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七十八章 寻人
    (来不及修改了,等明天刷新一下)

    魔种从激发到扎根到元婴内,是需要一定的时间的,虽然这个时间很短,但以锦棠真君的修为手段,未必不能把魔种从他的体内驱除,一时不能清除出体内,也能做到让魔种不扎根到元婴上。

    可鬼魇兽逃进血枳木后,怕被主人抓住,催动了烟龙,使得锦棠真君无法兼顾,让魔种得了逞。

    得知了这些的林千蓝,对鬼魇兽再也喜欢不起来。

    鬼魇兽有自知之明这点还算是个优点,没有再哀求下去。

    阳桑木到手,林千蓝静了阵心神,着手升级本命法宝。

    她选择浚羽木、盘若木等五种妖木做为炼制百变的根基材料,除了之五种妖木分属五行外,还有着这五种妖木较易提炼的因素在。

    而阳桑木和血翘木提炼的难度要比这五种妖木大。

    林千蓝把阳桑木放出混沌宝鼎内,并没有让幽冥阴火一下子把它包围住,而是让幽冥阴火进到了阳桑木的内部,从里面往外烧灼。

    血翘木的提炼又有所不同,要先从血翘木硬度稍弱点的“血”的缝隙里灼起。

    当她把阳桑木和血翘木融进藏剑百变后,藏剑百变传给了她喜悦感。

    她心情也不错,因为她的本命法宝好看了那么一点点,往狼牙棒上靠了,虽基础形态再也变成不长剑,但狼牙棒总归比大个卷发棒的样子看着像件法宝。

    心念一动,长柄狼牙棒收起了丹田内。

    半个多月后,冥尘出关,外面的修士不见了,两人回到了仙京城。

    过了几天,她把炼制好的银曜石给了出去。

    提起这事,林千蓝越发觉着自己做出的不入司家宗谱的决定英明了。

    她自家人知道自家事,对大家族的族人间踩高就低、勾心斗角、明里暗里使绊子的手段很是厌恶,学不来,也不想去学,最好的方法是避免让自己陷入那种环境中。

    她想过,即便司华烨是她理想中的父亲,对她关怀备至,她也不一定会入了司家宗谱。

    这不,她没入已受了其害了。

    秦家人想抓她,除了要她命、要她的芥子空间外,还想得到银曜石的炼制方法。

    知道银曜石是她炼制的人没几个,都是司家和南宫家的人。而现在秦家人却知道了,必是从这两家人里泄露出去的。

    这事林千蓝没跟司家和南宫家的人提起,因为提了对她没什么用,最多查出是谁责罚一番,就是杀了,对她来说,不解决什么事,只会让她在两家里拉一堆的仇恨。

    至于透露给秦家消息的人,她不会轻易放过,暗中解决好了。

    另一层考虑是,秦家五人的魂灯一灭,秦家就会知道。

    她要是说出去秦家人算计她的事,不等于告诉秦家,是她杀了这五人吗?

    她还希望秦家人继续派人来杀她呢,趁机多弄死几个不更解气?

    稳定修为的事不能再往后推,传来的最新消息,说是有迹象表明,南邺洲的兽潮又往后推了,让林千蓝有了充裕的闭关时间。

    她预计这次稳定修为要花上一年半左右的时间,不耽误去南邺洲。

    丹曦庐舍处在一条灵脉的附近,灵气浓而纯,是个闭关的好地方。

    也没什么需要林千蓝亲自安排的,有司星澜在,有冥尘在,两个都是她可信任的人,没什么事是交给他们帮她处理不放心的。

    “大主人。”小墨从外面飞了回来。

    它昨天醒来的,赶在林千蓝闭关前出了关。

    以小墨的体质,一次吞了那么多的朱雀液,弄个不好,得么的结果可能不是增强体质,发生变异,而是爆体。

    该这样做是因为有冥尘为它梳理经脉,在小墨吞食朱雀液时,不停地为它疏通新的经脉,让它的体质得以承受这种压力。

    林千蓝看着飞到她身边的软榻上站着的小墨,“小墨,你感觉怎么样?有没有不舒服的地讣?”

