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八十四章 认定了她
    是她曾见到过的。

    夙无衣送给她本命羽翎时,蓝眸里多了柔光,不再只有清寂。

    她心里划过喜意,夙无衣说允了她的话,或有几分真在里面。

    在她给他下了毒的情势下,他对她只有几分真才是可信的。若他表现的对她是满眼的爱慕,她倒是一点都敢不信了,反是要多加提防。

    他有几分真,她对他也渐渐生出了抛除由**而来的情愫外的情愫。

    不多。

    不待由淡转浓,由那一剑后再渐渐化无。

    再见到夙无衣眼里的那抹柔光,林千蓝愣了下,她想错了,夙无衣不是为了本命羽翎来的?

    话冲口而出,“你为何会把本命羽翎给我,明知道我回不了你一个?”

    本命羽翎送出后,羽翎主人等于把自己的半条命交与了对方,对方解除认主受影响最大的是羽翎主人。

    其中是有原由的。

    孔雀一族无论雌雄都会有一羽本命羽翎,结成伴侣时,双方会把自己的本命羽翎交于对方,以示不离不弃。

    本命羽翎被外人主人后反伤主的特质,也是为了让本命羽翎的主人选择道侣时要慎重,一旦选好了,就没有反悔的余地。

    夙无衣明知把本命羽翎送给她,她这个人修是无法回馈他同样的制约,还是送了。

    “我认定了你。”

    林千蓝的心不可控地漏跳了一拍。这五个平淡无奇的字,比“我喜欢你”“我心悦你”还要有冲击力!

    在夙无衣说出这五个字时,神情是没变的,纯净迷离的声音是没变的,可他微微跃动的羽睫,透露出他内心并不如表面一样平静。

    “为,咳,为什么?”林千蓝故做的顽劣相破了功,“那时我还对你下着毒。而且,我还让你差点没命,为什么?”

    对她有几分真,可信,可对她用情到了送出半条命的地步,让她一直费猜疑。

    噬魂的五脏消融之痛令人刻骨铭心的,夙无衣连这都能不介意?

    “我只会认定一人。”夙无衣想起冥尘前辈说过的,林千蓝是个喜欢把话说得明白的,还说了,想留下,就要厚颜无耻些。

    怎么厚颜无耻他没经验,可把话说得明白他能做到,“我只知道,在我误认你屠了我族类时,在最后一刻,我还是舍不得你死,心如此。我认定了你,从没有后悔过。”

    风吹来,夙无衣的银发飘到了林千蓝的发髻上,有一缕挂在了白色羽翎上,发梢落在林千蓝的耳际,她的眼角余光里一片银亮,耳际边传来暖暖的刺痒。

    不带这样的!

    林千蓝捂了下脸,猛得站起来,风一般地冲进了房间,展露出她五阶体术不仅有强悍的力量,还有着强劲的速度。

    其实她是冲进了浮音宫里,往寝宫的床上一扑,脸埋在了软软的毯子里。

    又是夙无衣始料未及的反应,但比他想的最坏的、赶他出丹曦庐舍的结果要好。

    冥尘前辈说的对,他照着做了,把话说得明白,换来了不是很差的结果。

    可厚颜无耻要怎么做?夙无衣蹙起了眉。

    浮音宫里。

    “呼!”林千蓝短促地呼了口气,坐了起来。

    终归是历经多次心境的打磨,她的心绪平复的很快。

    她于感情上虽不是白纸一张,可对青梧真人她是单恋,而且是恋的快没的也快,萧尧对她表白过,可她对萧尧是无意的,他的表白对她没有冲击力。

    夙无衣不同,她对夙无衣是有过情的,或许现在还残存些,唔,还有过欲,很强烈的欲。夙无衣冷不丁的表白,让她无法应对,下意识地选择了逃遁。

    她相信夙无衣所说的,在最后一刻,他舍不得她死的话是真的。

    她当时夙无衣对她使用了三色神光,她的身形迟滞,按说以夙无衣的实力那一剑不会刺偏,若真是刺中她的心脏,她怕是连浮音宫都回不去,即刻便死了。

    夙无衣那一剑却是刺偏了,才有了她生的机会。

    再有了后来夙无衣拼死阻止锦棠真君那一幕。

    她相信以夙无衣的孤傲天性,不会说谎,更不屑于夸大,他说认定了她的话是真的。

    而她要接受吗?

