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八十一章 兵不血刃
    从陆语若和其他人的议论不难听出,夙无衣是她道侣的事人尽皆知。

    人修与妖修公开结成道侣的,还是少见。

    还有,传闻中的她是什么样?不会说她长得惨不忍睹,才会找了个审美与人迥异的妖修当道侣吧?

    陆语若坐实了她的身份后,有人给了她答案。

    “……真是这位啊,不说是她长相怪异吗,才会找了个妖修当道侣,跟传闻中差的也太远了。”

    “……”还真是。

    陆语若要是想用这事来让她自惭形秽,在众人面前抬不起头来,那陆语若可是打错了主意。

    不提她现在与夙无衣关系如何,在她曾把夙无衣当成道侣人选时,就从没想过他是妖修不妖修的事,夙无衣只是夙无衣而已。

    被人当谈资也不是第一回了,一回生二回熟,上回传言她收了好多侍君、生性风流她都没怎么在意,这回说她有位妖修道侣,实在不值的一提。

    一个重要的前提,是她对妖修没什么偏见。妖修的人形不是幻化出来的,是经历了雷劫后被天道认可的第二种形态,化成人形了就是人。

    她跟夙无衣事实上是不是道侣不再重要的,不是林千蓝也不能否认。

    否认就落了下乘。

    林千蓝没想着否认,管一群不相干的人怎么看?

    要是安个什么灭门屠族的事在她头上,她可能有兴趣辩上一辩。

    陆语若是个聪明人,不会为了让她丢面子,而做出如此肤浅的举动。

    陆语若的目的不止于这个表面上的。

    在夙血山脉时,陆语若自以为有了拘魂石,能控制住辛凝老祖的神魂为自己所用,谁知反被辛凝老祖钳制。

    后来想祸水东移到她身上,跟辛凝老祖没能商议成功,少不了忌恨她。

    辛凝老祖说过她不会夺舍陆语若,不管她附到陆语若身上要去办什么事,都不会尽力地提升陆语若的修为,而现在,陆语若短短几年结了丹,根基还打得很牢。

    只能是辛凝老祖那边出了差错,让陆语若占了上风。

    掌控了一个化神老祖的神魂为己所用,陆语若是想让辛凝老祖暗中对她做些什么,好报在夙血山脉时被她捅破陆语若对她耍各种小心机的仇。

    用当众落她面子的方式,是想引起她心神上的波动,无论她是自惭形秽,还是起了怒意,都是心神波动。

    趁着她心神晃动时,让辛凝老祖攻击她的神魂,伤她个神不知鬼不觉……

    对陆语若其人,林千蓝怎么往恶处想她都不为过。

    陆语若不是想看丢面子灰败的样子吗,那她先满足一下陆语若。林千蓝抿起了嘴,垂下眼帘,其实是在暗中传音,“辛凝老祖?”

    林千蓝念起腾二来,要是腾二在就好了,会告诉她辛凝老祖这个背后灵还在不在了。

    芷音对神魂气息不敏感,也是她的原因,她给辛凝老祖的隐匿神魂气息的法门太精妙,辛凝老祖的气息一点都没外露。

    “林千蓝。”辛凝老祖有了回应。

    辛凝老祖这一回应,林千蓝觉察到她的气息了,不怎么稳,“啧!你怎么弄的?你一个老祖,在占了上风的情形下,竟被陆语若反盘了,我真是高看你了。”

    让她猜着了。

    辛凝老祖力抓林千蓝这根浮木,恳求道,“林道友,助我。是我一时大意了,让陆语若反盘成了与我分庭抗争的局面,若林道友助我,我定不会让陆语若善了。”

    辛凝老祖说的是实话,要是辛凝老祖的神魂被陆语若全面压制,辛凝老祖一跟她沟通,陆语若就会知道。

    看陆语若的样子,是没有觉察到她与辛凝老祖的交流,辛凝老祖可能还略略地占那么一点上风。

    能让陆语若不好过的事,林千蓝要做,可她不能白做吧,好处要有,“老规矩。不能比浚羽木差。”

    辛凝老祖欣然答应,“好。”

    不能让陆语若起疑,辛凝老祖答应后,林千蓝断了跟辛凝老祖的联系。

    林千蓝与辛凝老祖的交流不过二三息,陆语若暂没起疑。

    她也传音给辛凝老祖,“你若是帮我搅了林千蓝的识海,我考虑放你离开。”

    被拘魂鉴分隔在识海一隅的辛凝老祖生硬道,“我考虑!”

