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八十六章 建传送阵
    稍做休整,一主二兽因杀戮激起的热血冷却下来后,林千蓝御使着灵舟继续往北飞去。

    林千蓝的身份牌是司家给的,原来木琰老祖想让她乘坐司家的灵舟过来,她婉拒了,木琰老祖也没勉强。

    林千蓝对木琰老祖是心存敬意的。

    不论是出于哪方考量,木琰老祖对她很不错了,她不愿入了司家宗谱,他也没强迫她,在与她做交易中也没让她吃亏,把她真当司家后辈看待。

    所以在得知木琰老祖有意让她来南邺洲后,她爽快地答应了转达这事的司华烨。

    在夙无衣的事上,她又欠了木琰老祖一个人情。

    令箭牌一面是司家的标志,兼有个司字,一面写着南邺城字样。

    守门的护卫一看就知道是真的,用灵识探了下令箭牌,毕恭毕敬的把身份牌递还给了林千蓝,“千蓝真人请进。”

    林千蓝微点了下头,收回身份牌进了城。

    进了城内就看到了离城门不远的地方有一面百丈多高的石壁,壁面光洁如镜,上面刻画有一行行的字迹,最上方一行是几个醒目的红字——猎杀榜。

    下方共有四个榜单,有三个榜单是按修为分的,从低到高,练气期猎杀榜,筑基猎杀榜,以及金丹猎杀榜,取前百名上榜。

    第四个榜单是猎杀天榜,取的是积分最多的前二十名。

    这块石壁是模仿的先天灵宝榜炼制而成的,是对参加狩猎的修士的一个激励,待兽潮结束后,凡上榜的修士都有不菲的奖励。

    南邺城对上榜修士奖励的丰厚是出了名的,各种天材地宝,甚至异火、灵宝都可能有,每次兽潮都能引来大批的修士。

    筑基期和金丹期修士是参与狩猎的主力,这两个榜单最引人注目。

    猎杀天榜跟筑基期和金丹期两个榜单有可能重叠,也有可能不重叠。

    元婴期真君少有只为了猎杀妖兽来的,他们多是在城内坐阵指挥,以及看护下自家小辈的周全。

    若是兽潮升级,就需元婴期修士亲身参与,甚至化神老祖都可能被卷进来,比如留凤岛的那次毁灭性的兽潮。

    除了猎杀天榜是最后揭晓外,另外三个榜单都是随时变动的,每天有专门的修士把最新的排序用神识打入石壁上,替换下前一日的旧榜。

    石壁前聚了不少人,对着榜单指指点点。

    林千蓝看了几眼,往另一个方向走去。

    南邺城比不上仙京城大,但绝对不小。

    各大世家在南邺城都有自己的驻地,司家也不例外,林千蓝按图索骥,很快找到了地方。

    此处管家是司家的世仆,姓了司姓,名盛。

    司盛笑脸把她迎进院子,“真人的住处已安排好,我这就带真人过去休息。”

    林千蓝没有加入司家宗谱,没有排序,按说该称她为千蓝真人,这就看出司盛会做人处事了,称一声真人,显得是自家人。

    林千蓝抬了下手,“不忙,华煊真君可有空闲?”

    华煊真君负责这次南邺洲传送阵及兽潮事宜,她想早些知道华煊真君的安排,也好早些了了这里的事。

    还有,既然参与进来了,她与以前的想法又不相同,原先是以局外人的角度看待建造传送阵的事,传送阵建不建的,跟她没多大关系,她虽仔细研读过布阵方法,但兴趣不是很大。

    通过这段时间的集中恶补有关建造传送阵布阵手诀等内容,加上纪淮的有关飞升即是进入界面传送阵的理论,她对亲自参与建造远程传送阵有了期待,也想尽快上手。

    “真人可是要见真君?真君一直在等着真人过来,是我自作主张了,想着真人一路辛苦,待休息好了我再回真君。若是真人不嫌劳累,我这便带真人过去。”

    “现在去吧。”

    “真人请。”

    ※※※※

    远程传送阵选址极为重要,不光需此处五行灵气相对较为平衡,还有其他的一些限制条件。

    选址这一关用不着林千蓝,先期来的华煊真君等人已经选定。

    建造远程传送阵先期的一些东西都已准备妥当,林千蓝到地方时,看到是两个十二面形的嵌入地下的石台。

    每个石台都有近百米方圆,是由一整块青玄石炼制而成,是为传送阵的基座。

    基座有百米方圆,建造好的传送阵阵心却只有五米方圆,可见传送阵的建造有多繁琐。

    与林千蓝一同进行实际操作的还有另外两位司家子弟,一位是林千蓝在龙地见过的司星玉,一位是位金丹中期的司华宗。

    远程传送阵的两个阵台,一个是传送台,一个是回归台,相较而言,传送台较复杂,回归台要简单多了。

    司华宗问道,“千蓝真人,你是选?”