    抬手触摸到白色羽翎露在外面的羽尾,摘下没多久,就又戴回到她的发髻上。

    林千蓝坐在床上想了好一阵子。

    再次深思熟虑的答案是,她不接受。

    以前她不排斥双修、道侣之类的事,可经历过跟夙无衣的那场两败俱伤后,她对这类事已起了戒心。

    说她自私也好,冷心冷肺也罢,在她没修成大道之前,不想有任何情感上的牵绊。

    她跟夙无衣才认识多久,就已经历过一场都想弄死对方的生死斗了,虽说是因为误会,可谁又能保证今后不再有误会发生?

    夙无衣认定了她,可她对夙无衣没达到认定他的地步。

    只这两条,她便不会接受。

    不接受,那就拒绝。

    以她方才试过的做法,直言拒绝怕是无效。

    那就让夙无衣知难而退。

    让一个人接受爱慕难,让一个人打消爱慕的念头不难,特别是天生傲骨的夙无衣,有的是办法。

    廊桥上,夙无衣凭栏而立。

    夙无衣没等到林千蓝的再出现,等来了不知被冥尘扔到哪里、顶着一头风霜回来的颜十四。

    颜十四现身后,施了个清洁法诀,去除了裙裾上的白霜,拢平了散乱的碎发,又是一个冰肌玉骨的绝代佳人。

    探了探,冥尘不在?

    颜十四直了直腰杆,摇曳生姿地向夙无衣走去。

    颜十四一副过来人的模样,对着夙无衣嘁了声,“我说你也太给我们妖修丢脸了,连一个人修都搞不定。”

    想到冥尘前辈说的跟颜十四学学厚颜无耻,夙无衣盯起了颜十四的一举一动,“你有何方法?”

    颜十四对着夙无衣风情的一瞟,不是颜十四故意风情乍露,而是她们狐族天生带有媚态。

    夙无衣一年多来见过多次,照例对颜十四的媚惑风情无动于衷,倒叫颜十四次次都腹议林千蓝的遇人得淑的好运气,妖修中终身只认定一位伴侣的不多,让林千蓝踩着了狗屎运。

    颜十四传道,“你在人修的地盘上呆的时间短,不知道人修有句话,叫生米煮成熟饭,特别是人修里的女修,更容易因欲生情。”

    见夙无衣没回应,颜十四起急道,“哎,生米煮成熟饭的意思就是跟林千蓝双修,双修成了,我有**成的把握,林千蓝会马上承认你是她的道侣了。”

    “不可。双修是为自愿,而非强人所难。”夙无衣否定,“即便不双修,她也已是我的道侣。”

    “你说你与林千蓝结成了同心契约的事?那是名义上的,双修了就成了名符其实的道侣了。”颜十四诱导道,“双修这事对林千蓝也是有好处的。不然,我帮你找几个人修双修的画本参祥参祥?”

    夙无衣盯了颜十四好一阵子,盯得颜十四有些发毛,颜十四退后一步道,举手起誓,“我可没有跟你双修的意思。”她敢染指夙无衣,那只烟豹非花样扔死她不可。

    再说夙无衣这种无趣的人也不是她的菜。还是南宫泠有趣,她得加把紧,把南宫泠拿下!

    夙无衣道,“你果然是厚颜无耻。”

    “……”颜十四气得一扭腰,“好心没好报!”转身莲步快移地走了。

    人修里好多女修有了道侣前和道侣后完全成了两个人,她见得多了,她多想看林千蓝变成只为夙无衣生只为夙无衣死的花痴样。

    林千蓝有家传,司华烨可不是那种样子么?