    跟辛凝老祖过了几年招,辛凝老祖的考虑即是基本答应,陆语若再提醒,“看准了时机。”

    没得到辛凝老祖的回应,陆语若也知道辛凝老祖听进去了。

    陆语若跟林千蓝两人暗中各有算计,倒是看对方顺点了眼。

    陆语若的奚落做在了明处,林千蓝再跟她客气倒不正常了,猛一抬头,握拳道,“陆语若,你是很冒昧的。我跟我的道侣怎么认识,与你有什么干系?”

    生气了?陆语若暗中一喜,面上无辜道,“我不过是好奇千蓝真人道侣的原身是妖蛇还是妖狼罢了,千蓝真人不喜我便不问。”

    妖蛇类和妖狼类妖兽,低品阶的多,高品阶的也少有神兽后裔。

    陆语若不遗余力地要让她心神产生波动。

    “啪。”林千蓝握着拳伸开,手掌落在桌子上,忽然失笑,“行了,行了,我知道你羡慕我找了个妖修做道侣,来,坐坐,一起品酒。”

    林千蓝几句一善变,让陆语若摸不着她的脉博了。难道林千蓝以往的直性情都是装的?不说她最受不得气吗,车侯尚仪找她的茬,她当众就把车侯尚仪杀了。

    刚不是起了急了,怎么又没发怒的迹象了?

    反而让她有点气着了,她哪里羡慕林千蓝找了个妖修道侣了,她堂堂陆家嫡支,怎么也不会找个妖兽当道侣!

    “坐啊。”林千蓝抬手抓住了陆语若的手臂。

    林千蓝出手快而且出其不意,陆语若没能躲开。

    陆语若想让林千蓝心神晃动,却先被林千蓝让她晃了下心神,在林千蓝出手时没能及时做出反应。

    更让她惊恐的是,不知林千蓝对她做了什么,她的手腕无法挣脱。

    听到了林千蓝的传音,“你若不想要这只手了,随便你做什么。”

    陆语若提起的灵力又收回了丹田里,她不认为林千蓝是说空话,她的手臂跟长在石头里一样,压迫感强到手臂几乎没了知觉。

    手臂断了能接上,可要是手臂没了,只能等结婴时重塑。

    她结丹才不久,不想独臂过几十几百年。

    林千蓝能让她的手臂无知觉,也能让其他部分无知觉。

    她色厉内茬地传音,“林千蓝,你想对我做什么?这里是仙肴楼,众目睽睽之下,你杀了我伤了我,陆家不会坐视不管。”

    “你说的对,众目睽睽……我本无心杀你伤你,若你想让我伤你杀你,尽管不配合。我又不是没众目睽睽下杀过人。”

    不伤她不代表就放过了她。让她重新活在辛凝老祖的控制下,林千蓝才觉着解气。

    想到车侯尚仪的下场,陆语若再生心惊。她传音给辛凝老祖,辛凝老祖也一直没回应。她不禁后悔起来,后悔不该不听她哥哥陆语山不让她招惹林千蓝的话。

    后悔也没用了,又不能从她看到林千蓝的那会起重头来过。

    陆语若只得坐下。

    “语若?”跟陆语若同来的女修对陆语若前后不一的行为不解,前一刻还在奚落着林千蓝,这一刻就跟林千蓝一起坐下品酒了。

    她没看到林千蓝拉着陆语若的手上有灵力波动,陆语若要是不想坐下,抽出手就是,可陆语若坐下了。

    “我没事,你先走吧,我留下跟千蓝真人叙会旧……”

