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七十九章 连进两阶!
    可重名的不是没有,何放不能拿定这位妖修的的就是冰烨真君的女儿。

    何放这一踯躅,转眼工夫城门外聚来了一大批的修士。

    仙京城内禁止打斗,仙京城外只要出了城门范围就不禁止。可谁会挨着城门打?

    除了那些大世家挂了号的灵舟能直接穿过仙京城的禁制,其他人进出仙京城都须经过城门。

    一打起来,法宝法术可不怎么长眼,再误伤了人或损伤了城门,打斗的双方则吃不了兜着走。

    这少见的事就给撞见了,进城的也不忙着进去了,乌拉拉地从城内出来一堆人,看起了热闹。

    “是个妖修!这妖修怎么到人修的地盘来了?”

    “这妖修好大的胆,敢在仙京城跟齐家人对上。”

    “嘶!这妖修真敢!杀了齐家人,是没法善了了。”

    是没法善了了。何放望了眼战圈外完全没有担忧之色的齐家守护长老,心道这个妖修怕是连逃都不好逃了。

    何放当下有了决断,万一这位妖修找的是那位林千蓝,不管什么是什么目的,他都该知会冰庐里的人一声。

    若是这个叫夙无衣的被齐家的人杀了抓了就来不及了。

    何放用手肘碰了下车易,两人一向交好,车易为他打掩护,何放给他的堂弟何良发了个传讯符,大致地说了此事。

    丹曦庐舍内。

    “冥前辈。”司星澜匆匆走进院子。

    懒散地躺在廊桥上的冥尘抬起了眼皮。

    司星澜的语气里满是敬重,“冥前辈可认识一位叫夙无衣的妖修?”

    妹控没什么逻辑。林千蓝对冥尘不打折扣的信赖,司星澜对冥尘便是不打折扣的敬重,冥尘的强悍实力排在其次。

    何良收到他堂兄何放的传讯,说是有位叫夙无衣的妖修要进仙京在寻找林千蓝,只是不知道是否是丹曦庐舍的千蓝真人。

    司星澜没听林千蓝提起过夙无衣这个名字,但可能事关自己妹妹,司星澜不会置之不理。

    “夙无衣?认得,他与你妹妹有着不浅的渊源。”

    司星澜一听,紧了眉头,“冥前辈,这渊源是好的还是坏的?”若是仇家,他会帮齐家人为妹妹除了祸患。

    “嗯。好的。还是无解的。”

    司星澜没懂无解的渊源是什么,但冥尘说是好的,那夙无衣至少是林千蓝的朋友,那他不能不管。事不迟疑,辞别道,“若是如此,冥前辈,我先走了。”匆忙又往外走。

    没等他走出院子,身形便被定住,司星澜不明所以,“冥前辈?”

    眼前烟影一晃,冥尘化成人形站在了他的面前,“夙无衣发生什么事了?”

    司星澜道,“刚收到的消息,夙无衣来仙京城了,是来找妹妹的,他是妖修,进城有些麻烦。”

    他哪能隐瞒的了冥尘?“还有呢?”

    司星澜实不善于说谎,“夙无衣惹上了齐家的人,在城外跟齐家的人交上了手。”

    冥尘住了一段时间了,对仙京城的势力格局比不喜欢关注这些事的林千蓝了解的还清楚,“嗯。我跟你一起去。”

    司星澜面有难色,“妹妹说前辈最好不要动用法术。”

    冥尘这会才知道林千蓝在闭关前跟司星澜还有这种交待,怪不得他在庆侯镇那会闭关出来后,林千蓝总是在避免让他动用法术,是怕他动用法术会被云琅界排斥吧?

    闭关后还跟司星澜如此交待,是怕他在她闭关期间就离开云琅界面了。

    契约者越来越会抓他的弱点了,他们烟冥豹一族本该独来独往,特别是觉醒了冥王之道以后,更该是独来独往……

    “无妨。她不过是担心打断我的体悟,此关已过。”冥尘难得的跟司星澜解释了一番,而且是难得的撒了个谎。照他的性子是不屑解释,也是不屑撒谎的。

    契约者对他产生了影响。

    出于妹妹对冥尘的全然信任,司星澜信了冥尘的话,松了口气,又锁眉道,“冥前辈,夙无衣有危险,我们需快些赶去。”

