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八十七章 鲛人埋骨地
    “就是这里了。”

    在林千蓝潜到海眼里不久后,遁来五位修士。

    各自收了飞行法宝,立在海眼的上空。

    说话的是一位留着长须的金丹修士。

    另一位方脸的修士收回探向海眼的神识,看向长须修士,“栾仓道友该具体说说是什么藏宝地了吧?”

    “栾仓,快说!快说!真个憋死我了!”短打的刀修快语道。

    栾仓摸了摸长须,笑道,“稆生的脾气还是一贯的急躁。我是会给各位说个分详。之前我说了,我是从一个邪修那里得来的地图,那个邪修修有御魂术,偶然路过此地,发现了一个鲛人的游魂。”

    “鲛人!”方脸修士讶然道,“这里竟然会有鲛人,不说鲛人生活在极南的无尽海域吗?要是出现苍穹九洲,也是在蜃息海一带,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苍穹九洲一直向南,待看到上空似雾似蜃,不断变换着幻彩,便是到了蜃息海域,蜃息海域再往南是没有边际的海域,被称为无尽海。

    无尽海域没有岛屿的存在,是海中妖兽的领域。

    栾仓真人道,“匀迁道友说的没错。不过,我曾看到过一个典籍里说,有鲛人曾化成人修,混迹于各岛过。原当野史消遣,没想到是真的。那个邪修捕到鲛人的游魂,得知在这下方便是鲛人埋骨地。”

    鲛人埋骨地的确可称得上藏宝地。

    苍穹海域没有鲛人,有鲛人的近亲海鲛兽,海鲛兽虽是五阶,但数量稀少,海鲛兽的妖丹可炼制成避水珠,基本属于供不应求的。

    而据记载,鲛人流泪成珠,用鲛人泪珠炼制成的避水珠比海鲛兽的妖丹的等级还要高。

    鲛人比较特别的是,跟凶兽一样没有等阶的限制,但一般成年的鲛人都在七阶以上。

    鲛人在成年后,每进一阶就会蜕一层鲛衣,而鲛衣炼制法衣的顶阶材料,炼制出相当于灵宝级法宝的极品法衣不是不可能。

    灵宝级的法宝有灵石就能买到,极品法衣却是少有,不是炼制不出,而是缺少炼制极品法衣的材料。

    除了鲛衣,鲛人的妖丹、鲛人骨都各有大用。而且,鲛人跟龙族一样,有收集宝物的习惯,与龙族喜欢亮晶晶漂亮物不同,鲛人收集的都是货真价实的宝物。

    鲛人的埋骨地,实际上也是鲛人生前的洞府,鲛人在濒死前,只要有一线可能,都会回到他们的洞府里安息。

    方脸的匀迁真人又存疑道,“这里仅是鲛人的埋骨地,还是鲛人洞府所在?不说鲛人喜独来独往,选的洞府都是远离其他种族的隐秘地,可这里没觉着有多深啊……

    他旁边的一位素衣女修看了下周围的礁石也思索道,“我也看到过有关鲛人习性的典籍,鲛人的洞府都建在没有任何特点的地方,就是怕被人找到。【】这一片礁石群不能说不显眼。”

    栾仓真人早料到会有人质疑,“便是如此,鲛人洞府才得以留存至今。此处海域在千多前曾有过大的地动,其后有了这片礁石群。鲛人喜立于海面,遗留下来的这缕游魂秉承了他生前的习性,立于礁石上时被那个邪修撞见。”

    “来都来了,问多了还能再回去是怎么的?”短打衣的刀修一把抽出背上的本命灵刀,“有没有洞府下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冲着身边朱衣修士扬了扬长满胡渣的下巴,“你说是不?听夜道友?”