    “没有,大主人。”

    “没有最好,有的话赶紧告诉冥尘,他帮你处理。”

    “哦。”小墨的情绪不是太高。

    “小墨,怎么了?”

    “冥四会走。我不想让冥四走。”

    “是冥尘告诉你的?”

    “我自己知道的。冥四是想让我赶紧长大能帮大主人。”

    小墨的心智越来越高了。冥尘急着让小墨服用朱雀液,是在他的梳理下,小墨体质发生变异的机率会更大。

    冥尘怕自己会因一个意外而不得不提前离开此界,才会有此一举。

    林千蓝抱起了小墨,安慰道,“不是冥尘自己要走,而是他不能再在这里呆着了。冥尘是要回到上界,到时我们去上界找他去不就行了?”

    小墨还是挺容易哄的,“嗯!我跟大主人一起去找冥尘。”

    ※※※※

    何放是仙京城其中一个小世家何家的人,筑基后幸运的得到了仙京城守卫一职。

    何放的具体职责是守城门,没什么危险性,也比较轻省。

    仙京城的守卫不仅报酬优厚,还有进入几个由大世家把持的秘境的机会,是个让小世家的子弟眼红的职位。

    为了不失去这个职位,何放在自己论值的三个月内,都是尽职尽责地守在门前,从不会偷溜到一边躲清闲。

    这段时间又论到何放当值,半上午过去,进进出出的人跟往常一样,不多不少,四个城门守卫两两轮流在门前收着进城费。

    这会正轮到何放和另一个叫车易的同僚站在城门前。

    “五块下品灵石。”何放说着每天都要重复许多遍的话。

    “噢,好好。”要进城的练气期小修士早有准备,把手里的五块灵石放到旁边的条案上。

    放到条案上的灵石下一刻消失不见,让初来的小修士瞧了个稀奇。

    车易不耐烦地催促,“要进快进,别挡着道!”不是他对这个小修士有什么意见,而是为小修士好。

    一看这个小修士就像是从外面来的,仙京城内他惹不起的人太多,他站在这里挡着道,万一后面来个人胸襟不怎么宽广的,这小修士可能就得罪人了。

    车易是个筑基修士,一嗓子下去,小修士不敢再停留,诚惶诚恐地往城门里进。

    “咦?”

    何放听到车易的讶异声,顺着车易的视线看过去,只见一人踏空而下,落到了城门外。

    能够御空飞行,修为至少在金丹以上。

    仙京城内金丹遍地走,来个金丹修士不足以引起两人的注意,让车易咦了一声的是来人的相貌。

    此人面容如画,着一身衣摆上缀满轻忌的白袍,仿佛是用上等白玉精心雕刻的玉人,仙姿绰绰。

    身为仙京城的守卫,何放见过的相貌俊美的男修不止一位两位,让他讶然的是他一头银亮的发丝和蓝澈的双眸。

    是位妖修。

    化形的妖修比他的修为高多了,何放对来人恭敬地拱了拱手,“敢问阁下是哪个世家的长老?”

    苍穹九洲的人修和妖修之间的关系从大体上算不上对立,可绝不是能和谐共处一隅,相安无事各自修炼的关系。

    具体是什么关系,要看妖修的出身。

    仙京城里不乏化了形的妖兽,但基本都是跟人修有契约的灵兽。

    人修的契约灵兽被划归了人修一方。

    一般提起的妖修,都不包括灵兽。

    妖修很少会到人修的地盘上来,人修亦然。

    仙京城有规定,来了妖修需马上上报。

    是以,何放会问来人是哪个世家的,问清了才好看是放行还是拦下上报。

    何放称一声长老,是因为在各世家有个不成文的做法,化了形的灵兽都会给个长老的名头。

    来人道,“我非哪家的长老。”

    何放跟车易对着了一眼,两人当守卫几年,都是首回遇到光明正大来到仙京城的妖修。

    不是没妖修独自一个进到仙京城里来,但基本都是改容换貌,扮成人修的模样混进来。

    仙京城并不禁止妖修进城。

    发现混进城来的妖修,只要妖修不在仙京城内乱来,仙京城的守卫多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不保证妖修在城内的安全。

    像这样以妖修身份光明正大地要进仙京城的,很少见。

    仙京城人口众多,每天进进出出的人骆驿不绝,来人的相貌太独特,很快城门口聚了不少人围观。

    化形的妖修并不常见,引起了不少人的私语。

    何放自己就有契约灵兽,对妖修没有排斥,态度依然不变,说道,“敢问阁下的名讳,进仙京城有何贵干?”

