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八十二章 避还是不避
    “推演术的确可称仙术。”有的典籍里说,推演术不是云琅界的修士开创的,而是从仙界传下来的。

    依据是修士可使用推演术推演一线天机,代价是燃寿命以还。

    辛凝老祖用推演术推演到她的报仇时机在一千多年后,耗尽了她最后的寿元。

    大概是认为她顺眼,辛凝老祖在玉简里还以长辈的口吻,特别地提醒她,千万不要修炼推演术。

    林千蓝原就没有修炼推演术的打算,有了辛凝老祖的例子在前,她更不会去碰了。

    辛凝老祖提推演术的事,是因为纪淮的死跟她修习推演术有着很大的关系。

    纪淮因辛凝太执迷于推演一道,怕她无法跟他一起飞升,便做了跟林千蓝做的相同的事——寻找去往上界的空间薄弱点。

    纪淮认为飞升其实是进入了一个传送法阵,通往上界的界面传送阵。

    修士成功渡劫后,就打开了界面传送阵,被传到了上界。

    而这个界面传送阵是一直存在着的,飞升雷劫是打开它的方式。

    有正常的方式打开这个界面传送阵,就有取巧的方式打开传送阵进入上界。

    纪淮是想用这个取巧的方式,跟辛凝一起飞升上界。

    不是因为辛凝老祖,纪淮不会频频涉足于各个险地寻找去往上界的方法,以至于死于非命。

    辛凝老祖是在提到纪淮时,顺带着说了有关空间法阵的事,说的不很详细,却是林千蓝最感兴趣的内容。

    看来有必要再跟辛凝老祖再见一回了。

    她还要感谢陆语若了,不是陆语若起着报复她的心,她哪能从辛凝老祖手里得到这些信息。

    想起陆语若发现她跟辛凝老祖是旧识时,她的神魂精彩粉呈的神色,她就觉着很解气。

    辛凝老祖栽了一次跟头不会再栽,在辛凝老祖为纪淮报完仇后,陆语若的下场不会好。

    再约见辛凝老祖的事不急于一时。

    神识从玉简里退出,林千蓝看向没一点被她凉着的自觉、悠哉自饮的冥尘,牙痒手痒,甩个带霜的眼神过去,然而自己也喝起瑶池仙露来。

    丝丝清凉甘甜的灵力在口腔里蔓延,让她的头脑顿时一清。

    要只是味道好,瑶池仙露不会受修士的推崇,对神识大有裨益才是它受欢迎的根本原因。

    林千蓝带霜的眼神没能让冥尘冻着,冥尘略带着未明的笑意,“你不是想解了跟夙无衣的契约吗,不见夙无衣怎么解除?或者,你只是说说,没想真解?”

    林千蓝甩了个眼刀过去,“我当然是真想解。”她很反感这种强制绑定契约。

    “嗯。所以我帮你留下了夙无衣。”

    “……”林千蓝再牙痒。冥尘一句话就把留下夙无衣的主使者变成了她。她是主使者,冥尘是执行人。

    “你既与他有契约的牵连,他既已找来,你避开不是最好方式。”

    冥尘说的都对。可冥尘脸上一直挂着的不明意味的笑是什么意思?“我不是避开,是……”

    她就是避开。

    在夙血山脉时,冥尘就曾问她见不见夙无衣,她拒绝了。

    不想与夙无衣再有交集,何尝没有避开他的意思在内?

    她宁愿选择到了上界由她主导解了契约,也不愿去见夙无衣,劝说也好,强迫也好,让他自己主动解了契约。

    她略一转念,找了个正当的理由,“你不是说夙无衣主动解了契约会修为大跌,那他哪里会同意解?所以避不避没什么区别。”

    “这个理由好。等下回去后,你让夙无衣离开就是。”

    林千蓝哪会听不出冥尘在是说反话,人来都来了,还住在丹曦庐舍一年多,还提什么避不避的?

    有些事,还是需要说清的。从她离开夙昔谷,她跟夙无衣之间就玩起了猜猜猜,有猜对的,有猜错的。

    还没等她跟夙无衣来个开诚布公地谈话,事态便急转直下,夙无衣猜错了她,她猜错了夙无衣,不是冥尘及时赶到,她能避进浮音宫,但会暴露出浮音簪的存在,极有可能在被锦棠真君画地为牢,堵在浮音宫里无法出来。

    而夙无衣是必死无疑。

    两败俱伤的猜猜猜。

    她出关后,见夙无衣还是话说半句就来了气。

    “冥尘……”林千蓝眼巴巴地看着他。

    她需要安慰,相当大的安慰。

    “嗯。”冥尘再品了口仙露,没有变身的意思。

    林千蓝的这招首次失利。

    两人没在仙肴楼呆的太久。

    林千蓝弄清了夙无衣是怎么惹上齐家的了。

    出了夙血山脉便是人修的地盘,夙无衣虽没有以本体形态赶路,可他银头蓝眸的相貌,一看就是个妖修。

    低阶的人修见他会避开,高阶的人修会贪图他的妖丹。

    苍穹九洲的炼丹术有自己独特的地方,其中之一便是修炼用的灵丹大都是用妖丹炼制的。

    这跟苍穹九洲海域众多的妖兽有关,算是因地制宜。

    也是人修跟妖修之间关系不能共睦的根源之一。

    高阶的妖丹炼制出的灵丹修炼效果更好,直接进一个小阶都是有可能的。

    除了妖丹,高阶的妖修本体全身都值钱。

    夙无衣这个落单的、出现在人修地盘的妖修怎不让人觊觎?

    可以说,夙无衣是一路杀过来的。

    齐家人是其中一批。

    齐家人不缺高阶妖丹,齐飞凯的守护长老看出了夙无衣的本体是孔雀,他们想抓住夙无衣强行契约,成为齐飞凯的灵兽。

    夙无衣杀了十多个齐家人,得以逃脱。

    冤家路窄,在仙京城门外,夙无衣跟齐家人再遇,双方再打。

    司星澜和冥尘得了消息后赶到时,夙无衣又杀了好几个齐家人。

    还好死的人没有齐飞凯,事情还有化了的转圜余地。

    因司星澜的参与,此事不仅惊动了司家、齐家的上层,还惊动了其他大世家的人,没多久,都聚到城门外,连司家和齐家的族长都到了。

    夙无衣是林千蓝道侣的事便是此时宣扬出去的。

    夙无衣是林千蓝的道侣,司星澜的参与才占理,而不是齐飞凯指责的是司星澜想抢他的灵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