    阮听夜微微一笑,“稆生刀修说的中的。不过,在下去之前,还是想听栾仓真人说清下方的险要之处。”

    尽管他们五人都是相识,可以称得上是为友,但达不到生死相托的地步。

    栾仓真人得到了鲛人埋骨地的地图,却邀请他们四个外人来分一份羹,不会是他大方。

    稆生刀修连声道,“对对,还是听夜道友想的周到。”

    栾仓真人道,“我自是要说清……”

    ※※※※

    上方五人讨论着怎么进入鲛人洞府,已在深海海底的林千蓝正提着十二分的精力穿过这片丘陵般的珊瑚带。

    神识下,珊瑚带美的惊人,多姿多彩的珊瑚让人目不的遐接,活珊瑚形态各异的触须在海水里随着水流舞动着。

    林千蓝却是无暇欣赏,珊瑚美是美,除了美的惊人,还美的惊心,珊瑚里处处隐藏着危机。

    绕过去不太可取,这珊瑚带至少有数千里方圆,再说,辛凝老祖给的方位是以珊瑚带为坐标的,可一千多年过去,珊瑚带的形状跟辛凝老祖给的资料里不尽相同,她须分辨一番才能落定具体的方位。

    腾二不解地传音,“老大,怎么不让冥尘帮你?”

    为什么不让冥尘帮,是因为林千蓝从没想过什么事都靠着冥尘,她早跟冥尘说过,出来历练也好,遇险也好,不到有生命危险冥尘不用出手。

    “腾二,我不是说过了,靠人不如靠己的。难道我修炼也让冥尘替我修炼?”

    依赖性是最容易生出的,她杜绝给自己生出依赖性的机会。

    “哦。啊?也不对,老大怎么让我帮了呢?”

    “你属于己的一部分,当然得帮了。”

    知道自己在老大心目中比冥尘的关系还近,腾二心里那个高兴别提了,笑得合上不下颌骨,引来同呆在浮音宫外花园亭台里的小墨疑惑的侧目。

    林千蓝不敢多分心,没再跟腾二传音。

    “扑!”

    接着又是几声。

    十多个烟影扎在了布在林千蓝周身的紫绡纱上,是四阶的海妖蛇。

    林千蓝的藏锋出刃,化成一把长柄剑,剑光闪了几闪,十多个海妖蛇从中间被均分成两份!

    海妖蛇不算是珊瑚群内暗藏的危机,顶多是个小麻烦。

    周身水流方向骤变,林千蓝当即停下。

    千目兽!

    还是三只!

    说到危机危机就来。

    千目兽算是较为难对付的妖兽,又将是一场恶战!

    浮音宫里,冥尘微合着的眼,却有一缕神识始终在林千蓝的身上。

    看到三只千目兽,他的背极轻微地动了下,随即归于平静。

    身在海底,林千蓝没有水灵根,实力不能全发挥出来,对付一只千目兽可以,对付三只千目兽较为吃力,一个不慎,被一只千目兽从身上一只目中射出的金光击中,手臂受了点轻伤。

    冥尘的背再动了下。

    经历了一番苦战,林千蓝杀了三只千目兽,进浮音宫匆忙服下粒疗伤丹,立即出去继续往前行。

    林千蓝终于确定了眼前这块高达五丈的珊瑚就是她要找的地方——进入鲛人埋骨地的入口。

    辛凝老祖说她是追着一只海蛟时来到的是这里,那只海蛟一头撞到这块珊瑚里消失了,她追了进去,发现了这个鲛人埋骨地。

    她没能打开,想等下次做好准备再来,因为纪淮的陨落,让她没了探险的心思。

    看着真实珊瑚,一头撞过去真是需要些勇气。

    林千蓝没有闭眼,她想准了方位,一个瞬移便进到了珊瑚内部。

    蜃雾!