    林千蓝没再隐藏修为,司华宗与司华烨同辈,但林千蓝的修为比他高,他对林千蓝说话较为客气。

    “我选传送台。”要是纪淮的理论实现,她需要布下的是通往界面传送阵的传送阵,所以选了建造传送台。

    司华宗没有不答应的,让林千蓝跟司星玉一起建传送台,他自己负责回归台。

    建造传送阵是极为严谨的一件事,是林千蓝学阵法这么多年都没这样费过脑。

    “落星!”

    一天了,出于谨慎,林千蓝打了无数个测算手诀,反复探察精确方位,才布下第二块阵石。

    除了阵石,每个手诀都不能有一丝的错误,而每一组手诀都是以千计。

    而司星玉负责的那半边传送台已在布第四块了。

    司星玉抽空看了眼林千蓝那边,唇边露出一丝轻蔑。

    他对族长的决定颇有些微词。司家人手是不够,可也不能拿个连阵法大师称号都没有的人凑数吧?

    他的亲弟弟在阵法天赋上也不差,由他提点着,必不会有什么差池,谁知族长把缺少的人手让林千蓝顶上,没选他的弟弟。

    他不怎么服气。

    在龙地时他就对林千蓝不怎么看得上,不知从哪里溜进的龙地,一去就顶了司星澜的名额,真是毫不脸红!

    这下露了馅了吧?磨磨叽叽,这才布了第二块。

    到时传送阵不起效,他就等着看她怎么出丑。

    ※※※※

    抵御兽潮进行的猎杀并非无序进行的,而是有着统一的安排。

    由本家在仙京城的各大超品、一流世家的真君,以及南邺城本土的几个世家的人共同执掌南邺城的事务。

    参与狩猎的修士人数众多,来源于各地,目的各不相同,看起来很复杂。

    但千年万年下来,在兽潮期间怎么安排,有着延续下来的做法,按部就班的做就行,只需多留意突发事件。

    在兽潮初期,妖兽以三四阶的为主,参与猎杀的修士以练气期和筑基期为主,此时的猎杀行为基本上都是个人自由安排。

    随着妖兽越聚越多,不再以三阶四阶的为主力,而是出现了五阶六阶的妖兽群,南邺城的修士开始对妖兽进行有针对性的阻杀。

    相对于自行过来的散修,和一些小世家门派的修士,各大世家的子弟是最好管理的,出多少人,负责多大的海域,都有着惯例可循。

    司家的子弟分成了四队人马,林千蓝是其中一队的负责人。

    在出现五阶妖兽群时,各大世家已把自家出来历练的练气期子弟送回了家族,现在留下的都是筑基以上的子弟。

    林千蓝负责的这队人中,共有五十多个筑基期子弟,和六位金丹修士。

    林千蓝原以为木琰老祖所说的负责,是负责看护练气期子弟的历练,那个很容易,练气期的子弟,不服她又怎样?在她这个金丹真人面前,没什么蹦哒的资格。

    而且责任也轻,不等兽潮真正来临,就完成了。

    实不明白木琰老祖为什么让她负责这些筑基以及金丹期的子弟。

    她没入宗谱,在这些人眼里不算是真正的司家人,心里不服她管是一定的。

    要不是她现在还是金丹初期,估计这会已经有人对她直接呛上了。

    “我先把丑话说到前头,有谁不愿服我管的,现在就离开,可以找华煊真君换到别的队里去。现在不离开的,还不服管,到时死了伤了,可别怨我。”

    有人就跳了出来,“千蓝真人这话说得有些推卸责任了吧?”

    林千蓝看过去,见是其中的一位金丹期子弟,似笑非笑道,“是又如何?不想留下,你可以离开啊?华煊真君住的地方知道吧,快去。”

    留下这句话,林千蓝转身离开。

    她这队人安排在了三天后出海,她得赶紧衬着这三天时间办自己的事。

    远程传送阵在两天前已经建造完毕,成不成功,需等着主阵建造好,进行传送验证时才能知道。

    木琰老祖给她安排的真是紧凑,忙完远程传送阵的事,正好接上兽潮的任务。

    自来到南邺城后,林千蓝总有种她不是在修仙,而是进了军队的感觉。

    林千蓝御使着灵舟往深海里飞去。

    她要去的地方在南邺洲岛的西面,是一处散落的礁石群。

    辛凝老祖给的地图很靠谱,三个多时辰后,林千蓝到达了礁石群的上空,确认无误,收了灵舟,含着避水珠跳进了礁石群中央的海眼里。

    都离南邺洲这么远了,海里的妖兽还是稍嫌多了些。

    她入水不久,一群刺乌兽便围了上来。

    遇到低智商的妖兽的攻击没其他的方法,只有杀。

    腾二哪还能呆得住,这么多天,林千蓝没空出海,它也就没有打架的机会,这会忍不住了,“老大,我来!”

    这是在深海里,对腾二的灵体很不利,可林千蓝没有阻拦。

    三阶的刺乌兽经不住腾二一通杀,十多个刺尾和妖丹到手。

    越往下潜,妖兽反而少了。

    潜到海底,顺着海底一道浅沟往前走,来到了一片珊瑚前。

    ”就是这里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