    夙无衣真是无趣,不懂变通。

    ※※※※

    林千蓝对夙无衣采取了冷待的方法。

    冷待的方法最适合对付夙无衣这种失了命都不会失了傲骨的人。

    冷待并非避而不见。

    林千蓝照常的修炼,闲暇时会坐在廊桥上品酒,烤肉,晒太阳。

    而夙无衣天生食素,不喜酒。

    她再有空闲会去仙京城各个坊市逛一圈,采买些东西,回来后基本都会散发礼物,司星澜,冥法,甚至颜十四都有一份,到了夙无衣这里,没有。

    她的做法虽显幼稚,可招数不在于高超不高超,在于是不是对症。

    通过一段时间来看,不是很对症。

    夙无衣虽不饮酒不食肉,但他会坐一旁,或品着茶,或与冥尘下着棋,陪着她品尝。

    她送人礼物,夙无衣没什么表情,不送他,夙无衣也没什么表情。

    夙无衣也会去坊市,不多,只两次,买来的东西都送给了她,让她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

    林千蓝怀疑夙无衣背后有高人指点,不然怎么拆她的招拆得这么顺手?

    还有,腾二不是说夙无衣来了一年多都没出去过,他怎么又出去了呢?

    还给她买了诸如酿酒坛子之类实用的普通东西。这样崩了冷傲妖王的设定不心疼么?

    夙无衣背后的高人是谁呢?

    林千蓝把怀疑的目光落到了颜十四身上。

    林千蓝再见了一次辛凝老祖,没能从辛凝老祖那里得到纪淮记录空间法阵和云琅界空间节点的玉简。

    不是辛凝老祖不愿意给,辛凝老祖很愿意给,给了林千蓝等于纪淮有了传承人,辛凝老祖高兴还来不及。

    但纪淮的东西是随身带着的,若是还在,则是被凶手得到了。辛凝老祖承诺,她一旦找到凶手,找到纪淮的遗物便会送与她,她到时要投胎转世了,纪淮的遗物想留也没办法留。

    知道林千蓝缺少一件好的法衣,为林千蓝指了个炼制法衣的极品材料,鲛人的鲛衣。

    萧尧结丹了!

    仙京城各大世家暗流涌动。

    给林千蓝带来的好处是,终于把颜十四打包回给了她主人,省得在丹曦庐舍兴风作浪。

    萧家为萧尧举办了结丹大典。

    仙京城里的金丹不稀罕,各世家偶尔举办的结丹大典,为的都是家族中天才级的子弟。

    萧家实际是为了向各大世家表明,他们萧家对萧尧是极为看重的,萧尧不会绕开萧家与各大世家做交易。

    知晓仙遗战场一事的各世家对萧尧跟萧家的关系都是心知肚明,表面上都是依惯例,指派了家中金丹子弟前去祝贺。

    林千蓝因与萧尧是旧识,跟司星澜一起被指派为司家的代表。

    没有司家族长的发话,林千蓝也是要去的。

    萧尧是她多年的朋友,共同患过难,可以说在苍穹九洲,除了司星澜外,就数萧尧与她的关系近了。

    夙无衣被她忽略。

    大典举办的热闹而不失庄严,看得出萧家是花费了一番心思的,只为让萧尧对萧家更有归属感。

    待宾客陆续散去,萧尧与林千蓝单独见了面。

    两人是从少年时相识,一起在琥珀界呆了十一年,在蚩祖空间又是好几年,虽各有闭关,但共同的经历让两人几年不见也没生出多少生疏感。

    林千蓝再生遗憾,若是没有萧尧对她生出她回应不了的心思,她跟萧尧本可以成为并肩而行的伙伴,可以无需防备的那种。

    “千蓝,我又欠了你一个情。”

    结了丹的萧尧多了份刚毅,他身着绛红锦袍,如历战归来的元帅,散发着战意。他结丹时日尚短,气势未能全收的缘故。

    萧尧指的是留颜十四住在丹曦庐舍的事,林千蓝道,“不算什么,我也让颜十四白住,派她干了不少活。”

    萧尧勾唇而笑,“千蓝是一点都没变。”

    不,女贼变了,变得更为出色。

    他听说了她有个妖修道侣,他虽心里泛了酸,但以他对女贼的了解,传言是不实的,她心志坚定,不会让任何人任何事成为她修行的阻碍。

    他当年就是用错了方式,以为死缠烂打会让她金石为开,结果却是让她把自己彻底排除出她的视野。

    他后来费了很大的工夫,才重新以普通朋友的身份,进入她的视线。从这点看,女贼心狠又无情。可他从十三岁时就喜欢上了,有什么办法?

    他并不认为了那位妖修真是她的道侣。

    对她,唯一可得到她心的方法便是追随她一同飞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