    仙京城太大,丹曦庐舍离城门可有着不近的距离,乘鹤车都怕来不及,司星澜打算一路瞬移过去。

    冥尘往院子一角睨了眼,“颜十四。”

    “在。”颜十四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狗腿般地应道,“冥前辈吩咐。”

    冥尘手一挥,卷着两人往城门外而去。

    ※※※※

    林千蓝出关的时间比原计划的晚了三个月。

    前半年,她并不是闭的死关,体术、元力都没间断修炼,只修炼灵力的时间多了许多。

    闭关是为了心无旁骛,修炼的间隙她也没用神识往外看,以免自扰心境。

    腾二在这期间醒来,有她不计财力地拍买了对修补神魂有益的宝物,比如定魂石、魂魄晶等,腾二的灵体基本恢复,下降的实力又升回了大部分。

    腾二在夙无衣身上吃了大亏,叫嚣着它一定要给夙无衣好看!

    林千蓝没想过再与夙无衣有交集,等她出了关,南邺洲的事一了,是时候该回虚天宗了,腾二给夙无衣好看的话只能是说说。

    腾二睡了那么久,不想跟着自家老大闭关,离开了浮音宫。

    半年下来,林千蓝把心境调整到心如止水,不再想那些旁末杂事,把心神全沉在修炼上。

    她闭起了死关。

    除非事关性命,闭死关的修士对外界是无知无觉的,耳中是灵气在经脉中运行的声音,感受到的灵气涤体的舒畅。

    唤醒她的是灵力冲破修为阶层隔膜的胀疼感。

    筑基、结丹这些大进阶另当一说。

    林千蓝在小进阶时,少有痛感,她从不强行提升修为,每次的进阶都是水到渠成的。

    很多典籍中都有记载,说是结丹后的每一次进阶都堪比练气期九期进阶到筑基,到了化神之后,每一次进阶的难度跟结丹相提。

    金丹吸收灵气加快,外界的灵气在林千蓝的周身形成了一个灵气旋涡,飞速地往她体内涌。

    木灵珠默契地加速了旋转,把不太纯的木灵气吸进去,反哺出精纯的灵气,金丹这个挑剔的食客,只吸收由木灵珠提纯过的,外界的灵气跟它擦身而过都不理会。

    林千蓝把注意力集中到了冲击阶层隔膜上,故意忽略丹田里的胀痛感。

    经历过结丹时的剔骨之痛,这点胀痛她还忍受的住。

    一遍遍地灵力往上冲击着,每冲击一次,丹田里的胀痛就疼上一阵。

    若说修为等阶的存在是对修士修行的阻拦,未尝不是个考验,忍受得了诸般痛苦,才得以离长生近一步,才会珍惜这来之不易的,从天道那里挣来的寿命。

    或许是修为越高,进阶越不易的原因。

    是与不是,天道不给答案,可越是高阶修士之间,越是不常动杀念是事实,或有着惺惺相惜的因素。

    林千蓝从不认为杀人抢宝就是修仙,不然不会有因果循环的制约。

    林千蓝没去计算冲击了多久,灵力冲击隔膜失败一回,会退回来再从外界补充些灵气,集蓄力量进行下一回的冲击。

    “啵!”

    耳膜上似乎感觉到了振动,同时丹田里胀痛感骤然消失,如堵塞的河道得于疏浚,清澈的河水奔流在空旷的河道里,全身心的畅快。

    照例,进阶后她没有立即出关,而是又修炼了起来,以让进阶后的修为更为牢固,不会轻易掉阶。

    “金丹后期!”

    林千蓝后知后觉地发现她一下子进阶到了金丹后期!

    说好的结丹后进阶很难呢?

    她没有被这事好事冲昏头脑,冷静地探察了自己的丹田以及经脉。

    还好,没有发现有根基不稳的迹象。

    是冥尘!

    冥尘收取了黄泉水后,修为恢复到了云琅界面的顶峰,她这个跟他答有伴生契约的契约者受了益,还有之前冥尘觉醒了冥王之道,她本该进阶,但因结了个半淬丹没能进,一并把好处留到现在,她得以一下子进了两阶。

    “主人,是因为伴生契约的影响。”芷音说道。

    林千蓝闭死关时,因着芷音是器灵的关系,她全程陪着林千蓝。

    闭关是不能被打扰的,但林千蓝没有屏蔽芷音。芷音没有辜负林千蓝的信任,没有干扰到林千蓝。

    这会林千蓝出关了,芷音才说话。

    林千蓝突然问道,“芷音,若是我不能飞升上界,而是老死在云琅界,你会怎样?”