    陆语若按林千蓝的意思,打发走了同伴以及随从。

    对林千蓝拉着陆语若的行为,在外人看来,是两人挚友间久别重聚,亲密无间。

    没人发现两人拉着的手之间有灵力波动,是因为林千蓝用的是元力。

    林千蓝在抓住陆语若手腕的那一刻,用元力覆在了陆语若的手臂上。

    陆语若不是没想过来个鱼死网破,让她灭了念头的是林千蓝向她泄露出的金丹后期的气息,整个两个等阶的差,她还受制于林千蓝,她成功的几率低到可以忽略。

    林千蓝说不杀死不伤她,陆语若权且信。

    林千蓝觉着一下子进阶到了金丹后期,在路上用上了压低修为的秘术,呈现在外的是金丹初期。

    意外地小坑了陆语若一把。

    辛凝老祖只需一点助力。

    由辛凝老祖的神魂当内应,林千蓝的元力进了陆语若的识海,把拘魂鉴隔离了起来。

    没有了拘魂鉴,辛凝老祖再次夺回了主导权,这回,辛凝老祖不再小看陆语若,在陆语若的神魂里种下了她的魂种。

    失了主导权,且被种了魂种的陆语若老实了。

    不过片刻后,陆语若起身离开。

    林千蓝出关后堵在胸口的不上不下的气,消了。

    心情颇佳。

    除了……

    辛凝老祖付给林千蓝的报酬是一处险地的地图,里面有一处古修洞府,当年她得到地图后,并没有去。

    林千蓝对此不感兴趣。

    辛凝老祖索性借助陆语若之手,把一些资料信息刻录在玉简上,给了林千蓝,让她自己选报酬。

    等陆语若后,林千蓝招来伙计,换了个雅间。

    有人招惹她、被她兵不血刃地成功反击,让她心情大好,除了……

    瑶池仙露呈上来,伙计一走,林千蓝冲着对面对空说道,“冥尘,你要看热闹看到几时?”

    在她助辛凝老祖夺回主导权后,她猛然就感知到了冥尘在附近。

    辛凝老祖不敢跟她多交流,有可能是她也感知到了些什么,才会匆忙就走了。

    她对面空空的座位上,变得不再空空,冥尘坐在了上面。

    林千蓝嗔了他一眼,却是拿起辛凝老祖给她的玉简,起来。

    体味着被契约者凉在一边的新鲜经历,端起桌子上的斟好的瑶池仙露,品尝起来。

    玉简里的资料不少,多到林千蓝都怀疑辛凝老祖的动机,是想借她的手做些什么。

    辛凝老祖把为什么附身在陆语若身上的前因后果说了个大概。

    跟选择与陆语山做交易一样,辛凝老祖选择附身在陆语若身上不是随意选的,是辛凝老祖知道他们是仙京城陆家的人,才选了他们。

    辛凝老祖见陆语山不好控制,放弃了他,选择了自信太过的陆语若。

    辛凝老祖是为了查找杀了纪淮的凶手才来的陆家。

    她跟纪淮不是普通的友人关系,而是道侣。因修炼所需的场所不一样,两人并不住在一起。

    辛凝老祖不惜耗费寿命进行推演是真的,猛然醒悟,却是寿元无几了。

    可寿元尚多的纪淮死在了她前面,是被人杀的。

    辛凝老祖有心替纪淮报仇,却不知道仇家是谁,后来查到的蛛丝马迹跟陆家有关,她的寿元将近了,无能无力。

    她在临坐化之前,依照推演结果,耗费大量的心力做了一番的安排。

    她推演出:在某一天,会有陆家人到她的洞府里来。

    她等到了陆语山。

    后来选择了陆语若。

    她不选择夺舍,是因为跟纪淮约好,不能同飞升,便要同投胎转世,以期有来生。

    夺舍等于放弃了投胎转世。

    陆家的化神老祖好几位,她不敢以神魂的样子在陆家乱跑,只能借助于陆语若。

    陆语若的修为高了,在陆家受限的地方会越少。陆语若能很快结丹,辛凝老祖下了一番本的。

    可结丹给了陆语若反盘的机会。

    修士的雷劫是以神魂算人头数的,在陆语若渡结丹劫时,辛凝老祖在陆语若的识海里封闭了五识。

    这个方法瞒过了天道,却是被陆语若抓住了机会,打开了拘魂鉴,把辛凝老祖压制在了识海的一隅。

    陆语若再犯了自大的毛病,以后自己能把别人玩弄于股掌之下,没在有个时段占了上风时,把辛凝老祖从她的识海剔除出去,而是想驱使着辛凝老祖为她做事。

    最后博弈的结果是双方在陆语若的识海里分庭抗争。

    “空间阵法!”

    “云琅界的空间节点录!”

    林千蓝找到了她感兴趣的东西。

    纪淮是个阵法大宗师,尤其擅长于空间类阵法,包括传送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