    前后左右以及上下,都是雾茫茫的状态,神识也穿不透。

    想破了蜃雾,须找到产生蜃雾的蜃兽的妖丹。

    辛凝老祖找到了蜃兽的妖丹,等她离开时又放了回去,以免便宜了其他人。

    利用蜃兽的妖丹来制造蜃雾,借助的是阵法。

    辛凝老祖庄园内外的阵法不是辛凝老祖布下的,而是纪淮,辛凝老祖对阵法只是懂得些皮毛,她能破了这个布下蜃雾的阵法,全赖于她化神期的神识。

    林千蓝修炼了炼神的功法,她修为进阶到了金丹后期,神识没能拖她后腿,达到了金丹大圆满的标准。

    可她还是比辛凝老祖的神识差远了。

    神识比不过不要紧,她的优势在于解阵。

    蜃雾里没有参照物,没有方向感,找阵眼只能靠解阵的方法。

    她先假定了一个方位,起手诀往假定方位的上中下,以及四角打去。

    手诀是用来沟通天地灵气的,手诀一起,灵气随之变动。

    用神识捕捉灵气变动的规律,来确定真正的方位。

    如她所想,灵气不是围绕着她假定的方位运行的,而是偏右一些,偏右的这个地方则是真正方位所在。

    确定好了一个方位,其他的方位就容易推算了。

    方位定下,林千蓝拿出几张灵符来。

    灵符方便好用,但因制造符纸的材料所限,灵符所能承载的威力有限制。

    对于练气期的修士来说,无论是打斗还是防御,灵符是比法宝还好用,因为御使法宝有修为的限制,而灵符没有。

    等筑基后,灵符还是很有用处的,但随着可御使的法宝级别的提高,灵符的实力降低。

    对于结丹修士,撒一把六阶灵符都不如掐一个诀,因为激发灵符需一定的时间,就在这点时间时里,够其他金丹修士掐了好几个法诀了,更不用说心念一动法宝即出。

    但灵符除了用了打斗外,在阵法上另有妙用。

    林千蓝不由得再叹声可惜,可惜她娘亲的聪明才智了,大概是得了天妒,不然以她娘亲的聪慧,怎么会被人下毒成功?

    她所用的解阵以及布阵灵符,都是她的娘亲改进的,然后教给了她的师父。

    前人也有用灵符布阵、解阵的,但很少有兼修阵法、灵符,都修至在成的。

    可有修至大成的阵法师,至少也是金丹了,金丹修士很少再有看得上眼纸质灵符的,灵符宗师主要制作玉符,以及兽符等符篆,很少会把时间用在改进纸质灵符上。

    她娘亲就做了,改进的布阵灵符布下的阵法,虽时效有限制,但威力上不比用阵石布的弱,还有布阵简便的优势。

    另一个好处是,用灵符布下的阵法,过了时效后灵符溃散,阵法自消,无需收取。

    林千蓝手里的灵符是探阵用的,适用于进入不明阵法里的情形。

    手一扬,各个灵符归位,悬在不同方位的半空,没有一丝的晃动。

    “五行阵?”

    出乎林千蓝的意料,怎么会在水灵气一方独大的海底布个五行阵?

    “这是……空间衍生阵?”

    竟然是空间阵法!

    林千蓝是第一次看到空间阵法用于除了传送阵以外的地方。

    她对空间阵法不陌生。离开东麂岛的路上,她从雕简里记载的远程传送阵的布阵图上找到了空间阵法。

    在来南邺洲岛之前,司家的阵法大宗师终于成功地把融血阵从远程传送阵里剥离出来,这也是为什么拖到现在才建造传送阵的原因。

    顺便地,剥离了融血阵的远程传送阵图中,空间阵法显现的更为突出,林千蓝得以窥到了空间阵法的全貌。

    五行阵里嵌了个空间阵法,林千蓝一眼认了出来。

    加入空间阵法的五行阵的破阵难度增大,可对林千蓝来说,反而是件好事。

    破解五行阵的最佳方法,有时是唯一的方法,是需要五个分属五行的修士同时破阵。

    她哪里去找另四个修士去?

    加入了空间阵法,也是多了一个破解方法,只要她从空间阵法入手,无需破开大阵,揭开阵法的一隅能让她通过就行。

    林千蓝拿出了刻画有空间阵法阵纹的银曜石,要来个以阵破阵。

    ※※※※

    在林千蓝准备以空间阵法入手里,跟她一个目的的五个修士经过一路的血战,进入了蜃雾内。

    五行衍生阵里加入空间阵法,无限扩大了里面的空间。

    同在蜃雾里,以几人金丹期的神识,都没能探到对方的存在。

    两方人马各在阵法的两个不同的方向破起阵来。

    栾仓真人精通阵法,其他四人都略通一些,知道五行阵法需五人通力合作。

    五人不是首次一起探险,配合方面有一定的默契。

    五行阵法的破除需要精确的方位,栾仓真人很快确定好了,五人各站到分属自己的方位上。

    栾仓真人率先打出一串手诀,其他四人手里各持三张灵符,在这点上,他林千蓝想到一块去了,使用了不懂破阵手诀的人也能用的破阵灵符。

    “嗡!”

    阵法破开,空间骤然缩小。

    蜃雾消失,两方人终于遇到。

    稆生刀修刀快口快,抽出背上的本命灵刀,喝道,“你是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