    “夙无衣。寻人。”

    何放再问,“阁下寻的是何人?”

    “林千蓝。”

    仙京城里的修士千千万,谁哪能都认得?何放打算问清林千蓝是哪个世家的人后,立即上报。

    没等他再发问,只听冷喝声从空中传来,“原来你在这!守卫!拦下此妖!”

    一艘灵舟急速落下,因降速太快,激起地上的沙石飞起。

    从灵舟下来一群人,为首的是个面相二十七八岁的男修。

    仙京城的修士千千万,何放恰巧认识这位男修,是超品大世家齐家的齐飞凯。

    这位齐飞凯名气不小,是齐家新一代的领军人物,不过百年已是金丹中期的修为。

    跟在他后面的都是齐家的人,其中一人是他的守护长老。

    何放跟车易对看一眼暗叫倒霉,齐飞凯可不是个宽厚的主。可他这个筑基初期,怎能拦下明显实力不在金丹以下的妖修?

    不拦吧,得罪了齐飞凯等于得罪了齐家,齐家收拾起何家来,只是动动口的事。

    不光何放,车易和另外两个当值的守卫都在心里叫着倒霉。

    旁观的人也有认出来的,“是齐家的人……”

    解了何放的难题的却是夙无衣,听到齐飞凯的大喝,他只朝灵舟看了眼,没有其他的动作。

    何放等四个守卫不用动手拦了,只需把法宝拿在手上做个样子给齐飞凯就行。

    何放心里对这位名为夙无衣的妖修生出点怜悯,惹上了齐家的人还不赶紧逃得远远的,等会定难善了。

    不说这里是仙京城,人修的地盘,齐家主家所在地,只齐飞凯元婴中期的守护长老,就够这个妖修对付的。

    齐飞凯下来后直接出了手,他的一干手下紧跟着都祭出了自己的法宝,配合围剿夙无衣。

    守护长老为他瞭阵。

    夙无衣没走也不会站着任人往他身上招呼,白竹箫剑出鞘,化成剑阵,反围向齐飞凯。

    人数悬殊的两方人打了起来。

    齐飞凯不是无脑子的,知道在城门范围内不得打斗,他是把夙无衣引出了城门范围打的。

    夙无衣跟他想的不谋而合,他有着必须进到仙京内的理由,不会公然破坏仙京城的规矩,早离了城门范围。

    城门外的半空风云变幻,流云破碎。

    车易突然道,“哎!是那个林千蓝!”

    “哪个?”

    “何放,你怎么忘了司家的冰烨真君,他找到的女儿就叫林千蓝。”

    何放猛得记起了,是有着御雷魔杖的林千蓝了,冰烨真君和云洛真君的女儿。

    夙无衣是来找林千蓝的,这事他得赶紧跟冰庐里的人通个气。

    何家能在仙京城过得安稳,全凭着他们跟司家走的近,特别是跟冰庐走的近,得到过冰烨真君和云洛真君的庇护。

    跟着司星澜做事的何良就是他的堂弟。

    齐飞凯这一打岔,他没能问出夙无衣找林千蓝的目的。但不管是什么目的,他都该知道冰庐里的人一声。

    这事不能迟疑,万一夙无衣被齐家人杀了抓了,他后悔都来不及。

    来往的人都被外面的打斗吸收住了,没往里内看,何放找了个由头,找了个避人的地主,跟何良发了个传讯符,简单地说了这事。

    以前的冰庐,现在的丹曦庐舍内。

    何良收到了何放的传讯,见是事关林千蓝的,他可是知道自家真有多疼爱这个妹妹,一点不敢耽搁,立即把这事汇报给了司星澜。

    司星澜不太清楚夙无衣是谁,便去问了冥尘。

    冥尘一听是夙无衣,并且夙无衣有麻烦了,对司星澜说道,“夙无衣跟你妹妹有莫大的渊源,我们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