    芷音被问住了,她呆了会,说道,“主人不会的。主人一定会到上界的。不管主人在哪,我都跟着主人。”

    “是吗。”林千蓝微微一笑,“我想着也是。不过,要哪天我真要老死在云琅界了,我会解除跟你的契约,还你的自由身。”

    她在闭死关前,似梦似幻间,脑子里出现一些画面,跟浮音簪有关,跟芷音也有点关联。

    大概她与浮音簪之间的那层障碍有所松动了,那些画面是浮音簪过渡给她的信息。

    “主人……”芷音不知所措地搓着两只手。

    “芷音,不用放在心上,我就那么一说。”林千蓝伸了个懒腰,“一连进了两阶这么大的好事,怎么也得庆祝一下。芷音,你也出来吧,一起到外面找冥尘要礼物去。”

    “是,主人。”芷音猜不透主人的意思,更为乖巧。

    紧闭了近两年的屋门打开,林千蓝刚呼了口满是阳光味的空气,被小墨一头扎了个满怀。

    小墨现在的顶羽超过了她的肩头,这么大个头,冲击力还是还很大的,林千蓝没被它撞得退后,还是因为修炼了体术。

    小墨扎过来后,蹬了几下脚,想往林千蓝怀里钻。

    可它的个头太大,林千蓝哪里抱得全?只抱到了小墨的翅膀那里。

    被林千蓝抱住的小墨把头从林千蓝怀里伸出来,却是发现它的脚还沾着地,迷茫了会,烟眼珠无序地转了几下,最后定住。

    显然被再也不能被大主人整个儿抱在怀里打击到了。

    “哈哈哈……”随后跟来的腾二哪能放过这个小墨出丑的机会,笑得不可开交。

    林千蓝能做的就是夸,“小墨又长个了?太让我高兴了!等小墨长到小九那么大,就能载着大主人一起飞了。”

    “大主人,我现在就能。”小墨沮丧劲还没完全消除。

    欸?被小墨反哄的林千蓝意识到,她不能再把小墨当成稚气未脱的小孩子看了,其实小墨在夙血山脉历练后,已快速成长起来,只是她没能调整好对小墨的心态。

    她拍了拍小墨的背,松开了手臂。

    这才看清了小墨现在的样子,个头比她闭关前又大了一圈,双翅的翅羽里也各长出了几根红色的羽毛。

    但大致样子还是火鸦,没有向朱雀转变。

    林千蓝对小墨真是要刮目相看,冥尘说过,服了朱雀灵液,小墨变异成朱雀的可能性很大,但小墨心里排斥自己变成另一个物种,坚持自己就是只火鸦。

    小墨对朱雀是什么知道的很清楚,也清楚变异成朱雀能给它带来什么样的好处,还有在世人眼里朱雀才是美的,而火鸦是丑的,它也不改。

    能做到这点的人或妖兽少之又少,最起码林千蓝没听说过,她听说过的都是妖兽争着变异成某某神兽。

    不能再当小孩子了,林千蓝跟小墨说话就不再用哄的口气,“小墨,你这两年怎么样?有没有出去历练?”

    腾二急着说道,“老大,有件事你还不知道……”

    腾二的横插,换来了小墨甩的一记吊睛眼。林千蓝也没让腾二说下去,“有什么事一会再说,没看我正跟小墨说话吗。”

    她是一年半没见腾二,但可是有两年没见小墨了。

    “可……”腾二知趣地住了嘴。

    小墨也喜欢被林千蓝当大人般对待,轻轻啄了下她的手,“我去历练了。没去远。”

    林千蓝跟小墨两个说着出了门。

    林千蓝抬眼往廊桥上一扫,愣住了,以为自己眼花了,要么是看到了幻象,眨巴下眼,还是。

    廊桥上有两个人正悠闲地下着棋,一个是冥尘,另一个是夙无衣。

    “老大,我想说的就是这件事。”腾二说道。

    林千蓝默默地瞟了眼腾二,总干马后炮的事有意思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