓝身上比较受人觊觎的是她的御雷魔杖。

    林千蓝自己知道她的御雷魔杖别人是抢不走的,修为再高都抹不掉她的神识,但别人不知道。

    除了这个外,他们也想到了把司华烨扔出冰庐的事,被有心有怀疑到她有芥子空间。

    既然来都来了,他们没有无功而返的道理,陷阱不能白进,怎么也要得到阳桑木。

    唔,还有冥王书。

    才有了之后的事。

    “原来庆侯真君的原名叫车侯庆。怪不得会跟秦家联手,想置我于死地,车侯庆是想为车侯尚仪报仇吧。”

    怎么江湖遍地都是她的仇家呢?是她太能搞事,还是天道看她不爽,处处想她死?

    林千蓝决不承认第一个,第二个嘛,凭天道处处为难她的那个劲,还真有可能。

    “嗯。车侯庆是车侯尚仪同母异父的兄长。车侯庆是跟着他的父亲长大的,没有回归车侯家,而是做了散修,但跟车侯尚仪的关系尚好。”

    这两兄妹的身世大概又是狗血一大盆,林千蓝没兴趣听,冥尘也没跟她具体说的意思。

    “对了,冥尘,那三个人呢?”

    “留在了生死簿内。”

    林千蓝好奇道,“冥王书真的能沟通冥界的炼狱?”

    “原是可以,但这本生死簿有残缺,通往炼狱的通道封闭。”

    林千蓝有一事很不明,“为什么云琅界有……”

    “轰!”

    毫无预兆地落下一道雷。

    真是一点预兆都没有!

    林千蓝这个整天找雷劈,对雷的感应特别敏锐的都没感应到。

    诺大的宅子被劈得粉碎!

    林千蓝跟冥尘及时瞬移了出去。

    这天是要塌了?

    天空布满了看不到边际的乌烟雷云,压得低低的,似乎马上就落在了人的头顶。

    林千蓝经过的雷劫不少了,她度的结丹雷劫堪比化神雷劫,那会的天势已经吓人了,可都不能跟这回的相比,不单指云烟不烟,而是天威,她清晰地感受到了此时的天威之强!强到让她生成渺小感。

    “冥尘!”是冲着冥尘来的!

    林千蓝再生起可能被冥尘遗忘的预感!她说不准心里是种什么感受,可她不希望冥尘忘记她,是确定的。

    冥尘朝天空望了眼,“是我的方才使用了不属于此界的法术。”

    “白雷!”

    白色的雷光倾注而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